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十七章 收获赠品
    王丁回来了!

    一大早,在学校的操场上,荀欢刚要上楼的时候,突然回了一下头,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映入了荀欢的眼前。

    是王丁。

    他正精神矍铄地朝这边走过来。

    王丁!荀欢好欢喜,立在那里等他,感觉好像自己的亲哥哥回来一样。

    王丁也看见了荀欢,眼里立即冒出亮光。他加快脚步,笑着朝荀欢走过来。

    嗨,你好。王丁习惯性地伸手打招呼,样子很阳光。

    见到王丁,荀欢感觉自己的世界一下就放晴了。

    这几天去哪里了?荀欢问。

    去长沙比赛了。品势和竞技都比了。

    什么是品势,什么是竞技?荀欢一脸迷惑。

    品势就是打太极几章,各种旋转翻转踢,踢板子等。竞技就是穿上防御服装面对面格斗。

    你那天在那里翻转被教练扶住腰是什么?竞技是不是就是打架?

    不是。

    品势又是什么呢,感觉这名字好生涩。

    王丁绕绕头,怎么说呢,专业一点来讲,品势是根据基本动作把防御和攻击作成套路来训练的练习体系。

    品势是假设真实格斗,当对方攻击时反击的技法。即先定好对方的攻击,利用适当的技术练习的训练体系。品势按修炼者的实力与级别来分配,一套品势套路可由20~30个技术动作组成。

    太深奥了,荀欢害羞地说。

    对了,荀欢,这段时间,我要送你三个礼物。王丁转移话题,神秘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要送我礼物,还是三个?有什么好事吗?

    王丁微笑不语。

    荀欢似乎突然记起什么一样强调说:我可没有礼物送给你哟。

    可以把你送给我呀,王丁开完玩笑,连自己都抑制不住笑出声来。

    荀欢斜眼看着王丁,他就那样立在那里,身子稍微后倾,可能因为开心的缘故吧,嘴角都快裂到耳朵上去了,眼睛弯弯的,像一道弧线,微微上翘,有阳光恰到好处地照射到他的头上,荀欢惊讶地发觉,一道道循环的七彩光芒环绕在他的头部周围。

    荀欢都惊呆了!

    “你们在干什么?”李玉婷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王丁和荀欢都被吓了一跳。荀欢几乎被吓得后退了一步,王丁好些,只是也愣了一下。

    “怎么不见了!”荀欢突然尖叫。

    王丁和李玉婷面面相觑:什么不见了!

    荀欢揶揄着说:刚刚我明明看到有很多七彩的光在你的头上呀。

    怎么可能。王丁有些不相信。

    李玉婷没好气地说:荀欢,你又犯花痴了是不是,这大白天的,哪里有光,你不要神神叨叨的。李玉婷说完,伸手拉住王丁就准备把他拖上楼,王丁被他拉得急,差点一个趔趄倒下去。荀欢跟在后面,看到李玉婷从书包拿出一样东西,塞进王丁的手里,然后紧紧拉着王丁的手,上楼去了。

    看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荀欢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荀欢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她狠狠地掐住自己的大腿说:荀欢呀,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忘记自己的梦想。

    今天的早自习真是令人兴奋呀,班主任竟然要求荀欢领读。

    她淡淡地说:荀欢,你来,上来领读昨天学过的这篇课文。

    荀欢惊讶地瞪着老师,眼睛张到最大,傻傻地望着。

    五年了,老师从来没有喊过荀欢领读。

    荀欢迟疑着走向讲台,向下面看了一眼,发现同学们都在拿着自己的书本,并没有人注意到

    她。荀欢稍微放下心来。

    但是,读了几句后,荀欢发觉自己还是怕得发抖,一双抓住书本的手,都控制不住地抖动,荀欢使劲告诉自己:不要动,不要动。但是,那双手还是不听使唤一样,颤抖不停。突然,一束光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荀欢的书本上,那七彩的光,向一道道弧线一样,在荀欢的课本上打转转。突然,荀欢就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害怕,手也不抖了。后来,也越读越流畅,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读完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荀欢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是,她却没有把想法告诉同桌阳燕妮。她害怕又被嘲笑,说她神神叨叨犯花痴。

    中午下课后,荀欢都有点不想回家。爸爸那天说以后早晚都会来接她,但是,因为这几天赶工,他依然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而且,她明显地发觉,爸爸对她的误会越来越深。

    昨天,荀欢发现自己在家里写字的课桌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而且,那只维尼熊,也被放错了位置,她特地在维尼熊身上系着的那根红丝带,也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还有,连她自己保管得很好的日记,也被人开锁看过了。

    毫无疑问,爸爸动力她的私人物品。他开始听信别人的话,怀疑自己早恋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呀。荀欢边走边想,心里充满了忧郁。

    难得有一个人对我好,肯帮我,愿意为我付出一点关爱。

    难道我要将他拒之门外吗?

    我真的舍不得!

    如果我拒绝他的关心和帮助的话,我的生活又会回到从前:每天适时冬眠,定量消灭食物,像蝼蚁一样任人践踏。对了,也会像王丁说的那样,长大后随便认个人嫁了,生一堆孩子,大的叫大毛,二毛,三毛。白天在外面受气,晚上回来被孩子气。孩子在学校被同学气……

    荀欢这样想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可不要那样的生活。

    “荀欢,你等一等我!”

    荀欢回头,王丁正朝自己这边跑过来。

    王丁!荀欢叫出声,却警觉地看看四周有没有爸爸。她真的不想让爸爸误会自己。

    王丁走到他跟前,喘着气说:荀欢,你这大长腿真的是太快了,我一路小跑才追上你,哎呀,好费劲呀。

    王丁说完还在气喘吁吁。

    你不是学了跆拳道吗?听说还得了好多金牌和特级王称号。

    搞清楚先,今天你们班先下课,不是跆拳道的事,是时间的先后顺序。

    对了,你这么急着追我有什么事?

    王丁神秘地说:保密,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还迈关子,荀欢翘嘴。其实,她根本不想知道究竟什么事,有一个人,这样心平气和地陪她走着,就已经很幸福了。

    王丁不忘追问:荀欢,我给你的资料,都看得怎么样了?记得啊,考试的时间出来了,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晚上,我已经给你报名了。到时他们会打电话通知你的。

    可是,荀欢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王丁用手指捂住嘴巴,神秘地说:我是万事通,这点小事难不到我。

    你真厉害。

    突然,王丁落寞地说:荀欢,不管我有没有去参赛,你都不要惊讶,也不要难过,你尽力发挥自己的水平就行。

    荀欢讶异地看他,不相信似地问:王丁,难道你不去参加考试吗?

    怎么会,我是说万一,假如知不知道?假如!不过你不要想太多。你只要认真考完就行,一定要凭实力,拿到前二十名。

    荀欢点头。

    突然,王丁又苦恼地问:荀欢,你觉得学跆拳道好不好?

    好呀!

    可是,他们为什么说不好呢?

    为什么?

    他们说,学跆拳道要么去拿金牌,不拿金牌没有出息。但是,读书就不一样,读书以后可以成为作家,画家,科学家,医生……

    那又有什么关系?边读书边学跆拳道呀?

    不可能的。

    为什么?

    术业有专攻呀?

    还早吧,王丁,我们还在上小学,专攻没有那么早吧?

    你不懂。王丁叹气地说。

    荀欢哑然。

    荀欢,如果是你爸爸,他会支持你一心一意学跆拳道吗?

    呵呵,你想太多了,我爸爸养我吃饭都够呛,还学跆拳道,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也许吧,王丁自言自语又说:但我真的喜欢跆拳道。

    荀欢觉得今天的王丁突然变得莫名其妙,说话说得荀欢都坠入云里雾里了。

    所以就干脆不再说话。

    他们静静地走着,王丁还在继续跆拳道好还是考大学好这个复杂的问题,而荀欢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存在的,可以一起进行呀,没有必要分个谁好谁坏的结局。

    回答他的问题,让她觉得很奇怪。

    还好,很快就到市政府家属小区。

    荀欢加快脚步往自己的家门口走去,生怕又被哪个大人看见他们两个,又去告状。

    王丁紧跟着荀欢的步伐,完全没有向左走得意思。

    “王丁,你是不是还一直在苦恼那个问题呀?”

    没有呀,已经不想了呢。

    还说没有,王丁,你都忘记回家的路了呀,怎么还不左转。

    没事,我现在就是往这边走!

    为什么呀?

    我不是说要送给你一个礼物吗?

    你是要去我家吗?荀欢吃惊地睁大双眼。又惊喜又害怕。

    是呀,恩,又不是。王丁囫囵说着。

    王丁边走边说,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荀欢索性站住,停下来问王丁:你真的要去我家吗?其实,自从那天被爸爸莫名其妙打了两巴掌以后荀欢的心里还是有点后怕的,她怕谣言会让他受到更大的伤害。

    王丁说,也不是,我就到那里。

    荀欢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哦!原来是在转角的位置。

    王丁抢先一步跳到那个地方,指着一株栀子花都荀欢说:荀欢,这是我拿你的名字命名的花。昨天回来的时候种的,你看看,这个褐色的地方,用金粉涂了你的名字。

    荀欢蹲下身,小小的树干上,真的有金粉涂成的两个字:荀欢。

    太好看了,真感谢你,我一直喜欢栀子花,她的香味太迷人了,而且还那么洁白无瑕。

    你要记得他的花语哟,他的花语代表喜悦和坚强,知道吗?栀子花最为人所熟知的花语就是坚强,它在寒冬的时候就开始孕育花蕾,但是到夏季才华开花,经历三个季节的守候,最终才将美丽的花朵呈现在人们的眼前,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正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都能心怀喜悦,又能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许多雨霜风雪。

    荀欢太感动了,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从来没有人,像今天这样,用心地关心自己,从来没有人,这么用心地为自己做过任何事。

    我要回去吃饭了。你要记得给他浇水,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王丁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荀欢立在那里发呆。

    好久好久之后,她都不舍得离开。

    小小的栀子花好像知道荀欢的心意一样。洁白无瑕的花瓣依次罗列盛开,迎着风儿不停地挥舞着手指,好像要告诉荀欢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

    荀欢蹲下身,轻轻地抚摸花瓣,然后,鼻子凑过去,真香呀,那种沁人心鼻的,浓烈的暗香,让人整个身心都感到愉悦幸福。

    荀欢轻轻地说:栀子花,我也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豆豆,跟我家里的维尼熊有点相似的名字,可好?栀子花的叶子,随风摆动了几下。

    “这是同意了吗?”荀欢抚摸一片叶子,高兴地说:那我以后就叫你豆豆了呢。

    豆豆,再见,我真的不能陪你了,我要回去做作业了呢。

    豆豆随着风儿又摆动了几下,荀欢感觉心里暖暖的。

    打开房门,爸爸还没有回来,荀欢热了一些剩饭剩菜,坐在离维尼熊最近的地方,缓缓地吃起来,维尼熊盯着她,一双乌溜溜黑黑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荀欢说:莫莫啊,托你的福,我今天又有一个朋友了,知道吗?她叫豆豆,等我有空了,一定带你去看望她好吗?

    莫莫还是直直地盯着荀欢。

    荀欢说:别急啦,等我忙完就带你去看望她哈。

    我现在真的太忙了。还有好多作业没有做呢!

    荀欢用规定时间的最后两分钟吃完收拾,然后端坐在桌子前写作业,看看钟:六点半!还算准时,荀欢对着维尼熊吐吐舌头。说:今天也要记得监视我哟,完成学校的作业后,再做几张资料,不得偷懒,而且,我发现我现在的速度还是不够块,要提高速度,不然的话,下次考试,不一定能考进前二十名呢。

    爸爸下班回来的时候,荀欢还在忙乎最后一道题。

    爸爸心疼地说:荀欢呀,都十二点了呢,你还在做功课呀。别做了,早点休息吧。

    荀欢只是在鼻孔里嗡了一下,算作答应。

    自从上次被爸爸无缘无故打了两巴掌之后,荀欢对他开始非常的抗拒。一般不轻易说话,爸爸说话的时候,荀欢几乎都是嗯嗯结束。

    荀欢也不想相处得这么尴尬,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心里无法接受爸爸就那样误会她。

    第二天,一到学校。荀欢就请求阳燕妮:可以给我查一查栀子花怎么养吗?

    你养了栀子花吗?阳燕妮突然就来了兴趣。养在哪里?家里还是室外?

    就在我们小区的花丛里呢!

    那你不用担心了,小区里的花都有花匠侍弄,比你专业得多。对了,你怎么又想起要买栀子花了?

    因为她香呀,还有,栀子花的花语是什么?

    阳燕妮把手机递过来,荀欢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惊叹道:哦,原来栀子花花语是喜悦、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看你这大惊小怪的,不会是王丁给你栽的吧?

    你想多了。怎么可能,他哪有心思种花。荀欢赶紧否定,不然的话,全校的同学都会知道这个事情,那他们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