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章 太白一拜
    申豹入截,金灵有喜;

    南洲战事步步逼近,天道的剧本似乎已无法阻拦。

    这个关键点,李长寿却抽空利用自己的纸道人,没有采取太多隐藏手段,近乎光明正大去临天殿一行,与万林筠长老告别,与酒玖、度仙门一行,言说了离开洪荒之事。

    此事落在道祖眼中,道祖会如何想?

    道祖必会有这般念头——

    ‘这小贼莫非,真的会为了赵公明彻底掀桌子?’

    这就是李长寿的目的。

    当然,道祖的思考必然会十分深远,应该会在层与层之间旋转跳跃。

    【此子谋略颇深,定是有其他考量,这有可能是欲盖弥彰之法,想让贫道投鼠忌器。】

    【若仔细思索,他做出这般布置,其实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应当是故意在表达自己的态度,对贫道反向施压,让贫道做出取舍。】

    【更深一层,他在试探贫道到底能对天地掌控到哪般程度,以及对他的底牌了解到哪般程度。】

    【顺便,他在赌贫道会不会相信他会赌命……】

    等等等等。

    但无论如何跳跃,这件事的本质之一,就是【寿的施压】。

    李长寿在通过表决心的方式给道祖施压,从而增加赵公明在后续大劫中活命的几率。

    而李长寿的一大底牌,就是直接让太清圣人出手,凭太极图镇压赵公明、金灵、云霄、琼霄、碧霄,送去天外玄都城。

    但这般一来,五位截教大弟子相当于临阵脱逃,自会无颜面对截教仙人,他们心底也会十分痛苦。

    尤其是对于赵公明而言,宁死也不愿逃。

    截教企业文化就是这般。

    李长寿挠挠下巴的胡渣,心底推算着自己放出去的烟雾弹分量,觉得自己所做远远不够。

    态度还不够,表达的决心也不够。

    略微思索,李长寿继续忙碌了起来。

    他本体出了小琼峰,径直赶去九天之上,在太清观中呆了几个月。

    其实他没聊什么,就是听自家老师唠叨几句,说了些有关人族的今后事。

    此时能确信的一点是,道祖无法探听到太清观中的情形。

    甚至,太清圣人可通过扰动天机,暂时蒙蔽道祖对天地的感知和监察。

    离开太清观时,李长寿敏锐地察觉到,天地间氛围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显然,紫霄宫中的那位大佬,已开始紧盯自己。

    李长寿如常行事,先是通过天地间各处布置的纸道人,观察南赡部洲的形势。

    凡俗这场大戏,已经上演到了【帝辛令伯邑考驾车】的阶段。

    有商臣献策,觉得这伯邑考醉心音律,不如将伯邑考培养成下一任西伯侯,如此就可免数十年周国的威胁。

    帝辛对此计颇为认可,先故意给伯邑考留下了一段心理阴影,又准了放姬昌回西岐之事,还要将伯邑考放回西岐。

    伯邑考本就是嫡长子,又有救父的‘壮举’,继承西伯侯之位已是江林儿的别称——板上钉钉!

    但不过第二夜,伯邑考离奇遭毒杀,死于重重商军守卫的官驿之中。

    朝歌城立刻流言四起,言说伯邑考糟帝辛残杀云云。

    帝辛于朝堂之上大发雷霆,立刻派人去截那姬昌,但消息传去羑里,姬昌已是下落不明。

    帝辛下令沿途关卡截杀姬昌,姬昌却有仙人相护,侥幸逃脱……

    李长寿稍微推演了下伯邑考死时的情形,迅速锁定了几个可疑的背后主事者,其中之一就是帝辛的老大哥,当年与商君之位只差一步的微子启。

    如今朝歌城已形成了一个暗中的联盟,以微子启为首,聚集了大批被帝辛新政动摇了自身利益的权贵。

    这股暗流此时潜伏颇深,毒杀伯邑考不过是他们牛刀小试,其真实目的尚未暴露。

    伯邑考之死,姬昌的顺利归周,让帝辛陷入了忧虑。

    如今,原本八百诸侯中最有名望之东伯候姜桓楚,已被自己杀了,西伯侯姬昌资历最高、名望最高,又有圣贤之名,取而代之,成了诸侯表率。

    周国国力经过数代积累,已是有挑战商国的实力。

    几日后,待闻仲暗中回返朝歌城,帝辛招来王叔比干、武成王黄飞虎、费仲尤浑,以及十数位自己信任的大臣,商议了许久。

    一场针对周国的绞杀,在缓缓铺开。

    李长寿算算日子,不出三年,商国必然爆发对周国的大战。

    如果这期间发生什么意外,比如帝辛酒后冒犯兄弟之妻等等,也会成为商国与周国大战的导火索。

    自己推断中的,赵公明老哥的劫数就在前方不远了。

    果然,还是要继续表决心、搞些事。

    既然道祖已在注视自己,那自己更要加把劲。

    本体没回太白宫,拐了个弯去了水神府,路过有琴玄雅所住的小院时悄悄看了眼,发现有琴在刻苦修行,也就没多打扰,去了书房,取走了两只宝囊。

    里面有些封神大劫后的天庭发展蓝图,此前本是想当做‘意外之喜’,现在也只能拿出来,做一点工具用了。

    出得水神府,李长寿直奔凌霄殿。

    玉帝正与几位老臣商议三千世界之事,见李长寿匆匆而来,顿时抬手示意。

    “各位爱卿先下去吧,长庚爱卿定是有急事。”

    木公等几位老神仙齐齐行礼:“是,陛下。”

    李长寿正色道:“陛下,让几位一同留下吧,小神今日有较为复杂之事禀告。”

    玉帝嘴边笑容一凝,对李长寿眨眨眼。

    李长寿笑着做了个道揖,在袖中取出了数只宝囊,少许仙光闪烁,身周摆了十多堆奏表,有数百卷之多。

    李长寿含笑介绍,也请木公几人记下,哪批是天庭内部构架,哪批是三千世界秩序,哪批关于人族凡人,哪批关于人族炼气士……

    林林总总,不一而论。

    木公等人对视几眼,各自将李长寿的叮嘱记在心中。

    木公目中带着几分疑惑,小声问:“星君,你为何、这为何……”

    “稍后会发生一些事,我或许无法与各位一同再为天庭、为陛下效命。”

    李长寿左右行礼,对玉帝陛下做了个道揖,缓声道:“此事与各位无关,与天庭也无太多关联,是我必须去做,也必然要走的路。”

    木公顿时有些欲言又止。

    一旁有正神似是推测到了什么,低声道:

    “星君,您为何非要走这条路?

    而今咱们天庭才是天道意志的体现,是三界秩序的维持者,小神觉得,在天庭之中,其实能更好照应人族,才能一定程度上干预天道之抉择。

    这未尝不是另一条道路。”

    李长寿笑道:“此路我也想过,却并不太适合。

    有些东西该有人去坚守,有些火焰该有火炬去承载

    我其实也做不了太多事,但必须要让肆意妄为者有所忌惮,这就是我修行所踏上的路径?

    更改了,我道境与修为也就废了。”

    那正神并未多劝,只是对李长寿深深做了个道揖。

    “长庚、你看……”

    玉帝坐在高台上注视着李长寿,低声道:

    “我去找老师谈谈,或者试试能否在天道运转中寻到空子,像是给云霄那般,给赵公明、金灵、碧霄、琼霄也做一份……”

    “陛下。”

    李长寿轻声唤了一声,玉帝话语一顿,随后有些颓然的一笑,摆摆手。

    “诸位爱卿将长庚的奏表收下去整理,长庚留下吧。”

    “是。”

    “老臣遵命。”

    木公与其他几位老臣答应了一声,将这些奏表分门别类收好,又各自对玉帝、对李长寿行礼,低头退出凌霄宝殿。

    “唉——”

    玉帝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宝座上,目中却有少许光亮闪烁。

    他道:“长庚,已是决定了吗?”

    “嗯,”李长寿目中流露出几分歉疚,“未能看到天庭完全统管三界的那天,未能看到陛下曾在西海泛舟时所描绘的天地,小神深感遗憾。”

    “就为了一个赵公明?”

    “陛下,不只是为了赵公明,也不只是三仙岛,更不只是截教、道门。”

    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

    “我与师祖之间的分歧已是不可挽回,我站在了生灵一边,师祖站在天地一方。

    两者之间已没了均衡一说,这场博弈我毫无胜算,精心算计多年,也只能利用底层大道这个‘遁去的一’自保罢了。

    但陛下,您才是真正要去均衡天地与生灵的三界主宰。

    小神完成不了之事,只能托付陛下来做,小神能做的,只是提供一只秤砣,陛下握持的,才是那只秤杆。”

    玉帝欲言又止,目中神光有些挣扎。

    李长寿突然撩起衣袍下摆,对玉帝跪伏下去。

    玉帝立刻起身绕过玉案,忙道:“长庚你这是做什么?你我之间,何须用这般俗礼!”

    “陛下,这是人族上古最重的礼。

    我知道您无法反抗道祖,我知您处境为难,我也无法要求您去做些什么。

    但陛下,天庭管的是天地,还是生灵!

    若长庚被道祖逼迫不得不离开洪荒,这天地间能帮上这些生灵的,就只有您了!”

    “长庚……老师其实不是……”

    玉帝手臂轻颤了几下,缓缓攥起拳来,已快走下台阶的他,看着李长寿被云雾包裹的身形,目中满是苦涩。

    “罢了,我答应你。

    若天地无端压迫生灵,只为追求天地安稳而直接抹杀生灵,”玉帝目中神光涌动,定声道,“吾自会肩负起天帝之责!为生灵请愿!”

    “多谢陛下!”

    李长寿心底轻叹了声,但还是维持着歉疚的表情,慢慢站起身来。

    玉帝抬手揉了揉眉头,在台阶上缓缓坐了下来,示意李长寿一同坐下。

    李长寿自是按老规矩,主动低了两个台阶入座,与玉帝同时轻叹了声,愁眉不解……

    玉帝道:“老师若是对赵公明出手,你准备如何?莫不成真要跟老师斗法?”

    “跟天道斗,几个小神也不够死的,”李长寿沉吟几声,“也分几种情形。

    若大劫运转周密,发生之事顺理成章,能让我无话可说,我自不会有任何过分之举动。

    但若在公明老哥能赢的大战中,天道用些不光彩手段让老哥输了,我自是会出手阻拦。

    小神的底牌虽不多,但护持公明老哥还是可以的。

    此时小神就是在预防,假若小神因护持公明老哥之事惹怒了师祖,师祖定会逼我离开……”

    玉帝掐指推算,闭目思索,很快就摇摇头,笑道:

    “你想的太过严重了。

    赵公明确实有劫难,但就算你出手救下赵公明,老师应当也不会逼你离开,到时我也会出面为你讲情。”

    “陛下,您不宜涉入此事。”

    李长寿道:

    “大劫之后才是您主掌天地之时,天庭向哪个方向走,那时就需陛下掌舵了。

    陛下此时入局,只能算是因小失大。”

    “长庚,老师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坏,”玉帝苦笑道,“许多事我无法对你言明,但你似是将老师看做了敌人一般。”

    李长寿仔细想了想:“我到此时,也未将师祖当做敌人。

    师祖为了维护洪荒天地,所做出的付出非我能想,但师祖在刻意压制生灵之力,也是不可否认之事实。

    陛下,盘古神弥留之际喃喃之言语,您应当知晓。

    盘古神想建立的天地,是能让单个真灵肆意欢笑的天地,这般天地虽难以存在,但生灵的个性、自身的独立性,不应被这般剥夺。

    凡人碌碌无为一生,不知天地之终点,不明日月星辰为何会不断变化,这其实是师祖与我都认可的状态。

    但那些想要掌握道、想要得知理,不甘碌碌的生灵,当真就该被直接抹杀吗?”

    玉帝道:“天地是生灵生存的基石,生灵是天地存在的意义,两者之间到底孰轻孰重,其实无法笼统的得出答案。

    凡事都需去均衡,都有一个度,这不正是你的均衡大道?”

    李长寿正色道:

    “若是天道与大道隐去,天地间没有如此多灵气,生灵修行的上限达不到破坏洪荒的地步,也未尝不是解决之道。

    但如此一来,灵气消退,洪荒天地就会被混沌海压缩,天道便会被严重削弱。

    说到底,终究是道祖不甘罢了。”

    玉帝一阵默然,随之轻轻叹了口气。

    “此事吾也无法回答,吾也并未悟透期间的关联。

    长庚,你说这天地间,是是非非、立场左右,到底是谁错了?”

    李长寿:……

    “是我那位同乡的前辈错了。”

    玉帝摇头轻笑,并未多说什么。

    凌霄殿中,君臣二人就这般静静坐着,沉默了许久后,说起了他们刚相遇时的趣事。

    紫霄宫,竹林中。

    那个魁梧老道也在对着造化玉碟微微出神。

    许久,他轻叹了声,手指轻点,林间有道灰影悄然消散,离了紫霄宫。

    “若你与你那个同乡互换,贫道何必如此费心。”

    ——————————

    【PS:下章开始高能剧情,应该是连续的高能剧情,笑点可能不多,但读者老爷应该会喜欢。

    这段不是在赶进度,而是必须这么设计,详细描写的人物太多会错失重点,封神结束并不是本文结束,封神结束会进入‘完结篇’。】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