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222.河伯娶妻
    “本官的车轱辘不见了。”

    敖丙以寻找车轱辘为由,乘着轮椅,在百姓的临时居所中出入。

    一开始,还有人不愿意。

    车轱辘不见了?那你的轮椅怎么还能动?这不是摆明了把大家当傻子?

    可等到敖丙从苏护那儿借来的兵到了之后,在兵刃寒芒下,无人敢多话。

    敖丙连续调查了几天,终于查明了巫婆与三老为何而来。

    他们要给河伯娶妻。

    巫婆称,纣王失德,河水泛滥,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必有水患。

    所以要为娶一个年轻姑娘为妻,安抚河伯。

    这几日里,巫婆已经走访了好几家有女儿的人家,挑选好了河伯的良配。

    只等吉时,河伯娶妻那天,他们会在河边放一条苇席,让水灵灵白嫩嫩的大姑娘坐在苇席上,顺着水流漂去。

    至于到底那姑娘是被河伯娶了,还是溺水而亡,或者暗中救下卖给城中贵族,就不知道了。

    敖丙总算明白百姓们为什么都不敢取粟米羹了。

    他是纣王派来治水的官员,接受了他的羹粥,不就相当于接受了纣王的好意?

    在巫婆口中,一切都是因为纣王失德导致。

    接受了粟米羹,必然会有灾害临头!

    敖丙慢慢滚着轮椅,到了泛滥的河边。

    其实要说泛滥倒不至于,只是水势比较反常而已,并没有太大忧患。

    毕竟无支祁被封印千年,实力有限,也就看上去波涛汹涌比较吓人。

    一尾鱼在翻滚的河水中被打到岸上,敖丙滑动着轮椅靠近。

    河伯娶亲,何等可笑?

    别说这条河中根本没有河伯,纠其泛滥的原因,也是妖怪作祟。

    这不就等于将年轻女子送给妖怪,白白送了条命?

    敖丙越想,越觉得纣王不敬天神的用意之深。

    恐怕真的有什么大计划。

    天神不会在意凡人的感受,便是自己以前也是如此。

    甚至是自己的老爹,屡受忌惮打压的东海龙王,面对陈塘关无数百姓,也是说淹就淹。

    即使最后纣王出面调停,没能彻底淹下去,但此前的暴雨,已经冲垮了无数房屋。

    那时候,他们考虑过无辜百姓的感受吗?

    没有。

    就像现在,纣王虽然废除人殉、人祀,严令禁止,可在诸侯领地中,施行不够。

    巫祝之人仍然能明面上打着河伯娶妻的名号,暗地里施行人祀。

    真正的河伯会管吗?就算这条河里有河伯,只要因果不算在自己头上,就不会在意。

    因为他们本就不作为。

    在摘星楼上,敖丙站在曾为天神的角度,认为即使天神不作为,也不应该出言相辱,甚至焚烧木雕。

    可现在,在看到河伯娶妻后,他明白了。

    天神的不作为,加上别有用心的巫祝,以及容易被蛊惑误导的凡人,造成了苍生罹难。

    天神一天不作为,巫祝就会多猖狂一天。

    就好比那个巫婆,身后几十个弟子,身上的财物玉佩,都是通过双手挣来的吗?

    巫婆亲手给河伯娶过几个正值妙龄的少女?

    这些少女,本该遵循纣王所提的三从四德,为国家社稷做出贡献啊!

    敖丙轻笑一声,俯下身子将在岸边扑腾的小鱼扔回水里。

    可一不小心,重心前倾,跌落轮椅。

    龙筋被抽,力量不够,一时半会儿,还真爬不起来。

    好久之后,才被四处寻找的小龙女找到。

    小龙女将敖丙重新扶上轮椅,疑惑道:“三哥,已经有好些村民拿来了车轱辘,你丢了这么多车轱辘吗?”

    “先推我过去。”

    敖丙理了理衣服,刚才在地上无法爬起的经历,让他感触更深。

    他现在开始,得以一个凡人的方式思考,不再是天神,不再是龙族。

    人都是相信希望的。

    就像他刚才跌落在地,希望能爬回轮椅,期待小龙女能找到自己一样,这些为河伯娶亲的百姓,希望河水能平复,期待巫祝能够平息河伯的怒气。

    买无心菜的人希望菜价会跌!

    卖无心菜的人希望菜价会涨!

    人人都有希望,但这希望,不能放在不作为的天神手中,更不能放在坑蒙拐骗的巫祝手上。

    小龙女推着敖丙来到了百姓们堆积车轱辘的地方。

    看到一个个奇形怪状粗制滥造的车轱辘,敖丙知道,时候到了。

    本就不存在什么丢失的车轱辘,或者这些都是丢失的车轱辘。

    这些车轱辘说明,百姓们在挨家挨户上们搜查的兵丁压力下,自己造出了不存在的车轱辘。

    人们对巫祝是信赖,敖丙无法让百姓们相信自己,那么只能用敬畏去对抗信赖。

    敖丙看到巫婆也在场,便道:

    “本官听说你能与河伯沟通,要为河伯娶妻,既然如此,等到河伯娶妻之日,还请告诉本官一声,本官也去送送新娘。”

    巫婆老槐树一般的脸上添了几许得意之色,看看,便是朝歌来的大官,也得看她脸色!

    于是她随口胡诌了一个日子,装模作样算了算,道:“大人,吉时就在明日午时。”

    次日,小龙女推着敖丙到了河边。

    百姓们与巫婆早就来了,泥泞的地上还有个被鞋印踩乱的人印,那是敖丙昨天跌倒的地方。

    敖丙缓缓来到要嫁给河伯的姑娘面前,姑娘脸上还有泪痕。

    姑娘看着敖丙英俊的脸,不由得呆了片刻,眼眶又红起来了,如果嫁给这位大官多好啊,又帅,又有地位,就算是个残疾人,也好过去到未知的河里。

    敖丙开口问道:“姑娘,我大商女子有三从四德,从医、从军、从政,你想从哪一样?”

    姑娘怯生生开口道:“从...从医。”

    敖丙道:“为何要从医?”

    姑娘回道:“家母卧病在床。”

    敖丙点头,女子从医至今不为大众所接受,她竟能够鼓起勇气说出来,是个孝顺的女子。

    巫婆多半也是看重这一点,以河伯不会亏待岳母为由,让女子甘愿出嫁。

    敖丙又对巫婆道:“很多小朋友问我,大人大人,您是从朝歌来的大官,为河伯娶过几个妻子呀?”

    “本官无能,竟是一个也没有,不知道你为河伯娶过多少女子?”

    巫婆沙哑的声音无比自豪:“十个,这还只是河伯,我还给东海龙王娶过两个女子,治理了陈塘关水患呢!”

    敖丙嘴角抽了抽,我咋就不知道自己还有两个人类姨母呢?

    敖丙轻咳一声:“巫婆,这个姑娘想从医,不想嫁给河伯,不诚心的女子,河伯是不会满意的,本官要再选一个更漂亮,更诚心的,过几天再送过去。”

    敖丙挥挥手:“本官托巫婆给河伯带个话,来人,送她下去。”

    话音刚落,便有士兵叉起巫婆,把她投进了河里。

    巫婆在河里扑腾了几下,然后就沉下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敖丙问向三老:“三位老人家,之前的河伯娶亲,你们也有参与吗?”

    三人不明所以,老实答道:“是...曹州这一片,河伯娶亲的钱财,都是我们筹备的。”

    “正好,巫婆下去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还请你们去催一催。”

    说着,士兵又将三老叉了下去。

    敖丙对着喝水曲体作揖,无比恭敬。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都回去吧,看样子河伯把他们都留下了,宾至如归,他们不愿意回来了。”

    百姓们在士兵们明晃晃的刀兵下,战战兢兢的退回。

    敖丙注视着翻腾的河水,良久,望向朝歌,一礼。

    神不会坐视无辜苍生而不理,更不应以封神榜为由,将苍生置于战乱。

    如果天神不作为,那就不要当了。

    敖丙不再想什么自己曾为天庭兴云布雨之正神。

    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不一会儿,他又叹了口气。

    治人心开了个头,巫婆与三老没能回来,让百姓们心存疑窦,对纣王失德导致河水泛滥感到怀疑。

    但这只是让百姓不再谩骂纣王,想真正让他们明白过来,派人治水的纣王才是真正的河伯,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

    求推荐票,求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