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抉择【大章补更】
    这是?

    当天地突然暗下的一瞬,李靖整个人都有点懵,全然不知发生了何事。

    大手凌空,宛若从天探下的巨臂!

    一股绝强的压迫感自头顶传来,单单只是元神感受到的威压,就让李靖几乎吐血、肝胆俱裂!

    只差一点,李靖那句‘何方妖魔’就要喊出嘴边!

    雷霆滚滚,李靖自是分辨不出这说的是什么,但他此刻犹自记得……

    此地是军营,军务将士虽有微弱修行之法,却与凡人无异!

    而他,此时若不站出来,那营中将士如何去面对这宛若天威一般的大手巨臂?!

    怒自心头起,李靖有些艰难地握住腰间剑柄,本是坐在营帐中的他,此刻想站起来竟都是千难万难,仿佛有几座山岳压在肩头。

    蓦然间,李靖肩头压力消散。

    李靖整个人本自抵御来自上方的压力,此刻压力凭空消失,他如弹簧一般自座椅上冲天而起,撞出大帐顶棚,左手扶剑、右手握住剑柄,仰头看向空中。

    这是……

    黑白气息弥漫空中,阴阳双鱼有条不紊地缓缓旋转,其韵淼淼、其道互消,此刻竟似漫无边际一般。

    人教先天至宝,太极阴阳图!

    李靖下意识在空中搜寻,瞳孔忽地一缩。

    他看到了……

    那青年道者的身影出现在太极图之下,单手托举此宝图,头顶玄黄之塔,修长的身形没有用什么法相天地类的神通,却显得那般伟岸。

    “义……星君!”

    李靖大喊一声,他本想上前看看是否有自己能帮忙之地,但道躯却僵硬着不敢向前。

    他此刻所见情形:

    一只大手摁压在太极图上,被太极图死死抵住,但太白星君的身形却在不断轻颤。

    高空中,似乎隐隐有一名老道盘坐,身周庆云夹裹、惶惶威严无穷尽。

    军营中的将士似乎没有感受到自己刚才所承受的压力,此刻都如没事人般仰头看天,面容上多是错愕。

    还知道错愕,应是无恙的。

    但李靖,此时却更紧张了些,抬头注视着空中相持的身影。

    那高空中的老道……

    太白星君此刻有些勉强的身形……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星君大人,又为何会在此时、此地现身?

    正此时!

    空中青年道者猛然扭头,对着陈塘关的方向嘴唇开合,似乎传声说了什么。

    毫无征兆地,李靖心底突然泛起李长寿的嗓音,不由转身看向陈塘关,双目瞪圆、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护好殷氏,他定是为殷氏腹中胎儿而来!”

    李靖双手颤抖着,他低头看着这人头攒动的军营,看着那一名名将士,又扭头看向城中方向,仿佛一眼能透过高墙阻隔,看到自己正自惶然无措的夫人。

    腹中胎儿……

    锵——

    李靖手中长剑拔出,此刻长发飘舞,铠甲黯淡无光,隔着太极图之影,对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那名老道,调运自身仙力,大吼一声:

    “陈塘关李靖在此!”

    却不知,自己这句话到底何意,又能有哪般作用。

    说到底,面对这般存在时,他的薄弱修为,也如凡人一般,毫无威慑力。

    与此同时,李府后院阁楼中。

    当那遮天大手出现的一瞬,太乙手心一颤,下意识护住了灵珠子的胎灵。

    此时胎灵距离殷氏只剩两拳之距。

    玉鼎真人和杨戬下意识就要冲向军营方向,李长寿在他们身侧的纸道人,却用法力化作屏障,径直将玉鼎与杨戬拦了下来。

    这对师徒瞬间反应了过来,各自沁出些冷汗。

    那是圣人,岂是过去就能抵挡的?

    而且从此地赶过去,便是玉鼎真人全力挪移,也没机会阻拦那只大手。

    电光火石间,太极图展开。

    一抹青光自大地划向空中,在太极图正中的圆心之下,现出了李长寿本体模样,单手托住太极图……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李长寿此刻强行催发太极图威能,将那只大手勉强挡住,前后其实只是眨眼间。

    而代价,就是李长寿此时完全无法分心控制纸道人,在太乙真人身侧的纸道人立刻化作纸人,飘落在了地上。

    这才有李长寿用传声之法,提醒他们不要妄动,护好殷氏。

    殷氏还是熟睡中,沉浸在那个梦境里。

    玉鼎太乙稍微松了口气,玉鼎真人身形自窗口一闪而入,与太乙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犹豫。

    玉鼎立刻问:“如何做?”

    “如、如何做?”

    太乙看着自己探出去握住胎灵的手掌,喉结有些轻颤。

    圣人突然现身,李长寿的传声提醒,还有此前李长寿种种小心谨慎的布置,已是让太乙明白……

    灵珠子的转世身,定会是封神大劫中,对于圣人而言颇为重要的棋子。

    可,圣人现身抓向的是李靖,这又为何。

    玉鼎又问:“转世可要继续进行?”

    太乙目中有些茫然,看向殷氏、又豁然回头看向了城外。

    圣人法相化作的大手,与太极图正自相抗,而太极图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被缓缓压下……

    李长寿身形扛在太极图之下,此刻却并未出声催促这边的转世之事。

    太乙手臂颤抖了下,皱眉看向胎灵,看着里面那吸吮着大拇指的小小婴孩。

    这位真人突然有些不忍。

    转世继续进行,就代表着灵珠子将会卷入天地争斗的旋涡。

    哪个道门三代弟子转世,能惊动西方圣人现身?

    太乙真人有些不愿。

    只想着让自己弟子安安稳稳求个金仙大罗的他,突然不愿灵珠子离开自己身侧。

    洪荒的凶险,他早已经历过、体会过,而当自己拜得圣人师、修行至今日,却依旧无力去护持自己弟子……

    不对。

    太乙真人猛然回过神来,心底快速划过灵珠子决定转世前的种种异常,此刻方才明悟,灵珠子从转世之前,就已被天道定下了如今的宿命。

    罢了。

    这是灵珠子的枷锁,也是灵珠子的机缘。

    就算强行忤逆天道之意,在天道的算计下,他一个圣人弟子,又能护持灵珠子到哪般地步?

    生灵,终究是在天道摆弄之下。

    不成圣,不过棋子罢了。

    “罢了。”

    太乙手指轻颤了下,拦住胎灵的手掌缓缓撤回,掌心轻轻推了那胎灵一把。

    胎灵绽出微弱的毫光,沉入殷氏的腹部。

    咚!

    一股极其微弱又颇为隐晦的心跳声,自那传来,其内珠胎已可称之为胎儿。

    太乙真人下意识后退了半步,嘴边划过少许苦笑。

    一旁玉鼎真人轻声叹息,刚想开口安慰师兄几句,陈塘关军营处变故突生!

    那只大手凭空消散,高空中的圣人之影轻轻闪烁,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

    陈塘关正上方,那股浩瀚的圣人威压直直镇下!

    七彩光华闪动,将太极图的道韵虚影划开一只破洞;

    西方教二圣人故技重施,又一只大手自高空探来,抓向李靖家的阁楼。

    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对视一眼,两人颇为默契地放出自身大道,身形冲天而起!

    而在两位真人决定与圣人碰一碰的瞬间,阁楼上空,那身着战甲的青年,已是张开竖眼、直面那大手。

    杨戬!

    “天庭战将!清源妙道真君于此!”

    那圣人对此恍然未闻,大手飞速砸落。

    这就是圣人!?

    这就是圣人!

    当年自己家中的惨剧,那些刻画在自己心底最深处的画面,还要在灵珠子转世这一家身上上演!

    杨戬瞠目欲裂,额头竖眼神光爆涌,身周出现道道血色气息。

    八九玄功!

    天眼……

    肩头突然被人摁了一下,杨戬那面对圣人绝强威压要爆发的气势,突然被截断。

    “为师来。”

    一抹玉光划过,瞬息间已是出现在高空,凝做一只数十丈高的巨鼎。

    玉鼎真人盘坐在巨鼎之中,口中极快念动的咒符仅有一片‘嗡鸣’,那口巨鼎光芒大作,其上有无数人影晃动。

    陈塘关各处,一缕缕光点浮现在凡人额头,又瞬间消失不见。

    轰!

    那只自高空落下的手掌,已摁在巨鼎之上!

    巨鼎猛地一沉,其上出现了道道裂痕。

    玉鼎真人面容变得无比苍白,双手飞速掐印,巨鼎竟坚持了几个瞬息!

    正此时,陈塘关各处出现了道道光柱,合天罡三十六之数,撑出了一道璀璨光幕!

    绝天断仙大阵!

    就是这几个瞬息!

    李长寿拽着太极图,自城外杀入城内!

    一具具纸道人再次化作人形,自李府前院后院冲天而起,结成北斗守神阵、六神回旋阵、五行护天阵、演四象四极阵、三仙阵……

    将殷氏所在阁楼层层护住!

    但!

    “噗——”

    巨鼎中,玉鼎真人低头喷出一口鲜血,那口巨鼎再无法抵挡,被圣人拍下的手掌直接摁向大地!

    杨戬与太乙真人齐齐出手,想抵住那巨鼎的足,却被直接镇下,各自负伤!

    再弱的圣人也是圣人,若无先天至宝,圣人弟子完全无法与之对抗!

    巨鼎下压,玉鼎真人拼尽全力试图稳固巨鼎,但已无法挽回颓势……

    李长寿目中:

    自己辛苦多年布置的大阵,坚持不过半瞬便被摧毁。

    纸道人凝成的层层阵法,面对圣人之威,其实也不过是转眼就被破掉。

    他距离那只大手,其实只差一息的间隔。

    终究,实力相差太多,非算计与筹谋之过。

    高空中,那圣人之音再次化作滚滚闷雷声,喊的依然是‘此子与我西方有缘’。

    那只大手,已在阁楼之上,向下探抓!

    “师叔且慢!”

    李长寿高声呼喊,虽喊的是师叔,但嗓音难掩其愤。

    准提不答,大手依然抓下,似是要将殷氏掳走、度化,进而将其腹内的大劫之子控于掌心。

    底牌呢?

    己方的底牌,或者说,阐教的底牌呢?

    自己让太乙真人去求的二师叔法旨……

    李长寿拽着太极图依然在全速前冲,目光死死盯着圣人砸落的巨掌,心底默念着‘五四三’的倒数。

    终于。

    一!

    那只大手突兀地顿住,高空中的圣人微微皱眉,那双半睁的双眼低头看去。

    就在阁楼之中,殷氏小腹前,一抹灰光溢出,凝出了巴掌大小的小小幡旗。

    这幡旗其上似有无数生灵之影,又似有天地演变的画面,但若定睛一看,其上迷雾混沌,只有一个三角幡旗的轮廓。

    但就是这只虚幻的幡旗刚现身,那只抓下来的大手立刻就要后撤,高空中的准提道人面色阴沉如水。

    小旗轻轻摇晃,旗面之上混沌翻转,一抹看似普普通通的亮光自混沌中射出,无视屋顶以及种种实物,径直点在了巨掌掌心。

    先天至宝盘古幡!

    开天神斧的锋锐,天地第一杀伐至宝,以先天神魔之血肉淬炼,以盘古神之杀性凝聚!

    混沌无极剑气!

    高空中的准提闷哼一声,那只大手出现道道裂痕,自掌心开始崩碎,绽出了并不算璀璨的光亮。

    大手坍塌,化作高楼般的云雾,高空中的准提身形后仰了一瞬,左掌掌心出现了寸长的伤口。

    与此同时,李长寿拽着太极图赶来此地,抬手将天穹完全封锁,袖口一甩,被他顺手抓来的李靖踉跄几步,站在了此地空中。

    盘古幡的虚影缓缓消散,元始天尊的圣人道韵就此消失不见。

    李长寿全神戒备。

    今日已是做到了这般地步,若准提再出手,自己哪怕暴露一些底牌,也要将准提尽力挡下。

    只需挡住几个回合,下不来台的就是准提,受威胁的就是他这个道祖定下的主劫之人。

    准提不退,自家圣人也可直接出手。

    灵珠子的分量不够,只能他这个普通权神来凑。

    身下半空中,玉鼎真人面色惨白,呼吸急促,此时只能闭目调息。

    太乙真人和杨戬受伤并不算重,杨戬此刻已是提着三尖两刃枪怒视准提,太乙真人捂着胸口,身周盘旋着九条火苍龙。

    此刻,他虽极力控制自己的嘴,怕激化矛盾,让己方陷入为难。

    但心有不平、心有不忿,当真忍不住冷笑了声……

    “呵,圣人。”

    高空中的准提却是轻笑了声,突然抬手对着李长寿等人轻轻一点,神态自若地叹息:

    “李长庚,你煞费苦心灭我西方教九成弟子,而今合该得此报。”

    李长寿淡然道:“为何听师叔这般言语,与人为恶还如此冠冕堂皇。

    也对,圣人当为天地间的生灵之表率,生灵有善有恶,恶灵也总该有个代表。”

    准提也不恼怒,只是道:

    “道门以我西方教弟子填补劫运,贫道自当为他们讨个说法。

    今日你当真以为,自己已护下了李靖一家?”

    李长寿眉头微皱,突然想到了什么,豁然转身看向下方殷氏所在。

    他双目射出神光,恰好捕捉到了一抹血光,自大地深处飞射而来,转眼没入殷氏眉心!

    那血光……

    十二品红莲?

    不、不对,是与十二品红莲品级相当的煞气!

    魔祖本源·灭天煞气!

    李长寿抬头怒目而视,怒极反笑。

    一个圣人,堂堂圣人,为了算计一个徒孙辈的生灵,煞费苦心、精心算计,先是出手威胁李靖,将自己暂时调离。

    又出手打破自己所做重重布置,耗尽自己这些年在此地落下的心血,破大阵、毁纸人。

    还好自己提前稳了一手,让太乙真人请来元始天尊的庇护,顺利赶来,护住李靖一家。

    这圣人犹自不肯放手,竟用这般煞气,污浊一个刚迈上修行路不多久的凡俗女子,以此害她腹中胎儿。

    准提悠然一笑,身形化作云雾消散,似乎从未来过一般。

    而他的嗓音,也在李长寿几人耳中响起,缓缓消散……

    “魔祖本源煞气无物可解,贫道当年修补西方时偶然所得,特赠于师侄。

    灵山之难,贫道自会慢慢清算。

    而今这天地间,贫道已无弟子,自无忌惮。”

    李长寿双拳紧握,压制着心底追上去的冲动,却是知道,自己追上去也无胜算。

    均衡大道,此时就算被自己极限催发,也差了一些,够不到第六圣。

    下方突然传来灵力波动,李长寿面色一变,施展遁法就直冲了下去。

    阁楼中,火光一闪,太乙真人身形自火焰中冲出,双目带着一缕缕火焰,紧盯着殷氏的身形。

    殷氏犹自在梦境之中,只是她原本所做的‘神仙送子梦’,已是变故横生。

    她眉心有一团浅红色的煞气,这煞气一缕缕蔓延开来,朝她全身各处汇聚,已是侵染了腹中胎儿。

    不,不对!

    胎灵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现出微弱毫光,主动吸纳起了各处的煞气。

    太乙真人双目瞪圆,快步向前,抬手颤抖几下,突然一掌对着殷氏眉心拍去!

    哒!

    一只铁箍般的手掌,将太乙的手腕握住。

    面色苍白的玉鼎真人及时赶来,将太乙直接拦下。

    “师弟你放手……”

    太乙真人声音有些发颤。

    玉鼎真人沉声道:“师兄,这已是灵珠之母。”

    “此时将灵珠子救出来,说不定还有救,对,还有救……师弟你放开,松手!”

    “师兄!”

    玉鼎真人舌绽春雷,太乙真人双目带着些血丝,死死瞪着玉鼎。

    一旁李靖翻身自窗户冲进来,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发愣,但立刻扑上去,将昏睡中的殷氏紧紧抱住。

    李长寿身影闪来,右手手指快速点在殷氏额头,左手并起剑指抵在右手手背,右手缓缓提起。

    一团煞气被他指尖黏住、提出,但煞气之外,还有一层虚影。

    殷氏的魂魄。

    圣人出手,殷氏如何能抵?

    此刻她魂魄已被煞气融合。

    这、这……

    李长寿抬起的双手慢慢摁下,让殷氏元神归位。

    “星君、义父!”

    李靖慌忙喊着:“我夫人、夫人如何了义父。”

    李长寿默然无语,在袖中取出十多只宝囊,挨个倒出一只只玉壶,又抬手在殷氏身周虚画,写下一道道符箓,将殷氏体内煞气暂时镇压,避免被胎灵吸附。

    这,怎么办?

    李长寿闭上双眼,心神飞速盘旋,太极图将小楼包裹了起来,让此地变得无比宁静。

    很快,他睁开眼,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李靖,平静地道一声:

    “李靖,你要夫人,还是要你夫人腹中孩儿。”

    李靖双手一颤,仿佛失去所有气力一般,跪坐在了床榻前。

    “我要夫人,义父求你护住我夫人!”

    李长寿‘嗯’了一声,立刻就要出手。

    “不行!贫道不同意!”

    太乙真人定声道:“把灵珠子还给贫道!我们不转世了!把灵珠子还给贫道!”

    李长寿皱眉看向太乙,有些无奈的闭上双眼,双手也在轻轻颤抖。

    窗外,看着这一幕的杨戬握紧了长枪枪杆,眼底的愤怒,化作心底的大恨。

    玉鼎真人长叹一声,只是将太乙死死地拉住。

    嗡——

    一缕太清道韵悄然划过,李长寿袖中飞出一只玉盒,玉盒自行打开,飞出了一颗金丹,转眼没入了殷氏小腹。

    那是,承载了灵珠子法力和记忆的宝物,是李长寿和太乙真人做的准备,只等灵珠子转世后,给转世身服用,恢复道境法力与自身记忆。

    “师父。”

    少顷,一声轻唤传来,淡淡的金光自殷氏身前闪耀,化作了三寸高的虚影。

    灵珠子。

    太乙真人浑身轻颤着,低声道:“徒儿,咱们不转了,咱们回去修行……”

    “师父,”灵珠子低头做了个道揖,抬头时露出少许笑意,“是咱们选择了他们,他们本就是无辜之人,对吗?”

    “这是圣人的算计!这是西方家那腌臜圣人的算计!”

    太乙真人低吼着,“这不能怪你,一切罪责骂名师父担着,师父早就被人骂惯了!”

    “可师父,他们本就是无辜的。”

    灵珠子看向一旁李长寿,又将目光挪向了熟睡的殷氏,凝视着殷氏的面容。

    “这就是,我以后的娘亲吗……”

    太乙真人:“她不是!她还不是!”

    “师父,”灵珠子低声道,“弟子既要转世,自当舍弃前身,而今转世却要害无辜之人性命,弟子已是难安。

    若弟子今日以牺牲这位夫人的代价得活,弟子此生,又有何面目再面对这天地!

    还请师父准许!”

    三寸高的灵珠子跪伏下来,定声道:“弟子愿吸纳此煞气,承担这份因果!”

    “你!”

    太乙真人嗓音轻颤了下,随之无声的摆摆手,像是失去所有力道,无力地后退几步,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上,双目无神地看向屋顶。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李靖对太乙真人连连呼喊。

    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示意李靖退开,面对着灵珠子,一时也是百感交集,低声道:“委屈你了。”

    灵珠子摇头轻笑,言道:“师叔劳累,莫因此事内疚。”

    “我会全力保你和殷氏,”李长寿正色道,“并决意付出一切代价,你只需坚定信心,莫要对煞气屈服。”

    “谢师叔,”灵珠子点点头,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就要回归殷氏体内。

    “师兄!”

    杨戬在窗外一声呼喊,灵珠子扭头看去,对杨戬露出少许微笑。

    杨戬笑道:“待你出世,应当是喊我师兄了。”

    灵珠子笑道:“那也要比比手段才是。”

    而后两人互相抱拳做道揖,灵珠子身影‘一跃而下’,道道仙光摇曳。

    殷氏体内,灵胎绽放道道灵光,开始吸纳那一缕缕浅红色的煞气。

    李长寿面露思索,立刻以法力护持殷氏各处,让煞气平稳过度。

    袖中飞出十二只纸人,化作十二名男女老少,开始诵读十二品降魔驱煞之经文。

    随之,他连连动作,为殷氏推散九转灵丹,疗养神魂,又为灵胎注入海量功德,尽量阻隔煞气。

    还不断并出剑指,将一缕缕涌向灵胎的煞气,半路截出少许。

    不多时,昏睡的殷氏平静了下来,眉目渐渐舒缓了下来。

    她喃喃着什么,一手抚向自己小腹。

    “李夫人,”李长寿低声呼唤着,将殷氏的手掌用法力挪开。

    殷氏低声喃喃着:“不要……不要伤害我孩子……”

    “他没事,”李长寿回应了一声,抬手点在殷氏额头,让她睡的更深沉些。

    随之,李长寿掌心对准胎灵,目中划过几分决然,缓缓向上牵引。

    被血光环绕的灵珠子魂魄慢慢飞出,因他主动吸纳殷氏体内煞气,此刻已是被煞气噬心。

    周遭诵经声大作,李长寿指尖绽放神光,将灵珠子魂魄瞬间包裹、净化。

    太乙真人闭目不敢多看,玉鼎真人盘腿坐下来,双手掐印,打出一道玉光点入灵珠子魂魄额头。

    李长寿心底道韵流转,眼中划过少许喜色,右手画下一道繁复的符箓,打入灵珠子额头。

    霎时间,无边煞气被符箓所吸引,朝灵珠子魂魄最深处涌出、凝聚。

    与此同时,李长寿缓声道:

    “老师赐下护命符咒,我已护住灵珠子神魂,但煞气本源与他神魂相融,今后或许会有诸多隐患。”

    “当真?”

    太乙真人顿时来了精神。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低声道:“我会再想办法继续帮他,暂时只能这般镇压。

    只是如此一来,灵珠子相当于神魂受损,记忆已消散。”

    “转世应该的,应该的,”太乙真人低喃着,坐在座椅上长长松了口气。

    周遭诵经声越发清晰,李长寿慢慢将灵珠子的神魂归位,又将逸散的煞气纳入掌心,用功德包裹,收入一颗宝丹之中,彻底封镇。

    这准提……

    彼其娘之。

    李长寿心底正吐槽,却感觉到有十多股熟悉的气息飞速冲向此地,心底也是一暖,连忙准备给各处的传声,让他们不必担心。

    ……

    ‘这李长庚竟能镇压此等煞气。’

    天外虚空,某个融于乾坤的老道皱眉低喃,嘴边冷哼了声。

    此子不除,心腹大!

    乾坤为何被突然封禁了?

    老道豁然抬头,面色突然大变。

    乾坤突然出现了微弱的青色毫光,这老道立刻就要闪身离开,但身形刚动,一张大手从正上方砸落,直接将他身形摁平。

    “太清师兄,你当真要因一个三代弟子对贫道出手!?”

    虚空中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应答声:

    “你我有……缘……”

    缘字未落,无数掌影自虚空凝成,对老道轰砸而来,打的那老道吐血不止,浑身大道颤颤巍巍,几欲昏阙。

    而在这掌影中,又有一缕玄妙的道韵,主动为老道疗伤,让他不至于伤势过重。

    毕竟,圣人不可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