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与敖公子的第一次冲突
    李府前院会客厅中,几道身影静静坐着,脸上都有些期待。

    厅后传来轻笑声,一群侍女拥簇着李靖夫妇前来,服用了李长寿所赠灵丹的殷氏已下了床榻,抱着熟睡的孩童而来。

    李靖在旁亦步亦趋地跟着,那表情,生怕自己夫人突然昏过去了一般。

    会客厅中的几位大佬起身相迎,太乙真人背着手、带着笑、眼珠子都要飞出来,对玉鼎和李长寿不断挑眉,仿佛在说……

    ‘看,贫道生、不是,贫道弟子转世!’

    一旁的荃峒笑眯了眼,倒是主动走向前打量着天庭未来的大将,越看越觉得喜欢,给了李长寿一个只有两人才懂的眼神。

    ‘这小家伙一定要看好,别被西方算计了,你尽管护着,道祖那边吾去解释。’

    李长寿含笑点头。

    请玉帝陛下前来此地,主要目的便是在这一层。

    “咳,”太乙真人清清嗓子,“贫道不如这就收徒……”

    李长寿笑道:“师兄怎得也着急了?莫非是怕有人抢你弟子?这小家伙如何奉茶?”

    荃峒在旁调笑道:“啧,本元帅也是有些见猎心喜。”

    太乙真人瞪了眼李长寿。

    他大阴阳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当下嘴角一撇就要反击,话还没到嘴边,侧旁玉鼎真人抖了抖手中的法器宝球;

    太乙真人只得讪笑,不痛不痒地道一声:

    “贫道当真是怕师父变师伯,平白没了好徒儿。”

    李长寿摇头苦笑,感觉有被内涵到。

    一旁玉鼎真人淡定地岔开话题:“李总兵,贵子的名字可取好了?”

    李靖忙道:“水吒,轮到水了。”

    “嗯……”

    太乙真人仔细思索,又掐指推算,摇头道:“我这弟子天生火命,叫水吒有些不妥、不妥,而且李总兵起名怎得总是跟‘吒’字过不去?”

    李靖道:“他两个兄长名讳为金吒、木吒,吒字为盘古神镇压天地间邪祟时所斥之声,有除魔卫道之意。

    若不叫水吒,也可叫火吒吧。”

    “火吒也不太妥当,听得有些刺耳。”

    李靖犹自不死心:“土吒?”

    太乙真人:“还不如掉渣好听。”

    “真人,这!”李靖皱眉看着太乙真人,低声道,“那真人有何高见?”

    “嗯,不如叫灵吒。”

    “这未免太过秀气,”李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洪荒姓名千千万,灵字占了一小半,这也太过常见了些。”

    正在小琼峰湖边修行的某娥感觉有被冒犯到。

    荃峒突然道:“既然是用吒字,不如就走镇邪的思路。

    此子体内还有一股无法散去的煞气,源于魔祖、颇为棘手,不如就以哪字为伴,也有镇邪驱魔之意。

    今后但凡有人呼唤他姓名,都可助他镇压体内煞气。

    哪吒,如何?”

    李靖皱眉看向荃峒,这谁?这名好听吗?读过几年书啊,还哪吒,呢呢啥呢?

    “好!”

    李长寿轻喝一声,竖了个大拇指,赞叹道:“荃峒元帅果然不愧全懂之名,李靖,还不快谢荃峒元帅赐名?”

    李靖喉结颤动了几下,定声道:“多、多谢元帅!”

    荃峒顿时眯眼轻笑,在旁继续看小哪吒的睡颜,一阵轻笑。

    殷氏柔声道:“可否请各位高人为我儿赠些福语?”

    “我先来吧,”荃峒清清嗓子,颇为认真地思索一阵,“英俊神武、惊世英雄。”

    太乙真人笑道:“这担子也太大了些,贫道赠一句,平安康乐,逍遥快活。”

    玉鼎真人想了半天,方才道:“步步高升,莲花朵朵。”

    于是,道道目光汇聚到了李长寿身上,李长寿凝视着熟睡的小哪吒,低声道:

    “哪吒今日为人族子弟,有人族之体魄,有人族之魂魄,望他今后能多读人族圣贤教化之篇章,多明做人的道理。

    既然天生神通,当时刻自省,让自身一直走于正途、行于正道。

    天地沧桑,人道恒久。

    望你做个能肩负起旁人期待,也能无愧于心之人。”

    言罢,李长寿自袖中取出了一只造型有些古怪的手镯,手指轻轻一点,手镯均匀三分,套在了哪吒的左手手腕上。

    此手镯通体为暗金色,有三个小巧的圆点,其上蕴含着一缕缕玄妙的道韵,一看便不是凡品。

    李长寿解释道:“这是我此前炼制的小玩意,其内蕴含三颗宝珠,有随时吸纳煞气之功效,也有示警的作用。

    若一颗宝珠亮起,代表哪吒体内开始涌动的煞气;

    若两颗宝珠亮起,代表哪吒即将控制不住煞气。

    若三颗宝珠同时亮起……”

    “怎么?”李靖有些担心地问着。

    “逃。”

    李长寿低声道,“为了对抗煞气,哪吒此前已融了他前世身的法力,这些年我不断用大阵为他洗涤煞气,也给了他无边灵气。

    而他在母胎内正是先天未被污浊时,与道相近、与道嬉戏,他体内法力虽是沉寂的状态,但只要爆发出来……

    李靖,你绝不是他对手。

    若煞气暴走,必须最快将他身周生灵挪走。”

    李靖张嘴无言,殷氏蹙眉抱紧自己孩儿。

    李靖低声问:“这孩子,可、可会伤及无辜。”

    “无妨,”李长寿笑道,“我说的是最糟糕的情况,我会在旁照应,一直到他学会掌控煞气。

    李靖,你可记得我给你的那些书籍?”

    李靖怔了下,赶紧点头。

    “就是为了此事,”李长寿道,“你今后,军务放一半,清晨去军营、晌午回家中。

    若连自己儿子都教不好,也不配做一方父母官。”

    “是!”

    李靖拱手俯首,“李靖谨记义父教诲!”

    荃峒问:“功德能否起到镇压煞气的作用?”

    “元帅放心就是,”李长寿看着哪吒那张已算是颇为清秀的小脸,“他原本,就是个挺温柔的小仙男。”

    嗯?

    太乙真人不免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与此同时,陈塘关东侧城墙上,几道身影驻足此地,眺望着李府的情形。

    熊伶俐啧啧一笑,嬉笑着道一声:“啥叫仙二代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二代吧,出生就这么大的排面。”

    杨戬笑道:“灵……哪吒师弟当得。”

    金鹏鸟背负双手一副高人模样,老气横秋地道一声:“老师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自是对哪吒寄予厚望。

    望哪吒能不负所托,早些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儿。”

    熊伶俐道:“我倒是觉得,不能给孩子太大的期望,这是压力呀压力……对了,清源妙道真君!”

    哐!

    熊伶俐将两柄铜锤扔到了城墙上,砸出道道裂痕,“咱们打一架吧!你打咱脚踝这事,咱可还记得!”

    杨戬讪笑一声,“好勇斗狠非我所愿,有此精力,当战妖魔。”

    金鹏道:“不如咱们切磋一二,你耗费的法力要杀多少妖魔,我自十倍给你。”

    杨戬:……

    怎么回事?

    长庚师叔的手下,怎么都这般喜欢好勇斗狠?

    “去五部洲外?”杨戬目中满是亮光,注视着金鹏。

    金鹏含笑点头,身影掠空而起,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天涯海角之外。”

    杨戬身形跃起,却是直接化作金鹏的本体模样,八九玄功流转,身形带出一条金线,朝金鹏急急追去。

    “啊这!”

    熊伶俐瞪着两人离开的身影,而后颓然一叹,默默感受着这股嫌弃。

    是她力气不大,块头不够吗?打架都要挑人!

    呸!

    这双马尾半巫女对着杨戬和金鹏飞走的方向挥了挥拳头,随后翻起白眼,扛着自己的铜锤跳下城墙,奔向天兵集合之地。

    下次遇到你丫,直接踩你脚趾!

    “先踩住,再变大,哇哈哈哈哈!”

    ……

    第二日,陈塘关人人都在言说,李总兵得了位三公子,灵秀可爱、有仙人之姿。

    总兵府外出采买的后厨车夫,将这位三公子夸上了天,什么天资聪颖、天真烂漫、虎头虎脑,出生一个时辰能说话,两个时辰能走路,三个时辰就开始踢毽子!

    说的就跟他们亲眼见到了一般。

    李夫人怀胎近三年半,灵胎降生后异象多一些,那也是情理之中。

    而在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教弟子操纵下,陈塘关接连出现种种异象。

    先是军营中跑来了迷路的群鹿,给将士们加了餐伙食;又下了一场淅沥沥的小雨,治愈了不少将士的旧伤。

    陈塘关的城楼横梁上,结了个硕大的灵芝,被视为祥瑞。

    日落时的西面山林出现大片霞光,仿佛预示着好运来临。

    陈塘关盛传,这李家三少爷当真是福星。

    不过几日,李府后院开始越发热闹。

    小哪吒出生后大睡了一觉,随后就精神饱满地开始了对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探索。

    先是被殷氏抱着在院子中走动,小哪吒轻轻挣了几下,小手指指了指地上,很快就被殷氏扶着,光着脚丫在石板路上试着走了两步。

    殷氏满是担心,但小哪吒两三步就已走稳,还示意母亲松开自己。

    殷氏慢慢松开手,小哪吒身形摇摇晃晃、两只小手左右摇摆,又被殷氏连忙扶住。

    如此尝试几次,小哪吒已是度过了蹒跚学步的阶段。

    李靖中午回府时,看着在后院满地乱跑,假山、走廊、屋檐随处蹦跳的肚兜男子汉,额头禁不住挂满黑线。

    天赋异禀,天赋异禀。

    李长寿坐在墙头看着这一幕,不由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小哪吒此时只是力气大一点、身形灵活一点,法力神通藏于体内不显,自是他的杰作。

    在小哪吒三岁前,想要调动法力,要么是通过情绪,要么是通过特定的咒法。

    而当哪吒三岁后,李长寿所下仙禁之法便会自行消退。

    这三年,就是教育哪吒,让哪吒学会掌控情绪与煞气的关键时刻。

    李长寿已是打算好了,大半心神都落在此地,除却稍后去三仙岛解释下姮娥仙子之事,也就不准备挪窝了。

    他并未着急,给哪吒和家人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但躲在暗处的太乙真人,却是有些急不可耐。

    一个月后,太乙真人再次现身,这次是驾云自西面而来,身周伴着道道仙光,自身也脱下红袍、换上了一身青色道袍,提着一把拂尘,显得威严庄重许多。

    太乙真人到得李靖府前,已是吸引了不少凡人的目光,更有仙人跪伏祈福、求仙人赐下丹药云云。

    李靖匆忙外出,小哪吒被殷氏抱着在后张望。

    太乙真人洒出少许仙光,淡定地飘入了府内,对小哪吒挑了挑眉。

    “李总兵,贫道应约而来,特来收贵公子为徒。”

    李靖眨眨眼,啥时候约的时间?他咋不知?

    这真人当真太过心热,心热到……李靖不免有点怀疑,这太乙真人是不是要跟自己争夺小哪吒的抚养权。

    “真人,孩子才一个月大。”

    “哎,一个月就已经很大了嘛,”太乙真人拉着李靖的胳膊,低声道,“先拜师,定名分,夜长梦多。”

    李靖心底颇感无奈,却也只得答应了下来。

    小哪吒打量了太乙真人半天,主动伸出小手,想要太乙真人抱抱。

    太乙真人见状颇为欣喜,刚要向前凑过去,侧旁李靖便抢先一步,言道:“夫人呐,你先抱哪吒去梳洗梳洗,我与真人去客厅做些准备。”

    殷氏眨眨眼,带着几分温柔笑意,抱着哪吒飘然而去。

    太乙:……

    李靖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真人请,真人请。”

    不远处的李长寿挑了挑眉。

    为什么,总感觉这两个大老爷们在互相喂醋?

    错觉,应该是错觉。

    一番折腾,哪吒懵懵懂懂就拜了师,太乙真人也总算得偿所愿,抱了哪吒一阵,一阵得意的轻笑。

    这位真人也是大方,随手就摸出了一只镯子套在哪吒身上,还从李长寿那里学了个词。

    “小玩意,先天极品灵宝乾坤圈,降魔镇妖、可大可小。”

    李靖在旁忙道:“真人,这般宝物……”

    太乙真人完全不搭理,又拿了一条红绸子,缠在哪吒手臂上,绸子缓缓飘动,轻轻摩擦着哪吒的小身子。

    “小玩意,混天绫,可用来拘束强敌,也可用来搅动乾坤,先天极品小灵宝,不值一提啊,不值一提,给孩子拿着玩!”

    李靖:……

    太乙真人淡定一笑,得意地看了眼李靖,随后就在袖中摸出一件件。

    “哪吒,你看这块紫金混元砖喜不喜欢?”

    “来来来,这把阴阳大宝剑,可是为师的得意之作。”

    “为师最近还在为你炼制一把长枪,已托付给了炼器宗师云中子,宝材都用了差不多十几把先天灵宝。”

    李靖、殷氏、旁边看着的李长寿:……

    于是,一个月后。

    小哪吒能说简单话语,奔跑跳跃已不会伤到自身,也出得了府,喜欢在街巷各处溜达,在各处蹦来蹦去,身后总是跟着那位李府高级家丁王长安。

    正常情况下,一个喜欢飞檐走壁、踩踏摊位的顽童,自是会招来微词,言说这孩童如此顽劣。

    但当小哪吒前脚踩翻了菜摊、打翻了水果、弄坏了屋瓦,后脚就有一位李府的家丁甩出大笔金银,画风顿时大变。

    “三少爷来这边逛逛!”

    “三少爷又出来了!大家快出摊!”

    “刚出炉的三少爷最爱糖人儿!走过路过的三少爷看过来啊!”

    此举,极大促进了陈塘关商业繁荣,刺激了百姓做生意的冲动,也算为洪荒俗世生产总值的提升,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其实李长寿只是为了杜绝流言蜚语,以免影响到哪吒心境。

    毕竟刚出生,客观上还是个小月娃。

    这日,小哪吒蹦蹦跳跳出了城,见外面天空清朗、风和日丽,光着脚丫奔驰在山坡田野中,身形自在逍遥,嘻嘻哈哈的笑声来回飘荡。

    李长寿突然挑了挑眉,隐藏起了身形。

    哪吒左蹦右跳,很快也觉得有些疲累,鼻尖嗅了嗅,被一处飘出菜香味的村落吸引,留着口水就跑了过去。

    “呀?”

    小哪吒突然发现了点什么,好奇地凑到一处开着的窗口下,扒着窗边,朝其内张望。

    其内正是芙蓉帐暖,一位面若冠玉、身形修长的俊公子,拥着一位姿色上佳、身着粗布衣裙的玉人,正温声细语地说着什么。

    “美人你可知,我对你心意从见到你的一瞬就已定下,只愿与你同行同路,再不分离。”

    “敖公子……”

    “诶?”

    窗边突然传来响动,正制造氛围的两人像是受了惊吓,连忙扭身,看到了窗边的那双灵秀大眼,又齐齐松了口气。

    敖公子:“美人,这是……你儿子?”

    “公子别瞎说,”那女子忙道,“人家尚未出阁,怎的会有这么大的儿子?

    哪家的孩童,快走吧!”

    小哪吒左手扒着窗沿,右手指着敖公子的身后。

    “尾巴!”

    敖公子一惊,低头看向身后,却见自己化形之法并未被破。

    定睛一瞧,又见这孩童灵气逼人,心底不免有些犯嘀咕。

    眼珠转了转,敖公子露出几分温柔的笑意,从袖中取出一颗硕大的珍珠,在旁边那女子满是惊叹的目光中,走到窗边。

    “小弟弟,给你这个玩,去别处玩耍可以吗?”

    “敖公子~~”

    那女子一声轻唤,一颗芳心当真是要被融化在这温声细语之中。

    啪!

    一只小手毫不留情地将那颗珍珠拍飞,小哪吒奶声奶气地喊了声:“长虫!”

    长!

    敖公子双眼一瞪,此刻也是怒火上涌,骂道:“嗨!你这小童子!怎么骂人嗨!”

    “长虫!”

    “你再骂!”

    “青白花儿的长虫,嘻嘻,哈哈哈!”

    “哎!”

    敖公子怒火上涌,抬手一指点向哪吒的额头,立刻就要用小法术让这人族小屁孩吃点苦头,但他一指刚点出,哪吒小手留下道道残影,将他手指握住,朝着反方向轻轻一掰。

    咔。

    断、断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