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十章 复仇者联盟
    荀欢的爸爸得知荀欢得了一千元奖金。

    一脸的皱纹都笑得舒展开来。当荀欢把那个装钱的红红的信封塞进爸爸的手里,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有些抖动。

    他喃喃地说:荀欢呀,你真的是让我太开心了,我为有你这样的女儿而感到骄傲。我没想到,我荀某还有这样的好日子呀,还有这般优秀的女儿呀。荀欢爸爸说着,竟然不自觉地流出泪来。

    荀欢说:爸爸,拿这些钱去把那些米钱油钱还了可好?

    爸爸迟疑片刻,不好意思地说:那怎么好意思,这是你挣来的,我要给你存着,让你慢慢花。

    荀欢笑着说,去吧,我陪你一起去。说完荀欢拉着爸爸的手就往外走。

    荀欢爸爸边走边喃喃地说:没想到,今天工地放假,竟然在家能遇到这样的好事,我还怕那个人又来追债呢。

    荀欢紧紧地握住爸爸的手腕,一种成就感从心底里冒出来。

    一会儿功夫,两父女就在一个小店的门前停了下来。

    “邓老板,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工地上忙,真没有时间到你这里来还钱,真对不起,今天我把欠你的三百来块钱,全部还你。真心不好意思。”

    怎么有钱还了?

    我的闺女写了一篇稿子,在区里的比赛获得了二等奖,你看,还有一千块钱奖金呢?

    这么厉害呀!老荀,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样一个聪明的女儿呀。女老板突然满脸堆笑地从屋子里迎出来,拉出身边的凳子,赶紧让座。屋子里一桌子正在打麻将的人,突然都停下手里的动作。大家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荀欢,然后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

    哎呀呀,不得了了,这个老荀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如花似玉的女儿呀。

    恩,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看看,这小姑娘,听说很懂事,自己做饭,自己洗衣,自己扎头发,你看这长相,大大的眼睛,椭圆的脸蛋,白皙的皮肤。特别这身材,我的天啊,有一米七二了吧。

    真是奇怪,越是这样的人,生出来的孩子越聪明。

    就是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这就叫作两土不合,作届好禾。你们不懂。

    哈哈哈。

    ……

    爸爸听到别人这样的恭维,一下子就把背挺得更直些。这一辈子,他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恭维,心里热乎乎的,都舍不得走。荀欢不想在此逗留太久,十一岁的她,已经比同龄的女孩子更懂事,她已经能判断出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哪些是无聊的话。而今天这些人说的这些,无非就是打牌闲得无聊,找话头而已。

    还完钱,荀欢就强拉着爸爸往回走。

    路过一个书店前,荀欢迟疑地问爸爸:我想买一本画画的书籍好吗?荀欢自己专注画画很久时间了,但一直没有买过一本正规的画册。她曾经画过最多的就是学校对面那个麻将馆的人,差不多都画了上千张了。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画作里的人,能够像从里面走出来一样,那就是她最大的梦想。

    爸爸陪着她挑选,并叮嘱她:荀欢呀,你多挑几本吧,多学学,反正这些钱都是你自己挣回来的。

    不,荀欢拒绝了爸爸的好意。她说:什么样的东西,有一个就足够了,不贪。一个才是精华,多了反而碍事,临摹的画本不在多,而在于是否有一颗真诚和爱惜的心。

    爸爸听她这么一说,感觉孩子真的很有主见,这让他很欣慰。

    记者很会来事。荀欢无心的一句话,被解读了好几种版本出来。并且把事情挑出来摆在明面上比较。几个孩子得奖了,有的人把奖金捐给希望工程,有的人把奖金支援灾区,有的人把奖金献给希望小学,而只有一个叫荀欢的小女孩,她要把奖金留着自己慢慢花,记者虽然没有指责这个行为有什么不妥,但是,后续的一番言论,还是对荀欢非常不利。

    最最重要的,他们还把荀欢的出身查了一下,把这个和王丁的出身做了一番比较。

    然后得出一个很奇葩的言论:贫穷的家庭养育出来的孩子格局是非常小的,而富裕的家庭养育出来的孩子格局非常大。做出来的事情也非常的高大上。

    穷有罪么?如果真有罪,何罪之有?但是,被冠以各种格局,通常是记者们喜欢话题吸引眼球,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且不论格局大小人格魅力怎么样,单单就捐款这个事情,也应该是愿者上勾,不必贴上道德标签吧。

    然而,吃瓜群众下面一边倒的评论言语,把这件事发酵到一种更高的层次:穷养的女儿会不会特别的拜金。

    说白了,就是想说她是拜金女,这个定义有点主观。拜金女就是盲目崇拜金钱、把金钱价值看作最高价值、一切价值都要服从于金钱价值的思想观念和行为的女人。

    拜金女是一种特有金钱至上的思想道德观念,认为金钱不仅万能,而且是衡量一切行为的标准。

    荀欢她这样的行为,根本就跟什么拜金女沾不上一点关系,但是,单纯的同学们却也在这里面闻到一丝气息。于是,又找到一个奚落荀欢的缺口。

    周一的足球训练依然像往常一样进行着,男同学就像放出牢笼的鸟儿一样,直接飞奔去球场,仿佛那是他们的圣地。而相对的,荀欢却没有那么狂热,她觉得自己纯粹只是为了班级的任务而战,不过,她也希望能够踢得好些,让班级能够进入决赛。

    今天,范老师让几个班级混踢,因为范老师觉得,这样能更好的发挥积极性,还能够取长补短。

    其实,荀欢和班上的男同学都认为这样的方法好,因为这样就能够掌握对手的真实水准,做到知此知彼,百战不殆。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虽然五一班五二班等班级都没有啥厉害得让人闻风丧胆的绝招和能人,大家成绩都差不多,但是,五四班确实太强,强到让五三班无力接招,好几个回合下来,男同学都被踢到无还手之力。

    中场休息时,蒋双喜生气地把一把钱丢到地上,对荀欢说:死病毒,听别人说,因为得奖的事,你不肯捐钱,被记者写成了拜金女,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拜金一下,只要你把这操场上的钱捡起来,这些钱就全部归你。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蒋双喜本就是一个非常没有教养的人,他的奶奶就像一个八婆一样,一天到晚传播一些小道消息。而且,他们家也很怪,记得有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蒋双喜骂她奶奶颠婆,神经病,老不死的,他奶奶还手捂住嘴巴偷笑。而且,她奶奶非常的没有素质,见到荀欢就是一通可怜:这个没有妈妈的女孩呀,造孽呀,爸爸都六十几了,还能活几年呢……

    所以,荀欢非常地厌恶他们这一家人。

    特别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让荀欢非常的生气,依照她内心的想法,她真的很想上前去狠狠地揍他两个耳光。

    蒋双喜显然没有察觉到荀欢的不高兴,或许他也从来不会在意荀欢高不高兴,他一向只按照自己的性子来,情商非常的低。他手舞足蹈地指着地下说:来呀,荀欢,来捡呀,捡到就是你的呀,拜金女。

    荀欢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再过一秒钟就会引燃爆发。

    这时,一个绿色的身影,飞快地出现在洒钱的草地上,他勾下腰,一张张地把钱从地上捡起来,然后,一张张地叠放好,递给蒋双喜:自己的钱自己收好,你丢掉的不是几块钱,而是丢掉自己最起码的素质,既然你家这么有钱,今天我就回去告诉我爸爸,三里铺的房子不再给你们住,像你们家这样的有钱人,应该拥有更好的房子。

    蒋双喜默默地看着他说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羞辱荀欢习惯了,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块,今天被王丁狠狠地教训了一次。但是,他却不敢怒,也恨不起来。

    王丁说完便转身离开,那背影真是好看。荀欢突然觉得,这背影比朱先生写的父亲的背影还要温暖,只是他那标志的绿色运动服,显眼地告诉荀欢。

    怎么又是王丁在帮自己?荀欢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替自己解围。因为早就听说,他们之间有亲戚关系,蒋双喜就是因为这层关系,才会狐假虎威,嘚瑟嚣张的。可是,今天,在王丁面前,他一点底气都没有。现在的他,应该操心晚上回去会不会挨揍吧。

    不过,蒋双喜脸皮也特厚。眼瞅着王丁渐渐走远,他立马冲着他的背影做起了鬼脸。还眯缝着眼睛说:这小子,复仇者联盟做多做傻了,都快分不清敌我了。我的天啊,今天晚上回去,又要领教爸爸的泥鳅串蛋呀。

    李欣禹得意地高呼:你也有今日。话说你小子,家里穷得丁当响,还到处摆阔冲大款,你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我其实也是深恶痛绝的。

    蒋双喜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愤愤地说:你不要落井下石好不好?

    李早年诙谐地调侃:你们臭味相投的时候,特哥们。怎么今天也杠精上身,互相撕B了吗?

    荀欢无心思理会他们的恩恩怨怨。望着王丁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不过,王丁做这一切的动作时,真是太帅了。荀欢从来没有感觉到,一个男孩会这么干净利落地化解她心中的愤怒。怪不得蒋双喜说他是所有女生的偶像,这处事态度,这气质,这霸气,确实迷倒众生呀。

    现在,荀欢的一颗心都充满了一种复仇的快感。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肯为她这样出面话不平。怪不得上次女同学说王丁组织了一个复仇者联盟,专门惩罚校园暴力的,不过今天看他,真的有点正义者的化身呀。

    再回头看看蒋双喜,刚开始的骄横跋扈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着脑袋,呆呆地立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荀欢看到他那个样子,心情突然就好了。

    班长李早年打破沉默说:大家都是同学,何必做得这么过份。他朝一日再相见,愿我们各自心中都不要有怨恨。而且,我们还只有一年多的相处时间了,未来的时间真的不多,我真切地希望,我们能够互相尊重互相爱戴合谐地共同走完这个小学阶段。

    班长的一番话,让荀欢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但是,她奋力地把眼泪逼回去。因为她不想,不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留给别人看。这么多年来,她一个人受伤,一个人舔伤,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一切。她原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不会再为任何的伤害难过,却不曾想,今天,这该死的眼泪,竟然差一点就要决堤。

    十分钟过后,范老师一声口哨,继续踢球,一切又恢复原状。

    男同学飞快地溶入比赛演练中,仿佛刚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踢球结束后,荀欢并没有很快回家。

    她在默默地等,想等王丁一起回家,然后跟他说一声谢谢。

    六点半,王丁感觉肚子很饿,支持不住便提前回家。

    荀欢悄悄地跟在他后面。

    那个……那个……王丁同学,谢谢你。荀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整个身子抖得厉害,心脏扑扑的跳个不停。

    王丁猛一回头。笑容满面地裂开嘴,一排好看的牙齿雪白雪白的。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做了一个嗨的姿势。那弯弯的眼睛又像一道弧线一样微微上翘。荀欢暗自感叹,我的天呀,怎么有这么迷人的男生。

    今天……今天……真的很感谢你。

    没什么,只是很小的一件小事。

    听说你们组织了一个复仇者联盟,专门对抗校园暴力,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呀。

    哦,你说的这个呀,说来话长,改天再给你仔细说清楚。

    那……那……女孩子也可以……参加……吗?荀欢结结巴巴地说完,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提醒自己道:怎么这么没出息呀,见到这样的帅哥话都说不出来了呢。

    王丁掉过头,尽量保持跟荀欢走在同一条直线上,他认真地说:复仇者联盟除了一些宣传工作由女生来做,其他都是由男生做的。而且,女生做的事情,人员都差不多满了,况且,女生做这种工作的时候,要非常的大胆泼辣,敢说敢喊。好像不太适合你呢。

    就仅仅这最后一句话,荀欢感觉自己受伤了。这句话的意思,荀欢是这样认为的:不适合你,你看你也太蠢了,怎么适合做这个事呢。

    王丁继续说:复仇者联盟里有一个叫李玉婷的女生,虽然人长得矮小一点,但是,工作能力非常强,敢做敢当,敢出面做任何事情。

    又是那个李玉婷,那个家里有点钱便目中无人的李玉婷。看来王丁特别欣赏她似的,这满满的赞赏,荀欢好像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那整颗心,就那样毫无声息的一点点碎成薄片,让她好难受。荀欢都奇怪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王丁没有给他任何承诺,自己却一往情深似。

    太可怕了!这感觉!荀欢狠狠地想。

    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王丁友好地跟荀欢拜拜。并问荀欢是不是就住在那后面。荀欢坦白地告诉他:她就住在后面的那个车库,租别人的。说完荀欢还不忘自嘲地笑笑,并反问王丁:我家就是那样的无业游民,被人追债到家里,你会不会因此看不起我?也跟我们班上的同学一样,把我当成病毒!

    王丁显然没有听清后面的话,所以大踏步离开。

    荀欢的心一下子堕入冰窟:哎,还是在乎的,起初还以为你会与众不同,却原来也是跟他们一样。哎,也难怪,谁会看得起一个连房子都没得住,蜗居地下室里,爸爸老得像爷爷一样的女生呢。

    看不起就看不起吧,我也没有办法。

    回到家,根据记忆,荀欢在纸上临慕王丁的肖像:白白的牙齿,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国字脸庞,走路带风一样的大长腿。临摹完了,她再端详一下,天啊,这就是卡通剧里的男神模样。可惜,荀欢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画画他,也应该就是一种奢侈了呢。

    晚上八点,荀欢正在做一道有点难的奥数题。吴优的电话打过来,电话那头,吴优神秘地说:荀欢呀,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刚刚听李玉婷说,反对校园暴力的复仇者联盟要保护的名单,今天被王丁加了一个人,你知道吗?他加的那个人就是你。他还说,语言暴力也是一种更吓人的暴力。

    荀欢听到吴优这么说,当即吓了一跳。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人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

    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真的好吗?

    吴优还说:荀欢,你可要小心点,李玉婷坚决反对你的名字被选入复仇者联盟的保护对象里面,她说如果你一直被保护的话,她会想方设法让你难堪的,她说这是在浪费资源,你活得好好的,有什么保护价值。

    我也不知道呀,荀欢六神无主。

    李玉婷希望你自己去跟王丁讲清楚吧。她今天心火旺盛,要爆炸了一样!

    她生那么大的气干嘛?保护我对她有损失吗?

    当然没有损失,但是,她讨厌一切靠近王丁身边的女同学。

    王丁又不是她的私有财产,她犯得着这么火烧眉毛吗?

    少女的心思你就不懂了。总之,你去跟王丁说,让他取消保护你的想法就行,不然你也知道,李玉婷可不是好惹的。

    真见鬼,我偏不去说,爱保护不保护。又不是我主动要求保护的。况且,我们班的同学欺负我这么多年了,也真该有个人能管管了。一天到晚死病毒死病毒的,我已经死了吗?我是病毒吗?我到底碍着他们什么啦,难道就因为我爸爸穷老丑我妈妈离家出走,就要我来背这个锅吗……

    荀欢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都还觉得意欲未尽。

    吴优重重地在电话那头叹气,最后,她无奈地说:荀欢,现在的你,真的变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但是,作为闺蜜我还是提醒你一下:不要以为攀到了高枝就以为自己变成了凤凰,那都是自己意淫的假象,无论遇到了怎样的人,你还是你,别人还是别人。

    荀欢知道吴优想表达什么!但是,今天的荀欢突然觉得,如果多一个人保护,也不是什么坏事呀?为什么要主动拒绝?况且,那个人还是王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