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哪!吒 !
    陈塘关,西侧城墙的阴影中,两道身影托着一只大葫芦蹲在角落,仰头看着上面正在进行的‘放置’仪式。

    由陈塘关总兵李靖,将李家家传重宝,轩辕乾坤弓与震天箭,安放在城头之上,镇压陈塘关邪祟,搞一搞陈塘关总体的风水。

    李长寿的化身,李府高级家丁王长安,不由松了口气,笑道:

    “多亏白先生出手,才能将这般宝物复原,不然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白泽讪笑了声,虽然想说一句,让他放下临天殿事务,大老远跑回来就为了这?

    但看了眼袖中藏着的那一点点、绝对不超过零点一成,且不会影响宝物太多性能的零部件,白泽露出了谦逊且上流的笑容。

    白泽赞叹道:“还是水神大人巧思过人,为这把重宝设置了名为孩童锁的禁制,若无成人的大手握住足够大的区域,无法激活其上禁制,直接防止这般宝物被孩童误触。

    高明,高明啊。”

    “哎,还是白先生巧夺天工。”

    “不不不,水神大人才高八斗。”

    “白先生独具匠心。”

    “水神大人仙子之友……”

    “咳,”李长寿咳了声,提醒白泽有些话能说、有些话要斟酌着说,白泽赶紧收口,与李长寿对视一眼,两人在结界内齐齐大笑。

    旁边大葫芦传出一声嗤的嘲笑,被李长寿随手塞回了储物宝囊。

    白泽看看左右,小声问:“水神,来的路上,贫道听闻了一点对你不利的传闻。”

    “哦?”

    李长寿淡定地笑了笑,心底微微一叹。

    身为天庭权臣,天道序列第十的正神,拥有变革、杀伐之神权,却直接召集人族先贤伐天道,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立场失措。

    被人非议无可厚非,他也不会在意……

    “水神,”白泽低声道,“那日是不是姮娥仙子闯了太白宫,双目泛红地进入太白宫后院的小琼峰,最后又带着一种舒适、开心的心情离开太白宫?”

    李长寿:……

    “是,有这么回事。”

    “嘶,哎呀,不谨慎呀水神,”白泽小声道,“三界第一美人的魅力,确实不是男子能抵挡的,但咱也要讲究方法、重视下舆情。

    现在搞得三界人尽皆知,哪怕退一万步,你们之间没事,那也要考虑众口铄金,云霄仙子和截教仙的面子也挂不住不是。”

    “我……”

    李长寿低头苦笑,“这还真是,生死大事无人闻,八卦私事三界知。”

    白泽纳闷道:“怎了?发生了何事?”

    “无事,”李长寿轻声一叹,拍拍衣袍站起身来,“回吧白先生,如今五部洲煞气太浓,你在这太久会影响自身祥瑞。”

    这,喊人来时是多么多么重要,打发人时就是拍拍屁股走人!

    白泽摸摸山羊胡,又喊道:“水神大人,可需贫道测测吉凶!”

    吉凶?

    李长寿扭头看了眼白泽,淡然道了句:“我会一直在吉非凶。”

    白泽不由怔了下,看着李长寿那有些普通的背影,表情呆了一阵。

    这……

    发生了何事?

    自己感受到的天道剧变,莫非是与水神有关?

    怎么突然……这么硬了?

    话说回来,水神不需贫道测吉凶,贫道岂不是对比起金鹏,已没多少优势了?

    再想想金鹏,现如今正在三千世界中领军杀敌,凭借极速没事回天庭溜达,自己却一直在临天殿暗中搞事。

    白泽幽幽一叹,身形遁入大地之中。

    在人教当坐骑,压力比在上古妖庭混日子大多了。

    城墙上,李靖看着那把被布条一层层缠起来的神弓,以及三把长短不一的神箭,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啊,义父费心了。

    于是,数月后。

    ……

    【帝辛推封侯令,诸侯必须遵循嫡长子继承规矩,八百诸侯哗然。

    冀州侯苏护以帝辛残杀九候、南伯候为由,拒纳贡,拒尊商。

    帝辛怒,命崇侯虎率大军征讨冀州。

    本与苏护暗通一同反商的十数家诸侯息声观望,冀州陷入困境,苏护全力备战。

    昆仑山炼气士郑伦,早年下山游历南赡部洲,此时正于冀州做督粮将军。】

    ……

    陈塘关,李府。

    阴云压城,雷声滚滚,李府各处不断吹起无序的狂风,后院的阁楼中,一名名侍女、老奶奶不断奔走着。

    哪怕有修为在身,此时却依然煎熬的殷氏不断低声呼喊,可声音却被那几位大嗓门的接生婆遮掩了下去:

    “快!快!热水热水!”

    “愣着干什么!三少爷快出来了!”

    “看见头了!哎呀,这、这脑袋怎么这么大?看不到边呢!”

    “是福星,福星!这是天生异象呀这是!”

    李府后院墙上,李长寿静静站着,指尖酝酿着浅红色的光亮。

    修改认知。

    他在修改那几名接生婆的认知,让她们不会感知这次生产之怪异。

    因为不断洗涤灵胎中的煞气,又因灵胎不断生长,要护住殷氏,以至于在灵胎周遭结成了一层厚厚的‘灵膜’。

    这般灵胎出世,对于此地的凡人而言,定会有些惊世骇俗,李长寿才会施展这般手段。

    祠堂中,李靖跪坐在四座画像前,对玉皇大帝、玄都大法师、太白金星、度厄真人不断叩首祈福。

    李府正上空的阴云中,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静静立着,此刻都皱眉注视着被阵法笼罩的李府,等待着那一声婴孩啼哭。

    陈塘关东侧,金鹏坐在一艘方舟上,自饮自酌,身后数千天兵注视着天地各个方向。

    陈塘关之北,杨戬坐在一处密林的树杈上,三尖两刃枪插在树下,一条腿向外探着轻轻晃动,手掌轻抚一只小巧的白犬。

    陈塘关往西数百里,扎着双马尾的熊伶俐站在一座山崖顶端,身后则是一排排精锐天兵,其中还有梅山六友、梅山十数名高手。

    陈塘南,天庭元帅荃峒拄着一把大剑、穿着拉风的斗篷,嘴边哼着天庭中没几个男仙能听到的曲调,表情颇为悠闲。

    今日,若有人干扰灵胎降世,便是与天庭敌对。

    而安排了这一切的李长寿,此刻依然觉得有些不太安稳。

    毕竟,灵珠子与自己关系太近了些。

    “出来了!出来了!”

    “夫人加把劲!”

    “出来了!”

    产房内突然人仰马翻,整个李府顿时安静了下去,等待已久的那声婴儿啼哭却并未出现。

    正此时!

    一束红光冲天而起,穿透阁楼的顶端,照去了天穹!

    轰隆隆——

    空中阴云隐隐透出雷光,一股股血风自天穹刮落。

    李长寿左手掐镇字印,李府四面八方涌出道道灵气,瞬间结成了十二重阵壁,将红光强行拦下。

    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齐齐出手,大袖挥舞、大道震震,天空中阴云当即被两股大道震散,明媚阳光照入李府!

    拒绝异象。

    拒绝特殊化。

    李长寿眉头突然紧皱,产房中的红光似乎不满被压,那颗‘肉球’开始不断颤动,一股股煞气开始向外喷涌。

    仿佛压抑了三年的愤怒,要在这一刻完全释放。

    李长寿左手五指张开,产房中的几名产婆与那些侍女瞬间昏迷了过去,身形化作流光被迅速抓到院落中。

    殷氏虚弱地看着那颗肉球,目中只有温暖,这些情形自是早已知晓。

    她迟了两年多才降生的孩儿,就在这灵膜里面,已相当于虚岁三岁的孩童。

    “吒儿……吒儿?”

    这声呼唤没毛病,毕竟按照李靖的起名能力,虽然此时还没定下第三子的姓名,但定然是‘李某吒’了。

    那肉球轻轻颤抖,毫无征兆地跃起,对殷氏怀中撞去。

    李长寿眉头一挑,电光火石之间已是做出判断。

    不阻。

    他双手快若幻影地掐出道道手印,殷氏身周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青芒。

    那肉球撞来,但落下时并没有太强的力道,又被青芒化去了大半冲击力,让殷氏稳稳抱住。

    “吒儿……”

    殷氏柔声呼唤着,嗓音因为自身太过虚弱而有些颤抖。

    “娘亲抱住你了,吒儿……别怕……”

    念及自己第三子受的苦痛,想起三年多前的那一日,那名在梦中对自己微笑致歉的少年。

    殷氏苍白的嘴唇抖动几下,眼角有泪光闪烁,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肉球上。

    “娘亲会保护你的,吒儿,爹娘都会护着你的。”

    产房外,李靖急匆匆从空中跃来,仙识已经注视到了房内的情形,但李靖刚要进屋,那肉球灵膜赫然绽放出七彩流光。

    殷氏的泪痕处,点点流光环绕,那有些丑陋的肉球灵膜缓缓融化。

    光芒大作!

    李靖被照得有些睁不开眼,依旧疾步向前。

    殷氏只能紧紧闭上双眼,感觉双手一空,下意识就伸手去抱,却抱住了一个小小的身子,不由用力拥入怀中。

    一股又一股温暖的灵气流转开来,将殷氏包裹,反过来滋润着她因生产而亏空的躯体。

    灵气中,一声轻唤传入李靖夫妇耳中,传入云上两位真人的耳中,传入李长寿的耳中,传入各处用仙识关注着此地的仙人耳中。

    “呀?”

    光芒渐渐褪去,殷氏怀中,有个看似有两三岁大小的孩童,正抬着小手去摸殷氏的脸颊,那双大眼倒映着殷氏含泪的双眸。

    李靖在旁长长松了口气,不知何时已经单膝跪在床榻前,大手伸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握住这孩童那晶莹的小手。

    “娘……亲……”

    墙头,李长寿背负双手,慢慢闭上双眼。

    最近也是有好事的嘛。

    云上,太乙真人仰头轻叹,目中带着满满的感慨,旁边的玉鼎也是如负释重。

    陈塘关北侧,杨戬嘴角挂着几分轻笑。

    这次,他是师兄了。

    嗯?

    杨戬突然面色一变,额头竖眼张开看向天穹,禁不住自树上起身,悬浮在半空中,抬手握住了三尖两刃枪。

    “师叔,师叔!”

    “嗯,我已见到了,”李长寿的嗓音自杨戬耳中响起,“莫急,让我来就是。”

    杨戬顿时道心大定。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最先呼唤的并非自家师父,而是这位曾经把自己安排到无法喘息的师叔。

    嗡——

    大道颤鸣,原本已清朗的天空再次出现了一块黑云。

    东海之上,金鹏下意识握住了身旁的小戮神枪,此时这小戮神枪正在轻轻颤抖,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气息。

    “这是?”

    太乙真人皱眉看去,随之就低声道,“魔祖留在天地间的煞气!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玉鼎道:“去护住灵珠……”

    “我来吧。”

    一声轻唤在侧旁响起,就见一缕清风极快地吹来,现出李长寿的身形。

    青年面容,本来面目。

    李长寿双眼一眯,身形冲天而起。

    那黑云之上突然现出一张凶恶的面容,对李长寿无声怒吼。

    大道齐震!

    李府,殷氏怀中,那婴孩浑身轻颤,那双灵秀的大眼中被点出了两团黑色火焰,李靖道心巨颤,却强忍着没有去拔剑。

    一道玉光闪过,那口玉质小鼎出现在婴孩额头,将他眼中火焰径直镇住。

    高空之中黑云似有所感,那张面容流露出几分急迫,黑云化做了一颗巨石,径直对李长寿压下,要将李长寿吞噬再冲入李府。

    “哼!”

    李长寿的嗓音传遍方圆万里:“何方妖魔,也敢来我人教弟子镇守之地撒野!”

    他左手张开,八九玄功运转、身周震出一道虚影,高空之中流光闪烁,交织出一张直径千丈的大手!

    无破法身!

    大手上涌,李长寿左手虚握,似是毫不费力、轻描淡写就将那团煞气握住,轻轻一攥;那巨石、那凶恶面容被直接捏碎,黑云炸成一缕缕煞气就要四处乱窜。

    “戮神枪来!”

    李长寿又一声轻喝,远在东海之上的金鹏手中小戮神枪直接消失不见,又在李长寿虚握的左手中‘缓缓’凝成。

    李长寿口中轻喝:“八方鬼怪伏诛,十天煞气归降!”

    戮神枪化出黑色苍龙之影,仰头咆哮一声,龙嘴张开,一股股煞气飞射而来,被苍龙一口吞下。

    少顷,空中已无煞气。

    殷氏怀中,那小小婴孩已是睡熟,那口玉鼎也已消失无踪。

    李长寿身形在空中立了一阵,待手中戮神枪稳定下来,随手一甩,戮神枪化作乌芒射向东海,被金鹏抬手接住。

    “乾坤朗朗,我道昭昭,人教于此,妖邪诛除。”

    这般吟诵声中,李长寿身形化作流星朝九天之上而去,背影潇洒不羁,丝毫没回头的打算。

    毕竟纸道人就在此地……咳。

    毕竟,真男人从不回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