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凌霄开堂,正审燃灯!
    回天庭的路上,李长寿仔细想了想。

    他还是不爽广成子。

    这次的整个事件,完全是广成子的一波操作,目的最少有六七层。

    若将广成子的目的分为三个阶段,最高目标是顺理成章毁了道门不战之约,从而让阐教在这次大劫中占据一定程度的主动;

    居中的目标,应该是给天庭与截教提个醒,以此事为引,在他这个太白金星做出对阐教不公平的判断时,给出适当反击。

    最浅层的目标,就是利用天庭,趁机搞一搞燃灯的派系,让燃灯在即将到来的封神大劫中,不会太蹦跶、从而影响到他广成子出手布局。

    阐教大师兄,洪荒老算计了。

    这其实应该也是元始天尊师叔的态度。

    这位二师叔为何如此信任广成子,李长寿这次也算是找到答案了。

    单纯就是因为好用。

    不过,李长寿并不打算如此放过广成子。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攻破惧留孙的心理防线,将此事完全透明化,那样广成子将会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

    三教大师兄死是不可能死的,便是原本的封神大劫,自家师兄大法师、多宝道人、广成子都未曾伤到元气。

    能坐到大师兄这个位置,背后自有圣人老爷的力挺,不容有失。

    当然,人教弟子少,老师的关爱也就比较富裕。

    此次广成子对自己造成的影响,在于个人感情方面。

    这会成为自己和云霄之间的一根刺,稍后自己还要想办法安慰安慰小云。

    自己如果采取同等反制……那就要先给广成子搞个道侣,这未免太不现实。

    阐教风气比较严谨,跟他们人教全然不同。

    所以李长寿选择了另一条报复路径——请阐截两教各三位大弟子,来天庭一同观摩审讯燃灯道人与惧留孙之事。

    这次,是真的要想办法煎熬煎熬这位阐教大师兄了。

    虽然此时有天道盯着,自己不能搞乱封神大节奏,但却可以试着将燃灯的位置,再向下撸一撸。

    而且关键目标是搞来燃灯的乾坤尺,这对自己后续的一大计划太重要了。

    不只是如此,燃灯手里那把弱·乾坤尺,还对李长寿千年规划《X的消失》颇为关键。

    相对而言,杀不杀燃灯并不重要,将燃灯算死、让他别瞎蹦,最重要。

    这一点,李长寿和广成子又达成了共识。

    李长寿:……

    要么说,【老银光闪出智慧光亮的币】不能跟同类人成为朋友,只能成为坐骑或者手下。

    咱还是喜欢跟公明老哥、黄龙真人这般淳朴仙人打交道啊。

    “嗯?”

    天庭兵马后方,赵公明挑了挑眉,莫名感觉自己像是被谁骂了一样。

    赵公明身侧,自是金灵圣母、琼霄仙子,这是截教‘陪审仙人’。

    说来截教一群人也挺郁闷,本以为这次挑选精兵强将,是为了在昆仑山干一架后方便跑路和后续捞人。

    没想到,他们跑了两趟、磕了个头,除了见证了太白金星秒擒惧留孙,见证了天庭玉帝师叔【装杯成功】,完全没其他作用。

    还好,后续去搞燃灯这个截教死对头,他们也能选****;到时候帮忙砍条胳膊卸条腿,何等爽快!

    一家欢喜一家忧,在截教三高手后方不远处的云上,广成子、玉鼎真人、黄龙真人静静而立。

    广成子此刻正皱眉思索,思索片刻前李长寿邀请他来天庭时,说的那两句话。

    第一句是:

    ‘广成子师兄是阐教大师兄,今日天庭要审问的是阐教副教主和圣人亲传,若广成子师兄不来,此事不就少了几分意义?’

    第二句则是李长寿转身驾云,赶去九龙车辇旁跟随,飞了十多丈又扭头道了句:

    ‘师兄不好奇,我在太清观中老师对我说了什么吗?’

    这由不得广成子不多想。

    莫非,长庚已知晓了前因后果?

    而今天机混淆、贫道又在老师身侧,大师伯虽是最强的圣人,但当年并未能突破天地桎梏,依然是被迫接纳了鸿蒙紫气,也就无法跨越天道的规则才对。

    为何,能推算到这么多?

    也不对,长庚师弟颇为聪慧,很有可能是猜到了什么,诈一诈自己。

    广成子心底暗叹,人教多了这般一位能搅动三界风云的师弟,对阐教而言,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自己问心无愧,只求对得起老师、对得起阐教就是。

    “大师兄?大师兄?”

    玉鼎真人袖口,化作了三寸多高、一身浅红风骚长袍的太乙真人,正传声呼喊。

    广成子皱眉看来,奇道:“师弟你怎么也跟来了?”

    太乙真人啧啧一笑,瞧了眼前方大队天兵,传声笑道:“自是想去凑个热闹,吊唁下某位副教主唇辩凌霄殿的风采。”

    “长庚师弟不是说,让你莫去掺和此事?”

    广成子叹道:“你这张嘴若是冒出点什么话,让事情不可收拾……”

    “不会吧,不会吧,”太乙真人讪笑了声,“不会真有人以为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吧?”

    “大师兄放心,”玉鼎真人含笑拿出了一只法宝。

    只见此宝,整体呈项圈状,由北海孽龙龙筋炼制而成,其核心为一颗串联在龙筋上的宝珠,看似只有龙眼大小,却可随意调节;

    此宝并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头,可称之为‘闭话’法器,其上道韵专破太乙真人道行,可在瞬间套住太乙真人之嘴,截断其神通。

    兜率良品,太白亲赠。

    本法器全程由天庭散仙灵珠子监制。

    太乙真人见到这法宝额头就挂满了黑线,广成子与黄龙真人同时松了口气。

    广成子看了眼前方各处,传声道:“既然想去,就大大方方站出来,莫要做这般畏畏缩缩之事。

    今日咱们阐教声名已是受损,莫要再让人看了笑话。”

    “得,”太乙真人身形飞出,化作常人大小,淡定地负手而立。

    黄龙笑道:“天庭只要三个名额,不如贫道名额让给太乙师弟,贫道去了也不知该说什么,怪尴尬。”

    “哎,去就是了,”太乙真人笑道,“长庚还真能赶咱们不成?”

    广成子含笑点头,目中带着几分欣慰。

    玉鼎真人有些欲言又止,但暗中被太乙真人拉了下道袍衣袖,也只能轻叹一声,不再多言。

    前方云上,三位截教仙同时陷入沉思。

    金灵圣母传声道:“他们怎么多了一人?这不是耍赖吗?”

    “哎,”赵公明温声道,“不要拘泥于这些小节,而且来的都是咱们相熟之人,除了太乙说话难听,玉鼎与黄龙师兄都挺不错的嘛。”

    金灵圣母皱眉道:“若稍后起了争执怎么办?

    如果斗法,他们四个全上我也能应付,但在天庭中必然是打不起来,也不能让长庚明着偏袒咱们。

    咱们三张嘴怎么说得过他们四张嘴?”

    赵公明沉吟几声:“这……”

    忽听侧旁传来仙力波动,金灵圣母与赵公明扭头看去,却见身着淡黄长裙的琼霄已是捏碎了手中的玉符,对着即将消散的仙力道了句:

    “姐姐!你快来天庭一趟吧!我听到消息,有人稍后要在凌霄殿暗算姐夫!”

    言罢,琼霄拍拍小手,眉角轻轻挑起。

    《搞定》。

    侧旁某对隐婚夫妻嘴角同步抽搐。

    金灵圣母哭笑不得地问:“凌霄殿中?暗算包括圣人老爷在内天道序列前十的天庭大臣?”

    赵公明也道:“你找理由都不能找好点,这谁能信?

    二妹从刚有灵智就是冰慧聪明,为兄还是一阵风,推着你们三朵小云中之灵在天空飘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参悟天地本源大道。

    这能上你的当?”

    琼霄翻了个白眼:“要我对你说,金灵师姐被人堵了,西方教调集三百高手围杀金灵师姐,你啥反应?”

    赵公明不假思索地道了句:“那还能说啥反应?喊一声老师救命,提着为兄的定海神珠就冲过去了!”

    “不一样吗?”

    赵公明顿时面露恍然,侧旁金灵圣母却是脸颊绯红,目光看向侧旁,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却不敢再多说半句话语。

    琼霄眼珠一转,顿时抓到了一点小弱点。

    ……

    玉帝与圣人对峙,天威镇压玉虚宫,迫使阐教交出背后主谋‘副教主燃灯道人’,此事已足矣平息天庭与截教仙的火气。

    毕竟燃灯辈分和资历摆在那,且圣人都已出山,玉帝也刷了一波天庭威仪。

    此时围观这件天地大事的无数生灵,大半都已明白,接下来只需要公开透明的审一审此事,将燃灯与惧留孙定个罪过,此事就算揭过了。

    天庭损失的,是一名嫦娥仙子的亲人,得到的,是压过了圣人大教的声名与威望。

    这其实已经算是天庭发展之路上,十分重要的一块垫脚石。

    但,在截教、阐教七位仙人要进天门时,李长寿还是站出来,将七位师兄师姐小姨子拦了下来。

    九龙车辇回了天庭,各路天兵迅速且规整地回返各自兵营。

    几名天将正在遮掩那三把神剑,给广成子七仙放行。

    趁着这个机会,李长寿的太白金星纸道人驾云回返,面色凝重地请他们七人向前商议后面之事。

    自是没在意为何阐教来了四人这般小事。

    李长寿开启一层仙力结界,直截了当地问:

    “广成子师兄,阐教是要保惧留孙师兄,还是要保燃灯副教主?

    此事审讯之后,必有一主、一次,罪责也会一轻一重。”

    广成子沉吟几声,当真是被李长寿突然这般直接,搞的有些不适应。

    他道:“还是请天庭秉公办理,顾念下我阐教声名。

    惧留孙师弟是老师的亲传弟子,也得老师喜爱,这次被燃灯副教主驱使,其实也有不得已之处。

    若让贫道私情来选,自是想让惧留孙师弟少受责罚。

    但燃灯副教主乃是我阐教副教主,在教内也是唯一与老师同辈的远古大能,今日更是从老师的小院中飞出,似是被老师喊过去训了话。

    此间,唉……

    贫道倒是真的拿不准了。”

    李长寿:……

    果然,交流起来相当费劲,这相当于什么都没说,又表达了两个都想尽力保住。

    若是上辈子蓝星老家的某虚空第一的球队,有广成子一半‘踢球’的本领,李长寿上辈子临死前估计还能少一个遗憾。

    太乙真人笑道:“大师兄,你何时也这么周全起来了?”

    广成子瞪了眼太乙,后者默默地抬手抹了把嘴,下了一道随时可突破的禁制。

    李长寿转身问赵公明:“截教方可有什么意见?”

    “搞燃灯!”金灵圣母骂道,“这燃灯就不是个好东西,惧留孙还算好,燃灯是主使者自然要担罪责!”

    李长寿缓缓点头,对金灵圣母竖了个大拇指,他看了眼广成子,笑道:

    “既然师兄师姐的意见都表达了,广成子师兄是两个都可以,金灵师姐说要以盘问燃灯罪责为主,那师弟我就按此行事了。”

    言罢,李长寿拱拱手,不给广成子开口的机会直接散掉了周遭结界,含笑飘走。

    金灵圣母笑道:“长庚做事,还真是周全呢,竟然会提前问咱们一声。”

    黄龙真人也是不由称赞:“是啊,若能与长庚共事,当真不用太费心,这什么都给安排好了,哈哈哈。”

    太乙真人嘴角抽搐了几下,离着黄龙真人和金灵圣母远点。

    不多时,敖乙与灵珠子匆匆而来,将道门七位圣人弟子接入天门,两侧自有天将天兵护持。

    再临天庭,七位仙人都能直观感受到,天庭比起数百年前有明显的不同。

    首先,是生灵更多了些。

    原本那一望无际的云海,此时入目所及之处大多能见到一座座仙山、一片片楼阁寰宇。

    这是按李长寿的要求,天庭七重天之下,成片区有序开发,依照仙神品阶,建造大批集体修舍、单间仙寓、独栋阁楼、带院小楼、大阵小殿。

    这当然不会收灵石,而是按照神位品阶奖励下去的,算是天庭新星激励计划的一部分奖励。

    其次,便是天庭中的天道之力,比之前更浓郁了数倍。

    他们七名高手没有业障,多少也算天地间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但在此地,却感受到了天道明显的排斥之力。

    似乎是要将他们推离一般。

    灵珠子跟在太乙真人身旁,被太乙真人拍拍脑袋、揉揉道箍,各种嘘寒问暖。

    也就在这个时刻,大阴阳师会放下他对阴阳大道矢志不渝的追求,享受着师徒之间的纯正爷俩情。

    让灵珠子来天庭历练,而今塑造出了一个面容清秀、性格刚强的男子汉……

    太乙真人也就因这事,才不计较当年被李长寿忽悠,招惹了七情小怒之事。

    七位仙人飞到半路,忽听前方擂鼓声大作,天庭各处出现道道流光,数千仙神赶往凌霄殿前,场面也是颇为壮观。

    “咱们飞的快些,”赵公明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袖袍挥舞,一缕道韵带起了护送他们前往凌霄殿‘观礼’的天兵天将,朝凌霄殿风驰电掣而去。

    待他们赶至,又见识了一番何为天庭效率。

    一名名天兵鱼贯穿行,不过用了半个时辰,就在凌霄殿前搭起了一个座‘大会场’。

    天庭的文臣武将两旁静立,玉帝陛下自凌霄殿殿门的宝座入座,侧旁还给王母娘娘留了空位。

    殿前那些台阶上,每位天庭正神都得了一把玉质圈椅;

    在凌霄殿门台阶前,三方长桌略微分离,其上铺着金色布匹,椅子也换成了金色‘太师椅’。

    太阳星的光亮撒落,漫天星辰显露着淡淡的影踪,落下点点仙光。

    旌旗飘舞,数万天兵左右列阵,战阵之上呈现龙、虎之相。

    鼓声阵阵,左右两排竖鼓整齐排开,宛若大鹏展翅,数十名天将擂出的鼓声震耳欲聋。

    这般大场面,自然少不了天庭久远的权臣,东木公。

    只见木公身着一身暗红长袍,灰白长发也是颇为飘逸,走到那三方长桌最右侧,朗声道:

    “请各位道门圣人弟子向前入座!”

    话音刚落,就有七名天将扛着圈椅飞来,左三右四排在三张长桌下首。

    广成子、金灵圣母等仙淡定的向前入座,自不会因为这点场面就露怯。

    木公正色道:“经太白星君提议,玉帝陛下准许,七位仙人代表道门前来一观今日天庭审讯阐教副教主燃灯、阐教弟子惧留孙之事。

    若几位觉得,在审理《嫦娥诬陷天将》一案时,有不妥、不对、不应之处,还请先示意请示主审,再开口言说。”

    七位阐教仙各自点头。

    随后,木公又喊道:“请主审太白星君!”

    话音落下,侧旁一束仙光打落,难得换上‘朝服’的李长寿先是对殿前玉帝行了个礼,而后缓步而来。

    一身白底鎏金大宽袍,一头银白亮晶道箍发,手提兜率宫捡来的灰拂尘;

    李长寿双目如电,每走一步,就有淡淡的威压荡漾开来。

    莫说是天兵天将文臣小吏,便是赵公明、广成子这般大能,都感受到了李长寿已绝不容小觑的道境。

    李长寿走到长桌后,与东木公互相做了个道揖,一同入座。

    他又道:“今日之事,事关月宫嫦娥,也多亏太阴星君洞察过人,今日辅审,陛下特准,请广寒宫太阴星君!”

    李长寿话音未落,一抹倩影已出现在凌霄殿前,身周乾坤道韵缓缓荡漾。

    众仙尚未看清她的面容身形,一抹薄薄的烟雾飘散,她身形轻轻晃动,已是到了李长寿身侧长桌后。

    广寒宫姮娥。

    只可惜,姮娥此时将自身隐藏在浅白色云雾中,并未显露真身。

    她对着玉帝做了个道揖,又对李长寿欠身行礼,一言不发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高冷。

    李长寿笑了笑,板正面容,双目之中神光闪烁,手中惊堂木端起,又随之重重落下。

    “带惧留孙、燃灯、卞庄,以及一干相关人等!”

    侧旁脚步声响起,杨戬、金鹏各领一队天将,押着惧留孙与燃灯一同向前。

    那燃灯面色如常,惧留孙面容灰暗。

    李长寿目中杀意一晃而过,却是露出几分笑意。

    “来人,先为仙盟盟主,搬个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