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二章 病毒来了
    花新小学是H市的一所老小学,虽然身处开发区最耀眼的地段,却也是不怎么显眼。这两年因为政府投入了几千万的投资,高楼大厦突然拨地而起,墨绿色的大草坪足球场把本来毫无生气的操场,装扮得姿态万千,最后面那栋教学楼,也因为重新粉刷重新装修了一番,而显得格外亮丽。

    崭新的凳子和椅子,让五年六年级的老生心潮澎湃,用他们的话说,那就是好想向天再借六年小学,因为还没有读够呀。

    而今天早上的学校更是活色生香。因为学校要举办开校以来,第一场环保模特走秀活动。以帮助孩子们,树立变废为宝的理念。

    工人早早搭好的舞台,坐落在两栋教学楼之间,背景墙上的海报艳丽动人,高出地面一米多的舞台板上还用心地贴上了五颜六色的彩纸,舞台前面的入口,五颜六色的气球组成一个半圆弧的拱门,巧妙地把舞台包围着,音响里响起了欢快的童音。

    音乐,汽球,海报,彩带……整个校园都沉浸在一种欢乐的海洋里。一到六年级的小模特们,衣着各种样式的自制环保服装,靓丽动人地,迈着轻盈的舞步,在刚刚搭建好的舞台上,举行模特发布会一一展示自己亲手做的特色环保衣帽。

    牛皮纸做的帽子,戴在那个长着一张圆圆脸蛋的男生头上,酷酷的,像极了西部牛仔。该男生还顺带跳了一段骑马舞,真是有趣又生动,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报纸做的包包,太出彩了,一条一条的黑色文字,就那样子张扬着怒放,被一个六岁的小姑娘背在身上,缓缓地在台上移动,感觉萌萌的。

    几根毛线做的围巾,被燕妮同学修剪得飘逸雅致,别有一番韵味。

    当然,最出彩的,还是要数五三班荀欢同学的斗蓬长裙了。你看她,一顶尖顶斗蓬,配上那件被无数彩带做成的风衣长裙,再配上她那一米六八的身高,走起路来,欲仙欲飘,太拉风了。简直不要这么好看了呀。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有的吹口哨,有的尖叫,有的鼓掌。

    荀欢信步走来,一直走到台前,轻轻地用手叉了一下腰,一只手向台下敬了一个礼。台下一个长相清秀白晰的男生双手握住嘴巴,张成一个喇叭状,对着荀欢大喊:太好看了,跟维密舞台上的超模一样。

    荀欢眼尖地看到,那个同学就是整个年级的学霸王丁,她的心一下子突然就颤了一下。

    “死病毒,死病毒,你这是要走出国际范啊,不得了了,死病毒找不着北了。”五三班的个别男生也拼命尖叫。

    人群里,一个家长对另一个家长羡慕地说:天啊,这还是小学生吗?怎么这么高啊,要是再过两年,不得有一米七几。

    对,应该不止一米七,你看她那小腿,一点腿肚子都没有,还有得长高,真奇怪,这是怎么养出来的呀,是不是吃了什么山珍海味呀。

    不知道呀,不认识她呢?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家里一定非常有钱吧,可能吃得好,发育得早。

    恩咯。

    ……

    看到这么多艳羡的目光,荀欢第一次,重重地刷了一把存在感。

    但是,这存在感太短暂了。

    半个小时的展示时间,一眨眼就结束了,荀欢觉得自己才刚刚进入状态,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活动就结束了。紧接着,人员渐渐散去,一转眼,就剩下空空的舞台,后来,连舞台也拆掉了。空地上一片寂静,同学们都闪身进了教室。

    荀欢兴高彩烈地回到教室,心里有一点点的膨胀。心想,经过这样的走秀,应该可以为自己的出生翻盘,大家以后应该也会改变对我的看法吧。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荀欢走路时故意把脚后跟抬起,迈着猫步,从讲台这边迈过去,因为激动,身姿还一摇一摇的,荀欢琢磨着,应该会有人羡慕和夸赞吧。

    “死病毒,你今天披了一身彩带,好像一个雀呀”李欣禹说完,突然从后面奔到讲台前,学着荀欢的样子,在教室里扭扭捏捏地走过来走过去。路过一个女同学的身边时,巧妙地把她的发夹取下来,戴在自己的头上,妩媚地向下面的同学抛个媚眼说:同学们,我走得还好吧。是不是比超模更养眼?

    弄得全班的同学们哈哈大笑起来。

    蒋双喜对李欣禹的动作完全不买帐。他拿着一个扫把当拐杖,嘴巴边贴上几个白白的纸条,颤颤巍巍地迈到荀欢的面前,用沙哑的声音轻轻地问道:荀欢呀,你还是我的闺女吗?这穿的啥呀,老爸我眼睛有点老花,看不大清楚。

    荀欢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荀欢的爸爸是五十多岁才生下的她,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这在整个五三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杨天真凑热闹不怕事多,她把头发放下来,把身上的公主裙摆提起来,走到荀欢的面前,鞠了一躬,左手弯着放在腰处,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认真地说:美丽的荀欢姑娘,来,我们两个再来走一场秀吧。然后,拉着荀欢就要往讲台上走去。

    “恩,恩,病毒,病毒!”荀欢走过的地方,男生故意夸张地尖叫,使劲用手捂住嘴巴,一脸嫌弃的样子。

    蒋双喜觉得还不够刺激,他把从荀欢身上掉下来的彩带,用一个拇指尖和一个食指尖抓着,捏住鼻孔,使劲地往荀欢的座位那边一丢说:死病毒,你身上掉下来的毒气弹呀,我给你扔回去,不然的话,等下会毒死我们的。

    几个男同学起身,一窝蜂把那根彩带踢来踢去。

    你们这些戏精,演够了没有?!班长李早年讪讪地说,等下班主任来了,看怎么收拾你们。

    没演够呢?就等你给我们颁个奥斯卡影帝奖了。听李早年这么一说,李欣禹一下子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到讲台前。

    你们哪里还要颁影帝奖啊,你们就是一个个独立行走,天天戏精上身的影帝啊,还用得着颁奖吗?熊妮同学不由分说。

    就是,今天的走秀看着还蛮好的,还真有点像模特呢?阳燕妮发出她自己的见解,为自己的同桌抱不平。

    有一双大长腿就是好看。吴忧也凑合着说。

    我还有大长腿呢?!李欣禹戏精上身,又开始在教室里走起模特步来,一摇一摇的,还觉得不过瘾,拿起一个铲灰的铲子,扛在肩上。

    李玉婷嘻笑着拍手说:欣禹同学走秀就是好看,不像有些同学,呵呵了,病毒就是病毒,穿个黄袍在身上,也还是病毒。

    荀欢难受极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自从一年级报到那天,他们看到自己的爸爸苍老得像一个老头子时,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就一落千丈。

    刚开始头一年还好些,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差。干脆,在二年级第一个学期,就已经不再叫她的名字了,而是直接叫她病毒。

    这几年里,个别男同学,看到荀欢经过,就像逃避瘟疫一样,用手狠狠地捂着鼻子跳开;每当派发作业的时候,他们都会隔着老远,用一个指尖夹着本子,从很远的一个地方,使劲扔过来;特别是上体育课,别的女同学跑步,都有人鼓掌,到了荀欢这里,掌声就会突然停止;放学的路上,男同学会几个一团,三个一伙,远远地大声地喊她病毒;他们闲得无聊的时候,还会学着荀欢爸爸的样子,贴上几根白纸条,拄着拐杖,颤颤地走在过道上……

    有什么办法呢?几年下来,他们因为荀欢的身世问题,已经把他们锻炼成一个个标准的影帝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来表演一番,完全都不用彩排。而班上的同学,也当他们是生活中的一点调剂,郁闷的时候取个乐子。

    同桌阳燕妮好像看出了荀欢的心思。她安慰她说:你不用理他们的话语,他们就是戏精上身,其实,也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刚才评委投票的环节,我看到他们还是投了你的票的。

    荀欢笑笑。

    其实,荀欢也有自己的想法。刚刚那样走在舞台上的时候,荀欢感觉好好。就好像女皇一样,傲视众生,她发现自己偏爱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收获到从未有过的自信。

    而且,荀欢脑袋突然灵光一闪。那个学霸王丁怎么说来着?对了,他说,走得就像维密大咖一样。

    维密大咖?哎哟!荀欢突然用手捂住胸口,感觉那里跳得很厉害一样。

    但是,不知道是早上兴奋过度,还是走得有些疲劳。今天的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一样,感觉头晕,还有些莫名的难受,整个人软绵绵轻飘飘的。

    上第二节课间操时,荀欢竟然感觉到有一样东西从下身掉到内裤上。粘粘的,暖乎乎地,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那种烫皮肤似的温热。

    紧接着,荀欢做了伸展运动,当身体向左右转摆时,那湿湿的东西,粘着荀欢,非常的难受,一样的热乎乎,温绵绵的。

    怎么回事!荀欢求救地同吴优耳语了一番,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

    吴优吃惊地说:荀欢,我看你八成是那个了。

    荀欢紧张地问:什么那个,那个什么?

    吴优不高兴了,把脸一横,说: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我妈妈说的。

    你妈妈说的什么?

    你真是的,难道你真不知道吗?女生到了青春期,都会那样的呀,你可别告诉我,你啥也不知道?

    吴优走上前,附在荀欢的耳朵上,又耳语了几句。

    荀欢吃惊地睁大眼睛:不会吧,那可怎么得了,人生的第一次来得这么突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不过,吴优又说:你要么就去学校的商店买个东西,要么赶紧去跟老师请假,不然的话,等下会丢丑的。

    荀欢求救地望向班主任时,恰好跟老师的眼神对上了,那一丝严厉,像利剑一样射过来,荀欢立马收回视线,谨慎起来,强打精神,一本正经地做操。

    同学们今天都跟打了鸡血一样,队伍排得整整齐齐,动作还做得天衣无缝。

    因为下周的朝会轮到五三班展示,所以课间操后,班主任让跳舞的几个女同学和伴舞的几个男同学留下来,简单地排练一下,荀欢虽然没有舞蹈基础,但是,每一次朝会,老师都会特地选她。

    为什么选荀欢呢?

    班主任曾经对荀欢说:你虽然没有接触舞蹈,但是,你长得太高,腿长,一双大长腿跟电线杆一样,瘦瘦的,这样的身材,跳舞跟仙子一样。

    班主任说得没错,荀欢就奇怪自己的身材,仿佛淋了增高剂一样,才上五年级,就有一米六八了,班上的好多男生,都没有她高。有时候,她真的觉得挺苦恼的,走到哪里,都好像跟别人格格不入!

    特别是自己的身世,也总是跟别人格格不入:生下来八个月妈妈就去打工了,爸爸现在六十多岁了,住的家也只是市政府大楼的车库而已。

    一想到这些身世问题,荀欢就发魔症。

    班主任看来也是有点急了,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荀欢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腿,用力的拨拉两下,然后愤愤地教导:荀欢同学,请记住,你现在是在跳舞,已经不是做课间操了。柔和一点,轻缓一点,尽量让自己放松,不要太绷,也不要太垮,但也不要太柔和,也不要太轻缓。要恰到好处。身体的僵硬度全部给我去掉,动作要有美感,知道吗?美感……

    其她的女同学捂鼻偷笑。男同学则不耐烦地在一边跺脚,恨得牙齿痒痒,他们愤怒地说,每一次都是荀欢拖了后腿,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陪练。

    过了二分钟,班主任又仿佛强调:下周一就要轮到我们班朝会了,你看看,你们跳成什么样子,一盘散沙!紧接着,班主任的眼睛又像电一样射到荀欢身上。

    她说:荀欢,你是不是没吃早饭,一点精气神也没有,本来是要扭一百八十度的,我感觉你就好像只扭了一百五十度。

    荀欢:我……我……

    荀欢吱吱唔唔了半天,就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干脆也就不说了。

    班主任性子急:我我我,我什么,快点打起精神,抓紧时间再排练一次,等上课铃声响起,再回到教室。

    荀欢也是豁出去了,她快速地走到老师的身边,同她耳语了几句。然后,班主任说:那你回去吧。

    荀欢急急地冲出去。

    隐约听到男生在后面喊:死病毒,你又当逃兵啊,今晚上你要一个个单独排练两个小时才行呀,知道吗?

    荀欢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自己现在不回去,等下把裤子弄脏了的话,这帮影帝,还不知道会如何羞辱自己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