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幻境种心魔,玉帝啥都懂
    被太极图威能笼罩的小千世界,几道身影观察着一只三尺直径的圆球。

    有多宝道人在此,自是缺不了法宝用;这般幻境类法宝刚好用于攻破虚菩提的心防。

    ——当然,护膝类法宝纯属意外。

    有云中子在此,在旁端详一二,背着手、踮一踮脚,让贫道康康……

    【嗯,学会了,下一个。】

    圆球中,李长寿负手而立,身形缩小了数倍;

    在李长寿面前,躺着一名气息奄奄的老道,老道身上的透明窟窿眼已被仙力堵上。

    此刻,在这颗圆球状的幻境宝物协助下,李长寿顺利侵入了这老道的灵台……正如这老道侵入杨戬灵台时那般。

    虚菩提此刻是真的惨。

    道心被李长寿种了心魔,道躯还被一层层禁锢,元神被刻上了随时可引爆的上古符箓,到现在还没能恢复一点意识……

    圆球之外,五道身影静静立着,清一色的男仙。

    云霄、碧霄与金灵三位截教仙子,与凤族大姐头孔萱,此时正聚在不远处的水潭旁,铺个软垫、坐而笑谈,身周伴着淡淡云雾,让这边的男仙们不敢多看。

    很明显,那边的话题已是偏离了今日之事。

    原本并不想与三教仙人有太多交集的孔宣,却是无法回绝云霄的聊天邀请。

    毕竟她们还有另一层关系——准妯娌。

    赵公明朝着水潭处看了眼,又将目光落在面前的圆球法宝上,看着圆球中一站、一躺的两道身影,嘀咕道:

    “她们那边会谈些什么?”

    “过去问问不就知了?”

    多宝没好气地回了句,微胖的脸上依然带着少许郁闷。

    之前白期待辣么久,最后开始行动了,他是半点刺激感没捞着……

    直接动手的是金灵与孔宣,开乾坤缝隙、布置各处阵法的是云霄与赵公明;守护数个中转挪移阵的,也是碧霄、云中子、太乙真人,甚至玉帝的化身!

    他堂堂截教首徒,通天教主最喜爱的弟子,就在这个幽冷、偏僻、毫无人烟的小破世界,坐了几天冷板凳!

    还美其名曰:守护最关键之地。

    实际上就是个看场子的!

    若不是他多宝道人宝物多,随便拿了个幻境法宝发挥一点作用,他这个截教大师兄,这次就会很没面子……

    多宝问了声:“长庚为何不直接打杀了此人?这虚菩提此前,不是与长庚和天庭数次作对?”

    玉帝化身荃峒笑道:“此事长庚……咳,太白星君与末将解释过,虚菩提此时活着比打杀了有用。”

    旁边四位道门男仙,顿时投来了善意的眼神。

    还是莫要拆穿了。

    玉帝外出一次也不容易,点破其身份不只会让玉帝尴尬,他们几个也要低头喊师叔、陛下。

    “此事贫道倒是略知一二。”

    太乙真人抱着胳膊,解释道:“这次主要还是虚菩提自己撞到了剑刃上。

    我们阐教有个颇得长庚看重的后辈,被这虚菩提用神念之法蛊惑,刚好被贫道与长庚撞见,这不过是二十余日前的事。

    此前虚菩提虽与天庭作对、算计了几次天庭,但后面也算得了天庭报复,自身颇为狼狈,两边也算扯平。

    长庚这次出手,纯粹就是因那后辈之事。”

    赵公明奇道:“哪个后辈?”

    云中子却想到了什么,面露恍然,问:“可是玉帝之外甥?”

    荃峒在旁眨眨眼,眼中满是惊奇。

    “不错,”太乙真人淡定地笑了笑。

    太乙表面笑的淡定,心底却免不了有些忐忑,毕竟长庚也没说,此事是否能对旁人言明。

    万一自己说多了,坏了长庚的安排、影响到了杨戬师侄的机缘,那就不妙了。

    他本身倒是无惧长庚,大不了就是一句‘玉鼎救我’。

    太乙真人看了眼荃峒,笑道:

    “长庚为了培养杨戬成为天庭神将,这些年一直承受着不该有的骂名,且让杨戬心底对他多有怨恨。

    这般执念,督促着杨戬拼命修行,各位可知,杨戬师侄多久迈入的天仙境?

    不足百年。

    且是一个个境界突破而来,没有元神道的飞升,杨戬师侄每日都在打磨肉身,没有丝毫懈怠。”

    荃峒目光颇有些感慨。

    多宝道人眼前一亮,笑道:“这杨戬师侄的性格,想必十分坚韧。”

    “这孩子确实十分出色,不过各位还是要对此事保密,别坏了长庚师弟的安排。”

    太乙真人难得正经一次,继续道:

    “这虚菩提就是瞄准了杨戬师侄这玉帝外甥的身份,已非第一次暗中蛊惑,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其实全都在我们注视之下。

    长庚急着对这虚菩提动手,便是怕杨戬被虚菩提挑起怒火,过早的结束【执念修行】。”

    多宝道人问:“那为何不直接打杀了虚菩提?”

    “贫道自非长庚,如何全明长庚所想?”

    太乙真人摇摇头,“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便是长庚想用虚菩提的身份。

    或者说,借虚菩提之口,继续刺激杨戬师侄。

    将原本不受自己掌控的变数,化作自己手中的底牌……大概,这就是太白星君第一层的算计吧。”

    “嘶——”

    荃峒摸着下巴陷入思索,喃喃道:“这次,星君大人算计了几层?”

    几位道门仙人对视一眼,各自笑而不语。

    多宝道人对太乙真人挑了挑眉,后者讪笑了声。

    他这波纯粹是为杨戬师侄未来多谋点好处,才不是为了夸这个没良心的李长庚!

    太白星君,切开全都是黑的,黑到天花乱坠、五彩斑斓!

    ……

    嬉笑声、桀笑声,远远近近的人语声,一切仿佛尚未修行时遇到的梦境。

    虚菩提刚恢复意识,心底就是咯噔一声,仙识被禁锢、六识被封禁,元神之上被刻了一道道血色的纹路……

    ‘被挟持了?’

    这有些荒谬的念头涌上心间,虚菩提就想冷笑两声,觉得对方当真不把两位老师放在眼底,他与灵山宝池旁那些充数的圣人弟子可不同,手里有太多西方教黑料。

    但随后,虚菩提又陷入了沉思。

    他似乎被对方擒住了许久,老师并未搭救……

    对方是谁,为何将他捉回来而不杀?

    虚菩提试着让自己制造一些动静,被封禁六识的感觉相当不妙。

    突听一声冷笑,虚菩提就觉周遭光影、声响同时涌来,眼前出现了一片片光斑,元神勉强‘睁开双眼’。

    顿时看清,他正躺在一片如明镜般的湖面上,湖面倒映着漫天星辰。

    幻境。

    虚菩提见多识广头发长,一眼识破了此地布置,但他看到不远处盘坐的那道身影时,浑身突然紧绷了起来。

    大、大师兄?!

    此刻在十数丈之外坐着的那道微胖身影,不正是弥勒?

    虚菩提道心一片迷茫,不知弥勒为何会偷袭自己,但若真是如此,倒是能解释为何老师未出手护下自己。

    又或者,这是老师之意?

    那‘弥勒’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开口道:“师弟,可是醒了?”

    这让人有些胆寒的笑容……

    果然是自己大师兄没错了。

    “师兄这是何意?”

    虚菩提的元神在幻境中‘坐’了起来,继续分辨着眼前弥勒的真伪,道心已完全紧绷。

    那‘弥勒’只是笑而不语,身形竟渐渐消散,只留下一句:

    “自己想想,贫道为何要对你出手。”

    虚菩提元神略微有些震颤,欲言又止,待‘弥勒’身形消散后,不由得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做错了何事?

    头顶星光闪烁,幻境在迅速坍塌,最后化作数丈大小,宛若囚笼。

    幻境之外,那颗圆球状的灵宝光芒闪烁,李长寿从中钻了出来,轻轻舒了口气。

    自己刚才扮演弥勒可有什么差错?

    这些弥勒的特征、神态,都是让金鹏从谛听口中‘打探’来的,从虚菩提的第一反应来看,应该是没出什么错漏。

    金鹏当时用小戮神枪抵着谛听额头,按谛听的秉性,所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假话。

    毕竟它撒谎能坏的,只是自己一段算计;

    自己能做的,是一场神兽大宴。

    多宝道人忙问:“长庚,如何了?”

    “第一步已经走稳了,”李长寿笑道,“后面就是一步步击溃他道心,掩护心魔增长,这次多谢各位师兄仗义出手了。”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这口头嘉奖,老天庭权神了。”

    侧旁荃峒立刻要开口,李长寿却顺势道:“左右还要等些时日,咱们不如在此地纵酒作歌,聊一聊有关大劫之事?”

    几位仙人各自称善,太乙真人讪笑了声,被李长寿安排了个布置场地的差事。

    于是,这个身着红袍的英俊男仙,把蒲团往地上一扔、酒樽琉璃杯一堆,翻着白眼去砍树做了个原生木圆桌。

    ——他不擅造化凝物之法。

    李长寿请来琼霄帮手,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食材、酒酿、仙果,办了一场酒水宴。

    仿佛真让太乙真人猜对了,搞一搞虚菩提只是顺带,今日三教代表聚个餐才是正经事。

    不多时,酒宴飘香,笑语不断。

    五位男仙凑一起,四位女仙凑一起,李长寿这个纸道人化身东奔西走、忙前忙后,忙出了‘洪荒第一家庭煮夫’的既视感。

    荃峒吃着自家爱卿精心制作的菜肴,虽不是第一次品尝,却依旧眼前一亮,赞口不绝。

    云霄仙子含笑将大部分菜肴品尝了一遍,便只管与孔宣叙话,尽全力不让孔宣感觉自身被道门仙人冷落。

    这事,还是灵娥做起来更自然妥帖。

    琼霄帮厨帮了大半,就偷懒跑过来与金灵圣母笑闹,时不时给自家大哥一个眼神,让赵公明各种眯眼轻笑,时不时老脸泛红。

    多宝笑道:“长庚莫要忙活了,过来喝酒吧。”

    李长寿这才停下忙碌,端来最后两个菜,顺势坐在了云霄仙子身旁。

    自然,他仙识自始至终都在盯着虚菩提的状况。

    “来,长庚敬各位师兄师姐,敬荃峒将军,多谢各位百忙之中前来相助,才可如此顺利拿下此贼。”

    各位仙人举杯相迎,各饮美酒。

    赵公明身体前探,小声问:“长庚,这次你算计了几层?”

    “这次,”李长寿仔细算了算,又刻意省略了几层成功概率较小的考虑,“三四层罢了,主要还是为杨戬之事。

    刚才太乙师兄应是没忍住,对各位说了前因后果,如此我也能少说几句。”

    太乙真人额头顿时挂满黑线,骂道:“贫道真就这般好猜?”

    众仙不由莞尔欢笑。

    云中子在旁问:“长庚,如今大劫依然是扑朔迷离,咱们能注意些什么?”

    金灵圣母也道:“三千世界已是战火遍地,生灵死伤惨重,那中神洲之中暗流涌动、仙门摩擦不断……

    天庭是任由此事发展,还是已想办法去制止?”

    李长寿道:“两位所说,其实是同一件事。

    但我也只能有些遗憾地告诉各位,此事我也不知,天庭也不知。”

    “咳,”荃峒及时站了出来,为自家爱卿撑撑台面,笑道:“星君大人,末将听天庭中的一位老者言说,这大劫,八成是分为三个阶段,对应上古三次巫妖大战。”

    李长寿:……

    他都主动对娘家人打马虎眼儿了!

    罢了,玉帝陛下想说这些,那就让玉帝陛下说吧,此地也没什么外人。

    玉帝陛下这次绞尽脑汁憋出来的化身道号,还真是确切。

    荃峒,全懂,懂天帝。

    就听这位玉帝化身笑道:

    “以紫霄宫议事为划分点,此前为大劫最初酝酿的发动阶段,此后,也就是现如今这段岁月,是大劫积累生灵死伤、减缓天地负担的阶段。

    最后的阶段才是真正的量劫降临。”

    “天庭不多管这些仙门征伐?”金灵圣母皱眉道问。

    荃峒沉吟几声,言道:“天庭总不能与天道对立,干涉大劫运转。

    长痛不如短懂,天地间炼气士数量着实太多了些,而在天道眼中,炼气士本质与凡人无异,且过多占据了天地间的灵气与生机。

    故,天庭在大劫中,以守护凡人为主,顺带招纳品行上等、忠厚仁义之士入天庭,不过多干预各方大劫。”

    各位仙人缓缓点头。

    太乙真人端着酒杯摇摇头,又忍不住将酒杯放下。

    “贫道插个嘴吧。

    天庭的意思就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呗?就不管这大劫本是天庭发动的呗?”

    “不能说是坐收渔翁之利,”荃峒道,“大劫虽是天庭引动,但根源并不在天庭。

    真人莫忘了,天地间先有劫运,劫运算计了妖族与天庭,更是毁了长庚爱卿的师父,逼得长庚爱卿自身入劫,将最后一只金乌斩杀。

    其后才有天庭对妖族征伐,这个过程中又有劫运干预,才有了后续一系列大劫。

    换而言之,天庭只是被大劫选中,让大劫合理降下的引子。

    大劫之根源,在于上古大战后人族繁衍生息,道门道承遍地开花,炼气士数量迅速膨胀,而今生灵之力总和超过了天地负担。”

    金灵圣母问:“贫道对此事一直有些不解,为何生灵之力多了,便会影响到天地稳定?

    虽一直说九污泉之事,远古时为何就没听说过还有这事?

    想必远古天地间,生灵之力总和那是远远超过今日……莫非,只是因天道觉得,所以是这般?”

    李长寿忙道:“师姐,慎言。”

    金灵圣母撇了撇嘴角,倒也并未表达不满。

    云中子道:“贫道自觉,所谓生灵之力天地难以承受,是指得,一旦生灵之力失控,爆发上古那般大战,天地会被彻底打碎。”

    “非也,”赵公明抚须摇头,“有六位圣人在,天地如何会被打碎?

    圣人可重炼风火水土,这就是一百个大能都无法达到的程度。”

    荃峒却笑道:“正如太乙真人曾说的那句,圣人也是分强弱,这事不可一概而谈。

    不过我在此,可以多透漏一句。

    九污泉之危确实存在,与昔年魔祖的陨落有关。

    魔祖的道并未彻底破碎,为天地间增加了几分不稳的变数,而魔祖的道,便是追求天地毁灭,生灵归于真灵长河。

    道祖老爷的道与之相反。”

    多宝道人正色道:“那,最后杀劫如何进行,可有定数?”

    “暂无定数,只能等待大潮褪去,才可水落石出。”

    荃峒正色道:“但想必是在应劫的三教之中展开,故若是能在杀劫降临时,迅速扫清西方教,道门应该能少些死伤。”

    赵公明抚须轻叹:“西方教也有两位圣人护持,尤其是二师伯……谈何容易。”

    太乙真人皱眉道:“说归说、笑归笑,莫拿老师开玩笑。”

    李长寿立刻打圆场:

    “咱们今日只是闲谈,莫要涉及圣人,也不必带入今后之立场。

    大劫便是大劫,你我还是你我,而今大劫尚未完全落下,凡事或许都还有些余地。

    公明老哥,你的定海神珠可否借我把玩把玩?”

    “拿去!”

    赵公明大手一挥,二十四颗宝珠飞到了李长寿面前,顿时吸引了各处目光。

    赵公明笑道:“莫说把玩,老弟你就是拿去用又有何妨?”

    “老哥傍身之宝,可不能随便外借,”李长寿特意叮嘱了一句,随后就对着定海神珠一阵打量。

    他在斟酌如何提醒赵公明,这玩意能演化二十四诸天。

    琼霄擦了擦嘴角,笑道:“只是宝物罢了,又能参悟什么?”

    “倒不是参悟什么,”李长寿笑道,“这定海神珠名为定海,实则并非单纯的水系法宝,这每一颗珠子中,都仿佛蕴含着一方无尽的世界。

    对了,这套宝珠,是否还缺了点什么?”

    赵公明沉吟几声,嘀咕道:“贫道一直觉得,有可能是缺了十二颗,若是三十六颗定海神珠,威能不可估计。”

    “可否让末将一观?”

    荃峒在旁开口道了句,李长寿略微一怔,赵公明已是含笑答应。

    真·义薄云天老公明,丝毫不怕旁人对自己的本命法宝做手脚。

    荃峒接过一枚宝珠,细细体会,又闭上双眼,掌心闪耀出一抹浓郁的天道之力,很快就轻咦一声,低声嘀咕了句。

    只是这一句,吓的赵公明端酒的手在微微颤抖,侧旁多宝道人眉头紧皱,李长寿却是面露笑意,其余众人目光尽皆看向此处。

    无他,玉帝陛下嘀咕的这句话,乃洪荒有名句式:

    “此宝竟与我天庭有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