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危·寿·危
    ‘老弟和二妹怎么还不回来,莫非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虽然此前有太清圣人的【路过】,以及白泽的经典解读,但赵公明始终有些不太放心。

    而且他此时……

    当舅的预感十分强烈。

    混沌海那是什么好去处吗?

    要想找机会独处,洪荒天地三千世界随便找个美景之地,它不香吗?

    如今失去联络的,一个是他关系最铁的老弟,一个是与他从远古结拜至今的义妹。

    如果他都不去帮忙,谁还能去相助自己温柔可爱的二妹、老实巴交的二妹夫?

    毕竟,从未有过如此臭味相投的好兄弟,开拓了他眼界、增加了他学识,让他从一个普通的截教外门大师兄,晋升为一位有个性的……

    洪荒祖宗界人物。

    赵公明心底计较着,若是玄都城收到消息、混沌海内需要帮手,他骑着金鹏鸟就一路带闪电冲过去。

    但玄都城那是什么情形?

    玄都师兄跟孔宣每日在那聊天说笑!

    明眼人谁还看不出来,人教这是要跟凤族联姻了!

    金鹏鸟是个愣头青,死硬待在玄都城中做‘望师石’,他赵公明作为过来人,自不能在那破坏氛围。

    故此,赵公明此前离开玄都城,就在距离玄都城最近的大千世界中溜达,找了个风景不错之地结庐而居,还将自身道韵远远散开,唯恐旁人不知他在此地。

    有些遗憾的是,金灵圣母回碧游宫修行去了,并未光明正大地与他在这里闲情厮守。

    对于自己跟金灵圣母修成正果之事,赵大爷一直想去操办一场,把从远古至今随出去的礼收回来些。

    但看金灵圣母的意思,似乎两人暗中厮守就是了,不想将这段道侣姻缘公开。

    这里必须声明的是,这里面没什么事,金灵圣母不愿公开,单纯是抹不开情面。

    绝对没有什么边角料故事!

    赵公明对此,也只能听之任之,不敢多说什么。

    这二三十年没有金灵在身边陪着,赵大爷也有点空虚寂寞,但好歹也是远古生灵,对着天空发发呆,对着湖面愣会儿神,一晃也就过去了。

    他左等右等,等来了一次白泽的问候,等来了一次太乙真人的传信,等来了多宝大师兄的提醒,也等来了那一声……

    “大哥。”

    “咳!”

    赵公明一口气息差点没理顺,双腿微微轻颤,正在湖边钓鱼的他立刻站起身来,手忙脚乱地将面前摆着的一幅幅画卷塞回了储物法宝。

    一抹金光闪过,自是金鹏鸟飞驰而来,其上站着两道身影。

    赵公明定睛一瞧,不是自己一直在等消息的那两人又是谁?

    嗯?

    有问题……

    二妹怎么穿着长庚老弟的道袍?还是静心裁剪过的?

    呃,这两人独处,这么费衣物的吗?

    但随之,赵公明眉头一皱,沉吟几声,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在身周环绕,警惕地看向了金鹏鸟。

    “且慢,先莫要直接靠过来。”

    李长寿眨眨眼,云霄也是面露不解。

    “老哥这是怎么了?”

    “你真是长庚?”

    赵公明皱眉道:“且说你与我当年初次相见时,我为何事去寻你?”

    “香火之事。”

    李长寿随口应着,见赵公明这般反应,心底泛起了少许不好的预感。

    他与云霄回了玄都城后,只是与大法师和孔宣打了个照面,感受到了赵公明气息就立刻来寻。

    ——毕竟回来前,刚在那一缕鸿蒙紫气中,看到了有关赵公明的悲惨画面。

    此刻,李长寿只是开启了太白宫中的纸道人,确定灵娥安然无恙,并未来得及探查各处。

    看赵公明这般反应,莫不是有人趁他不在搞事?

    李长寿心念急转,立刻补充道:“刚才老哥你所观摩的春花秋月图,是我送你的第一百六十二幅,主题为海棠花开听雨幕,主要构图……”

    “行了!行了!”

    赵公明连忙大声呼喊,“知道你是老弟本尊了!休得胡言乱语,什么海棠花开。”

    金鹏背上,云霄仙子目光看向别处,那微微蹙起的眉角、略感无奈的微笑,以及脸颊淡淡的红晕,都表明……

    她刚才也用仙识见到了画的内容。

    两个不正经。

    李长寿淡定一笑,此间小算计微不足道,忙问:“老哥你何时变得如此谨慎?可是发生了何事?”

    “这个,”赵公明袖袍一摆,背着手飘飞而起,背后的草庐篱笆院随风飘散。

    他道:“你们刚回来?先歇息下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有人冒充我搞事?”

    “不错,”赵公明叹道,“此事说来话长,你去混沌海中追杀鲲鹏,多年未曾显露踪迹,天庭有些失了分寸。

    尤其是这十多年,天庭的日子并不好过。

    对了,那鲲鹏如何了?”

    “幸不辱命,”李长寿沉吟几声,“金鹏,全速回返天庭。”

    金鹏鸟定声答道:“弟子遵命!”

    “老哥你先与云叙话,我且用化身看下各处,”李长寿面容阴沉地盘坐了下来。

    他在混沌海中,完全与洪荒失去联系,最担心的自是灵娥安危,其次便是西方教是否会在此时对天庭发难。

    而今来看,西方教是真的动了手。

    果然,西方教在搞事这件事上,从不会让人失望。

    与此同时,玄都城城头。

    两只间隔不过一尺的摇椅正轻轻摇晃,大法师伸了个懒腰,枕着胳膊眺望着混沌海的混沌。

    大法师身侧,一袭薄裙纱衣伴着五彩仙光的孔宣,单手握着一本书卷,静静品读。

    二人之间话语不多,但相处颇为融洽,给人一种自然惬意之感。

    孔宣似是想到了什么,放下手中书册,侧身面向大法师,柔声问:

    “刚才长庚与云霄一同现身,你可看出了什么蹊跷?”

    “嗯?”玄都大法师一怔,“怎么了?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的吗?两人的大道我总归不会认错,莫要多想。”

    “我自非是说他们是假冒之人,”孔宣轻声道,“你此前不是去太清观问过圣人老爷了,那次圣人老爷是怎么说的?”

    “老师说,师弟和云霄师妹安好,正在混沌海中鲲鹏的密地内,鲲鹏也被早早制服了。”

    “细算之下,这已是三十余年。”

    孔宣压低嗓音,红唇微微一抿,凤目中燃烧着八卦之魂,轻声道:

    “可刚才见两人,气息泾渭分明,道韵并未交融,一个还是完璧之身,一个还是孤阳之体。

    任他们修为再高,此事也是瞒不过我的。

    这正常吗?”

    “这……不正常吗?”

    玄都大法师皱眉反问,细细品味,果然觉得有点蹊跷。

    大法师喃喃道:“长庚与云霄师妹情深且长,在混沌海中如此隐秘之地,三十多年竟毫发未动。

    该不会……”

    “该不会?”

    “也不对,长庚啥事不懂?”

    大法师摇摇头,笑道:“你莫要忘了,长庚是截教道侣之风推广大使,一力促成了截教数百对道侣。

    若是三教之中,说谁最懂男女之事,那自是非长庚莫属。”

    “有些人,嘴上说的一套又一套,看他侃侃而谈,还以为是某道的大家,”孔宣嘴角一撇,“但一到了自己身上,就手脚僵持干瞪眼,什么都做来。”

    大法师皱眉道:“嗯?怎么感觉道友你意有所指,在指桑骂槐?”

    “有吗?”

    孔宣眯眼笑着,不再多说。

    她从侧躺恢复坐姿,薄纱后那勾魂摄魄的曲线,在阵壁光辉的映照下,竟是那般迷人。

    某大法师清清嗓子,继续枕着胳膊对混沌海发呆。

    不知多久,大法师叹了声,低声道:

    “空冥虚幻,唯道永存。”

    孔宣翻书的纤指一顿,美目中流过少许无奈,却并不着急,继续在旁静静坐着。

    ……

    不看不知,李长寿纸道人巡视一遍,差点直接骂人。

    天庭除了他,此时就没人能主持大局?

    这西方教,当真是会抓时机!

    先不提三千世界中,仙盟处处受制的局面;

    就说五部洲之地,李长寿心神在纸道人网络中跳跃而过,所见一幕幕情形。

    天庭五大天门紧闭,原本在外驻扎仙兵之地缩减五成。

    北俱芦洲战火又起,妖族与巫族对峙,双方互有死伤;

    中神洲各处血气冲天,就李长寿仙识来回搜查的半个时辰内,就有两家三教仙宗大打出手,阐教与截教圣人弟子的气息躲藏在暗处。

    四海之地,龙族与海族之间的矛盾再次被挑拨了起来,北海与东海边界处,海面飘着大片的死鱼死虾,一看就是大战后的情形。

    甚至,自己已散养多年的海神教,也有小半神庙被砸,西方教的香火神教死灰复燃。

    这才多少年?

    三十五年!

    这若是自己与云霄在外面待个三五百年,自己此前努力营造的大好局面,就被毁了?

    李长寿压下火气,迅速思量对策。

    发泄情绪改变不了什么,现在要摸清楚各处损失如何,鼓舞士气、逐步收回‘失地’,把西方教这波气焰打压下去。

    金鹏背上,李长寿睁开双眼,挤了个有些难看的笑容。

    “老哥,此前有人假冒我?”

    “哎,”赵公明立刻道,“假冒你之事,总共有三次。

    第一次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你在北洲现身,邀北洲巫族出手,与天兵天将一同对付北洲边界妖族,结果却是将巫族大批族人引入了妖族的陷阱中。

    第二次与第三次都是在三千世界,第一次针对仙盟,搞得仙盟大败,损兵折将。

    第三次针对天庭为仙盟送灵石仙丹的天兵天将,当时的天将,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已识破对方奸计,但依然死伤惨重。

    自那之后,多宝师兄命截教仙人们各处散出消息,言说你在天外尚未归来,且严查冒充你之人。”

    “假冒我者,用的是什么形貌?”

    “自是你经常示人的老者形貌。”

    李长寿缓缓点头,皱眉沉思了一阵,“这倒也是好事。”

    赵公明、云霄不明所以,云霄纳闷道:“这怎得还是好事?按洪荒规矩,假冒你之人与你我已是死仇。

    此事不可轻视。”

    “嗯,”李长寿笑道,“我自不会轻视此事,但能假冒我,还能骗过巫族大巫祭、仙盟众副盟主,怕是连我的道韵、气息也模仿到位了。

    此人怕是修为不弱,神通本领也是不低,若我回返天地间的消息传开,此人定会销声匿迹。”

    赵公明问:“他会不会已经混入了天庭?”

    “天庭有三神剑镇守,又是天道之力最为浓郁之地,自不会有影响。”

    李长寿略作思索,道:“稍后我去地府走一遭,自是能知此人是谁,那谛听神兽总不能白蹭天道庇护。

    先不说此事了,老哥,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心情躁动,想四处走动?”

    赵公明眨眨眼:“没啊,我最近安稳的很,就想找个地方没事睡一觉。”

    李长寿与云霄对视一眼,两人目光相会,默契十足。

    云霄道:“大哥,你可否愿听我一句劝。”

    “那肯定要听,”赵公明搬着腿坐正身形,理直气壮、挺胸抬头,“二妹你说,为兄定当从命!”

    李长寿:……

    怎么听这话,多少有点不对劲?

    云霄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让大哥你与金灵师姐搬来三仙岛上。

    此次我回去后,待时机合适,就对外发出请柬,请内外门弟子来三仙岛讲道论道,你与金灵师姐就在岛上顺势住下。

    也不必住太久,过了此次封神大劫就是了。”

    赵公明皱眉沉吟几声,看看云霄,又看看李长寿,低声问道:

    “二妹你这意思是……为兄后面怕是有麻烦?”

    云霄微微颔首,李长寿并不多言。

    赵公明思索一阵,笑容满是洒脱不羁,“搬过去就算了,金灵估计会为难,而且为兄也非孩童,不用这般看着。

    二妹不必担心,我在罗浮洞中闭关修行便是,外事一概不知、一概不问,如何?

    其实劫难若来,躲是躲不过的,破局也非随便说说就能破。

    二妹啊……”

    “嗯?”

    赵公明笑道:“假若我真有大劫,且躲不过去,你莫要太过冲动,为劫运所趁。

    一切都有长庚在,万事都跟长庚商量着来做。”

    李长寿目中露出几分笑意,在旁缓缓点头。

    但因自己主劫之人的身份太过特殊,便是在此地、此时,也不能再多说半个字。

    云霄目光略有些复杂,但并未多劝,只是叮嘱赵公明凡事不可冲动。

    李长寿却是一阵暗叹。

    一个个说的好听,这个嘱咐那个不要冲动,那个嘱咐这个不可冒失,事到临头,估计一个比一个上头。

    这事还是要他这个‘局外人’出手最为妥当。

    那一缕鸿蒙紫气所携带的讯息,其实只是一段画面,是未来有可能发生,或者天道会朝着这个方向引导。

    其他先不论,给赵大爷安排个‘化身渡劫’,完全存在理论上的操作可能性。

    原本的封神大劫中,赵公明下山入劫是因十绝阵接连被破,十天君数位惨死,那都是赵公明的好友。

    现如今,十天君的大阵,估计已成了【十绝连环灭天绝地阴阳阵】……

    咳,这跟他没什么关系,当年他只是给了个连环阵的构想,十天君自己琢磨出的这般大阵,上次还在金鳌岛上演示过。

    现如今,赵大爷入劫的引子,很有可能不再是十天君。

    到底是发生哪般情形,会让赵公明身陷囹圄,又伤到了那般重,要拼死一搏?

    此事还真是难以琢磨。

    封神大劫最后的三教杀仙劫,突然有种迫在眉睫的感觉。

    金鹏鸟极速飞驰,自玄都城方向朝五部洲激射。

    李长寿很快就加回了话题中,与赵公明一同谈天说地,舒缓了下赵公明目中的忧虑。

    云霄也有些心事重重,自是担心兄长应劫,但她并未对李长寿多说此事,似是要自己去想办法。

    回去的路上,李长寿也没闲着。

    他的纸道人开始在天庭活跃,先是去求见玉帝陛下,又与木公了解近来发生了何事;

    还不忘对灵娥传声言说自己回来了,喜得灵娥一阵转圈。

    不幸中的万幸,木公还在,没去转世做那个纯阳道长。

    从木公口中,李长寿听到了一系列西方教发起的凌厉攻势,从三千世界到五部洲,天庭损了不少兵马,但也未伤筋动骨。

    反倒是玉帝笑着道了句:“西方教如此急于动作,其实也是情理之中,长庚或许有所不知。”

    “陛下,发生了何事?”

    玉帝坐在玉阶上,笑道:“你在玄都城被鲲鹏吞……咳,你冲入鲲鹏口中,要从内击破鲲鹏时,西方教两位圣人曾现身阻拦要去斩了鲲鹏的通天师兄。

    通天师兄与这两位在混沌海中一番大战,应是斗了个平手,两边都没吃亏。

    但三位圣人在玄都城现身,要各自回返洪荒时,太清师兄突然出现,一掌伤了接引圣人也就罢了,还将准提圣人的道行打没了两成。

    这可是圣人之境,准提圣人本来就是第六圣,而今圣位估计都是岌岌可危。

    哈哈哈!”

    木公忙道:“陛下,您别笑的这么明显。”

    “有吗?”玉帝嘴角一撇,“当真解气。”

    李长寿面露恍然,仔细思量,继续与木公问询后续之事。

    他人都还没回天庭,纸道人已开始主持各处工作,先将天庭内外稳定下来,再适度对西方教反击。

    三千世界中的战局才是麻烦事,稍后必是要付出大量心血。

    还有那假冒他的元凶,就是他接下来的磨刀石,定要抓住此事不放,抓出老鼠尾巴!

    ——此处没有贬低多宝大师兄之意。

    然而,李长寿却是当真没想到。

    正当他为天庭劳心劳力、费心安排,意图力挽狂澜、一改颓势之际,他的本体坐在金鹏背上,与云霄仙子、赵大爷一同进入五部洲……

    道心突然轻颤,心弦微微震动,几行大字在心底凝成,却非太清道韵。

    【九成八,速来紫霄宫!

    自己想好如何狡辩弄丢鸿蒙紫气之事!】

    唉,真的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