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十一章 真的可以吗
    一大早,李玉婷就出现在小区的门口。

    荀欢略微迟疑了一下,停顿在花园的一角,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招呼。

    李玉婷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她绷着一张脸,立在那里,好像在等人。她从小娇生惯养习惯了,确实在心里有些看不起荀欢,而看不起荀欢的原因,就是因为她那六十多岁的老父亲以及出走的妈妈。她见到荀欢过来,毫不掩饰地冲过去说:荀欢,我不支持你被我们的复仇者联盟保护,保护你简直就是在浪费资源。

    荀欢都不敢看李玉婷一眼。她局促不安地立在那里。这几年来,李玉婷在她面前说话都是命令式的,她确实有点怕她,虽然李玉婷比她矮一截,但是,在气场上,却胜过几分。荀欢用手捏住衣角:我……我……

    我我我什么,马上去跟王丁解释清楚,说你不需要保护。

    我……我……荀欢把头埋得更低了。

    看你这个怂样我就来气。李玉婷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荀欢慢慢地跟在后面。

    她不知道,王丁他们组织的复仇者联盟要怎么样保护她,究竟具体什么做法,她也不清楚。莫非要去打架吗?荀欢想到这里,莫名地恐惧。

    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去打架,如果打架出事了怎么办?那我不就是罪魁祸首。不行不行,怎么能这样呢?荀欢突然就有些急了。

    该怎么办呀?荀欢急得团团转,走路也没认真,火急火燎的,差点撞在路边的树上。

    李玉婷这时突然调转头,下巴微微昂起,眼角露出胜利者的诡异笑容。压低声音附在荀欢的耳边说:死病毒,就凭你,都想接近王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天真!你也不照照你家潮湿的破房子,还有你那老态龙钟的爸爸。你真是异想天开呀。

    荀欢满脸通红,囧得发慌,她急急地为自己辩解: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

    没有什么,你还想有什么?!全世界的女孩都可以有,就你不可以,懂吗?就你是个奇葩,还有你那个奇葩爸爸。

    荀欢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她又气又急。李玉婷那张张扬跋扈的脸,在她面前就像一个血盆大口一样瞬间想把她吸进去,她无力地站在那里不动,以便别让自己眩晕,拼命压制住内心的怒火,胸脯起伏不停地颤抖着,李玉婷说完扬长而去,那个远去的背影,在荀欢的眼里,就是一个恶魔。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荀欢强力抑制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一个个同学在荀欢的身边走过去,她们谈笑风生,有的依偎在爷爷奶奶的胳膊里,有的被妈妈牵着手,有的整个身子都靠在爸爸的身上。荀欢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命令自己:荀欢呀,把你心理那些风花雪月的情愫给我逼回去,坚强坚强。

    荀欢这样想着,便加快脚步往学校走去。

    校门口,王丁和五一班的一个女同学站在门口,他们是学校大队部的,今天轮到他们值日。以前,荀欢从来没有留意过王丁,只是听说过学校里有这么样一个人。但是,这一学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同学,猝不及防地闯进自己的生活,自己都应接不暇,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却莫名其妙地招来别的同学的妒忌。

    快进校门口时,荀欢低着头,准备无视他们两个偷偷走进去。或者,静静地冲进校园。这样,就可以不再跟王丁产生任何瓜葛了。刚一踏进学校那个门,荀欢就捂紧书包,准备小跑起来冲过去,王丁眼尖,一下发现了荀欢。他高兴地惊呼:荀欢,早上好。

    然后飞奔过去,从手里拿了一个公仔,递给荀欢说:这是我们复仇者联盟送给你的维尼熊礼物,希望她以后陪着你,你会喜欢吧。

    荀欢立在那里,有片刻的懵懂。她不知道该不该收这份礼物。真的很迷茫呀。路过的学生很快便围过来,荀欢迅速地接过王丁手里的维尼熊,逃一般离开,飞速跑上楼去。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荀欢感今天早上就像在排练演戏一般。悲剧开始,喜剧结束。手里紧紧握着那个维尼熊,荀欢打从心里特别地喜欢。

    维尼熊不大,褐色的毛发,黑黑的眼珠子仿佛要说话似的。圆圆的脑袋和身子,真的好可爱。荀欢坐稳没多久,几个女同学便一窝蜂涌到荀欢的位子上。她们一个个抢着要看那个维纪熊。

    真好看,这么别致的维尼熊。

    是呀,王丁的眼光真好。

    我也想要一只这样的维尼熊呀。

    荀欢,把这只维尼熊送给我好吧。

    你就想得美,又不是王丁送的,是复仇者联盟送的好不好?

    管他谁送的,只要经过王丁的手,我就认为是王丁送的。

    ……

    女同学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到底还要不要早自习。吵得我都看不成书了。”突然,李玉婷从座位上站起来,气呼呼地说。女同学瘪瘪嘴,便一窝蜂散开了。

    荀欢拿眼瞄了一下李玉婷,只见那双眸子里,散发出仇恨的光芒。整张脸,因为愤怒的缘故,绷得紧紧的,仿佛一下子就要裂开。荀欢心一沉,慌乱地迅速收回眼光,拿起一本书,仔细地看起来。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你是不是又要让班级扣分。”“嘭”一个棍子敲在衣服上的声音。荀欢吃惊地抬头一看,李玉婷手里拿着的教鞭,正从刘小平的背后抽完拿开。

    哎,荀欢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两个月里,好多同学都在私下传播一个小道消息:刘小平的父母离婚了。听说,他爸爸是铁路局的,他妈妈是做生意的,这两年因为管理刘小平的生活起居,他妈妈做起了全职妈妈。后来,故事渐渐落入俗套,他爸爸在外面有了情人,再后来,吵闹半年就分手了。开学时还见到他爸爸妈妈一起来送他开学。荀欢记得很清楚,他爸爸应该有四五十岁了吧,已经谢顶,只有周边还有一点头发,矮胖矮胖的。她妈妈年纪也不少了,长得还是有点高挑,模样也不错,大大的眼睛,只是脸上依稀有岁月的痕迹。

    这两个月,刘小平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坐着,有时发发呆。同学们光顾着传播他父母离婚的消息,却没有几个人愿意接近他。

    “罚站,等老师上课再说。”李玉婷学着班主任的语气,严厉批评刘小平,刘小平木然地站在那里,看不出他的内心世界。

    也许心里正在下一场雨吧!荀欢不忍心再看他。

    她把维尼熊在课桌里拿出来,用眼睛瞅着,感觉特别的温暖。

    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莫莫”。

    她觉得这个名字蛮好的。

    今天早上的英语课,老师英文去别的学校演讲,所以没有上,换成了数学课。数学老师说,下周就是数学节考试,我希望这一周的时间,模拟考几次。今天,开始90分钟的模拟考,希望同学们做题目的时候,提高自己的速度。

    李早年不解地问老师:是不是120分钟的试卷,让我们在90分钟内做完呀。

    数学老师笑着说:你这个学霸难道还怕做不完吗?如果你都做不完,那真是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呢。

    全班同学突然“切”一声,然后有人小声说:刘老师,他六十分钟就可以做完。

    李早年用眼睛夹那个同学。

    老师笑了一下,然后叮嘱同学们说,做题时,先一定要审清楚题目,不要一拿到考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写起来,最后写完才发觉,自己看错题了呀,你说冤枉不冤枉。

    然后,老师开始发试卷。

    今天考试的这些题目整体不是很难。只有最后两道压轴题需要动脑筋思考一下。荀欢仔细推敲了题目,发觉跟自己前天晚上做的那几道奥数题有相似之处。不免心里有些小得意,飞快的写下步骤和答案。荀欢觉得很有成就感。

    等到老师收卷子之前,荀欢再仔细认真地校对了一下整个考卷。

    这一节课的课间休息特别的热闹,很多人都忍着没有下去打乒乓球,纷纷跑到李早年那里校对答案。四周密密麻麻的人把李早年围的水泄不通。

    就在这个时候,五一班的女同学曾婕悄悄地走了进来,她径自走到荀欢的课桌边,将一个信封放进荀欢的课桌里,转身就走开了。

    荀欢觉得莫名其妙,这个女同学自己从来没有交流过,也没有跟她有个任何交集,她为什么要跑到自己这里来,还放一封信?

    荀欢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里面隐约传出一种稿子的香味。铺开稿纸,原来是一副手稿画!画上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正站在一堆向日葵里,把自己笑成了一道风景。

    最显眼的是在稿子的末尾,娟秀的字体写着整整齐齐的一段话:

    亲爱的荀欢同学,我们是复仇者联盟里面的所有会员。我们携手一起抵抗校园暴力,还校园一个干净整洁的安全环境。经过我们的长期观察和判断,我们一致公认你是最最可爱,宇宙无敌的好同学。

    记住,从今天起,你就是荀欢,不是病毒。如果有人再给你取绰号,不管对方是谁,乱叫绰号病毒的话,你都应该勇敢地回击,维护自己的权利。因为,给别人取绰号是非常不礼貌的,你没必要对给你取绰号的人客气。

    荀欢一口气读完,不知不觉,竟然有眼泪在眼眶里晃动。

    真的可以吗?

    荀欢把弄着手里的圆珠笔,任凭思绪漂向远方。

    一年级开始,不知道哪个同学给她取了这个绰号—病毒,后来,死病毒臭病毒垃圾病毒。他们叫得很起劲。还会配合动作:夸张地用手捂住鼻孔,然后急急地跑开,好像她真的是一种一级传染病毒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被传染。

    再看看那张纸条,唯美的画,娟秀的字迹,安抚人心的语言,稿子上还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真的可以吗?任何人都要勇敢地回击?!

    阳燕妮猛地从荀欢的手里抢过稿子。看后点点头说:荀欢,如果你会像他们希望的那样的话,我想以后可能再也没有人叫你病毒了,病毒这个名字会消失。

    阳燕妮轻轻地抓住荀欢的手,说:荀欢,这样挺好的,终于有一些人愿意为你出头了,以后你会有更多的朋友,因为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复仇者联盟。到时候,你就是一个自由单独的荀欢,世界再无病毒这个人。

    荀欢心里暖暖的,一天的时间都在愉悦的心情下度过的。

    放学后,照常练习一个小时的足球。

    范老师说:过两天就要进行小组赛了,今天大家临场发挥一下。五一班同五二班,五三班同五四班,这样子相邻两个班级一起比下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五三班男同学的球技明显好了很多。开场十五分钟,竟然进了一个球,这让他们得意忘形,在草地上手舞足蹈。特别是李欣禹,能够在这样的强敌面前进一个球,他的自信心瞬间爆棚起来。在草坪上尖叫:打倒五四班,五三班第一。

    王丁见到他那样,忍不住笑了起来,紧接着,全部的人都笑了。

    第二场开始的时候,李欣禹就开始有点轻飘起来。在前锋和中场两个位置穿梭跳跃,一不小心,被五四班连进了三个球。

    李欣禹气得不得了,他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生气地喊起来:死病毒臭病毒垃圾病毒。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的错,你为什么总是叫我病毒,我没有名字吗?荀欢不服气地抗议。

    你能说你不是一个病毒跟老鼠睡在一起,头发每天都是胡乱扎起来的,你看看你脚上的鞋子,烂兮兮的,下雨的话,校服几天不换……

    荀欢气死了,脸被憋得通红。她从喉咙里拼出几句话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话?给别人取绰号是非常不礼貌的,你不知道吗?

    不礼貌你个鬼。下雨的话,你有时候一周不换校服,臭烘烘的,你说说看,礼貌吗?你无偿地向我们贡献臭味,让我们饱受煎熬之苦,试问,你是不是病毒一样的存在。

    你胡说。我哪里有?每一年都有新校服,我都有五套校服了,怎么可能一周不换校服。

    你个死病毒,还狡辩。现在你就让大家闻闻,你身上是不是混合着油烟味,酶烂味,还有淡淡的臭袜子味……

    你有完没完!王丁三步并作两步,奔到李欣禹面前:有你这么侮辱同学的吗?有你这么没礼貌吗?

    我叫她管你什么事?要你管?你算老几?

    我就管,我就看不惯你这样欺负人。我们整个复仇者联盟都看不惯你这样欺负人,我们已经把荀欢选作我们的保护对象……

    王丁还没说完,李欣禹一把推开他,愤愤地说:保护你个头,动不动复仇者联盟,你烦不烦?

    你想动手打人?王丁也不示弱。

    打你又怎样?你能把我咋的。李欣禹昂起脸。

    王丁更近一步,用眼睛盯着李欣禹。那眼神,确实有点震慑的作用。

    李欣禹调转头,一掌拍在荀欢的后背上。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干什么干什么!”范老师边喊着边走过来。

    没有解释,不知道作何解释,也不知道怎么启齿。

    王丁此刻也觉得词穷。总不能给老师告状说:李欣禹欺负女同学。那样多丢人。

    范老师关心地问荀欢:疼不疼?

    不疼,我们闹着玩的。

    还有这种玩法?老师明显不相信。转而叹口气说:现在的孩子越来越看不懂了。

    确实看不懂。王丁一语双关地附和着老师。

    继续练球。

    李早年跟王丁是非常好的朋友,也是学习上的竞争对手。两个人的成绩不相上下,喜欢在一起研究难题目,回家的路上如果碰到了,会不知不觉地在路上逗留二个小时。

    今天这个事情,李早年觉得还是李欣禹不对。他也希望他们再也不要这样欺负荀欢了。

    他借着踢球的空档,迅速凑到王丁身边问道:你们的复仇者联盟还招人不,我也想进去保护荀欢同学。其实,这几年,荀欢真的过得很苦的,常常习惯性地成为某些男生欺负的对象。

    王丁狠狠地把球踢出去,说:我就奇怪,一个柔弱的女同学,却能引起一帮男生的欺负?就因为她住车库?没有妈妈?爸爸年纪大?这样不公平,纯粹的给别人的伤口撒盐。

    就是,我有时候都看不过眼,但是,又不好插手管。还好,她这个人心理素质极好,要是换作别人,肯定早就抑郁了。

    不一定是心里素质好,可能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无依无靠的,表现跟谁看呀。也许平静的表面下,早已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呢……

    两个人边互相传球边互相说着,最后感觉踢球都是次要的,干脆申请替补,坐在旁边的草地上聊天去了。

    荀欢刚刚无缘无故被李欣禹打了一掌,现在还能隐隐觉得背部有点疼痛。心理非常地不愉快。传球的时候,她都不想传给李欣禹。就是他站在球门边,她也宁愿自己转弯踢进去。

    李欣禹气恼极了。但是介于王丁和李早年两个人坐在草坪上盯着,他也不敢再有造次。虽然他不怎么惧怕李早年,但是,王丁的身份,他还是有些敬畏的。也许从小耳濡目染一些大人的待人接物处理方式。让他清楚地知道:王丁这个公子哥还是惹不起的。

    “荀欢,你在干什么,有你那样传球的吗?你们是一个团队在踢球,不是你荀欢一个人在踢。一个团队的人讲究什么,合作精神,大家都自顾自踢的话,还要比赛干什么,每个人发一个球大家想怎么踢就怎么踢。

    荀欢被说得面红耳赤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李早年过来,替下荀欢,荀欢走过去,刚好坐到王丁身边,感觉很安全。

    王丁问荀欢:长大后的理想是什么?

    荀欢显然没有想过这块,先是一愣,然后悠悠地说:以后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想努力点,争取考上四大名校。

    为什么呢?

    因为公立中学不要钱呀。

    这个时候,王丁突然转过头来看荀欢,那眼神,荀欢猜测不到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很在乎钱吗?

    荀欢不敢答话,重重地低下头。

    我真的觉得你让人心疼。

    听了这话,荀欢的心一下子就猛烈地跳动起来,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她强装镇静地问王丁:你的理想是什么?

    世界冠军!王丁坚定地回答。

    这个答案让荀欢很意外。她原以为他的理想会是清华北大科学家飞行员之类的。

    祝你梦想成真。

    王丁答非所问,他突然冒出一句:荀欢,你是不是练习过走模特步?

    荀欢一头雾水:没有啊。

    开学时,环保主题的模特走秀,你穿的斗蓬和那个裙子很有范儿。

    我都不记得了。荀欢害羞地说,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喜欢大表姐刘雯呀!

    刘雯?荀欢把眼睛睁得老大。她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王丁见荀欢反应这么强烈,继续解释说:她的出生地,是我的祖籍地。而且,她非常的有范,非常的自律,我在网上看过她的食谱,每餐只吃一点点,但是,健身和锻炼却一样不落,走秀的时候也特别有范,淡定从容,骄傲自信……

    王丁还说了很多,眸子里的光一闪一闪的。

    荀欢突然觉得,王丁懂得的东西太多了,跟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后来,替补队员被教练换了下来,荀欢依依不舍地站起,重新加入踢球的队伍,对了,刚才王丁还说了,C罗,梅西,这些名字,都是干什么的呀。

    他怎么懂得这么多。

    荀欢的眼光一下子就又投射到王丁的身上。他的动作真的很快,像一只兔子一样,在场上窜来窜去,奔跑的时候,两条腿仿佛跟自己比赛一样,每一次都拼尽全力,好像那是在冲刺最后的终点。

    荀欢突然发觉,自己真的有点崇拜他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