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长寿暗度陈仓,云华仙子思凡
    凌霄宝殿中,李长寿刚去月宫上任时。

    “长庚他搞了面铜镜挂在那,让人能随时看到自己在干什么?”

    “不只如此,水神还因姮娥未现身,对姮娥的侍女发了顿火,吓的姮娥那侍女都快哭了。”

    “哈哈哈!这个长庚!”

    玉帝乐不可支,一阵抚掌大笑,“当真是……咳,总能整出点新花样啊!

    竟能想出这般主意,厉害,厉害呀。”

    木公在高台下笑道:“能看出,水神对这件事确实有些介怀;

    陛下,咱们该如何见招拆招?”

    玉帝仔细思索一阵,纳闷道:“为何要见招拆招?”

    木公眨眨眼,小声问:“陛下您,难道不是为了削弱截教对水神的影响,才让水神去月宫之中……吗?”

    白衣玉帝明显怔了下,但随之就缓缓点头,叹道:

    “吾这般忧虑,当真瞒不过木公。”

    东木公松了口气,自己这次,总算没揣摩错玉帝的心意。

    玉帝摸着下巴一阵沉吟,很快就道:

    “大劫在即,百年后三教共议封神之事,长庚爱卿确实不宜与截教有过多来往,免得在大劫中干涉太多,遭大劫反噬。

    那,木公觉得,咱们该如何破长庚这一招?”

    东木公想了想,很快就一阵摇头,“老臣愚钝,想不出什么妙计。”

    玉帝沉吟几声,坐在那细细思量,不多时就是摇头一笑。

    “无妨,让长庚自行决断就是了,他觉得如何舒心就如何在那,反正前后也不过十年罢了。”

    木公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低头称是,不敢多言。

    玉帝话音一转,面容有些凝重:“那符元的来路,调查的如何了?”

    东木公的神色也变得无比严肃,开始详细禀告自己查到的结果;凌霄宝殿被金光笼罩,断了其外一切探查。

    暂不提玉帝与木公暗中调查天庭二五仔;

    李长寿在月宫中,风平浪静地开始了悠闲教习生涯。

    本是月桂宫中,汇聚天庭美色之地,他却有些不解风情,在那开始……

    ‘铜镜直播’伴身旁,一天三顿小烧烤。

    那些美貌的嫦娥最初还有些拘谨,待半日后,也就在几位女仙官的安排下,开始轮流献舞,让总教习看看她们的本领。

    这大殿之中,乐声曼曼、妙影重重。

    李长寿吃着敖乙源源不断送来的上好瓜果美味,淡定地欣赏着这般美景。

    虽然只是一具纸道人,五觉有些模糊,但李长寿也是颇感舒心。

    这种时刻,敖乙这位东海龙宫二太子的见识,发挥出了绝强的效果!

    天庭之中,能面对这般美景而不去瞩目者,屈指可数,但敖乙绝对是其中之一。

    无他,见多了。

    天庭的歌舞还都属于‘雅’的范畴,要说会玩,还是远古旧贵族龙族会玩。

    然而没过几日,卞庄就有些按耐不住。

    按理说,卞庄从小生活环境,比起敖乙还要奢靡一些,天涯阁作为洪荒五部洲之外临时情劫会所的龙头,卞庄这个少主,自小也是没少见这般情形。

    但对于卞庄而言,天庭仙子仿佛就是有莫名的吸引力。

    第一次来月宫,卞庄是来禀告天河水军兵甲不足之事,李长寿姑且也就忍了。

    但没隔半天,卞庄又跑来一趟,禀告天河水军有天兵斗殴……

    再隔了一个时辰,卞庄前来禀告天河水军有人操练过度中暑了……

    李长寿当场就封了卞庄的仙力,喊来敖乙,把卞庄直接捆起来,送去了天河之中泡着,一直到他清醒了为止。

    这个二师兄,当真是其心可猪。

    自从其解放天性,也未免太浪荡了点,今后必然栽在这事上!

    想到卞庄,李长寿就想到了西游之事,想到了那个被自己送回去回炉重造的金蝉子。

    自己现如今,必须把所有精力放在应对封神大劫上,西游之事也不必着急。

    从两场劫难的结果来看,西游不过是让西方大兴;而封神却可决定,西方大兴时,西方的主事者是谁。

    来月宫一趟,李长寿也不能空手而回,且总要做出点教习的成绩。

    他计划等自己离开前半年,为嫦娥们引入一种新的表演方式——唱跳。

    此处没有软扑。

    说不得,他还要迫害下那只小玉兔,让她学会那段‘吼、哈、吼、哈,沙里瓦、沙里瓦’。

    提前在大劫中,多点参与感。

    咳,且说正事。

    李长寿应付差事归应付差事,封神榜签押在即,他总不能真的把时间浪费在月宫,跟一群嫦娥玩闹。

    一个化身,自然无法拴住他所有心神。

    在月桂宫中开直播之举,李长寿也绝非只是为了给男仙们树个榜样、发点福利,为自己正一正名声。

    这期间还有几层考虑,是旁人所不知道的。

    ——李长寿要借此机会,起底西方教!

    知己知彼,才可百战百胜。

    李长寿自觉,他对西方教的认知,一直是停留于表面,只知道西方教有两位圣人,有众多西方教圣人弟子,手中掌握着大批鸿蒙凶兽、上古妖族。

    除此之外,所知甚少。

    因上古时,西方教立教就直接立在了道门之外,圣人成圣是靠发宏愿得来无边功德,自上古开始,西方教就有一种迫切的壮大之念。

    这么多年,他们到底度走了多少高手?又在五部洲之外,发展出了多大的势力?

    怕是难以计数。

    虽说用‘藏污纳垢’四个字形容圣人大教,多少有些不敬,但西方教在这方面确实很西方。

    接引圣人有不少弟子还未露面,自己此时交过手的主要是地藏,那金蝉勉强算是圣人半个弟子。

    地藏和谛听曾给他造成了较大的麻烦,到此时虽被白泽镇住了谛听,但绝不可小觑;

    此外,还有那虚菩提两次出手蛊惑妖族,想借妖族之手削弱天庭、拖延天庭兴起时机,其意图无比明显、思路十分清晰,两次都不显山不漏水,让西方教全身而退。

    不得不说,这虚菩提也会是较为棘手之敌。

    从陆压死一直到今日,天地之所以看起来平静,是因大劫来临,天庭成了大劫的主导者,封神二字怎么考虑都围绕天庭展开,西方教只能约束弟子,静待大劫显出具体脉络。

    不只是西方教,截教、阐教,此刻都不敢妄动。

    但李长寿能明显感觉到,一股股暗流在天庭底部流淌,在洪荒天地间不断翻涌。

    对于天庭中的二五仔,李长寿并未着急去拔掉,他们也可作为自己手中的棋子,成为一些备选方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算计,并非简单的见招拆招,也必须学会借势。

    趁着这一点空档,李长寿大摇大摆地在月桂宫中悠闲度日,且将自己的行踪‘直播’出来,让天庭各处知晓。

    洪荒中也出现了一些流传的‘佳话’,比如水神惧内、水神忌惮云霄仙子什么的。

    真是!

    神仙的事,那能叫惧吗?

    一点该有的尊重罢了!

    但在暗中,李长寿的纸道人自东、南两处天涯海角外出,化作妙龄女子、老妪的模样,渐行渐远、消失不见。

    李长寿不敢妄议圣人,但无论是圣人老爷还是洪荒大半的高手,都潜意识里将三千大世界当做五部洲的附庸,对三千世界有种小觑之心。

    但李长寿如何会忽略此事?

    西方教对付龙族时,已是动用过几次来自三千世界的‘力量’。

    李长寿这次要调查的,就是西方教这部分外围势力。

    稳妥起见,李长寿的这两具纸道人都经过了六重伪装处理,自身若暴露,或是出现在大罗金仙境身周千里,就会直接自毁。

    然而,这不调查则矣,亲身去调查一遍,李长寿心底的许多认知都发生了变化。

    仔细想想,他此前也被炼气士的‘惯性思维’影响到了,觉得三千世界哪怕最近万年崛起了众多势力,对五部洲影响始终有限,终究是五部洲的‘挂件’。

    其实不然。

    李长寿在外探查不过两年,对三千世界的重视程度直线上升。

    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三千世界中的人族、以及人族炼气士,数量当真太多了。

    这个世上从来不缺资质出众之人,三千世界也孕育了大批高手,早已划分出了大大小小的势力。

    有的大势力,能占据了一整个大千世界,辐射附近众多大千世界、小千世界,本身已称得上‘庞大’二字。

    西方教,就拥有诸多这般规模的大势力!

    两年时间,李长寿凭借自己遁法之利,马不停蹄探查了百座大千世界。

    这其中有三十多座是已被‘统一’,半数都有西方教的影子!

    而其他六十多座大千世界,大半也有西方教势力伸出去的长手!

    西方教这部分底蕴,一直没有动用过。

    “确实有点小可怕。”

    其实不只是为了对付西方教,李长寿要改写天地规则,完善均衡之道,也必须从根本上调整对三千世界的态度。

    五部洲是炼气士心底的圣地,南赡部洲俗世更是人族气运汇聚之地,是重中之重;

    但三千世界,却蕴含着巨大的潜力,绝非只是简单的‘兵源地’。

    李长寿已发现了,西方教在一些大千世界中大搞‘香火神教’,大批大批凡人为他们提供香火之力,虽不如南赡部洲俗世效果明显,但日经月累,也是颇为可观的功德。

    这让李长寿想到了封神大劫之后的某种存在——

    佛国。

    西方所图果然不只是还上天道功德‘贷款’这般简单,这两位圣人,似乎也不甘一直被道门圣人压过一头。

    “我又能做什么?”

    某个阴暗小角落,李长寿如此自语,不断思索,将两只派出去的纸道人直接自燃消散。

    既然如今天庭尚不能腾出手来四处征伐……

    那为何,不暗中搞起一些势力,借天庭的资源、气运,让这势力自行在三千世界中发展壮大?

    李长寿眼前一亮,将这般想法写了下来,纸道人在密室中奋笔疾书。

    思路一打开,李长寿的想法就多了起来。

    此前他想过‘天庭暗部势力’,但那不过是为了安顿今后的文净道人,从而被逼出来的想法,自己并未太过重视。

    如今比起那时,多了点什么?

    白泽。

    白泽的谋略、智慧,足以支撑起一方大势力!

    再辅以少许高手,自己用纸道人随时跟随,在三千世界站住脚跟绝非难事。

    还有师祖江林儿……

    这个混过三千世界的铁板师祖,在势力刚起步时,也能帮上一些大忙!

    自己不必花费太多心思在这个势力上,白泽的出现,完全可以充当自己的影子!

    此事只需玉帝暗中给一道旨意,趁着如今天机混乱、旁人无法推算,有龙族、地府暗中协作,绝对会成为一股燎原的野火!

    打压西方,天庭崛起,护卫道门,均衡天道!

    李长寿提笔在面前白纸上写下了三个大字:

    【临天殿】!

    嗯?

    李长寿眉头一皱,闭目吸了口气,身周闪烁出点点蓝色光亮。

    他开启了空明道心进阶版·贤者时刻,仔细感应自身状况。

    并无劫运干扰,这般念头,其实是自己多年在心底盘旋、积累而得来。

    那从何时开始做此事?

    李长寿保持着空明心境,细细思量,又另外取了一张纸,写下了一排奇特的‘乱码’。

    一条狗,暗指哮天犬,也就是杨戬之事;

    一条小裙子,代指有琴玄雅上天庭,超级天兵计划;

    一个病字,是一百零八魔兵和地府之事;

    一块石头,暗指石矶娘娘,是自己稍后要去拜访的人物……

    一只饭桌,代表阐截两教圣人弟子联谊活动……

    一处山洞,暗指火云洞;

    一朵云,指的是去拜访五庄观镇元大仙,试试能不能争取这种中立的大能……

    在这些之后还有七八样事物,随后李长寿才画了一只简单的木屋,代指组建临天殿。

    “这些活还当真不少。”

    李长寿轻笑一声,念头通达、感悟顿生,立刻就要闭目凝神,心念却微微晃动。

    在月宫的纸道人捕捉到,龙吉正带着她小姑——华云,朝月桂宫而来。

    华云此时也已改了名,被称作云华仙子,不过两年,修为已是到了真仙境界。

    她这修为非修行来的,而是王母直接赐下的,后面还会提升到天仙境,缺点是自身完全不会斗法,优点是拥有纯粹的仙灵之体。

    虽这般方法无法直接提升到金仙境,但天庭有蟠桃灵根在,自可让云华仙子拥有漫长的寿元。

    修行开挂,不过是隔三差五一顿悟。

    玉帝王母这才是标准的‘卖挂’!

    李长寿等了一阵,龙吉带着云华仙子自大殿侧旁飞来,没有惊动正在练舞的嫦娥们,到了李长寿座位前。

    李长寿调整了下铜镜的方位,暂时关闭了铜镜的‘传声’功能,让水神府前的铜镜只呈现他的面容。

    “老师,”龙吉小声唤了声。

    “嗯,”李长寿含笑点头,起身对两位天庭‘公主’行了个道揖,又招来两只蒲团,示意她们入座。

    “你们过来所为何事?”

    龙吉主动传声道:“老师,是姑姑有事想求你……老师是父亲最信任之人,可否请老师去求求情,让姑姑下凡一趟。”

    云华仙子目中带着几分歉然,低声道:“让您费心了。”

    “下凡?”

    李长寿皱眉传声:“好端端的,下凡作甚?”

    云华轻轻一叹,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李长寿,李长寿打开看了眼,却是云华仙子写给那杨天佑的书信……

    信中还是满满的思念之情、倾心之苦。

    李长寿看了几眼,就将书信送回,低声道:

    “云华仙子,你决定上天之日,已是与凡尘没了牵连。

    我知你已情根深种,但在此只能对云华仙子提醒一句……去找陛下吐露实情,只有陛下准许,你这段姻缘才能有结果。

    陛下也有凡尘历劫之记忆,早已知了此事,你若对陛下开诚布公,陛下说不定也能将杨天佑也接天庭与你团聚。”

    ——这确实是诞生二郎神杨戬的最完美版本,李长寿甚至已经有把握说服玉帝。

    但可惜,他无法强行干涉。

    “这……”

    云华仙子轻轻皱眉,低声浅吟,“我始终是有些怕。”

    李长寿笑道:“若怕,不如忘了吧。”

    “我若能忘了,唉……”

    “龙吉,”李长寿正色道,“你不宜再多参与此事,莫要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就能瞒得过旁人之眼。

    天庭之中,也讲究人言可畏这四个字。”

    言罢,李长寿轻轻挥手,云华仙子眼圈泛红,欠身行礼,转身驾云而去。

    一旁的龙吉有些欲言又止,但李长寿此刻的目光无比严厉,让龙吉也怔了下,低头称是。

    几日后。

    云华仙子住的仙殿中,一抹黑影悄然出现,手指对着睡梦中的云华仙子额头轻轻一点,干扰她梦境,随之便悄然离开。

    当这黑影消失无踪后,仙殿角落中,两道身影缓缓显出身形。

    左侧这人,普通青年道者面容,自是李长寿的纸道人;

    而右侧那名身着战甲、面带怒色的青年将领,却是玉帝陛下的新化身——秦天柱。

    名字还是李长寿献上的。

    两人包裹在仙力结界中,凭云华仙子的修为,自然察觉不到他们的行踪。

    秦天柱低声骂道:“这个符元,当真该死!”

    李长寿却道:“陛下,您看云华殿下身周。”

    秦天柱双目闪耀出金光,瞧了眼云华仙子背后,看到了一抹浅浅的灰色气息,正缠绕在云华仙子身周。

    “劫运……”

    “前几日云华仙子去找小神时,已是入了劫,咱们倒是不宜妄动。”

    秦天柱深深吸了口气,低声道:“长庚,盯紧此事,华云若真的应劫,我要那符元不得好死!”

    李长寿问道:“若云华殿下想下凡,又当如何?”

    “她被劫运驱使,吾也不可做出违背天道意志之事……

    唉,随她吧。”

    玉帝化身轻叹了声,随之就咬牙骂道:

    “那个混账杨天佑!多安排他点磨难,非要让他掉层皮不可!有个妹妹容易吗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