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六章 成功的朝会
    从五楼摸黑下来,荀欢不敢大声走路,怕碰起走廊的声控灯。因为这个时间,学校早已净校,是不允许学生呆在里面的。被发现了的话,应该会被教训,或者,会被投诉到学校那里。那样就不好了。外面黑乎乎的一片,荀欢摸着墙壁走,五层楼梯一路摸索下来,也是耗费了不少时间。四周静得出奇,又好像有奇怪的影子,荀欢心里一紧,徒生害怕起来。

    下到一楼,总算能隐约见到一丝灯光,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安慰。一股风迎面吹来,荀欢顿时感觉后背一凉,不禁打了一寒颤。此时,之前看过的那些鬼怪小说,一股脑地往脑子上面涌。什么鬼呀神呀,反复此刻就在后面的某个地方跟着,稍不留神就会被抓了去一样。

    操场上更是冷清得可怕,一个人影也没有,跟白天的学校简直有天大的差别。远远地,荀欢看见,门卫室那里还留着一盏灯。因为门口,有亮亮的光射出来。荀欢加快脚步,心里七上八下的,一颗心反复就要蹦出来,急急地赶过去。

    “谁?”门卫突然从里面窜出来,一声喊起,荀欢没有防备,突然被吓了一大跳,猛地一抬头,傻傻地立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紧接着一窜手电筒的亮光,照射到荀欢的脸上。搞得荀欢都睁不开眼睛。

    “哪一班的,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干什么?”门卫像一个警察一样迈着步子过来,手电筒向荀欢的四周晃了晃。

    荀欢后怕地后退两步,嘴里嘟哝着说:我在厕所睡着了。

    门卫看清是一个女孩。也没过多指责,只是叮嘱她说:放学就要离开学校,不然家长会很着急的。而且,你一个女孩子也很危险,知道不?

    荀欢把头点得像鸡啄米。逃一般离开了学校。

    学校外面的马路上,树影斑驳,若隐若现,阴阴森森一样,荀欢更怕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学校外面马路两旁的树,已经年代久远,浓密的枝叶把小小的马路遮掩得密密实实的,晚上这边人烟稀少,感觉就像拍鬼片里面的深宅一样,让荀欢毛发都要竖起来。

    清凉的夜风迎面扑来,荀欢一下子又打了一个寒颤。脚好像不听使唤一样,有点僵,荀欢警惕地朝四周望了望,生怕一不小心,从树背后窜出几个人来,把她打倒。于是,她猫着腰,勾着身子,蹑手蹑脚地快步前进,气都不敢出了。

    直到走到家门口,荀欢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感觉活得还不如一只老鼠呀!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呀。

    荀欢常常这样自嘲,对着墙壁自言自语:哎,至少比老鼠强多了,有住的地方,有爱自己的爸爸,有可以学习的学校,有同学有老师,还是蛮知足的。

    爸爸没在家,饭锅里有早上炒好的饭菜,荀欢插好电源,焖了几分钟,便开吃起来,虽然菜有点黄黄的,汤汁全部合到了饭里一起,看起来有点像稀泥,或者更恶心一点。荀欢堵住自己不往更坏的地方想。

    她又对着墙壁自言自语:总比饿肚子强,这饭菜都是爸爸辛苦在工地上挣钱买的,虽然色相不好,还是可以当作山珍海味来吃的。因为爸爸多累,一天上两个班。自己才可以有饭吃的呀。

    其实,荀欢也时常有一种担忧。她常常会自己问自己: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一个会先来临,如果明天没有饭吃,没有爸爸,自己要怎么活下去?

    每每想起这个话题,荀欢就不想接着往下想。可是,一些大人总是在身边提醒她。她们常常在她在场的时候,也不避嫌地议论说:这个小姑娘,现在幸亏还有爸爸,不过,她爸爸都六十多岁了,这个世界很多无常,如果她爸爸哪天走了,她该怎么办?

    荀欢听到她们这样议论,心里会特别的不高兴,她会反驳她们:爸爸不会走,爸爸会陪我很久很久。

    可是,其实,荀欢内心里也是害怕的。爸爸到底还能陪自己多久呢?她真希望老天能够宽容一点,让爸爸再陪她三十年吧,就三十年,她不贪,三十年就够了!

    荀欢这样想着,便双手合十放在身前,做个祷告的样子,虔诚地向上帝祷告说:保佑爸爸再陪我三十年,我要的不多,有饭吃就可以,没有新衣服没有新鞋子没有发夹都没有关系,我不需要那些东西,甚至,有稀饭吃也是不错的。

    荀欢做完这一切,忽然感觉冲满了力量,拿起水杯,倒来一杯白开水,跟爸爸喝水的杯子干杯,开心地说:祝您工作顺利愉快,喝杯威士忌吧。

    哎,家里也是太安静了。一点声响也没有。

    刚开始,写了作业,然后,画画,再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后来,实在觉得有点困了,便简单的洗涮完毕,荀欢上床准备睡觉,忽然就听到隔壁的电视声。隔壁有一个奶奶家里有电视,她常常喊荀欢去她家里看电视,可是,荀欢一次也没有去过。

    爸爸说,不要轻易去别人家,不要破坏别人家的气氛。荀欢觉得爸爸说得对,一个家庭有一个家庭的气场,一个外人加进去,会显得格格不入。

    老师今天放学的时候,叮嘱几个明天跳舞唱歌的同学,按照以前朝会的时间早点到校,因为是冬天,如里太早天黑不安全,最好让家长护送一下。每一个同学记得哈,明天需在六点十分前到达学校先化妆。

    爸爸还是凌晨二点多摸进房间的,为了不吵醒荀欢,他没有弄出任何响动。可能太累了吧,来不及洗涮,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早上起得有点早,五点多钟爸爸就做好了早餐。准备出门的时候,天还有点黑,爸爸执意要送荀欢。爸爸说:荀欢呀,你长大了,这么高这么漂亮,我怕你一个人不安全呢?

    荀欢不好意思,害羞地说:怎么会不安全呀,你女儿长得那么丑,就像一个病毒一样,人人避之不及。今天,还有女生说要对我不客气呢?

    怎么会不客气?

    没什么,爸爸你也是不知道,我们班的同学好多都是戏精,每天都以为在拍戏呢。荀欢轻描淡写地把问题说开了,因为了怕爸爸担心,她没有告诉爸爸学校里面被威胁的事情。

    你不会有什么心事吧?有心事要告诉我哟,我一定会帮你的。爸爸紧追着问。

    没事呢?能有什么事!荀欢抬头呵呵笑着。

    到达学校的时候,才五点五十五分。可是,荀欢并不是最早的那一个,班主任和一些孩子的家长,都早已去了一楼的会议室,她们在那里急急忙忙地化妆。

    荀欢远远地就看见一楼的会议室挤了好多人,所以风一样的窜进去,李玉婷的妈妈见到她,便感叹道:荀欢,你家里是不是有催生剂呀,我来一次就觉得你又长高了几厘米。你看看我家李玉婷,怎么好像停止了发育一样,几年了还是一个样,不长个。

    然后,荀欢就看到李玉婷在那里使劲地翻白眼。

    这个时候,楼馨颐的妈妈附在李玉婷的妈妈耳朵边,悄悄地说着什么。李玉婷的妈妈立马作惊讶状。然后,拿眼睛看了荀欢好久。

    荀欢懒得理这些,跑去厕所换衣服。不知道怎么弄的,一只鞋子掉进了厕所的那个坑里。女同学见状都捂着鼻子跑开了。

    荀欢立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班长李早年忽然站在门口问:荀欢,你没事吧,还不出来化妆,轮到你涂口红了。

    荀欢急急地答,手指尖把鞋子捞起踏上,但是,鞋子已经湿了,根本不能够再穿。荀欢也着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犹豫着同李早年一起走进会议室,都不敢抬眼看老师。

    刚刚有同学向老师告密,说荀欢把孩子弄湿了。班主任看着荀欢,有些懊恼地说:荀欢,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上个厕所换衣服,还能把鞋子掉到坑里,怎么办呢?

    荀欢自己也着急,都差点流出眼泪来了。

    李玉婷的妈妈说,现在去拿鞋子也不现实呀,得想办法给她弄个鞋子才行。,

    班主任立在那里,想了好久,最后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说:你就穿我的白鞋子吧。班主任说完,飞快去了她的办公室。

    几分钟过后,班主任拿回来一双白色的皮鞋,让荀欢试了试,还好,勉强能穿。班主任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好心的清洁阿姨帮荀欢洗了鞋子,凉晒在走廊上。

    女同学一个个捂着鼻子,尖叫着从荀欢身边走过,生怕被荀欢挨着了,好像她身上有细菌一样。

    死病毒,今天跳舞你要是挨着我的身子,我会对你不客气的。李玉婷压低声音对荀欢说。

    荀欢,我就奇怪了,你连一双鞋子都穿不稳吗?我现在感觉恶心死了,总感觉有一股淡淡的臭味,从我的鼻孔穿过似的。楼馨颐嫌恶地说。

    就是就是,我现在看着她就有点恶心,对不起,并不是对你这个人有偏见,而是我真的胃口不好。熊妮今天也加入了讨伐荀欢的行列。

    杨天真啥也没说,只是一直用手捂着鼻子,皱着眉头。不停地催促道:荀欢,我真的希望,你能去洗个澡回来,或者,干脆,用消毒水全身消一下毒。不然的话,等下跳舞谁拉你的手呢,我才不会碰你的手,你的手上估计还有细菌在爬动呢。

    荀欢很尴尬,来来回回跑去厕所,把手都快洗脱皮了。

    在洗完第十七次手回来,她讨好地问大家:现在我的手干净了,请问一下,这样可以了吗?

    女同学们还是一脸嫌弃。

    男同学也在一旁小心议论:死病毒,以前还只是小病毒,现在真的是流行病毒,老病毒,杀不死的小强了呢。

    怎么办呀,跟一个这样的病毒在一起跳舞,我也是醉了。

    班长李早年实在看不过去了,他立马发表自己的高见:你们至于嘛,一天到晚死病毒臭病毒,有这么严重吗?这个厕所的水是流动的,早上都没有人在这里方便过。而且,她掉的是鞋子,鞋子是清洁阿姨洗的,照你们这样子说的话,清洁阿姨她们都不用活了,活在病毒堆里呢?

    一个女生尖叫:不得了了,又一个王丁,难道你们都是复仇者联盟的不成,看到弱小,就想保护一下,是不是世界警察上身呀。

    言重了,我只是路见不平,吼了一声小小的。

    同学们见班长这样子说,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

    七点半的时候,朝会开始。

    刚开始,男女生一起跳舞,两个人一扎,围绕整个舞台转来转去;紧接着,三个男生站在台前,然后,几个女生在后面共舞,变换各种姿势。过几秒钟,大家换一个位置,男女对调,这样,就显得协调些。最合,大家合成一个圆,摆出美妙的造型。。

    但是,跳舞的中途,还是掉了链子。因为李玉婷不肯跟荀欢拉手,造成这个圆好像断了线一样,荀欢觉得特别尴尬。所以只能生硬地把指尖轻触碰到李玉婷的指尖上,李玉婷嫌恶地盯了荀欢一眼,但也不敢造次,这样的效果看起来,反而显得有些仙气。

    也难怪,在五三班,李玉婷的舞技,是神一般的存在。可能因为她们家的经济条件好吧。因为李玉婷父母是开洗脚城的,爷爷奶奶就是上一代的个体户,家里不缺钱,李玉婷四岁便开始学习舞蹈,弹古筝,没有她不会跳的舞蹈。虽然全班只有她才一米三的个子,但是,跳舞却无人能跟她媲美。因为她们两个人的身高差,才能演绎那种特殊的效果来,所以老师把两个人安排在一起。

    但是,今天的李玉婷,就像吃了火药一样。

    “死荀欢,你个鸡屁股一样的嘴巴。死荀欢,你个电线杆子。死荀欢,你快点在我面前消失。”一个早上,李玉婷都在跟荀欢作对。

    就在刚刚,李玉婷瘪嘴对荀欢说:死荀欢,下次再看到你用我妈妈的腮红和口红,见一次打一次。

    荀欢听她这样说,觉得她太欺负人了。全体跳舞的都是用那个腮红和口红,凭什么就针对她一个人。况且,不就是一点腮红口红,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涂就行了。

    班长李早年接过李玉婷的话说:有些女同学小气起来,心眼比针眼还小。

    李玉婷立马满脸堆笑,和颜悦色地说:班长,我是在跟荀欢开玩笑的呢?

    是吗?我怎么感觉你的脸在抽搐呢?就因为王丁?

    滚!李玉婷一听到王丁的名字,脸色一下子就耷拉下来,她厉声喝道。班长李早年听后做了个鬼脸,无奈地耸耸肩膀。

    荀欢立在一边,脑袋飞快地转:王丁?莫非李玉婷和王丁有什么关联吗?

    荀欢问吴优:王丁跟李玉婷有什么关联吗?

    吴优把嘴巴凑到荀欢的耳朵边,轻声说:你还不知道吗?李玉婷家新开了一家花店,大部份生意都是王丁妈妈那个烟草局的。据说,那里面的摆花全部是李玉婷家的,而且,还说要包揽王丁爸爸那个单位的花呢?

    父母的生意跟王丁又有什么关系呢?

    吴优白了荀欢一眼,阴阳怪气地说:你真的太单纯了,生活在火星的吧……

    吴优还想说什么。班主任忽然一声呼叫:跳完舞的同学,请立马到下面的草坪集合拍照留念。

    一声令下,跳舞的同学们像鸟儿一样纷纷从台上走下来。

    等到大家立在假草皮上时,很多家长也涌了过来。她们一个个都站在自己孩子的身边。那一瞬间,荀欢是很羡慕的。

    这个世界上,只要缺少一样东西,就会特别的在乎那一样东西。就像此时此刻,其她女同学都小鸟一样依偎在妈妈们的怀里,她们笑得那么自然,那么和谐。

    可是,荀欢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在哪里?她到底还在不在这个人世间。有时候,荀欢真想问爸爸:妈妈到底去了哪里?她为什么不给自己写信?她为什么不来看自己?她为什么连个电话也不打回来?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问。她怕自己这样突兀的问题,会给爸爸带来不必要的伤害。可能,爸爸也是一样很想念妈妈的,只是他嘴上不说而已。

    刚开始,班主任要求大家排成一个大大的圆,孩子们摆着各种舞蹈姿势,家长们坐在中间。然后,班主任又要求大家都围在一起,用舞蹈的姿势,把妈妈们围在孩子们的后面……

    整个过程持续了几分钟。然后就听到有人轻轻地说:王丁来了。

    荀欢循声望去,只见王丁拿着一个足球,正在跟一帮同学周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说:我们班的男同学也要注意,下个月的校长杯足球杯竞赛开始了小组初赛了哟,你们要抓紧时间练习哈。

    男同学切的一声嘘出声来。有同学低声嘀咕:我们班的足球生太少了。怎么可能赢?

    又有人说:我们班到底有几个会踢足球的?

    就是,别人那些都是足球生呢,这样比起来,不就是鸡蛋碰骨头吗?

    班主任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她答非所问地说:我们班的男同学也挺不错的呢?

    李玉婷尖叫道:老师,让荀欢去守门吧,她这么高,足球飞不过她的头顶。

    大家突然开始起哄。

    班主任用眼睛瞄了瞄荀欢后说:这个可以考虑。

    楼馨颐突然用手点了点李玉婷的后背坏笑着说:你舍得你的王丁?

    怎么又是王丁!荀欢一拍脑门,感觉头都要炸裂开来。

    朝会过后,回到教室。现在的教室里可热闹了。大家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好开心呀,又有足球赛可以看了”

    “对了,我们的前锋中队守门,这次一定要认真的挑选,不能够简简单单地应付。再也不要像上次那样,得了最后一名!”

    “哎,也没有办法啦,五一班的人高大威猛,五二班的人都鬼精鬼精的,五四班的王丁可是出色的体育苗子。

    对了,谁要是能在球赛上把王丁这个男生搞定,我们基本上就有机会比到决赛,不会前两轮就惨遭淘汰。”

    “替补也要好好选。还有,我们班女生的素质也不错,多拉几个女进来。”

    “让荀欢也参加吧,她的个子真的很高,足球场的射门好像都不知道比她能高多少?”

    ……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体育老师神一般出现在教室,他很自信地走向讲台说:同学们,今天的自习课,我们去操场上上体育课吧。

    教室里一片欢呼声,好像突然被人给了两块巧克力呀,大家都兴奋得手舞足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