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十六章 误会
    晴天霹雳

    周一的早晨,荀欢爸爸早早地起床,做了荀欢喜欢吃的早餐——蘑菇鸡肉红薯粉。

    呀,今天什么日子,谁生日吗?为什么做这么好吃的早餐。荀欢洗漱出来,看到这些早餐,眼里放光地问。

    爸爸有些不高兴,平时也没怎么亏待你吧,这样的早餐很稀奇吗?但是,爸爸转而又说:荀欢呀,现在你们的作业有这么多吗?他们不是都说已经减负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作业呀。你昨天做到零点了还没熄灯,是因为什么呀,真的有这么忙吗?

    荀欢说:你听他们瞎说,真正减负的话,就学学校那一点知识,能够顺利上个普通的初中,高中肯定是考不上的。减负只是完美主义的美好想法,真的落到实处的话,还是要看你自己需要什么呢。

    我以后还想上四大名校的高中,所以呢,现在,必需勤奋点。我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也想成为他那么优秀,他还把学习资料都给我做了,他说下次去参加考试,如果是市里前二十名的话,可以去那个培训机构,不用交一分钱。

    真的吗?荀欢,你真的交到这么好的朋友吗?她是谁呀,住在哪里呀,让爸爸去感谢一下他呀。但是,你也不要被别人骗了哈。

    荀欢边走边说:爸爸,你就不要管了,我要去上学了,等下我还要去请教他几个学习上的问题。

    哦,爸爸望着荀欢远去的背影,心里觉得非常满意。

    荀欢急急地去学校,也希望在路上能够看到王丁的身影。

    吴优从后面追上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荀欢,你走这么快干什么,今天又没有朝会,你是要去找王丁吗?

    荀欢侧脸看一眼吴优,转而笑着说:吴优,你脑海里怎么就装得下王丁么?

    吴优笑笑说:五年级前,我眼里都没有看见王丁,现在五年级后,我特么天天看到你同王丁在一起呢?到底是我眼里就装得下王丁,还是现在的你,眼里只有王丁呀。

    荀欢双手拱起作揖道:拜托你别说了,我们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王丁真的是一个有思想,有梦想,又自律的好少年,在他身上,我能够学到好多东西。他太优秀了,在他面前,我已经不只是自卑了。

    确实,他什么都优秀,只要想学什么,就一定能学得好。为什么会有这么优秀的人呢。

    人家真的很自律,很珍惜时间,很有原则……

    吴优斜眼看着荀欢说话,嘴巴啧啧夸张地说:我的天呀,你这如痴如醉的情度,是已经陷得很深了吧。

    荀欢板起脸,正色道:你的心里能不能阳光一点,再说这个那个的,我就不理你了。

    死病毒,现在尾巴真的翘上天了呀,还动不动就不理这个不理那个。李欣禹在后面,大声地尖叫着。

    吴优和荀欢都吓了一跳。

    等荀欢回过头来的时候,李欣禹一步凑到荀欢的面前:是不是也不理我了呀。

    切,荀欢瘪嘴,但是故意半蹲下身子说:皇上,给您请安。

    李欣禹兴奋极了:以后不叫你病毒了,你现在越来越会做人了。

    吴优说:你不叫病毒你不难受吗?你的那些刁民呢,今天怎么微服私访了吗?

    李欣禹脸一红,有片刻的紧张和不好意思,不过他很快就调节过来了。

    荀欢无暇顾及李欣禹的神情,她努力地在人群中寻找,暗自忖道:王丁去哪里了,今天应该还早呀,怎么一直就是不见他的身影。

    李欣禹眼尖:荀欢,按照我的直觉,你是在找王丁么?

    荀欢哑然失笑:你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嘿嘿,你今天怎么找也是找不到王丁的,理由我就是不告诉你。

    为什么?吴优不解,这个学霸可不是轻易缺课的。

    你胡说吧?荀欢不敢肯定也不也否定,但是,心里却微微有种不好的预感。

    逗你玩,就是不告诉你们。

    李欣禹说完一溜眼跑了。

    荀欢感觉自己一点兴致也没有了。

    跟着吴优走,本来两个人是要走左边上楼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今天都反常,一致调整脚步走了右边的楼梯。路过五四班教室的时候,吴优抢先说:荀欢,你看,真的没有王丁。

    荀欢其实早就看见了,但是她安慰吴优说:你别听他瞎说,王丁等一下就会来,可能昨天周末作业多,早晨在家里补作业去了。

    荀欢说完,心事重重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会有什么事吧?荀欢自己问自己。

    不会,应该不会,能有什么事呢?荀欢自己答自己。

    那是因为什么呢?

    生病?

    不可能!

    忘了起床?

    不可能!

    补作业?

    也不会补这么久呀!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呀,荀欢感觉五爪绕心一样,坐立不安。

    阳燕妮看在眼里,急切切地问:荀欢,你大姨来看你了吗?

    荀欢不好意思地笑笑:没有,还早着呢?

    那你一个早上坐卧不安的,究竟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让你心神不宁一样。

    没有,没什么?荀欢赶紧伪装。

    还嘴硬,你看你一张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烦字,眉头都拧成川了。

    忽然,阳燕妮凑过来。神秘地问:跟王丁分手了吗?

    没有的事,你不要乱猜!

    那是没有分手?

    你跟吴优一样,八卦得要死,话说你们心里能不能阳光一点,这都才几岁呀,分手分手的,说出来都觉得害臊。

    阳燕妮呵呵笑着,我就感觉你今天早上心事重重的样子。要么就是有什么事,要么就是要作什么决定。不过,我还是劝你,什么事都不及上课重要,你还是安心上课算了。

    荀欢点头莞尔一笑,心里却还是在想:王丁到底去哪儿了呢?

    课间休息的时候,荀欢神不知鬼不觉地检查了学校的几个地方,乒乓球台,足球场,花坛,班主任办公室……

    因为匆忙,脚趾头踢到一个石头上,都踢脱皮,痛得荀欢龇牙咧嘴,依然没有发现王丁的影子。

    荀欢索性一屁股坐在一个花坛边上,心里焦躁得更厉害了。

    不会真的病了吧。

    荀欢忽地又站起来,神情恍惚地上楼。

    百无聊赖,两节课就在这样的焦躁中非常不安非常忐忑地过去了。

    第二节课下课铃声一响,课间操的音乐一放,荀欢便飞一般冲下楼去,前面的几个低年级的同学差点被她撞到,她边走边道歉,不好意思地喊:借过,借过,对不起。

    火急火燎地站在下面排队,依然没有看到王丁的声音。

    荀欢长长地叹口气,感觉一颗心迅速地沉了下去。

    无力地做完课间操,整个人跟散架了一般。

    继续踢球,班长李早年吆喝一声,不忘吹个口哨。

    大家快点,抓紧一下时间,练几分钟算几分钟。我们不要放弃,万一打赢五四班,挺进决赛了呢。

    其他男同学有点懒洋洋的,李欣禹嘟嘴道:练练练,再练也是挺不进决赛的。

    蒋双喜附和道:除非爆冷门,要我们几个踢赢五四班,真有点异想天开。

    仗都还没有打,你们就要投降了吗?万一,我们打赢了呢?王丁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不要把人力全部集中在前锋上,好好分配,好好配合,说不定都能赢的,不信,你看看我们的海拔,个个都牛高马大的,绝不亚于他们。

    荀欢痴痴地:班长,你刚刚说王丁,王丁在哪里呀。

    李早年蒙住嘴笑:我是说王丁说过,没有说王丁在哪里。听他早几天聊天,好像是近段时间赛事比较多,今天应该是去长沙比赛了。

    哦!荀欢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死病毒,我们班都这样子了,你还心心念念想着王丁,王丁会给我们进决赛呀。蒋双喜骂骂咧咧,荀欢都没有心情理他,只顾自己踢球。

    李早年靠近荀欢,关心地说:王丁昨天吩咐过我,如果今天你遇到任何学习上的问题,都可以找我,我会耐心地一一解答的。

    荀欢说,好的,我等下就去找你。

    不过,李早年又说,我今天应该都没多少时间,明天会好些。

    荀欢下意识地哦了一下。

    荀欢知道,李早年虽然没有叫自己死病毒,但是,同窗五年,都没有什么交集,如果不是因为王丁,彼此应该是两条永远平行的直线,不会有交点。

    第三节课下课后,班主任单独把荀欢叫到办公室。

    班主任很威严地坐在位子上,一双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烁出很威严的光来。

    她开门见山地问:荀欢,你爸爸每天是不是到凌晨两点钟才回来?

    是的,荀欢恭恭敬敬地答,诚惶诚恐的,不知道老师要干什么。

    晚上基本上你一个人在家?

    是的!

    这一段时间你经常很晚回是不是?

    是的。

    有时跟一个男同学有时跟几个男同学是不是?

    荀欢想起跟王丁回过,也跟班上踢球的一起回过。于是就点头说是。

    班主任停了一下,一双眼睛似乎要射出火一样。

    过了很久,她才悠悠地说:荀欢同学,有一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男女同学玩的好走得近没有关系,但是也要把握一个度,不要过份亲密。

    啊。

    荀欢吃惊地啊了一声,再蠢再迟钝再无知的荀欢,也似乎听出来老师话里的意思。老师的意思很明显,荀欢早恋了,而且不堪设想。

    荀欢摇头准备解释,突然就碰到老师那双眼神,明显有嫌恶的味道。荀欢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逃也似的离开老师的办公室。

    直到坐在位子上,荀欢都还有些惊魂未定。

    同桌阳燕妮关心地捅了一下荀欢的胳膊:老师找你谈话了。

    荀欢点头。

    阳燕妮用手做了一个招的姿势,示意荀欢考过来。

    附在荀欢的耳朵上说:有人去校长那里投诉你了,说你勾引五四班王丁,两个人晚上十点还在外面压马路。他们说你还同一帮男同学,很晚一起回家。校长听后暴跳如雷,勒令班主任查清此时,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的话,就会要处罚你。这不,你看,老师又喊那些踢球的男同学进去办公室了。

    荀欢抬头,果然看见几个男同学被班主任叫去了办公室。

    十几分钟后,几个人陆续着走了出来。

    李欣禹走在最前头,一脸的愤怒。

    他还未在坐位上坐定。就嚷嚷着骂开了:那个死缺德的不要脸的刁民,竟然去校长那里告状说我们跟荀欢在谈恋爱。

    你妹的,疯了吧。全世界的女人死光了,我也不会跟那个死病毒臭病毒谈恋爱呀。你们这就是谎报军情,按照律例,就得问斩。哪个缺德的二货,竟然敢造这样的谣,小心我撕破你的贱嘴。

    全班突然鸦雀无声。虽然李欣禹刚刚把自己诋毁得一无是处,但是,他刚才说的话,她还是比较认同的。

    怎么这么无聊,阳燕妮也替荀欢抱不平。

    刚刚班主任那个眼神,荀欢现在还有些后怕。

    晚上,荀欢的心还有些忐忑,练球到六点多钟的时候,班长李早年说:荀欢,趁现在天色还早,你自己先回去吧,今天晚上应该没有人送你了。

    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往家走。

    荀欢边走边边想:真是好事多磨呀。

    可是为什么呢?

    好事者喜欢造谣生事。早恋如洪水猛兽,可是,大人为什么就那样轻易相信了呢?

    大人有时候总是有些武断地判定小孩子的事情,相信别人添油加醋的传言,却很少有人去探究小朋友的真正内心。

    荀欢觉得今天这一天非常晦气。

    弄得自己都不能正常踢球了。

    荀欢一脚踢飞路边的一个石子,愤愤地说:叫你生事,让你生事,讨厌。

    心情郁闷地回到家。

    开门的时候,竟然发现爸爸立在屋子中间。

    爸爸,你今天没有去工地吗?

    爸爸没有理她,他径直地朝荀欢走过来,然后,一巴掌打在荀欢的脸上。

    因为荀欢毫无防备,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打我?荀欢摸摸发烫的脸颊,质问爸爸。

    爸爸立在那里,显示出从未有过的威严: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荀欢愤愤地把书包狠狠地摔在凳子上,心里全是委屈。

    你是不是跟王丁在一起?爸爸威严地发问。

    什么在一起,我们只是朋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晚上十一点钟还在一起?

    那是从道馆回来?

    你去道馆干什么?

    看他训练呀!

    为什么看他训练?

    你没有钱让我训练,我看一下他训练还不行吗?

    你再说一次!

    本来就时,你没有钱,你穷得饭都吃不上,没钱让我训练,我去看一下别人训练犯罪了吗?

    爸爸怒不可遏,走上前,飞出手掌,狠狠地又摔出一个耳光,恨铁不成钢不成钢一样,恶狠狠地说:没有钱就可以堕落吗?你才几岁,每天晚上十一点钟还带几个男同学回家,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我虽然苦虽然穷,但是我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我也同样不允许你,变成一个坏女人。

    都说些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荀欢发疯一般,站在屋子中间咆哮:你到底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什么坏女人?你要表达什么意思?

    爸爸立在那里,全身都有点抖动,他有气无力地说:晚上十一点钟,是不是有一帮男孩子送你回家,你们在下面吵吵闹闹的,整个小区都给你们吵醒了。你还要点脸不,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还拉一帮人来家里。

    爸爸说完,明显有点站不稳。他气得上气不结下气,吾自一个人坐在那里深深地叹气。

    一群神经病!荀欢怒不可遏,一屁股坐在床上,因为爸爸出手很重,两边脸蛋还在隐隐作痛。这是爸爸第一次打荀欢,原因却是那么让人不可理喻。

    爸爸打完还是不相信荀欢,他自言自语地说:工地上的活我今天退掉了一个,明天开始,我每天接送你上学放学,我如果再不管你的话,你就真的毁了。

    爸爸说出来的话越来越不可理喻。荀欢不想再理他,因为今天的任务还有好多,需要马上尽快地去完成。

    爸爸打完荀欢后,自己去做饭菜去了。

    大约半过小时过去。爸爸总算恢复正常,他坐在饭桌前喊道:荀欢呀,来吃饭吧,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东坡肉,还有凉拌香菜。

    荀欢感觉一点胃口也没有。平白无故被打了两个耳光,谁会有胃口呢?

    爸爸仍不死心,继续说:荀欢呀,爸爸打你也是为你好,你看你年纪小,不懂事,在外面上当吃亏也不知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多复杂,人的心多么险恶,你说你如果有什么事,叫我怎么活?

    荀欢不理他,也不过来吃饭,一本正经地做自己的作业,做完了学校的作业,然后再做王丁给的学习资料。

    爸爸又说:荀欢呀,都怪爸爸我,光顾赚钱,没有好好管你,让你走上了堕落的道路。

    荀欢实在听不下去了,反唇相讥地说:你放屁,什么坏人的道路,你在胡说什么?是不是人越老越糊涂了。

    你看看你这孩子,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竟然还嘛我放屁,一点家教都没有了,这都跟哪些坏人在一起,全部学坏了。

    爸爸今天有点反常,受了什么刺激似的。荀欢懒得听他叨叨,索性用纸巾堵住两边的耳朵。荀欢堵住耳朵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哎,这样好,世界终于安静了。

    爸爸见荀欢竟然把耳朵堵住,更加地怒不可遏,他差点又冲动地想冲上去给她一巴掌,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一下子,房间里突然静止下来,爸爸和荀欢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各人的心事。

    因为今天的任务跟昨天的差不多,荀欢忙到晚上十一点也还没有忙完,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但是,她就是赌气般不想吃饭。

    十一点钟的时候,爸爸心疼荀欢,把饭菜热好了放在荀欢的面前,荀欢虽然很饿,但却还是忍住没有吃。爸爸也没有为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道歉,因为他觉得自己教育孩子天经地义,哪会有什么错,要错也是荀欢的错。

    十一点半,爸爸又不放心,走到荀欢的身边说:荀欢呀,你能不能早点去睡呀,太晚了好伤身体的,听话,明天还要上课,早点休息。

    荀欢没有理会他,照样做自己的学习资料。她原先一直以为爸爸老实纯朴,今天才突然发现,爸爸原来也这么愚蠢无知。

    直到十二点,荀欢才把今天规定的任务完成。洗漱完毕后,荀欢静静地躺回床上,回想今天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荀欢委屈得躲在被窝里想哭,但是,最后,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哭,因为王丁曾经说过:懦夫才会哭泣,真正的勇者都会直面惨淡的人生。

    不知道为什么,荀欢觉得,一想起王丁,自己的心里,就会觉得暖暖的,他就像一道光,植入进自己的生命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