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接 头 大 师
    “拜见老君。”

    李长寿这个假虚菩提站起身来,对老君做了个道揖,并顺手将灵草收入了玉匣中。

    莫要误会,他这不是在宣示灵草的归属权。

    无论是‘虚菩提’的立场,还是他真正的身份,自都不敢跟老君抢灵草。

    他将玉匣捧向前,用仙力推向老君,脸上流露出少许惋惜,却没有多少犹豫。

    这波,很虚菩提。

    老君是哪般神圣?何方大佬?

    若是老君今日直接拿了这灵草,那就是弱了面皮;

    虽说,曾有个圣人把面皮玩成了面筋,但老君德高望重,自不会白占晚辈便宜。。

    哪怕这晚辈曾与人教、天庭为敌。

    老君是不必管这些的。

    果然,老君微微抬手让玉匣悬浮在青牛头顶,淡定地开口问:

    “你要什么丹?”

    ‘虚菩提’低头道:“这般草药献于老君,自是比糟蹋在晚辈手中更妥当,还请老君收下,就当与晚辈结个善缘。”

    “丹药,”老君淡淡地说了句。

    言下之意,却是不想与他虚菩提结这个善缘。

    李长寿心底也是一乐。

    家里这两位老师实在是太可爱了。

    ‘虚菩提’抬起头来,注视着老君,目中划过少许‘诡异’的光芒。

    老君微微皱眉……看不懂这眼神为何意。

    虚菩提沉声道:“老君,弟子确实缺一味丹药,此前弟子因受伤,道境被封、道基不稳,想求老君赐下一粒稳固道基的宝丹。”

    “哦?”

    老君看看面前的玉匣,又看看虚菩提,自牛背上翻身下来。

    “且来。”

    那青牛哞了一声,随后伴着流光化作了……一名童子。

    小银!

    青牛果然不在家!下山去扮演牛魔王了吧!

    李长寿本体嘴角疯狂抽搐了几下,禁不住抬手捂眼,驾着虚菩提假身向前。

    小银提着两只蒲团,看都不看虚菩提,摆在了侧旁草地上。

    那老君端坐在一只蒲团上,‘虚菩提’低头向前,略微犹豫,还是坐在了老君对面。

    老君淡然道:“伸手。”

    那表情,让李长寿想起了上辈子看过的老中医。

    老老实实伸出左手,老君一指点在掌心,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嫌弃,很快就略微摇头,示意童子小银将玉匣还给‘虚菩提’。

    “没救。”

    “这?”

    ‘虚菩提’忙道:“老君,晚辈虽曾做下诸多错事,但那终归是因年少无知、争名夺利,如今已明一切最后皆是空寂之理,还请老君……”

    “道境也是空寂。”

    老君淡淡地说了句,站起身来,将装有灵草的玉匣推下,起身走向一侧。

    那小银摇身一变,化作青牛模样,而后载起老君,朝来路缓慢而去,身形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虚菩提’怅然若失,坐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面前的蒲团化作灰尘消散,方才叹了口气,收起了手中的玉匣。

    整个过程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老君不屑于对虚菩提这般西方教遗老出手,虚菩提对待老君也是颇为恭敬;且都知老君是炼丹炼器的洪荒权威大能,他想以灵草求取丹药,也是十分合理。

    最后老君面露不悦,察觉到是天道封了‘虚菩提’的道境,用丹药并不可解,也就说了一句‘没救’。

    自然,老君也不太可能去讥讽虚菩提,表达‘没救、告辞、不必远送’之后,骑牛走人,也是颇为潇洒。

    但实际上……

    老君一指点在虚菩提掌心时,道心之中泛起了一缕缕灵觉,有些像是灵宝与生灵在交流。

    此刻,青牛踏走虚空,老君细细品味着那份灵觉,没有任何表情显露。

    李长寿说了些什么?

    他当场就背出了心火烧的配方,自证身份后立刻言说自己的打算。

    ‘老君,弟子借虚菩提躯壳,在与道祖博弈。

    有一事需老君出手……便是那只灵猴悟空,他是弟子的弟子,且是道祖的棋子,弟子想多给他一些好处,让他面对道祖算计时,多几分反抗的力道。

    品性不必担心,猴子狂傲归狂傲,心有生灵慈悲心。

    稍后他在天庭会有一阵醉酒闹事,那时会去折腾兜率宫,还请老君做些丹药,给他提升自身实力所用。

    弟子在它身上埋下了一方大阵,用以关键时刻防护他自身,灵力越多、这大阵越强横。’

    老君嘴角微微扯动了下,骑着青牛·银版赶去下个采药之地。

    而当老君心底泛起这些灵觉时,在李长寿道心深处,也有一缕传声回旋,最后缓缓消散。

    那是在老君在他掌心一点时,主动传递给李长寿的灵念。

    比起李长寿的长篇大论,这灵念很短,但灵念中的语句,却让李长寿鼻尖微微一酸。

    ‘太清无恙,本化同心,早知你归。

    莫要太累,事若不可,破而后立。’

    这……

    李长寿心底自是一颤。

    这短暂的接触、短暂的交流,却让他心底安稳了许多。

    老君应该是老师留下的一步暗棋,表面上与老师已无关联,只是一具秉承了当年太清圣人‘护卫天庭’意志的化身。

    甚至连天道都瞒过了,觉得老君的存在对天庭、对天道有益无害。

    然而实际上,老君与太清同心同德……关系就很玄妙。

    李长寿突然想到了点什么,心底浮现出了一张太极图;这太极图缓缓旋转,阴阳双鱼的鱼眼上,显出了两道身影。

    老师、老君。

    嘶——

    是了,阴阳大道!

    老师和老君应是一体双面,且老师已经做到,将道心一分为二、各自推算阴阳之道,而后合二为一,自成无上大道!

    老师和老君确实是两个生灵,因阴阳的对立,这两个生灵完美划分,无法互相干涉;

    但因阴阳共济、阴阳并存之理,这两个生灵本质上是一个生灵,就是太清!

    只有这般,将自我分割,一面去代表阴、一面去代表阳,相生相克、相融相隔,才能将阴阳大道推演到极致!

    当日在紫霄宫中的大战,老君其实参加了,去的并非是老君,而是老君的大道!

    太清老师能力压其余五圣,斗法胜过道祖,就是因,当太清与老君的大道相合,就能在短暂的一瞬迈入阴阳归一、混元无极之境!

    老师的战力水准堪比混元无极圣!

    可惜的是,老师并不是真正的混元无极圣人,也不忍抽走洪荒的半数灵气成就自身大道圣人果位。

    ——抽走洪荒半数灵气而成圣,是远古时代大能大神通者联手推算得出的确切结论。

    但这里的‘灵气’,并非是指洪荒天地内飘荡的各属性、无属性灵气,也包括了,化作法力、气息储存在生灵体内的灵气。

    在生灵之力鼎盛时,若要成就真圣,就必须屠戮生灵高手、释放他们所占据的灵气。

    太清老师一直可以,但老师一直没做。

    唉……

    不成真圣,无法斩断道祖与天地本源的关联;

    成真圣,便要让洪荒天地损失惨重,生灵之力彻底跌入谷底而无法上扬。

    若老师发动成圣大劫,自会有高手溜走,天地间的灵气最后还是被少数生灵大能把持,那将会是洪荒炼气士的末路。

    李长寿突然有些明白,为何老师一直不愿多收弟子。

    老君今日,应该是故意来见自己的吧。

    为了让他不必太担心,也不必太操劳,一切都有老师给自己托底,让自己能放心追逐另一条路径。

    嗯……

    老师牛啤。

    “唉。”

    ‘虚菩提’看似失意地叹了口气,其实是抒发心底之意。

    他抬头看向五部洲方向,表情略有些阴沉。

    下一站,继续埋钉。

    为了不让老师失望,也为了老师身上承载的那份盘古遗愿。

    最后一战。

    很近了。

    ……

    “姐姐,喝茶了。”

    鲲鹏秘境,大殿角落的隔音阵法中。

    灵娥一身草绿短裙、长发束着少女环鬓,腰间玉佩叮铃作响,那雪白脖颈上戴着的项链,正散发着微弱的仙光。

    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灵娥却是毫无变化。

    毕竟已是金仙,且在此地的日子也颇为悠闲。

    师兄一直在大殿正中盘坐,在洪荒中密谋着反天大计,把所有事自己扛了起来。

    她看着心疼,却也帮不上什么,只能在旁边安安静静地陪伴着,等待着,准备着。

    若是师兄输了,自己就细心安慰,帮师兄消散情绪。

    若是师兄赢了,自己就在旁欢呼鼓励,让师兄感觉到得胜后的氛围。

    哒哒两声,茶杯放在软榻正中摆着的矮桌上,灵娥顺势坐了下来,托着下巴注视着一旁含笑道谢的云霄姐姐。

    云霄正摆弄着一只微型阵法盘,在李长寿抽不开身时,琢磨着此物的改进之法。

    比起灵娥,云霄的变化更是微小,毕竟也是先天大能,这都不到千年的岁月,近乎一眨眼就过了。

    云霄也总算体会到了那种,心上人就在侧旁,却无法交谈的郁闷。

    但她每日都维持着淡淡的妆容,想让那人睁眼就能看到状态最好的自己,就如此时。

    长发盘起云鬓,面颊白皙晶莹,自纤指指尖到眉角,都是那般天成的柔美纤灵。

    莫说男仙,便是灵娥看云霄都能经常看的入神,千年万年也不会觉得厌。

    云霄指尖的动作略微停顿,对灵娥温柔笑着,柔声问:“此前的动静,可是玄都师兄回来了?”

    “嗯,”灵娥叹了口气,缓缓趴在矮桌上,额头抵着桌面,“这次出去,又杀了些洪荒老恶徒,汇聚了不少真灵之力。

    大家现在干劲十足,都想着这么积累下去,有朝一日能杀回洪荒。”

    云霄将微型阵法盘收起,手中多了两枚李长寿写的玉符,轻声问:

    “那你如何看?”

    娥有气无力地道一句:“师兄必胜……”

    云霄浅笑连连,又道:“能与道祖争锋到这般程度,他已足以让咱们为傲,我们就静静等他做完这些事,与他一起在此地归隐,一切便好。”

    “嘿嘿嘿,”灵娥突然一阵痴笑。

    云霄柔声道:“莫要这般发笑,你我总归是要时刻端庄些。”

    “姐姐!”灵娥坐起身来,眨巴着那双灵秀妙目,“我们提前布置好成婚用的东西吧!”

    “这……怕是会让人取笑,”云霄笑道,“说你我迫不及待想出嫁一般。”

    “管他们作甚,”灵娥道,“按师兄此前规划,还有最近几年,师兄几次露出表情都是轻笑、调侃,显然师兄已经很接近成功了。

    根据本师妹长期观察所积累的经验,师兄现在胜算绝对超过九成五了,不然师兄不会偶尔露出放松的表情。

    姐姐,咱们提前做点准备,等师兄醒过来,这边就直接敲锣打鼓,如何?”

    云霄轻吟一二,柔声道:“也并非不可,只是开阵时小心些,莫要让人看了去。”

    灵娥兴冲冲地道:“要不要让酒玖师叔她们进来帮忙?”

    云霄略微思索,摇头道:“不可,此殿除了你我,便是琼霄碧霄也不可入内,咱们莫要给他添乱。

    他此前所说,这鲲鹏秘境可能存有道祖眼线,我细细思量,也觉得必是如此。

    道祖确实是会做出这般事,不然也不放心咱们这么多反天生灵聚集在一起。”

    灵娥小声问:“姐姐,你觉得谁最可疑?”

    “几位师弟师妹,”云霄看向李长寿所在之地,轻声道,“此事还未有定论,等他醒来再说吧。

    咱们本就只剩这些高手,若是因此事闹的人心惶惶,也是颇为不值。

    他应当是想不去调查此事,用这般眼线麻痹大意道祖。”

    灵娥若有所思状,仔细回忆了一阵,小声道:“确实是有几人,曾找我打听师兄的状况,对此有一丢丢的过于关注。”

    云霄温柔地笑了笑,继续研究手中玉符,柔声道:“莫要多想了,看他如何决断就是。”

    “嗯,”灵娥轻轻叹了声,托着下巴注视着云霄的侧颜,“姐姐,你要不要去跟他们打牌玩耍一阵,你总是在殿中,也不觉得烦闷吗?”

    云霄笑了声,柔声道:“好歹也是先天生灵,渡过了漫漫岁月。”

    言说中,她看向李长寿的身形,目中总算泛起了少许忧虑。

    “姐姐怎么了?”

    “只是怕时日一长,少了新奇,没了相看两不厌之感,他心底会有些苦闷。”

    “姐姐多想了,”灵娥嘻嘻一笑,“绝对看不厌的!”

    云霄笑而不语,言道:“只是这般担心罢了,最近总不免这些胡思乱想。”

    话语柔柔、气息软软。

    两人在隔音阵法中继续闲聊着心中话语,倒是分担了彼此不少忐忑。

    大殿正中,李长寿依然静静盘坐,自身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嘴角偶尔划过几分笑意,眉头也不再轻皱。

    ……

    天庭,御马监。

    猴子换上大红官袍,背着手在各处左看看、右看看,得意地去了正堂。

    不错,不错,今天的天马,也是很有精神。

    等会儿继续牧马天河畔!

    这天庭给他一个弼马温的小官,还当他啥都不知道;给玉帝养马的官,那不就是给自己养黑熊的老马猴吗?

    哼哼,本大王姑且踩踩点,在天庭找个好去处,待明日打服了天庭,带猴子猴孙来这好去处享福。

    猴子振了振双手,宽大的袖袍落下,露出毛绒绒的手爪,用高调道:

    “来人啊,给本官,开马栏!”

    猴子话音刚落,一旁仙官刚要答应,就听着‘御天马监’外传来一声吆喝。

    “来啊!给本元帅备马!”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