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十八章 谁偷了栀子花
    一大早,荀欢睁开双眼,穿好衣服。顾不得洗漱,打开门,飞一般奔过去,“豆豆,豆豆。”她兴奋得边跑边叫,仿佛那是她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一样。

    其实,拐角处离家也没有几步远。只是,花呢?昨天看到的那棵栀子花树呢,我的豆豆呢?怎么不见了?

    荀欢以为自己眼花,使劲揉揉眼睛。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原来栀子花树的地方,已经没有了,地上有一个个小小的洞,泥巴还是湿湿的,没干。

    奇怪,周围的花草都没有动过,唯独栀子花不见了。

    一定是有人连根拨起,偷走了。荀欢想。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

    荀欢立在那里,伤心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爸爸不知道荀欢去干什么。一个劲地叫:荀欢,快来吃早餐,面包馒头,稀饭,趁热吃。

    荀欢悻悻地回屋。

    拿起一个馒头,眼泪又止不住流出来。

    爸爸急了,放下手里的早餐,急急地问:荀欢呀,你一大早跑出去,怎么回来就是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荀欢没有说话,只是忍不住眼泪不停地掉下来。一只手不停地抹眼泪。捏在手里的早餐也是吃不下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呀,你这样子我很着急。”

    “不要你管,用不着你管。”荀欢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对爸爸发起脾气来。

    “好,好,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管,你好好吃点早餐就行。”

    荀欢再不说话,拿起书包就去了学校。

    爸爸在后面追出来,说:你好歹也吃点点,来来,把这个馒头拿上。

    荀欢头也没回,自顾自走了。

    心情不好,感觉什么都是灰色的。

    荀欢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双脚就像灌了铅一样。踽踽独行,不宽的一条马路两边,树木都已经很高大浓密,因为天气的缘故,地上落满了黄叶。荀欢感觉自己此刻的心,就像那一片凋零的黄叶。

    “荀欢”李玉婷在后面叫。

    荀欢都懒得回头。

    “死荀欢”李玉婷不死心,又叫。

    荀欢还是懒得回头。

    李玉婷一个箭步飞到荀欢旁边,用力拍了她一下:死荀欢,你耳朵聋了吗?

    荀欢不理她。

    李玉婷用手在荀欢的眼前划拉几下,一字一顿地说:荀欢,我昨天在我的小区里种了一棵栀子花树,可漂亮了。

    李玉婷突然就停住了,眼睛睁得老大:什么栀子花,谁的栀子花,在哪里?

    李玉婷一脸坏笑:我的栀子花呀,好漂亮的洁白的花瓣,它这么圣洁的样子,只有适合我这样的女孩子。

    在哪里?

    要你管!我的花我自己做主,你休得多管闲事。李玉婷一字一顿地重复,眼里突然就冒出凶光。

    荀欢定定地看着她,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的栀子花哪里来的?

    用得着告诉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就问你是哪里来的?

    我就不告诉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我……荀欢又词穷了。不知道该怎么样说。

    我什么,哈哈,听阳燕妮说,你种了一棵栀子花,呵呵了,就你这样的乞丐一样的垃圾,还配拥有栀子花吗?真是痴人说梦,还没睡醒。

    你不要污辱人?

    就污辱你又怎么样?去呀,喊你家那个老头子来打我呀,哎哟,我好怕呀?

    你太放肆了!

    放肆又怎么样?呵呵,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样的垃圾,还有心思种什么花,请问一下,你下个月的饭钱,还不知道在哪里吧。

    谁说我没有,我爸爸每天都干活。

    拿到工钱再说吧,呵呵了。真是个不要脸的小乞丐,家里脏兮兮,乱糟糟的,还学人家养什么花,我呸!

    你……荀欢气得都要爆炸了。

    李玉婷又说:属于我自己的栀子花,属于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碰,哼!

    李玉婷说完,扭动着屁股,扬长而去。

    荀欢立在那里,望着她的背影。傻傻地发呆。荀欢有一种预感:栀子花就是被李玉婷偷走的,并且种到了她自己的小区,然后,公然来荀欢面前炫耀和羞辱。

    荀欢觉得非常气愤,可是除了气愤,她又能干什么呢?!

    什么也干不了!

    荀欢很苦恼。本来失去花就够伤心了,却还遭到一顿奚落。

    来到学校,阳燕妮神秘地告诉她说:荀欢,我们昨天去了你住的小区。

    荀欢无心理彩她,含糊地回应:嗯。

    我们还看了你的栀子花树。

    荀欢猛地回头:你刚刚说什么?

    没有什么,我说看了你的花呀!有问题吗?

    为什么要去看我的花,为什么?荀欢咆哮道。

    阳燕妮突然被荀欢这么一凶,竟然有些害怕了。

    她紧张地说:昨天放学被李玉婷叫去了市政府家属院,在那里玩了一些体育器材。然后,我说你种了花,要不要去看看,沿着去你家的路,走呀走,找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发现一棵小小的栀子花树,树下面还有你的名字呢。

    荀欢坐在那里,听她说完,脸蛋明显抽动了一下。她急急地说:然后呢?

    然后我们都回家了呀。

    就是回家这么简单?没有干别的坏事?

    没有呀,荀欢,你今天怎么这样说话。

    你让我怎么样说话?荀欢凶凶地回头,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她。

    阳燕妮吃惊地望着她说:荀欢,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拉。

    我嘴贱,活该!啥都往外说,这真是报应呀。荀欢自嘲。

    阳燕妮低下头,轻轻地说:对不起,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看。

    没关系,荀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责怪阳燕妮也没有用,她其实也不知道实情。

    整个上午,荀欢感觉自己都恍恍惚惚的,精力集中不起来。

    下午,五三班同五四班的小组赛于二点钟开始。

    赛场上,两个班的队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草坪的中间,大家击掌,碰手。一派和气,可是,谁又知道,荀欢的心,却在流泪呢。

    期间,李早年与王丁两个人耳语了几句,完后李早年神秘地笑了一下,王丁响亮地打了一个响指。

    一开场,男同学都给荀欢使眼色,让她堵住王丁。李欣禹还趁机跳到荀欢身边:荀欢呀,今天你要死死地堵住王丁呀,不能让他进球,往死里堵。

    荀欢本来没有什么心思赢这场比赛。但是,当她看到李玉婷正站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的时候,她的愤怒一触即发。她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赛场上,她突然像个飞人一样,使出浑身解数,用尽洪荒之力,整个人都全力以赴地围追堵截王丁,意外的是,王丁并没有想办法摆脱荀欢,而是配合她在草地上腾挪转移,上窜下跳。

    五四班看球的同学急死了,他们纷纷在操场边上尖叫:王丁,把那个荀欢一脚踢飞,别让她像一个臭屁虫一样粘着你,摆脱她,离开她。

    有一些女同学更是着急地说:你们俩个是趁这个机会跳一曲探戈是吧,踢她踢她,狠狠地摔开她呀,快点快点。

    荀欢,你不能靠得那么近,不能……女同学的嗓子都喊哑了。荀欢装做没听见,就是抓住王丁不放,他跑哪里,就跟到哪里,他想踢球,就抢他的球,他想射门,就飞起来抓住那个球。

    球场上的气氛很怪异。

    荀欢用尽吃奶的力气,发泄心中的不快和郁闷。

    荀欢看到李玉婷一脸不悦,一张脸因为妒忌而扭曲变形时,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她微微冷笑了一丁,索性把整个身子都紧紧地贴住王丁,随着他的步伐,紧紧跟随。就是不让他发挥。王丁飞到哪,荀欢就跟到哪。仿佛只有这样狠狠地跟着,就可以报复李玉婷对她所做的蠢事。

    半局下来,双方都没有进球。

    这样的结果,五四班很不满意。以前的几场球赛,他们都是以几十比零的高姿态赢了球赛,哪像今天,一个被别的班打败的五三班,把他们打成了平局,这说起来还有点丢脸。

    相反,五三班的同学却意外欢喜。五四班的同学厉害又怎么样,足球生多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打成了平局。

    特别是李欣禹,高兴得在草地上模仿杰克逊,跳起了凌波微步,哈哈哈,他这指着五四班的同学,笑弯了腰。

    五四班的女同学气愤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即把荀欢给做了。

    当然,五三的李玉婷也快要疯了,看到荀欢这样紧紧跟着王丁,王丁却没有强烈地要摆脱她的意思,仿佛一把把刀子插在她的胸口上一样。她好几次冲动到,狠不得上去一把荀欢拉。

    李欣禹两个眼睛都笑弯了,笑得断气,倒在草地上。忽然,他一个箭步跨到荀欢面前:死……哦不是,荀欢大人,从今天开始,我就不用再叫你病毒,你是五三班的功臣,给你记一等功。下半场再耗住王丁,以后在五三班,我就给你挂上免死金牌。

    有病!荀欢今天心情不好,也不管那么多,尽情发泄,脏话也就这样飚出来。

    蒋双喜也嬉皮笑脸地奔过来,快到荀欢身边的时候,从草地上滑起一个漂移,两只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他搞笑着作揖说:荀欢同学,我代表五三班感谢你,希望你下半场再接再厉,耗住王丁,我们一定能赢。

    你们两个都有病。荀欢没好气,见不得他那副样子。

    十五分钟休息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球员们又一个个走上赛场。

    下半场五三班爆冷门,赢了一个球,按照几次比赛的结果推算,五三班因为赢的这一局,顺利进入决赛。

    比赛一结束,场面一下骚动起来,乱哄哄的。

    五二班五一班傻眼了,因为都以为五三班必死无疑。却不料竟然冒出一批黑马。

    五二班的人愤愤地说:这球赢得不地道。用一个女将堵住一个男将,耍阴招。不行,不公平,得重新比赛。黑哨,违规,我们表示强烈的抗议,五二班的同学义愤填膺,不得了了,跑去裁判那里去理论,几个同学同裁判争得面红耳赤。

    五一班的同学们也痛心疾首:这都哪跟哪呀,踢得什么球。从未见过这样的踢法,绝对的拿荀欢的身高压制五四班,赢得好奇怪。哪有这样的打法,专门压制王丁,利用身高差异,下阴招。

    五三班不服,你们也利用身高优势呀,你们也耍英招呀,手下败将,就知道无理取闹。

    几个班互不相让,快要打起来了。

    哈哈,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李欣禹嘚瑟地吐舌头。一声号令,五三班同学,全部撤回教室。

    同学们很听话,乖乖地跟在李欣禹后面。

    班师回朝!李欣禹更加得瑟,戏精又上身,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前面。

    班长李早年忽然走到王丁身边,两个人耳语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荀欢正好路过他们身边,听到王丁在说:看不惯五二班把你踢伤耍阴招,就是不让他们进入决赛。这个世界不会让耍阴谋的人得逞,世界也不会让老实的人逆来顺受,我们要学会绝地反击。

    一番话说得李早年心服口服。

    可荀欢却高兴不起来。

    放学后,一个人走在路上。感觉就像世界末日。其实,她真的已经很喜欢那一株花,那么可爱,那么洁白无暇,那是多好的一种美丽,仿佛就开在自己的心中。可是,就这样被人连根拨起,占为已有,真的是太过份了。

    王丁有意追上她:荀欢,今天带你们进入决赛,其实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件礼物。

    为什么这样说?荀欢不解的问。

    因为上次他们故意打伤李早年。所以,这次我坚决不让他们进决赛。

    为什么不带五一班进决赛?

    送给你这第二件礼物呀,况且,一班也不是你们的对手。

    哦!荀欢淡淡地哦了一声。

    赢球了,怎么就看不到你的笑脸呢。

    “呵呵。”荀欢强颜欢笑。

    “感觉不是发自内心的笑,荀欢,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有!

    谁惹你生气了吗?

    没有!

    你的脸上写满忧郁!

    真没有,荀欢把头压得低低的。

    对了,荀欢,栀子花长得怎么样了呀,应该花朵开得更奔放了是吧。

    荀欢一听栀子花,眼泪又差点流出来。

    “栀子花出事了吗?”王丁看着她的表情,狐疑地问。

    荀欢悲壮地点头。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王丁知道情况后,撒腿就往前面跑。把荀欢远远地甩在身后。

    荀欢见王丁这么激动,也跑着追上去。

    一进小区门口,荀欢就听到王丁在咆哮:谁干的,给老子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王丁的样子有点竭斯底里,荀欢都有点害怕,她小心翼翼地靠近。

    到底是谁干的。

    荀欢傻傻地摇头。

    王丁愤怒地说:我一定要查出真相。把干坏事的人揪出来示众。

    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荀欢明明知道是李玉婷,但是,她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为什么要算了,谁干的,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不要,荀欢说,估计也查不到,还不如算了。

    为什么,我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真的不要查了!荀欢哀求道。

    不,一定不能这样,这样逆来顺受的性格会形成惯性,让人无论遇到任何一件事,都想着算了算了。

    荀欢愕然!

    紧接着,看热闹的人陆续过来,王丁不想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很不服气地回去了。

    一到家,王丁就冲进爸爸的书房。

    爸爸正在看报纸,他拿开爸爸的报纸,撒娇说:爸爸,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爸爸吓一跳,抬起头来,紧张地问:什么事呀。

    爸爸,请你下去一楼服务中心,帮我查查监控,看看我前天栽的栀子花,昨天被谁偷走了。记得昨天中午还在的。

    一枝花,值得吗?还查监控?爸爸为了一枝花去查监控,会不会被别人笑话。

    不是一枝花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的人品问题。我刚刚查过了,两边的花草都完好无损,唯独就是我的花。这很明显,是被人恶意偷了。

    算了算了,我的小祖宗,这件事就不要追究了,不就是一株花吗?要不,我再给你买十棵好不好?

    爸爸,我都说了,这不是一株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呀,搞得好神秘一样。

    真的不是一株花的问题,我花了好久时间才种上去的。

    那爸爸等下叫维护绿植的人帮你种一株,不就行了。

    不行!

    十株?

    也不行!

    我要我自己的那一株。

    你这不是抬杆吗?

    不是不是就不是,爸爸你一定要帮我,王丁说完,拉起爸爸的手,就往外走。

    爸爸拗不过他,只好跟着他下到一楼,去到服务厅。

    客服很客气,立马给他们展示了昨天下午的监控视频。

    王丁一个箭步冲到视频那里,一点一点地查看,生怕漏掉一个细节。

    大约过去了十几分钟,查找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监控显示:六点五十分左右,一个女孩子偷偷摸摸靠近那棵栀子花,然后,连根拔起,把花拿走了。

    王丁让物业放大照片,以便好看清楚是谁。物业划拉鼠标,图片越来越清晰。

    “李玉婷!怎么会是她?”王丁惊讶地补充道:她偷走我的花干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