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怪主动
    这谛听也是没谁了,堪称洪荒求生课代表。

    说让变少女,绝不变少年!

    就是它刚开始胡乱蹦哒,还没跳出个样子,就被地藏拖去了角落一顿胖揍……

    见状,李长寿不由开始反思。

    他有那么凶吗?

    唉,天地间充斥着对稳健的误解和迫害,这洪荒怕也是难好了。

    笑。

    虽然李长寿很想顺势在轮回塔安插一只纸道人,守株待兔试试能不能寻到弥勒的踪迹,但终究还是要尊重轮回塔主的意愿。

    故,李长寿将这具纸道人放去了轮回塔地下,镇压在此地的两个物件。

    天魔尊者的灵核;

    神秘老者的尸棺。

    西方教之事远没有完结。

    且不说玄都大法师与多宝师兄未有踪迹,单说此时局面,截教的困境,其实并未缓解太多。

    今日阐教与截教对峙,双方距离撕破脸皮只差一步。

    阐教自是顾忌截教的实力;

    截教一半是忌惮阐教仙跟脚清正、福源深厚,一半是因道门一家亲,他们不愿做挑起道门内战的恶人。

    截教仙回返金鳌岛的路上,云霄暂时‘离队’,带着琼霄去了南海之滨,落至安水城海神庙中。

    也是姻缘开始之处。

    海神庙后堂依然洁净,神使们时常打扫,李长寿的纸道人也偶尔在这里,召集养老的十九位上古魔兵‘开会’。

    关爱退休老魔兵,人教人人有责。

    入得后堂,少许太极图威能开启,李长寿先是呼唤了一声太极图,却未得到回应。

    想来,此时大师兄应该在离洪荒颇远之地。

    这让李长寿不由得开始担心起了……

    准提圣人的安危。

    若是离了洪荒天地,天道圣人的优势,也就在于自身道境了;

    而一颗少了枝丫的七宝妙树,对上太极图、混沌钟、玄黄塔、乾坤尺、鼠王之宝库,不见得能讨得了好。

    希望自己给两位大师兄的叮嘱,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一些效果吧。

    圣人平安,圣人平安,圣人平安……

    ——准提哪怕死在天地外面,大道消散,同样会造成对天道约束之力的消退。

    此消则彼长。

    待后堂阵法开启妥当,一只小虫儿自云霄袖中钻出,仙光缭绕间化作李长寿本体,依然是青年样貌。

    “姐夫!”

    琼霄在旁欢呼一声,抱着自家姐姐的胳膊一阵摇晃,“姐夫好厉害,西方教终于被你整垮了!”

    李长寿笑眯了眼,温声道:“话不可如此说,西方教多行不义必自毙,与我并无太多关联。”

    “嗯!嗯!”

    琼霄不断点头,小脸上写满了‘你说的都对’。

    云霄目光略带歉然地看着李长寿,柔声道:“终究还是拖累了你。”

    “无所谓拖累与否,你我何必说这些。”

    李长寿温声说着,两人目光相对,自是离的越发亲近。

    柔荑就要去找那双大手,寿爪就要去牵那双纤手。

    “咳,嗯哼!”

    琼霄背着手在旁走过,李长寿与云霄相视而笑,各自只是静立。

    云霄问道:“两位师兄可安否?”

    “暂且不知,不过料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李长寿道,“毕竟有老师暗中护着,去的也是脱离天道监管之地。”

    “嗯,”云霄轻轻颔首,略微思索。

    李长寿招呼这对姐妹入座,又传声让海神教神使前来送茶。

    琼霄眼珠微微一转,就开始了今日份的小套路:

    “你用功德祭炼过的穿心锁实在是太强了!”

    李长寿含笑点头。

    “姐夫你那穿心锁当真厉害呀!”

    李长寿端着茶杯低头抿了口。

    “姐夫~”

    “嗯?”

    云霄仙子抬头看了眼琼霄,后者瞬间端坐,小声道:“姐姐别误会,我只是感慨那宝物如此厉害……”

    李长寿不由得笑眯了眼,轻飘飘地揭过话题。

    他道:“待后续风波平息,截教也可安生一些时日,只是后续大劫已无法阻挡,你们自当小心行事,若无必要,莫要离开三仙岛。”

    琼霄也收拾起玩闹的模样,问道:“姐夫,此次扳倒西方教,背后可是天道的安排?”

    “说不准,”李长寿放下茶杯,“我也有些搞不清,天道要的到底是什么局面。

    不过这次覆灭西方教大部分门人弟子,封神大劫的劫运消散了大概四成。

    对道门而言,就相当于可以少近半的损伤,算是颇为不错。”

    “都是姐夫安排的好呀。”

    李长寿摇摇头,笑道:“是截教实力过硬罢了。”

    他刚刚撒了个小谎,就是那封神大劫劫运消散的程度,其实是二成,被他翻了个倍。

    这般只是单纯不想让云霄、琼霄多担心,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他们聊了一阵大劫,云霄问起后续该如何收尾,李长寿也只是让截教尽量安生下来,核心弟子和大弟子莫要胡乱走动。

    正说话间,一道水蓝色流光划过天际,却是赵公明寻到了此处。

    赵大爷刚落地,抬手将胡须上的血污抹掉,原本蜡色的面容瞬间恢复正常,背着手、哼着小调,迈着外八老爷步,入得大门,见到李长寿就是一阵大笑。

    “啊哈哈哈!痛快!痛快啊!”

    琼霄笑道:“大哥,你这次当真失了策,怎得连片刻都没能拦住?

    我们去灵山之前,你可是拍着胸口说,定能拖延他们小半个时辰。”

    “这个,”赵公明讪笑了声,都不用李长寿招呼,就自行坐去了李长寿身侧,与两位妹子相对。

    他叹道:“策略方向是没问题的,只是阐教人太多,为兄也只能拖延二三仙人罢了。”

    李长寿笑道:“能把太乙师兄拖住,老哥你已是劳苦功高。

    不然让他开口讽刺几句,今日非要打起来不可。”

    “太乙那张嘴确实……”

    赵公明表情颇为复杂,实可谓一言难尽。

    琼霄问:“就没有克制太乙真人话术的法子吗?”

    “有,”李长寿淡然道,“南赡部洲某个小山村隐居的七情化身,算是太乙师兄的克星。”

    赵公明抚须笑道:“不开玩笑的讲,阐教之内也是藏了诸多高手。

    玉鼎真人不显山不漏水,为兄多次观察,始终看不透他道境。

    他走的是修心之道,修的是元神超脱,道境已是极为高深,若稍后大劫之中,咱们不可避免要跟他们对上,记得莫要打出真火,尽量避开玉鼎与太乙。”

    云霄柔声道:“咱们到时,不与他们起争执就好了。

    大劫之中,多些忍耐便多些生机,退一步海阔天空。”

    李长寿:……

    咱家云云的理论知识没的说!

    就是希望实践起来,别去背道而驰。

    赵公明与李长寿说笑几句,一枚传信玉符赶来海神庙,却是金灵圣母问询赵公明是否无恙。

    玉符中提及,截教要在金鳌岛上召开万仙大会,只等多宝大师兄回返就正式开幕,让赵公明早些过去主持各类繁琐事务。

    云霄本想趁着西方教被灭,与李长寿多相处些时日,此时也不得不赶去忙碌。

    琼霄笑问李长寿是否去截教做客,李长寿自是含笑摇头。

    他现在,除却人教仙宗,哪都不能去。

    后堂门前,李长寿注视着云霄兄妹三人离开的方向,略微有些出神。

    他突然泛起了少许诗性。

    凡俗的喧闹声就在耳旁;

    一缕缕香火功德钻入体内,填补着永远不可能圆满的功德宝池;

    云舒云卷,心旷神怡。

    李长寿轻吟几声,开口吟诵: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言罢轻笑了声,施展风遁消失不见,暗中跟了上去。

    稳一手,护他们兄妹三人与截教大批高手汇合再说。

    此时截教刚有大动,教运本就不稳,此刻杀伐过重极易引发事端。

    若准提圣人突然杀回来,‘凑巧’遇到了云霄、琼霄、赵公明,愤怒之余出手打杀,这能找谁去说理?

    不得不防。

    待送云霄回了金鳌岛,李长寿方才取道北俱芦洲,自北天门大摇大摆回了天庭。

    封神谋划、《X的消失》千年大计,都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西方教只剩下两个圣人的战斗单位,后面自己的可操作空间无疑增大了许多。

    不过,难题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阐截之争,可比道门镇压西方教,要麻烦的多。

    ……

    李长寿回返小琼峰,自是被灵娥和孔萱左右围住,前者自是关心师兄是否受伤,后者忙问大法师下落。

    待孔萱听闻李长寿也不知大法师具体方位,顿时急的来回踱步,忍不住就要去混沌海中碰碰运气。

    还是李长寿与灵娥连连劝说,孔萱这才答应多等一等。

    这一等,便是半个月过去。

    这一日,洪荒中突然多了数道至强气息,那是圣人大道在震颤!

    接引、通天教主、准提,三位圣人几乎同时回返洪荒!

    只是回来时的方位有些不同。

    通天教主以诛仙剑阵护持自身,避开接引与准提围攻之势,冷哼一声逍遥而去。

    接引与准提……

    虽然是圣人,虽然有圣性。

    但看到他们辛苦从各处、各地、各个炼气士口袋搬回来的灵山,只剩下半截黑黢黢、绿油油的半截山体,道心不可避免会受影响。

    准提一跺脚就要去找截教算账,但空中一声惊雷、接引几声劝告,让准提收住了身形。

    接引道:“莫要输不得,这般情形在远古时你我就已设想过。”

    准提低头叹了口气,四处找寻灵山众仙的魂魄,却是毫无所获。

    这两位圣人同时出手,将灵山笼罩在云雾之中,与洪荒暂时隔绝。

    几乎同时,天庭各处张灯结彩,蟠桃仙宴提前召开;

    中神洲没有被战事波及的坊镇,各处都是议论纷纷。

    西方教一出事,西方教圣人还无法直接发难,这让不少炼气士颇感快意。

    苦西方久矣。

    又半日后,金鳌岛上一声钟响,多宝道人自土洞中现身。

    小琼峰上出现阴阳双鱼,大法师迈步而出。

    看此时的多宝道人,浑身上下有多处伤痕,自身气息也有虚弱之感,应是受了轻伤,但伤势并不算太严重。

    而大法师刚一现身,直接瘫在了丹房前李长寿的固定座位上,长长的打了个哈欠,面色颇为苍白,小声嘀咕:

    “圣人金身,当真厉害。”

    几道流光闪过,李长寿、孔萱同时现身,灵娥的流光还在赶来的路上。

    孔萱一言不发,立刻走到大法师身旁,抬手摁住大法师肩头,仔细查探一阵方才呼了口气。

    李长寿见状自知,大法师应无大碍,顿时露出几分笑意。

    “恭喜师兄,与圣人大战这么久犹自不败。”

    “大战?”

    大法师叹道:“算不上,顶多只是我与多宝师弟,仗着至宝,在混沌海中拖住了圣人几日,仅此罢了。”

    “能拖住就已是了不得了。”

    李长寿竖起大拇指,大法师笑着摆摆手,这事也不再多提。

    毕竟差点就回不来了。

    大法师问:“西方教损伤如何?”

    “九成,”李长寿摄来一只木椅,在大法师身旁入座,缓声道:“而且余下的门人弟子,都立下了大道誓言。”

    “死伤这般多?”

    大法师颇有些惊讶,笑道:“截教一方大开杀戒?

    这场大戏,你可要好好与为兄讲讲,为兄当时没看到的地方。”

    李长寿答应一声,与大法师详细说起,大法师与多宝冲向准提之后的情形。

    待李长寿说完此事,也问出了心底疑惑。

    此前,大法师去哪了?

    大法师幽幽一叹,也不敢非议自家老师的手段,说起了这一路的辛酸。

    事实证明,圣人就是圣人。

    李长寿的那句圣人不可死,完全没什么效果。

    当时,大法师与多宝一起,被太清老师扔到了混沌海之内,刚现身就差点迷失了方位。

    而与他们一同被送来的准提却是反应神速,扭头就朝洪荒天地飞驰。

    但没了天道之力,准提这般垫底的天道圣人,在混沌海中凭借自身实力……尚且无法做到‘大道共鸣挪移’。

    准提刚动,大法师与多宝就正面迎击,凭至宝与准提纠缠。

    这半个月的旅途,说不出是他们与准提正面交手,还是被准提‘撵’回了洪荒天地。

    大法师打了个哈欠,叹道:“为兄先睡一阵恢复下精神。

    长庚你切记,千万不要有那种,靠宝物就能战胜圣人的念头!”

    “师兄放心,”李长寿答应一声,示意灵娥与自己一同离开,又开启丹房各处阵法,将阵眼之地,临时让给了自家师兄师嫂。

    大法师回返、西方教封山,此事已有不了了之的趋势。

    李长寿放下心底的挂念,就将自己关在湖边草屋中,提笔写写画画,捉摸着各类计划。

    顺带一提,隔壁草屋中齐源老道的牌位已是撤掉了,主要是怕咒到转世身姜尚。

    然而,李长寿只将自己关了不到半天,小琼峰被夜幕笼罩时,一位意外来客,避开了天庭-太白宫层层守卫,出现在了小琼峰大阵之外,开始灵觉轰炸。

    混沌一姐,混沌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