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摘葡萄,抓菩提!
    夜黑风高杀人夜,多宝土洞相聚时。

    中神洲东南方,某个不起眼的密林中,乾坤夹缝的玄妙土洞内,几名道门高手正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彼此;

    他们都是根据一道玉符指引,进入了多宝道人神通凝成的土洞中,而后在土洞内按多宝道人指引,抵达了此地……

    但莫说是后来的几人,便是多宝道人自身,都觉得有些惊异。

    ‘长庚师弟不是说,要去除一道门心腹大患?’

    心底如此嘀咕着,多宝道人皱眉看着眼前几人,除了阐教两位,其他都是老同门了。

    阐教来的是太乙真人、云中子,前者嘴上神通十分厉害,后者以福德金仙闻名,跟脚清正、福源深厚。

    他们截教来的,除却自己这个大师兄之外,有金灵师妹、赵公明师弟,云霄、琼霄还在路上,要过一阵才能抵达……

    多宝道人刚要开口说话,又察觉到了天边闪过五色神光,却是凤族大能孔宣也到了,进了一处土洞的入口。

    ‘道门的心腹大患?’

    多宝道人眼前一亮,而后倒吸一口凉气,心底泛起了某个大胆的可能。

    他们莫非,今日要去阴西方教小圣人?

    稍后若玄都师兄现身,再有太极图等重宝相伴,今日这阵仗,当真是有说法的!

    多宝道人那沉寂了多年的道心,突然就开始有点荡漾了起来。

    他看看左侧,大概推敲出了长庚师弟的布置。

    先是太乙真人开口阴阳怪气,刺激那圣人出手,而后借势言说这个小圣人以大欺小,由此定下今日之事的基调;

    随后云中子站出来,承受圣人一掌假装或者真实重伤,杜绝二师伯偏袒西方教的情形!

    再之后……

    对,长庚师弟的万物均衡大道是关键,这家伙领悟出的这般大道,不就是威慑圣人用的吗?

    看长庚师弟如今修为进境,又有大师伯保驾护航,一旦长庚抵达玄都师兄的道境,那长庚的均衡大道,还能去均衡谁?

    总不能跟人动手时,用均衡大道把自己的实力拉低下去。

    仔细一想,这事恐怕长庚师弟早有准备。

    到那般情形,人教重宝出手,截教高手卖命,自己祭出宝库,拼着毁三成库藏!

    再有孔宣那神异的五色神光刷刷刷,公明师弟的定海神珠施展乾坤之力镇压,自家师尊暗中点出一指,大师伯云上现身,将接引道人一巴掌挥走……

    洪荒,自今日起,五圣!

    而他们几个,就是屠圣之人,名传万古、响彻诸天!

    嘿嘿,嘿嘿嘿嘿……

    “大师兄,大师兄?”

    侧旁传来赵公明的呼喊声,让陷入遐思的多宝道人回过神来,抬手咳嗽两声。

    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笑道:“长庚把咱们都喊来了,自己却不现身,啧,还真是越来越有前辈高人的风范了。”

    赵公明忙道:“话不能这般说,长庚绝非会托大的性子,自是去做其他安排。

    咱们左右无事,就在此地多等片刻就是,说不得还有其他人要来。”

    “其他人……”

    金灵圣母略微有些不满,淡然道:“总觉得,长庚对咱们单个不太放心,这次也不知要去除掉谁,只是说道门心腹大患。”

    一旁自觉猜到了答案的多宝道人,露出了略有些憨厚、又略有些得意的微笑。

    云中子倒是第一次参与这般事,虽是因玉鼎真人去‘监督’杨戬历练,太乙真人独自外出容易被人打一顿,得了李长寿应允后,才请的云中子同来。

    这点自知之明太乙还是有的。

    云中子抚了抚胡须,轻声问:“几位可有知晓的,这次长庚要针对的是谁?”

    几道目光顿时看向了赵公明,又随着赵公明的目光看向了多宝道人,后者露出淡淡的微笑:“等长庚来了再说就是,定会让你我大吃一惊。

    孔宣道友到了,咱们迎一下。”

    赵公明话语刚落,一侧的土洞中,孔宣伴着五色神光飞来,落在了几人面前,让金灵圣母眼前一亮、赵公明和多宝道人面露赞叹。

    太乙真人本想开口,又下意识闭住了嘴,抬手做咳嗦状。

    【嘴:突然的阴阳划分归属,是可以稍微吐槽一下的。

    手:不,你不想。】

    且看孔宣此时样貌,面容端庄秀丽,狭长凤目自与翘鼻完美搭佩,细柳叶眉衬得眼角略显妩媚,那张脸蛋比她上次露面更显柔和,肌肤也是白皙了许多,自成美玉之质感。

    今日她闻讯而来,响应李长寿相召,为那个男人的师弟撑场面,也是着重打扮了一番。

    五彩长裙只有薄翼厚度,纯白内襟更增几分典雅,修长的脖颈挂着淡金色的细链,下面坠着的极品绿尊灵石在上古已是绝迹不可多见。

    她一登场,这土洞之内当真多了许多色彩,与金灵圣母各有千秋。

    孔宣略微欠身,而后便转身去了角落中闭目养神,李长寿不在,她自是不想与旁人多言说什么。

    几位仙人又等了一阵,云霄仙子与琼霄仙子一同飞来,各自见礼后便静静等待。

    太乙真人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下洞内的局势,发现若李长寿不在此地,各位高手其实并非一心。

    不多时,李长寿和一名身着金色铠甲、大红斗篷的中年男人一同现身。

    “玉帝师叔?”

    多宝道人喃喃一句,本还纳闷李长寿为何带了个陌生面孔的诸仙,此刻倒是都记下了玉帝这初次登台的化身。

    李长寿保持着青年道者的面容,与自己本体有三四分相似,算是给今日几位来助拳的大佬一些尊重。

    才不是因为云霄在这!

    待他与这位金甲红斗篷的天庭元帅抵达土洞,先对云霄微笑示意,后者也微微颔首作为回应。

    紧接着,李长寿主动介绍道:

    “各位师兄师姐,孔宣道友,这位是天庭将领荃峒,特来相助你我。”

    这中年将领笑呵呵地拱手行礼,几位仙人面略微小,一副全都不懂这荃峒底细的模样。

    尽力配合这位古道热肠的天庭主宰。

    荃峒笑道:“各位商议就是,末将就是凑个热闹。”

    李长寿已在袖中拿出了一只卷轴,先口头表达了对各位大佬能现身相助的感谢,将卷轴凭空摊开、按压下来,招呼几人一同来看。

    “这是此次行动的第一份计划,也是成功概率最高、最不容易生意外的策略。

    今日之事第一位便是保密,不能给西方教留下口实……”

    听到此处,多宝道人眉头一挑,想开口又忍了回去。

    这怎么能不留下口实?

    把西方教二圣人打落圣位,这事肯定瞒不住吧?

    又听李长寿道:

    “我已请老师出手,锁定了对方行踪,此时他就躲在南海深处某地修行,除却他之外,还有七八位西方教高手。”

    太清师伯出手?

    多宝道人把心放回了微微隆起的肚皮里,那稳了,今天什么都不用怕,就是干!

    破掉西方教一门双圣的格局,就等于破掉了西方教大兴之机,让西方教在接下来的封神大劫中,彻底翻不起什么风浪。

    不得不说,长庚师弟办事虽然稳妥了点,但确实是敢打敢想。

    嗯?怎么听长庚接下来的话,似乎有点……味道不对?

    “……这次咱们不能用各自的法宝,也需遮掩下道韵,我已经设置好了几个阵盘,乾坤挪移用。

    在甲地抓住他后,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普通大罗金仙能有的御空速度,飞到乙地进入阵法中。

    我会在同时让乾坤产生五个之上的扰动,混淆对方视听。

    为了以防万一,捉到了此西方教弟子后,我们全程也要做好遮掩之事,哪怕被他逃了,也让他不知是谁出手,也不知该如何报复。”

    金灵圣母问:“直接打杀了对方不好吗?”

    “留着他还有大用,”李长寿右手一张,一缕缕黑色气息凝成了一只嘶吼的凶兽,“这是我最近琢磨的神通,道心种魔。

    这是用域外天魔炼制而成的魔种,放入对方道心之中,就相当于锁死了他的道境。

    域外天魔只需勾起他道心缝隙,让他道心失守,不怕他不为我们所制。

    当然,我还准备了其他手段,比如元神枷锁、神魂掌控,稍后可能会同时用在他身上,确保他为我所用,为道门护法计。

    若他宁死不屈,我们也可成全他的气节。”

    道心种魔……

    炼化域外天魔……

    多宝道人皱眉道:“长庚?”

    “怎么了师兄?”

    “咱们今天,不是去斗圣人?”

    土洞中瞬间落针可闻。

    李长寿有些费解地看着多宝道人,发出了一声来自于神魂底部的疑惑:

    “师兄,咱们为啥要去打圣人?”

    “这……”

    多宝道人顿时语塞。

    赵公明在旁笑道:“那,长庚你请咱们大家伙一同聚在此地,还搞的如此神神秘秘,这是要对付谁?”

    李长寿也莫名少了几分底气,低声道:“西方教的虚菩提……呀。”

    土洞再次安静了下来,突听侧旁传来嗤的一声轻笑,却是孔萱仙子被李长寿这句话逗的笑出声来。

    太乙真人双手一揣袖子,嘀咕道:“总觉得你是在嘲讽贫道几个道行不行。”

    “这个虚菩提可不简单,”赵公明抚须道,“大家莫要大意,太清师伯都出手了,这家伙别是藏了什么厉害神通。”

    云霄在旁柔声道:“苍鹰搏兔尚尽全力,若不暴露你我行踪去抓来西方教圣人弟子,确实需多位高手配合。”

    “不错,”云中子道,“当慎重以对……长庚,这虚菩提做了什么事,非要这般对付?”

    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

    “罪责什么的倒是不必细说,自是一箩筐都装不下。

    需迫切对他出手,是因他干预了一件大事,且会对道门产生深远影响。

    最近他在做的,是试图让阐教与天庭对立,从而让阐教与西方教彻底联手……此事,有些不妥。”

    云中子了然地点点头,几位截教仙人也露出颇为肃穆的面容。

    若阐教与西方教彻底联手,对截教来说自是会有大麻烦,他们也不可有半分懈怠。

    太乙真人却是轻笑了声,忍着没开口多说什么。

    虚假的罪名:挑拨三教关系,意图搞乱道门。

    真正的罪名:擅自加戏。

    李长寿在袖中又取出了两只卷轴,笑道:“咱们再多商量几个方案,老师的神通已盯紧了他,咱们也不必急这一时片刻。”

    南海某处秘境,正打坐修行那老道,不自觉地哆嗦了两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

    ‘心神怎么颇为不宁?’

    虚菩提睁开眼来,看着洞外那绮丽的海底美景,却禁不住微微皱眉。

    这处秘境建造在一大片珊瑚之上,在一处岛屿附近,算是他们西方教在灵山之外的重要落脚点,主要是给一些凶兽、大妖避风头用。

    虚菩提会在此地,也是准备去三千世界中继续紧盯杨戬之事。

    若是能做成此事,让杨戬去天庭闹一场,从而让阐教与天庭产生矛盾、互相对立,自己就算是立下大功,弥补在仙盟之事上的失误。

    最近大师兄突然现身,与水神过招还吃了大亏,被污为鲲鹏元神,这事倒是当真可笑。

    为何非要去跟水神正面对垒?

    真当算计得过?

    虚菩提并不觉得,自己能比地藏聪明多少,吃了一次大亏之后,就立刻转换思路,所有事都避开水神来做。

    如今,他算计一个道门三代弟子,最多只是引来玉鼎真人的追杀,做的隐秘一些,自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今日景色倒是不错。

    虚菩提走出自己藏身的洞府,在海水中如履平地,负手漫步,以逗弄游鱼为乐。

    修行越久,越明枯燥二字有多难捱。

    故,虚菩提平日里很注重陶冶情操,培养一些爱好,见此时太阳星的光芒一束束透入水底,浅蓝色的海水、珊瑚间嬉戏的游鱼……

    于是诗兴大发,吟诵道:

    “艳阳天又风光好,红的珊瑚绿的草。”

    而后自觉妙哉,扶须轻笑,身形朝海面而去,外出透透气。

    漫步在碧水蓝天白沙滩,虚菩提心底之念略微有些繁杂。

    教内的争斗最近倒是被压下去了,此前已是到了要请命两位老师立大师兄的地步,而今却随着弥勒的回归,暂时没了那么多糟乱。

    虚菩提其实并不想争这些,但身在教内,有些事无法避免。

    就比如此前地藏,风头太过、又太得老师喜爱,眼看就要成为西方教大师兄……

    还好那时还是水神的太白星君手段高明,直接对外言说:

    ‘地藏,吾兄弟矣。’

    充分利用了老师的猜疑,给了众同门师兄弟发难的借口。

    后来地藏在轮回塔前奋力一搏,其实多少有些悲凉,自己当时也动过念头是否助他,最后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助他,其实并无好处。

    西方教只要有两位老师在,自不会有失,区别就在于名声好坏、名望高低罢了。

    像现如今,西方教威望大降,对于砸了山门的太白星君敢怒不敢言,他们也就面皮受损,本身还是安全的。

    “唉……”

    ‘这封神大劫,到底是哪般走向,又会影响他们多少?’

    虚菩提眺望着大海,道心微微荡漾。

    遥想当年,他刚入灵山,带着对两位老师的崇敬,带着对长生之梦的憧憬。

    后来当真迈入了长生,心态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还记得,最开始时,心底想着的确实是让西方大兴,为两位老师分忧解难……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般念头,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了?

    所谓的大兴,又是什么?生灵繁茂吗?

    “唉。”

    虚菩提又叹了口气,对背后情形全然未察。

    乾坤无声无息裂开一条裂缝,而虚菩提脚下,两道鬼魅的身影正悄然靠近,摸到了虚菩提方圆百丈,身周的阴阳二气悄然退散。

    正此时,虚菩提感受到了背后出现的微弱波动,转过身去,看着背后出现的乾坤缝隙赫然一惊。

    但他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噗!

    一声轻响,虚菩提错愕地低头看向自己前胸,那里一柄宝剑贯穿而出,宝剑的剑刃直接抵在他元神脖颈。

    又有一股纯粹的元神冲击爆发开来,此刻完全无法应战的虚菩提,只能任由元神被这股强悍却陌生的元神之力直接冲昏!

    到此时,两道身影才在虚菩提身后现身,看不清具体容貌,一人持剑贯穿虚菩提道躯,一人并着剑指、点在虚菩提后背。

    她们同时抬腿一踹,麻利地将虚菩提踹入乾坤缝隙,身形闪入其中,与这乾坤裂缝同时消失不见。

    连带着,方圆百里之外,那一座遮掩幻阵悄然消散。

    过了大概两个呼吸,天空似乎多了一双巨眼,紧盯这座沙滩;

    两道圣人神识瞬间扫过方圆十万里,灵山深处的那两名老道顿时皱起眉。

    他们冲开劫运阻碍,立刻借天道之力推算虚菩提下落,但各自推算一阵,只是眉头皱的更深。

    倒不是他们发现了对付不了的强敌,又或是推算此事被阻隔,而是……

    天道此次,并未回应。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