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太白小课堂
    迎仙殿,顾名思义,就是天庭迎客之地,位于中天门内侧。

    迎仙殿主要用来接待前来投奔天庭的洪荒大牌散仙,偶尔也会如此时这般,作为天庭正神‘正式会见’散修之地。

    散修定义不同,在洪荒多指无宗门依靠束缚的独行练气士;

    而在天庭处,不入天庭仙籍,都可当做是散修。

    李长寿要用迎仙殿,负责管理此殿的神官颇为紧张,他们前前后后来回奔走,又是洒水又是插花,让各处看起来大气又不失雅致。

    半个时辰后,火灵圣母先被引来此地,她左看右看,略有些拘谨。

    火灵修的是火之大道,最喜着一袭红裙,身形在薄裙衬托下颇为迷人,却也是一位顶美的仙子。

    那天将客客气气地拱手道:“还请在此稍候,星君大人稍后便来与仙子相见。”

    “多谢,”火灵圣母还了一礼,倒也毫不扭捏,径直坐在了就近的圈椅中。

    待那天将去殿外等候,火灵圣母也略微松了口气。

    这次来天庭,让火灵圣母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尤为明显,在她踏入天门的瞬间,下意识开始思索,自己若是遭了埋伏该如何后撤。

    但得出的结论,却是退无可退。

    浓郁的天道之力、摆在明面上的‘仙人大阵’、浩浩荡荡又似无穷无尽的天威,让火灵圣母不断泛起后退的念头。

    她的实力,放眼洪荒三界,也应当不算低了。

    天门之内,巡逻天兵随处可见,井然有序、丝毫不乱,天兵天将的面容上,洋溢着一种从容淡定,仿佛他们并非只是真仙境上下的道境。

    走出了虎虎生威,走出了天仙的气度。

    这才多少年?

    火灵心底感慨不已,又想到了刚刚那名天将提及‘星君’二字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敬重与敬畏……

    忽然间。

    “拜见星君大人!”

    “拜见星君大人!”

    “哎,不必多礼,几位将军辛苦,暂且歇息。

    殿外突然传来些许对话声,火灵圣母连忙站起身来,朝李长寿迎去,对李长寿做道揖行礼。

    “火灵拜见长庚师叔!”

    “嗯,”李长寿含笑摆手,“不必多礼,来这边坐下说。”

    言罢,李长寿与火灵圣母就近入座,也不分什么宾客、主次。

    他用的是老神仙面容,嘴角含笑、慈眉善目,眼底带着几分询问,又似乎在说‘不必着急’。

    祥和的道韵弥漫开来,淡淡清香沁人心脾。

    火灵圣母发现自己道心舒展开来,那份在天庭感受到的压迫感,已是悄然消逝。

    这……

    才多久?

    自己怎么连长庚师叔的纸道人都看不透了?

    火灵圣母其实与李长寿打过几次交道,那时李长寿的‘常驻办公地点’是安水城海神庙后堂,通天教主的画作之下。

    当时,金光圣母对赵公明老大哥芳心暗许,又自忖教内身份地位、自身道境差距,多年不敢开口。

    李长寿因云霄仙子之事,在截教成功树立起了‘情感导师’的形象。

    当时陪金光来的,便是火灵圣母,李长寿还给了火灵圣母一些锦囊妙计,后来也总算让金光得偿所愿,与赵公明老哥试试能否成为道侣。

    此事的结果,却满是遗憾。

    洪荒之中的情感,也并非儿戏,两人相处不合、找不到道侣的那种感觉,也没必要搭伙过日子,故告一段落。

    与金光圣母失败的情感体验,却让赵公明打开了心房,有了那么一点躁动。

    后来,才是赵公明与金灵圣母暗生情愫,暗中结成道侣,到现在还未对外公布。

    ——金灵圣母乃截教内门大弟子,截教名义大师姐,排位仅次于多宝道人,人狠话不多、暴躁上头姐,持有诸多重宝。

    金光圣母乃截教外门弟子,十天君组合唯一女仙成员,排位百名开外,属于碧游宫圣人弟子们开会,可去、可不去的类型。

    火灵圣母乃多宝道人的弟子,与金光交好,本领尚在金光圣母之上。

    故,李长寿挑选话题时,说的是:“金光师姐近况如何?”

    “已是走出来了,”火灵抿了抿嘴,“而且,公明师叔与金灵师叔……金光师叔是明白的,自也不会多念着了。”

    “性格不合,这确实是无解的难题。”

    李长寿摇头一阵感慨,见氛围已经带起来了,就直接问询:“师侄突然来寻,可是多宝师兄有要事叮嘱?”

    “这个,并非……”

    火灵圣母有些心虚地抿了抿嘴唇,又瞄了眼大殿的出入口。

    她传声道:“师叔,此次师侄是为求助而来,也是为了找您取取经。”

    “哦?”

    李长寿表情流露出几分疑惑,笑道:“可是有什么不懂的经文典籍?这个我怕是指点不了。”

    “并非是为修行之事,嗯……”

    火灵圣母本是痛快的性子,此刻却有些犹犹豫豫,支支吾吾半天才表达清楚来意。

    与李长寿所料无二,便是为了南赡部洲之事。

    此前,火灵圣母与闻仲,这两位截教三代弟子的领头羊,被派去了南洲搜集世俗王权更迭之讯息,并找机会在南洲立足。

    这算是截教面对封神大劫的积极应对之法。

    可火灵与闻仲都是炼气士,平日里在山里修行惯了,就算悟性惊人、才思敏捷,去得世俗之中,也被那什么三公九卿大宰礼祭搞的晕头转向。

    火灵圣母低声道:

    “此时弟子还有些搞不懂,商国到底是怎么个用人之法,这大劫又是如何运作的。

    师尊推算到,大劫对应南赡部洲凡人王权更迭,也就是有新王兴起、旧王退却,可如今的商国如日中天,在商人聚集之外,还有足足八百诸侯方国!

    这谁能说得准,到底是谁取商而代之?

    且商国如此强盛,何来衰败之迹象?那王权更迭,到底是王朝破灭,还是其内夺权,又或是一场如同四海海族那般的叛乱?

    弟子,当真有些糊涂了。”

    “哈哈哈哈!”

    李长寿抚掌大笑,火灵圣母抬手理了理耳旁发梢,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俏脸划过少许红晕。

    “师叔,您莫要取笑弟子了……”

    “咳,让你一个极少进入世俗的上古炼气士,去琢磨这般事,当真有些为难你了。”

    李长寿笑道:“商国的体制,我多少也了解一些,但一时半会与你言说,也难以说明白。

    我且问你,你是想琢磨今后哪个方国会兴起,还是想问如何在商国立足?”

    火灵圣母笑道:“这些却都想搞明白,若是师叔您能指点弟子一二,那就再好不过了。”

    “天机不可泄露。”

    李长寿缓声道:“你如果想了解这方面的消息,那我可详细与你言说。

    不过在此之前,你先要弄清楚,你在商国立足,意义何在?”

    “这不就跟此前那些中神洲仙宗干预南洲俗世差不多吗?”

    火灵圣母正色道:“弟子是想,先在商国有一定的影响力,最好能在有需要时,干预到人族人皇做出与大劫有关、对我截教有利的判断。

    只有掌握住时局变化,摸清楚大劫运转的方向,才可在大劫之中截取到那一线生机。”

    李长寿轻吟几声,笑道:

    “你这般想法,却也是颇为聪明。

    只是,在天庭言说如何影响当代人皇,这若是被人听去,那可是挑衅天庭的大罪了。”

    火灵圣母忙道:“弟子只是想助我截教渡过大劫,绝无任何操控人皇的想法!”

    李长寿摆摆手,示意她不必紧张,随后坐在那陷入沉默。

    他在想,该如何提点截教此事,又在想这里面有多少天道推动的因素。

    让他这个监考老师给点答案,火灵圣母当真也是敢想敢为。

    若这般,自己也可顺势做些布置。

    “火灵,此事干系不小,若我单独给你指点,又会被人说我有意偏袒。

    这般,我做个安排。

    三日后,我会下凡一趟,为阐教和截教各两名三代弟子,详细介绍有关凡俗的一系列能说的问题。

    哪怕是要下棋,也要提前定好规矩。

    且稍后应当还会有一件大事要公布,我需去玉帝陛下那确认一番。”

    火灵圣母顿时有些犹豫,轻声问:“长庚师叔,此事也要带上阐教那边的弟子吗?”

    “自然,”李长寿笑道,“公平正义,是天庭矢志不渝的追求嘛。”

    火灵圣母有些欲言又止,总觉得自己这一趟天庭之行,非但没在这位师叔这里拿到什么好处,在一定程度上,还帮了阐教……

    罢了,总归会比自己与闻仲师弟如无头苍蝇般乱转要强得多。

    与阐教有同一个起点,他们截教又怕什么?

    争就是了。

    “火灵多谢师叔指点迷津!”

    火灵圣母起身做了个道揖,“那弟子就去俗世候着了。”

    “善。”

    李长寿温声道:“三日之后午时时分,我自会在商国国都现身,届时还会带一二好友,以及商国的先祖。

    但我只会对你们介绍凡俗的情形,不会有任何提示或者提点。”

    “嗯,弟子明白!”

    火灵答应一声,与李长寿告辞而去。

    李长寿还叮嘱她,让她莫要忘了将此事禀告去玉虚宫,毕竟事关教运,再小的事也不能轻易下决断。

    火灵圣母面色郑重地应了下来,心底倒是多了少许期待,匆匆告辞出了迎仙殿。

    李长寿也并未多耽误,径直赶去凌霄殿中,与玉帝陛下禀告此事。

    玉帝自是没什么异议。

    让阐教与截教了解凡俗权力的构成,也有助于减少凡人伤亡。

    此前玉帝曾去紫霄宫拜见道祖,请来了道祖法旨,护持大劫之中的无辜生灵。

    那道道祖旨意,此刻就在通明殿,只要时机成熟,随时可以颁布。

    “长庚觉得,这次时机是否合适?”

    “此次不宜大张旗鼓,相当于给截教和阐教提前透个信,”李长寿沉吟几声,“这旨意,在杀劫真正爆发前夕颁出,效果应当最好。”

    “那就听长庚爱卿的,”玉帝陛下含笑答应一声,又详细问了李长寿有关‘下凡开讲座’的详细讯息。

    荃峒元帅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于是,三日后。

    李长寿的纸道人出现在南天门附近,驾一朵白云,带着数道身影朝凡俗落下。

    他身旁站着的,自然就是玉帝化身、荃峒元帅,身后则是龙吉与有琴玄雅,一行人收敛气息,朝商国国度缓缓落去。

    李长寿故意显露出一缕气息,很快就得来回应,数道流光自城外两个角落掠起,化作了两男两女。

    截教来的,自是火灵与闻仲;

    阐教一方来的,却是身着便装的杨戬与一位阐教不重要的玉虚宫女仙。

    双方从两个方位而来,见面后立刻对李长寿行礼,口称师叔。

    李长寿含笑应答,主动为他们正式介绍了身旁的‘洪荒秩序资深专家’荃峒元帅,以及‘商国开国先祖’有琴玄雅。

    荃峒见多了大场面,这般情形只是含笑点头,任凭李长寿调侃。

    但有琴玄雅……

    她似是略微有些紧张,在李长寿介绍完了她与商国王室的关系,就主动解释一句:

    “我幼年便入了人教仙宗修行,商国先祖只是我侄儿。”

    七八双目光汇聚而来,等待着有琴玄雅的下文。

    有琴玄雅却是颇为认真地点点头,走回了李长寿身后,不再多说什么。

    李长寿大概能弄懂有毒的脑回路,她刚才的意思,其实是……

    本仙之前,没嫁过人。

    “走吧。”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咱们各自变化成凡人模样,在这大城中走走看看。

    有关凡俗王朝体制与官职,我会详细与你们介绍,你们也可将今日听闻,悉数禀告给各家师兄师姐。

    说起这商国之制,就不得不从上古人族崛起后开始慢慢说起……”

    ……

    与此同时,就在这座大城的某个偏僻酒屋中。

    “唉。”

    顶楼雅间,一名青年‘剑客’低声叹着,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而后对着窗外出神。

    一个仙人,在凡俗混成这般模样,当真!

    李靖又叹了口气,看着桌边立着的佩剑,想着此间遭遇的种种,一时间竟颇有抑郁郁闷之感。

    他自度仙门下山闯荡后,先是回返陈塘关,将陈塘关外围的妖王驱逐、封印、斩杀,在自己爹娘老坟前守孝三年。

    李靖念着太白星君的提醒,思索着‘修仙反馈家乡’、‘变强守卫家乡’的办法,在陈塘关附近行侠仗义、惩处歹恶。

    本来,他也算逍遥自在,在陈塘关方圆数千里都是威名赫赫,找寻着自己下山之前,曾听门内长老提到的机缘。

    然后……

    他真的遇上了。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午后,李靖站在竹林的树梢上静静而立,隐藏身形,等待着一股劫匪现身行凶。

    就是那么不经意间,那名女将军骑着马,在他视线边缘英姿飒爽地奔驰而过。

    起初李靖并未在意此事,只是觉得那少女的五官面容颇为好看。

    自那之后,道心莫名就开始想起这个少女;

    等李靖回过神来,已是发现,自己道心竟然都被此影响。

    情根深种。

    她到底是谁?是驻守边关的女将,又或只是喜欢那般装束?

    半年多来,李靖在茫茫人海寻找着,每次都像是寻到蛛丝马迹,但线索又总会莫名其妙的断掉。

    一直到昨日,他到了商国都城,这人间最繁华之地,心底默默起了念头。

    若在此处寻不到那位美丽的姑娘,自己就斩掉记忆,回山中修行百年,再来凡俗闯荡。

    “唉,再找找吧。”

    李靖又看向窗外,实际上却是将仙识缓慢延展开,找寻着这座大城每一个角落,不放过每一个可能的身形,努力寻找着自己的姻!

    “星君大人?!”

    李靖一个激灵,酒意瞬间消散。

    眼中燃烧起了希望之火,扔下了几枚商国通用的钱币,身形化作流光直奔西城门!

    度仙门长老的叮嘱犹在耳旁,他这次就要对星君大人展示,自己通过星君大人留下的典籍,所悟到的精髓!

    《父亲》!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