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四章 少女的心事
    她说完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封闭的小屋有点乱,显得也很空荡。她嫌恶地把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眼神飞速地在房间扫视一周。凭直觉,她断定这里应该是市政府家属房的一个车库,车库不大,不到三十平方。两边靠墙壁各放了一张床,床上的被子也有些旧了,仿佛岁月在那上面留下不少痕迹。几个陈旧的斑点胡乱地点缀在被子上,让人看了有些倒胃口。可能是洗得多的缘故吧,被罩还有些发白。

    她又看看不远处,挨着左边床位的不远处,放置了一个旧桌子,上面有一个煤气炉,桌子边上黑黑的。感觉房间里的窗子很小,几乎不怎么透风,屋子里散发着一种怪怪的味道,闻起来非常的不舒服。

    她又嫌恶地把眉毛拧成一个川字。并飞快地用手把嘴巴遮住。

    她继而飞快地在心里衡量,这应该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应该只是解决温饱的那种。心里立马生出一些不屑来,傲慢的把头抬得高高的。特别是

    迎面走过来的这个老头,皮肤粗黑,满脸沟壑,瘦骨嶙峋。这更增添了她心里的失望。据说这个老头就是荀欢的爸爸,她的神态由刚才的傲慢又变成了鄙视。

    什么乱七八糟的家庭。

    她突然又嫌恶地把眉毛拧成了一个川字。

    整个房间,唯一让她感觉舒服一点的,应该就是这个小女孩了,她没想到,这样的家庭,跟他儿子一样的年纪,竟然会有这么高,比她还高一个头,应该不只一米七。瘦瘦的,皮肤白净,眼睛还有一点点丹凤的样子,嘴巴小巧,脸型稍圆。

    她真的很奇怪,这样的家庭还会有这样的女儿,忍不住盯着她看了很久。

    荀欢下意识地跟李欣禹妈妈的眼睛对上,慌忙逃开。内心一惊:好漂亮的一个中年妇女,脸上像被鸡蛋清磨过皮一样,晶莹透亮,眉目如画,一脸傲娇的表情,那一身得体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竟然褶褶生辉一样。

    荀欢内心感叹:真好看的一个女人,浑身散发着知性时髦,很高大上。一看就知道养尊处优惯了的阔太。只是,可惜,她的身上仿佛找不到一丝热情,满脸满嘴都是嫌恶和愤怒,以及轻蔑和不屑。

    荀欢爸爸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满脸堆笑着,热情地走上前,虔诚地搬出凳子让座,谦恭地问: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女人一脸怒气:我是李欣禹的妈妈,李欣禹是你女儿的同学。今天,在学校里,你女儿撒谎告状,在班主任那里搬弄是非,歪曲事实,班主任轻信了你女儿的谎言。罚李欣禹扫了一个多小时的外操场,天黑才回家,出学校转弯右边的花坛边比较暗,没看清楚碰了一下,膝盖都出血了。她说完做了一个很痛的表情,俯下身子,急急地卷起李欣禹的裤腿。露出雪白的大腿。荀欢望过去,在那膝盖上,确实有一点轻微的擦伤,没有见到血迹。

    过了很久,她又补充道:碰一下事少,这孩子撒谎可不行,还有,你女儿竟然想伸手打我儿子耳光。我崽长这么大,我都没有给他弹过一个手指头,当宝贝一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你们的孩子竟然这样的无礼,耳光打到我儿子脸上去了,请问你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的?

    荀欢爸爸看了看腿,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让你们受伤了。等下我一定严加管教自己的孩子,现在,要不要带他去医院看一下,医药费我来出。

    一听到荀欢爸爸说出医药费几个字。女人很不高兴:你以为我是来你这里要两块钱医药费的吗?你以为我家还出不起这个医药费吗?

    男人也附和着:你以为我们是乞丐吗?就你这破家庭,还大声跟我谈医药费?!

    李欣禹得意地在一旁煽风点火:妈妈,爸爸,把他们抓起来,拷走!

    荀欢爸爸立在屋中央,他试探着问: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女人听后更加不耐烦了:你以为我是个没素质的人吗?天天就误会你一个老头子吗?来你们家讹钱了吗?

    那……那……你们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你们家女儿亲自向我崽道歉,写一份检讨,还要在全校师生面前向我崽道歉。还有,那个耳光,我儿子一定要打回去。

    不可能!荀欢爸爸斩钉截铁地说。

    她们没想到荀欢爸爸的态度变得如此之快,很是悦,男人竟然冲过来,一把揪住荀欢爸爸的衣领,厉声喝到:你还蛮固执,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不可能?

    荀欢爸爸轻轻地拿开他的手,慢慢地整理好衣领,他慢条斯理地说:本来我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想惹事。不想给自己添堵,但是,既然你们逼得这么紧,我就把事情说出来。今天我收工回来的路上,碰到荀欢的同学,他把具体的情况早就告诉我了。他说学校有个叫李欣禹的同学,在她路过他座位的时候,突然把腿伸出来,荀欢没注意,摔了个狗啃屎。不但把下巴摔到了,腿也摔出血了。等她爬在地上,疼得起不来的时候,你家宝贝儿子还一个劲地取笑她,说她是跪地叩拜,孩子确实生气,没有控制好情绪,确实上去打了他一个耳光,但是,你的儿子也让她受到了惩罚。他拿起屁股下面的椅子,狠狠地扎向了荀欢。他说完,走到荀欢面前,卷起她的裤腿,雪白的膝盖上,纱布包扎后露出来的边缘明显乌紫一片,血迹已经凝固。

    李欣禹的妈妈明显后退了一小步。“这……这……”

    荀欢的爸爸又撩起荀欢的袖子,手臂上一大片的青乌,明显地肿起好高。看着就觉得疼。荀欢爸爸又直指荀欢的下巴说:还有这里,你看,乌了一大块。

    李欣禹妈妈支支吾吾地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听到李欣禹跟我说这些!

    荀欢爸爸叹口气,后退一步,继续说:孩子回来怕极了,她说李欣禹说她妈妈是警察局长,要把我们抓起来。你说我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又没犯什么事。孩子被无缘无故挡住摔倒了,还要被抓起来,你说还有王法吗?不要因为自己是警察局长,就可以胡来乱来,这个世界也还是有公道存在的。

    你这是什么话?几十岁还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你这话就是说我们滥用职权,以权谋私随便抓人打人么?中年男突然在后面插话?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得变形。

    荀欢的爸爸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话,也很生气,他也提高声音道:你说话干净点,你说谁几十岁?

    就说你几十岁,怎么啦,你不是几十岁还是几岁呀。给你脸不要脸!

    你说谁不要脸,说谁不要脸,你一个国家的公务员,怎么素质这么低,怎么混进去的。荀欢爸爸也被惹火了,据理力争。

    我怎么混进去的,也轮不到你一个臭老头子来管,你还是担心你自己,怎么混到这个地步吧。你看看你,一个几十岁的糟老头子,在哪里拐来的女儿吧,这女儿是你亲生的吗?你有出生证明吗?孩子的妈妈呢?我现在就有点怀疑,你这个老头行为不端,一定是干了什么违法的勾当,你看看你,贼眉鼠眼,勾肩搭背,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放狗屁!荀欢的爸爸也被激怒了,他整张脸被涨得通红,全身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抖动。

    中年男人明显被击怒了,他非常义愤地道: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乞丐!并走过来准备动手打荀欢的爸爸。

    荀欢被吓哭了,她飞奔过去,用身体挡住爸爸,边哭边喊: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打我爸爸。

    荀欢爸爸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他不管不顾地冲上去,嘴里还嘟哝着说:我跟你拼了。一边上去准备逮住对方的头发。

    李欣禹爸爸用力一推,狠狠地把他推倒在地上:你个老不死的,怎么还想来打我呀?

    荀欢爸爸毕竟年纪大了,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感觉骨头像散架了一样疼。他呲牙咧嘴,不断地呻吟。

    李欣禹妈妈见事情无法控制,也吓坏了,她忙道歉说:孩子从小就有多动症,我们也给他补了不少锌,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他就是喜欢表现一下自己而已,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可能他的这些举动不招人喜欢,但他本人并无恶意。她说完急急地拉上一家人逃窜着离开。

    荀欢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懵了。冲过去跪倒在爸爸面前,放声大哭起来。

    爸爸强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发颤,不过,看到荀欢六神无主的样子,他瞬间收住了自己的呻吟声。

    他强打精神,慢慢地把身体挪动起,费力地喊道:荀欢呀,别哭。人家有权有势,当然盛气凌人些。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恃强凌弱,一个耳光打不死人,我们自己要坚强。

    荀欢边哭边问:爸爸的坚强就是忍气吞声吗?

    爸爸拼命地摇头:怎么会!我的坚强就是只要不弄死我,就要好好地活成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爸爸摇头:荀欢呀,有你我就觉得很满足。你看看,每天都能看见你,给你做早餐,有人陪着我说话,有人喊我爸爸,多好!

    “爸爸!”荀欢撒娇着搂紧爸爸。感觉就像自己搂紧了全世界。

    爸爸又说:荀欢呀,答应爸爸,今天晚上的事不要跟别人说好吗?爸爸不想让别人知道,爸爸被人打过!

    荀欢含泪点点头!

    晚上,荀欢怎么也睡不着。

    刚刚发生的一幕,时时刻刻出现在荀欢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感觉整颗心乱糟糟的。以前,别人说难听的话,自己如果不愿意听,可以关住自己的耳朵。但是,今天当他们以这样的方式面对面地发生冲突时,荀欢还是很吃惊。这种很明显的侍强凌弱的方式,让她彻底醒悟。

    以前,荀欢一直以为,自己有爸爸就够了,只要有爸爸疼有爸爸爱就可以。但是,现在的她意识到。只有爸爸的爱是完全不够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其他人,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亲人之间光有疼有爱还是不够。自己没有能力保护爸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爸爸被别人欺负,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是世界上最最悲哀的事情。

    半夜,爸爸在床上翻来覆去,可能摔得实在太疼了吧,他为了不影响荀欢,一直都在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大约二点钟的时候,他悄悄地爬起床,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凳子上,荀欢能感觉到爸爸在轻声的哭泣,那声音,太悲恸了,以至于荀欢不知如何是好,她害怕极了,都不敢从被子里爬起来安慰爸爸。她就那样瑟缩在被子里,不敢出声不敢动弹。

    不知道过了多久,荀欢迷糊着睡去。

    早上,爸爸很早就起床做好了早餐。煎蛋,碎肉面。今天,还特在打了豆浆。他满脸堆笑满血复活,坐在餐桌上对荀欢说:荀欢呀,爸爸现在觉得有你还不够,爸爸希望你长大了有出息,不要像爸爸一样,你要长成苍天大树,比那个李欣禹的妈妈还要牛逼的大树。好不好?因为我怕以后我不在的日子,你没有足够的本事给自己防身!

    荀欢伸出手指,跟爸爸拉勾说:爸爸,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有本事的人的。你放心。

    爸爸听后,还是不放心。他又叮嘱说:荀欢呀,你不要担心钱,爸爸虽然六十三了,但是,还可以再干十五年,等你毕业了,爸爸就不干活了。说完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见到爸爸笑得如此灿烂,荀欢捏紧拳头,暗暗在心里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

    爸爸低下头,告诫旬欢说:以后遇到像李欣禹这样的人,要记得躲得远远的。知道吗?我们惹不起,还不知道躲吗?

    荀欢懂事地点点头。

    还有,爸爸继续叮嘱道:昨天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希望你不要把过去的记忆留在脑子里封存。我希望你能够坚强起来,好好学习,争取长大后,不要像爸爸一样没有出息,一定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

    荀欢答应爸爸,以后一定要努力到无能为力。把自己仅剩下的一点一滴能量都要用掉,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

    爸爸又开心地笑了。他说:发生这样的事,能够让你成长,我非常高兴。只是希望你不要食言。

    荀欢望着爸爸的样子,默默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努力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荀欢感觉今天的早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一颗心特别地轻松明快。她自己给自己打招呼,轻轻在心里说:荀欢,加油,荀欢,你一定行的。

    荀欢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力量和自信。

    就连今天这秋日的些许凉意,都感觉特别的舒服爽快,路旁的桂花时不时将香味送进她的鼻孔,她贪婪地呼吸着这大自然的芬芳,鸟儿欢快地趴在路边的水泥地上觅食。太阳毫无保留地挥洒在自己的身上,金灿灿的光芒像是给自己镀了一层橙黄橙黄的金子,漂亮极了。特别崭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新的希望,荀欢紧紧地握紧拳头,然后重重地扶了一下书包的带子。

    第一节语文课,班主任点名表扬了荀欢,夸赞她的作文写得好,简直无懈可击。把爸爸的勤劳勇敢,快乐爽朗的性格描写得恰到好处。

    一些同学回头过来看荀欢。有几个女同学还给她伸出了大拇指。

    荀欢害羞地笑了。

    也许,在别人的眼里,爸爸没正式工作没权势没钱,甚至还有点老态龙钟,不招人喜欢。

    但是,在荀欢看来,爸爸不是几十岁的糟老头,也不是不要脸的骗人的坏人,更不是别人口中的老不死。

    荀欢觉得,爸爸多好!憨憨笑着的样子很真诚,努力干活的样子很有型,给荀欢炸糯米红薯时会高兴得像一个孩子。

    爸爸时不时就会来一句:荀欢呀,爸爸有使不完的劲,一定会把你抚养长大。

    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朗读了荀欢的作文:

    虽然已进入了立秋,但整个城市犹如火炉般炽热,一阵风吹来,卷起了地面的热浪,扑在脸上,一阵火辣。烈日当头,当许多人在房间里享受着空调的清凉时,爸爸却因为工作岗位的特殊性,不得不与烈日较量,与高温抗衡,用汗水铸造着城市的美好明天。他虽然年纪不小,头发花白,瘦得就像是被风可以吹倒。但是,他会立在那里熟练地扎钢筋、稳当地搭脚手架,麻利地搬木料、飞快地砌墙面……

    豆般大小的汗水,把衣服浸透得犹如水洗过后般可以直接拧出水来,每一个简单的动作,他一天不知得重复多少次。但是他从不喊累……

    李欣禹不屑地冷嘲热讽:臭不要脸的糟老头子。说完还不忘给荀欢做了一个鬼脸。

    荀欢侧脸望去,只见他对荀欢挤眉弄眼后,狠狠地推了下自己的桌子,前面的同学恼怒地回过头,斥道:李欣禹,你推够没有?李欣禹一脸坏笑,又狠狠地推了一下桌子。前面的同学忍无可忍,他死死地用背顶住桌子,让李欣禹无法动弹。他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把桌子用力往后一拉,前面的同学背就重重地摔在桌子上。

    这样的恶作剧每天都要上演几次。前面的同学无奈地回头,悻悻地说:李欣禹,你这个鸟人!

    班主任曾经因为这个上课不守纪律的事,找李欣禹的妈妈谈过。她妈妈意味深长地说:哎呀,李欣禹人也不坏,就是好动,患有多动症,希望老师同学多担待一些。

    荀欢觉得,李欣禹其实也不光光就是多动,他喜欢哗众取宠。早几天,校外的外教来五三班上体验课。

    老师是个蛋白质女孩。小小个子,白嫩秀气。

    整节课,李欣禹都没有安静过。中途,李欣禹大胆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一本正经地发问:老师,你住哪里?

    老师问他要问这个干嘛。

    李欣禹讪笑着回答:等我长大后,我要去找你呀!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李欣禹得意极了,高兴的手舞足蹈。

    老师感觉很不好意思。不过,她很轻描淡写地夸他情商高。李欣禹更来劲了,他脱口而出:老师,你真漂亮,一定很多人喜欢。

    老师哭笑不得,用手遮面,笑着回答:恩嗯,还好,都还好。李欣禹还想张口说话,被同桌狠狠地拉下坐到位子上。

    ……

    李欣禹真的很爱演戏。是个标准的戏精。

    下午,第五节课后,李欣禹突然凑到荀欢的面前,阴阳怪气地问:荀欢,我就好奇,昨天你爸爸的屁股有没有肿起?

    荀欢嫌恶地凶他: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欣禹突然就来劲了:就欺负你又怎么的?

    荀欢词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只得悻悻地走开。

    李欣禹心情突然就不好了。

    他冲着荀欢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崽打地洞,我看你这个荀欢,应当是叫化子的孩子,是贱民。哈哈,你说是不是?

    荀欢拿眼睛斜斜地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心事重重!

    这样一个活宝,还要纠缠自己多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