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零六章 寿之反击,先手掀桌【中章求票】
    这次多谢仙子了。”

    “怎么,帮了太白星君一次,就从星君改口称仙子了?太白星君还真是……”

    半日后,太阴星广寒宫中。

    伴着星光,两道身影在广寒宫角落缓步而行;

    李长寿自是保持着太白金星的模样,那姮娥也还是此前那般端庄秀雅。

    听闻姮娥有些不满的吐槽,李长寿只能略带尴尬的一笑。

    姮娥轻声道:“一点小事罢了,太白星君不必放在心上。

    那阵法我查看过,外部的确没事,卞庄确实是被人从里面带过去的。”

    话语一顿,她目中带着几分亮光:

    “太白星君也懂六合归元阵?”

    “不懂,纯粹猜的,我总不能去月华池查看。”李长寿叹道,“什么理由、如何辩解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辩解、谁来说这般事。

    今日能救卞庄者,偌大的天庭,却唯有仙子。”

    姮娥道:“此事当真有这般严重?

    便是他有这般色心,也有这般胆量去闯了月华池,凭卞庄此前立下的战功,尚不能抵此次过失吗?”

    “功过若能真能相抵,天庭规矩何存?功就是功,过就是过。”

    李长寿背负双手,叹道:“执权者不可动私情,这是天道对天庭的要求,只是很多仙神感受不到罢了。

    天庭要维护天道至公无私的形象,天道才会给天庭三界治理之大权。

    今日这事相对于天地大事来说固然是小事,但却拿捏到了天庭的弱点。

    即仙神本身良莠不齐、私情较众。

    背后算计者,所图不小,心思无比高明,颇难对付。”

    姮娥轻轻颔首,笑道:“这其内的弯弯绕绕,姮娥是搞不明了。”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缓步走入最初相见的池边阁楼中,不知不觉李长寿已是反客为主。

    他问:“仙子觉得,卞庄这人品性如何?”

    “若不说男女之事,倒是可以的。”

    姮娥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但……这般私欲熏心之事,也能被他说出这么多道理,当真让人有些不知该如何评说。

    对于这般将领,星君还是少用的是,免得被他牵累了声名。”

    李长寿笑而不语,与姮娥一同入座。

    一旁玉兔低头跑来,送来茶水点心,李长寿与姮娥默契的保持着沉默,待玉兔走后,方才继续言说。

    “姮娥有一点不明,可否请星君大人解惑?”

    “仙子问就是,我自斟酌以对,知无不言。”

    姮娥道:“为何星君传声时,非要让我在最后再登场?如此怕是对星君名声不利,落下个凉薄之名。”

    李长寿思索一阵,倒是不太好回答。

    他其实是在等,看除却自己的安排之外,天道会不会有其他变化,救下西游劫难中的半个主角。

    可惜,李长寿最后也没等来什么变化。

    天庭仙神有力使不上,卞庄一腔热血上头就要认罪……

    而自己的安排,似乎就是天道选择的解救方式。

    颇为微妙。

    但这些是不好对姮娥言说的,李长寿也只能道:“趁着这次机会,让卞庄这家伙吃些苦头,免得他继续膨胀下去。

    人总要有些压力的,不然就容易飘起来。

    希望这次他能长长记性,一点名声对我而言无所谓,我本就不在意这般。

    你就是做的再周全,很多人背后依然会骂你,这是所处位置决定的。”

    “只是……”

    姮娥端起茶水,皱眉道:“这卞庄最后在凌霄殿内看我的眼神,当真让人有些厌恶。”

    “这无妨,”李长寿正色道,“待此事风头过后,若有必要,我让卞庄来广寒宫前跪下……认仙子做义母如何?”

    “噗!咳,咳咳!”

    姮娥堂堂大罗金仙,端着茶水一阵猛咳,面色不知是涨红的还是羞红的,眼神狠狠刮了下李长寿,随之满是幽怨。

    她嘴角一撇,哼道:“今日姮娥身子不适,星君改日再来吧。

    不送!

    真的是!”

    “哎,仙子……”

    李长寿抬手想挽留下,但姮娥甩身就走,身影已消失在了侧旁楼阁之中。

    他摇头笑了笑,散掉两人周遭结界,驾云飘然而去。

    半日前。

    李长寿带三百嫦娥,与木公、月老押卞庄去凌霄殿中。

    玉帝亲审,姮娥作保,证实卞庄为人构陷,但后续追查又陷入了死结,众嫦娥都能证明自己并未单独行动过。

    她们之中,最少有两人甚至几人说谎,但这事也无法大张旗鼓追查下去。

    就按李长寿所说那般——若查出卞庄被人诬陷但找不到诬陷之人,卞庄也要被重惩。

    不过这时的重惩,就与此前那般要丢小命有些不同了。

    玉帝下旨,姻缘殿禁卞庄姻缘千年。即千年内不得搞对象,以视对卞庄醉酒失察的惩戒。

    李长寿加了点补充,取掉了卞庄天河水军副统领之职,于府邸禁足百年,百年内若再饮酒,直接打入凡间。

    卞庄对此……

    对此……

    “嘿嘿嘿,姮娥仙子,太阴星君,她就这么来了。”

    那低调奢华又处处透着富贵气息的府邸中,卞庄坐在回廊尽头,抱着面前的朱契石柱,面色酡红、双目迷蒙。

    一旁,敖乙满脸恨铁不成钢,骂道:“官都丢了还在这里仙子!”

    卞庄嘿嘿笑着:“小事,小事。”

    灵珠子抱着胳膊,嘀咕一句:“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明知有人诬陷二哥,却查不出结果,如何甘心!”

    卞庄舒服地叹了口气:“如果算计都是这种,再来几次也没事嘛,嘿嘿,仙子为我出头,这找谁说理去。”

    敖乙哼了声:“明显是教主哥哥请来的。

    这天庭中,无论是谁开口说此事,都会被认为是巴结教主哥哥。唯独姮娥仙子,其名声、其身份,才可出手保住你。

    你可知,教主哥哥在其中担了多少风险?

    若姮娥仙子将此事说出去,借此嘲讽教主哥哥几句,教主哥哥落下偏袒色魔之名,恐怕也要被人传做是色中饿鬼,说你去闯月华池是受了教主哥哥指使!”

    “这个,”卞庄蹭蹭鼻尖,“星君大人也是嫦娥总教习,应该不会这么传吧。”

    “人言可畏,”敖乙嘴角微微一撇。

    灵珠子目中带着几分不忿,问:

    “难不成,此事就这么算了?

    那些嫦娥又如何,为何不能继续查下去?一个个审问,不行一个个引入梦境,搜查其记忆。

    总能找出来是谁!”

    卞庄小声道:“天庭嫦娥三界闻名,这么搞事情就大条了。”

    灵珠子满脸无奈:“二哥你现在还念着怜香惜玉?”

    敖乙却道:“此事确实不宜闹大,明面上将事情压过,随后暗中调查。

    放心吧,教主哥哥定不会放过此事,灵珠你莫要冲动……看这货,满脸幸福着,对他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因祸得福了吧。”

    “嘿嘿,还是乙乙了解咱。”

    卞庄抱着朱漆木柱,满是陶醉地嘿嘿笑着:“太阴星君,我欠了她一条命,这恩情,三辈子都还不清了。”

    “救你的是教主哥哥!”

    “这不一样,咱命早就是星君大人的。”

    “我去找兔兔商量下,”灵珠子攥了攥拳,“若是查出是谁诬陷的二哥,先拖去打一顿!”

    言罢转身匆匆而去,留下卞庄在那一阵干瞪眼。

    卞庄回过神来,匆忙大喊:

    “不是!那些都是仙子,三弟你别真动手!”

    “安心吧,若有不妥之处,教主哥哥自会拦住他,”敖乙身形倚靠在侧旁,“但此事,说不准还真要灵珠子来查。

    他是阐教弟子,并非天庭仙神,对女子也是无感,这名声天庭都知。”

    “唉,”卞庄一阵摇头,“年少不懂好,老大徒伤悲,三弟还是太年轻啊……今日能得太阴星君出言辩护,天庭一行,值了。”

    敖乙被他气的直翻白眼,骂道:“没救了你!”

    “我永远仰慕姮娥仙子!”

    “滚!你还不知收敛,到处说你的那些歪道理,早晚要被这般事毁了前程!”

    “小事,小事。”

    “将你打落凡尘!”

    “小事,小事。”

    “除了你那祸根!”

    “呸!大不了就是一死!”

    ……

    谁在搞事?

    小琼峰,丹房前。

    李长寿越来越喜欢在门前闲坐,看天看水看云看娥,大概也是心态老熟,有了点老大爷之感。

    其实,此事以处罚卞庄暂时落幕,也是他暗中给玉帝陛下的建议。

    就当是对卞庄平日里不慎言慎行的惩戒。

    坐在月宫中审理此案时,李长寿最开始完全不能排除卞庄自己色欲熏心的选项。

    没办法……

    【你永远可以相信卞庄,除却与美丽女子相关之事】。

    这次,若非自己与姮娥仙子还算有点交情,当真会陷入两难之地,只能启用卞老夫人等备用方案。

    但其他人出面,哪怕有周全的解释,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李长寿当时坐在月宫中,与姮娥传声约好此事后,就已经开始思索后面该不该查、又该如何查。

    如果这事是西方教在搞鬼,那自是万事大吉。

    但如果,不是西方,又该如何收场?

    诚然,西方教搞事的可能性最大,毕竟此前卞庄也曾在灵山吐血碰瓷,被灵山记恨实属情理之中。

    呃……

    突然想到,西游劫难的落尾,这卞庄成了一位净坛使者,连罗汉果位都没混上,会不会就跟此前得罪了灵山有关?

    也不对,那时候的灵山,大概率非此时的灵山。

    但仔细想想,西方教此时当真敢继续针对天庭?

    那两位圣人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子,但也正是因为这般脾性与行事理念,目中所见只是‘利益’二字,反倒会在此时保持克制。

    如果再继续跟天庭作对,西方教家底都要被打没。

    天庭崛起是大势,对于天道而言,其优先程度远在西方大兴之上,这事,那两位圣人老爷应已明了。

    换个角度考虑,天庭平稳了百多年,突然被搞的,为何会是卞庄?

    李长寿沉吟几声,心底浮现出一个个选项,这些选项互相连接,化作了十多种可能。

    此时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若今日陷害卞庄,并非是灵山所为,那此事断然不会如此落幕,对方肯定还会有后续。

    卞庄本身破绽太大,很容易被人算计……

    倘若一切真如自己所料,后续构陷卞庄者怕是会自己站出来;那般就很明显了,针对卞庄就是为了拉他这个太白金星下场。

    事是小事,但背后之人所图,应当不小。

    “嗯?”

    李长寿轻轻皱眉,看着灵珠子风风火火冲向太阴星的画面,不由皱眉思索。

    罢了,让他跟玉兔联手,去震慑下那些嫦娥也好。

    自己这个总教习,也该去月宫中坐坐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去找玉帝陛下商量商量。

    这可是天庭大事,而且是这段平静日子里面难得的大事,玉帝陛下已是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要有点故事参与感了。

    做权臣的,自是要为玉帝考量,把这事也给玉帝陛下安排上。

    于是,三日之后。

    李长寿的纸道人笑呵呵地出现在月宫中,坐去了自己的老位置,架个烧烤架、品一壶玉泉冰酿,怡然自得。

    他笑道:

    “各位不用在意,我也是突然想到,自己还有玉帝陛下托付的总教习一职。

    天庭各处事务繁忙,我一直未能履行这般职责,心底有愧,心底有愧。

    来,接着奏乐、接着舞!”

    言罢,李长寿翻了翻面前肉串,眯眼轻笑。

    殿内众嫦娥倒是没什么异样,她们也知道,太白星君来此地是为震慑暗算卞庄之人。

    这事既已查明是有人构陷,太白星君能顾全她们颜面,用这般方式温和施压,已是颇为仁慈。

    这几日,灵珠子和玉兔也在月宫之外到处溜达,盯着每个过路的仙子,同样让各位仙子略感压力。

    李长寿在月宫一坐,灵珠子和玉兔在月宫这一转,就是数月之久。

    正当李长寿暗自嘀咕,这莫非真的是西方教单纯蓄意报复,月宫中就有几名仙子出现了异样,连续两次‘旷班’未来练舞。

    这几名仙子,恰好是当日沐浴的十几位仙子中人。

    果然来了……

    李长寿沉吟几声,知道自己命令一下,传她们过来问话,后续之事可能会朝各种匪夷所思的路线发展。

    甚至有可能会牵扯到道门三教,或是瑶池王母。

    但此时明显发现异常而置之不理,对天庭众仙神又无法交代……

    这算计到底谁安排的?

    竟如此难对付,且完全不是西方教的行事风格。

    李长寿突然想到了一个老友——轮回塔之主,阿藏。

    这是继上次与地藏博弈东海、棋差半招后,李长寿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被动。

    要破局,还不到时机。

    水还是浑的,看不清池底。

    李长寿并未着急出手,先思虑清楚后事,给每个可能制定好补救之策、后备方案,随后,才招来敖乙,冷着脸对敖乙下令,将那几名‘可疑’的嫦娥请来问询。

    这一查,真就牵扯出一连串的后续。

    那几名嫦娥被‘请’来月宫,众目睽睽之下,没有撑过三个时辰,一名仙子道心受不住压力崩溃,讲述了当日之事。

    有四人动手,暗中设计了半年之久,终于找到机会,将醉酒的卞庄半路偷来、放到了月华池旁。

    一名主谋、三名同谋。

    这主谋者,正是当日说【若非知晓卞庄是太白星君的左膀右臂、我便一剑将他杀了】之言的那仙子。

    李长寿将那三名同谋从轻处罚,只是禁足百年。

    随之,李长寿想顺水退舟,言说这主谋与卞庄有旧隙,乃个人报复之举动,就要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怎料嫦娥中也有不少正义感爆棚的仙子,站出来对那主谋者各种斥责,言说她败坏了月宫名声,要将她自嫦娥簿上除名。

    此女子迅速崩溃,哭喊着:

    “我也没法子,他们抓了我亲妹一家做要挟,逼着我这般做的!”

    李长寿:……

    这反转,丝毫不出他所料。

    此时心底的那十多条可能已消散了大半,只剩下几条推测,通往真正的答案。

    李长寿缓声道:“各位仙子莫急,让本星君来问……你口中的他们,是何人?”

    那主谋者失魂落魄、双眼垂泪,竟是如此楚楚动人,当真有些我见犹怜。

    她低声喃喃:

    “我也不知是何人,我上次回家省亲被他们制住,我妹一家都落在他们手中。

    只是,我听闻他们说起了一句,一句……

    大人,我不敢说。

    您从重处罚我就是了,还请您大慈大悲,出手救救我妹一家。”

    “你说就是了,”李长寿温声道,“你妹一家若真被人挟持,天庭自不会不管。”

    “谢大人,谢大人。

    我听他们无意间说起,这次定要让您与姮娥仙子生隙,免得姮娥仙子这三界第一美人,坏了他们云霄师姐的……好姻缘。”

    截教仙?

    这只是浅层的答案。

    李长寿并未着急,心底反倒松了口气,事情已是水落石出了一半。

    但对方设计的这条路,自己走到现在也就罢了,继续被对方牵着鼻子走,那就有些失策了。

    背后算计者,想把事搞大?

    那就彻底搞大。

    对方想让道门三教爆发冲突,那就让三教起冲突,把事情彻底搞到对方无法承受的‘大’。

    算计来算计去,算计到了云霄身上。

    真当他只会周全,不敢掀桌子?

    稳一手。

    空明道心·启。

    李长寿极快地內视自身,判断自己有无被劫运影响,发现并无天道之力的踪迹,便知这非天道要提前落下封神杀劫。

    八成是有人等不及了,想提前引动大劫。

    下方,有嫦娥领队道:“星君大人,此事该如何处置?”

    “送去凌霄殿,”李长寿道,“此事事关云霄,云霄是我道侣,我不便继续出面,便去做解救此嫦娥家人之事。

    还请替我启奏陛下。

    此事必须一查到底,查到谁都不必停下,天庭威严不容有失。

    我倒要看看,谁有这般胆量,挑衅天庭,挑衅天道,挑衅紫霄宫!”

    话毕,李长寿长身而起、拂袖而去,看似平静,实则火气冲天,留下一群嫦娥凤眼瞪妙目,各种惴惴不安。

    她们就是些舞者,哪里经得住星君大人这般怒火。

    李长寿出得月宫,径直朝太阴星之外驾云而去,面色黑如锅底。

    一缕流光自侧旁飞来,化作金鹏之影,凑到李长寿身旁低声道:“老师,有件小事。”

    “何事?”

    “卞老夫人派人送来三百位美貌少女,此时就在东天门外等候,”金鹏嘴角一撇,“根据卞家来人所说,他们少阁主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卞老夫人对此事颇为恼火,但也知天庭规矩,这三百少女进入卞庄府中,也就开凿个宝池,每日在其内沐浴,不会多外出走动。”

    李长寿哑然失笑,笑道:

    “这位老夫人也是真有一手,你去呵斥卞家来人几句,话不要太重。”

    随之,李长寿传声道:“你稍后暗中行事,我去调查一名嫦娥的家人,会故意放慢步伐,将消息提前给你,你且去试试能不能救下这一家。

    若能救,就保护好他们,直接带回天庭。

    若是救无可救,所见只是尸身,就焚尸灭迹,不要留半点痕迹。

    莫问为何。”

    “是!”

    金鹏鸟传声应答,又含笑拱手:“老师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让卞家太委屈。”

    言罢,金鹏转身遁去。

    李长寿双眼一眯,纸道人继续摆了个臭脸,回返太白宫中。

    借题发挥,他可是行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