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白泽初显威,西方再施算
    乾元山,一朵白云自金光大阵中飞出,缓缓升向星空。

    云上,李长寿低头看向身旁盘坐的师侄,看着他那努力忍耐、却犹自红了眼圈的可怜表情,以及那不断轻颤的肩头、轻轻晃动的道箍……

    李长寿突然有种,自己像是做了什么错事的负罪感。

    奇妙的灵珠子。

    “师侄,”李长寿温声呼唤。

    灵珠子弱弱地抬头,目中流露出少许无奈,“长庚师叔,我没事的。”

    李长寿一颗道心差点当场融了,赶紧道:“不用担心,我带你去天庭,那里的生灵都很有趣,也很温柔。

    要不,咱们打个赌?”

    灵珠子脆声道:“师叔,怎么打赌?师父说,赌是不好的习惯,要有坚定的道心、处理事物的把握。”

    李长寿:……

    反过来竟然被灵珠子教育了!

    “那换个说法,”李长寿笑道,“稍后去天庭,所有人见了你,都会露出一些善意的微笑。

    如果真的是这般,你就答应本师叔,在天庭中结交一名好友,如何?”

    “嗯,”灵珠子点头应了声,“弟子听从师叔安排。”

    李长寿温和一笑,不再多言,驾云朝着中天门而去。

    来的路上,李长寿还有意在妖族控制区域的边缘飞了半圈,而回去时,怕真的被妖族高手埋伏,特意绕去了西牛贺洲上空的西天门。

    灵山总归是不敢明目张胆,为难他这个人教弟子,也不会让他在灵山附近出事。

    一路无太多话,李长寿暗中观察着灵珠子的反应,想要尽快了解灵珠子的全部性情。

    灵珠子此刻的情绪,忐忑占了大多数,毕竟自化形后就没离开过乾元山上,这也算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长庚师叔……”

    “嗯?”李长寿闻声低头。

    灵珠子正抬头看着他,那双灵气满溢的大眼中,流露出少许无奈。

    “我这样子,很不正常吗?

    师父似乎很困扰,一直说让我变得男子汉一点,而且玉鼎师叔看我的时候,也经常会有一种同情的目光。”

    “哈哈哈哈,”李长寿也是被灵珠子逗笑了。

    灵珠子皱着眉头,满是疑惑地看着李长寿,“长庚师叔,怎么了吗?”

    “无事,无事,”李长寿摆摆手,也在云上盘腿坐了下来,白发白眉的慈祥模样,倒是令灵珠子颇感亲近。

    李长寿笑道:“你师父一直说让你有男儿气概,是觉得你性子太软了。

    玉鼎师弟对你也并非同情,也是觉得你性子太过柔弱。

    通常而言,男子是阳刚的代表,女子多是阴柔的象征,但这并非绝对,只是多数人是这般。

    太乙师兄在这方面比较粗糙,未能及时告诉你这些,只是一味的让你做个男子汉。

    天地阴阳,阴阳本就并非绝对对立,也非绝对分明。”

    灵珠子抿嘴思索。

    李长寿补充道:“想要让你师父开心,有些小习惯改一下就好。”

    灵珠子忙道:“请师叔赐教!”

    “今日不便与你多说,”李长寿笑道,“稍后到了天庭,我为你介绍一二好友,你与他们先相处一段时日,自己找找你师父想让你变成的样子。”

    灵珠子顿时有些欲言又止。

    李长寿没有继续说下去,拿了一本经书递给了灵珠子,让他路上解闷。

    灵珠子乃上古灵珠、玉虚宫出身,修为起步便是真仙境,而今也已是天仙境后期,距离金仙境还有一段距离。

    但灵珠子根基深厚,最大的依仗便是自身那清福元神,若是修成金仙、历练一二元会,又是一位云中子那般的清福金仙,可为阐教增运。

    李长寿心中一阵遐想……

    封神大劫原本的故事中,截教一方是以二代弟子强横出名,阐教一方则是以三代弟子硬拼截教二代弟子而出名。

    像修有仈Jiǔ玄功,在入劫之前已有天庭神位在身的清源妙道真君杨戬;

    前世灵珠子,入劫后以灵珠子元神结合莲花宝身的三坛海会大神哪吒;

    得了广成子、赤精子的宝物,却被申公豹一句‘道友请留步’上头,左右横跳、差点反杀师父的殷郊、殷洪……

    这些都是道门后起之秀。

    诚然,截教一方的后起之秀其实也不少,但火灵圣母、闻仲、余元,知名度远不如杨戬、哪吒、雷震子这些。

    是否自家圣人老爷,在封神大劫中选择站在阐教这边,也有这部分考虑?

    李长寿仔细思量着,心底也有些无奈。

    为何,他也已默认封神大劫中,阐、截必会杀红眼……

    十绝阵、九曲黄河大阵、万仙阵,三座大战升级的标志性大阵……

    李长寿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这些年都去关注截教的男女感情发展,金光圣母、秦完秦天君他们研究的十绝连环阵,也不知如何了。

    这会不会成为封神大劫的小伏笔?

    李长寿思索一二,哑然失笑。

    他这个蝴蝶已扑棱了这么多下,到此时一切事态的发展,依然是在朝封神大劫前行。

    天道的修正之力,或者说,这世界线的收束之力,还真是不容小觑。

    上个想改变神话历史的浪前辈,已经成为历史车轮上的一只小补丁;

    自己,还是以自身存活作为首要事项,毕竟人死了,可是什么都没了……

    “长庚师叔,”灵珠子突然轻声问,“这世上,像我这般的生灵,有很多吗?”

    李长寿想了想,温声道:“每个生灵都是独特的个体,不必想着为了合群而改变自我,要想着让自己变得更完美而提升自我。

    生灵不必有太多棱角,但也不必太过圆润。

    毕竟,圆滑什么的,是我们这些老人家之事。”

    灵珠子眨眨眼,“灵珠子听不懂呢。”

    “以后自称时就用我,不要自称名号,这等于直接暴露自身跟脚,”李长寿正色道,“这算是你第一个要更正的小习惯。”

    “是,灵珠明白了。”

    “嗯?”

    “我明白了……”

    “这才乖,”李长寿眯眼笑着,看前方西天门已是在望,“可还记得刚才的约定?

    你可以一路看看,他们是不是都在对你笑。”

    顿时,灵珠子打起精神,本是有些怕生的他,此刻却主动观察那些天兵天将。

    众天兵天将:……

    讲道理,水神大人带回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仙子,这小仙子还用一种清澈、好奇的目光打量自己,自己能回以什么表情?

    还不都是各种各样的笑!

    行至半路,灵珠子就忍不住拽了拽李长寿的道袍,那双大眼中满是星辰。

    “师叔,师叔,真的是耶!大家都在对我笑呢!”

    李长寿笑而不语,端着拂尘,带灵珠子朝自己水神府而去。

    跟白泽较劲这么久,突然套路一下小孩,身心也是颇为愉悦……

    回了水神府,李长寿命天兵整理了一处屋舍,就让灵珠子住了进去。

    “灵珠子,你且在此地住下,一应所缺都可对院内天兵天将提及。

    本师叔在天庭,大小也算个文臣,大家都会给我几分薄面,想要出去逛逛也是可的。

    过几日,我会安排几名天兵天将,与你切磋术法和神通,你且先做些准备,稍后出手也要有分寸,莫要伤人。”

    “是!”

    灵珠子此刻精气神都高涨了起来,与在乾元山上几乎判若两人。

    她,咳。

    他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弟子明白,此次修行之路,请师叔尽情鞭挞弟子!”

    李长寿差点老脸一红……

    太乙真人这个老阴阳师,都教了灵珠子些什么!

    呃,也可能是自己思想太复杂……

    现在好了。

    李靖在度仙门,哪吒在水神府,若是现在就找到殷夫人,《陈塘关》这场戏的主要演员,就算凑齐了。

    哪吒属于带资进组,这场戏中天定的主角。

    现在的敖丙连龙蛋都不是,木吒、金吒在这场戏中并无戏份。

    石矶娘娘那边,要不要提前摸摸底?

    丹房中,李长寿看着面前的五部洲简略地图,静静地出神。

    他一心二用,一边在思考这场大戏如何去导。

    一边在镇守水神府的天兵天将中,物色几名阳刚气息较为浓郁、行事自带豪情万丈光环的天将,让他们稍后与灵珠子多交流交流。

    李长寿渐渐发现,在算计封神大劫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掂量清楚【天道的趋势】。

    以哪吒举例,天道定下的封神大劫剧本中,哪吒经历的磨难、造成的一系列后果,对封神大劫、对天道有多少影响?

    这个分析清楚,就能做到有的放矢……

    总体而言,就是要确保哪吒的战力,确保哪吒成为阐教阵营的常规主力团之一;

    还有太乙和石矶的冲突,也有可能会成为引燃两教大战导火索的火星……

    凭这几次与太乙真人接触,李长寿完全不再怀疑太乙真人‘先下手为强’的思想觉悟,以及‘嘴炮’、‘嘲讽’等技能的等级。

    可惜,他还不能刻意针对太乙真人。

    李长寿知道,自己并不能站在阐教或者截教的立场,他是人教弟子,更要站在太清老师想要自己处于的立场——

    道门。

    “大局……”

    想了一阵,李长寿站起身来,带着少许忧虑,在丹房中静静踱步。

    心神微微一动,却是天庭那边,敖乙和卞庄到了水神府。

    此刻,敖乙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卞庄却是垂头丧气、眼带血丝,但又强打精神,让自己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两人抵达书房前,刚要行礼,李长寿手指轻轻摆动,屋门大开、阵法关闭。

    “进来吧。”

    敖乙与卞庄齐声应是,低头进了书房,对桌椅后的李长寿抱拳行礼。

    “教主哥哥,已找准了合适的妖族女子,”敖乙笑道,“可是要卞庄现在就动手?”

    李长寿问:“你们找的是哪位女子?”

    “是月老寻的,”敖乙道,“是南赡部洲与西牛贺洲边界处的一名业障大妖,天仙境修为;

    已在万灵殿中查过了她的跟脚,其血脉也是上古时大妖,而今在妖族中颇有些影响力。

    此妖的泥人经常拖着红绳到处乱窜,居无定所、风流成性,若是与天将传出一段风花雪月的趣闻,也不会惹人怀疑。

    其他,就要看卞庄副统领的本领了。”

    卞庄双腿一颤,苦笑道:“末将粉身碎骨、万死不辞,但水神大人……末将还是纯洁的……”

    李长寿笑道:“只是让你去梦中留情,又非让你去献身,怕个什么?”

    “哎,末将遵命。”

    敖乙故作惊奇状,“卞副统领竟然如此洁身自好?”

    卞庄顿时摆出了一幅生无可恋脸。

    “好了,”李长寿道,“此事让姻缘殿全力协助你,若是不成也无妨。

    而且又不是让你下凡,只是让你通过神威殿与妖族女子梦中相会……

    需记得,我们是要通过此事,对外宣扬天庭并非天道控制的木偶,天将也有真情实感,也是血肉生灵,也不是要你真的跟妖族女子相好,尤其是还是一只业障大妖。”

    “末将明白!”

    卞庄朗声回答,随后又愁眉苦脸。

    他的情缘缘初体验,难道就要……

    李长寿忽而皱眉,道:“你们先稍等下,我在旁处有事。”

    言罢闭目凝神,一动不动。

    小琼峰,李长寿走出丹房,看着黑池峰上飘起的少许‘极光’,立刻用这具【本体】纸道人驾云赶了过去。

    到了黑池峰,入了大阵中,却见白泽化作本体在水潭旁趴着,额头三枚彩色长羽光芒闪耀,身周环绕着一缕缕七彩仙光。

    “水神,”白泽身周仙光更为闪耀,化作人形,向前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道:“白先生喊我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白泽正色道:“对水神来说并非什么大事,只是刚才贫道感悟天机时,突然有所感应。

    有凶祸现于北洲偏北。

    怕是妖族要对北洲巫族出手,逼迫天庭出兵驰援,从而与天庭正面交手了。”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正色道:“多谢先生提醒。”

    白泽笑道:“水神可是早有这般推断?如此,倒是贫道多虑了。”

    “不,我并未有这般推断,”李长寿道,“而且说实话,我修道日浅,境界也并未到先生这般。

    说起推算之法,我也只是刚刚入门,推算不出太多身外之事。

    今后若有这般情形,还请先生及时告知我一声。”

    白泽皱眉问:“那,水神此前如何介入天道大事,又如何与西方相抗,做了这般多的决断?”

    李长寿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道了句:

    “无他,多做些准备,把各类情形都考虑清楚罢了。

    此事,先生也不必多挂念,妖族发讨天檄文时,我已暗中知会北洲巫族,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不会被妖族打个措手不及。”

    白泽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赞叹道:

    “了解水神越多,贫道越是钦佩。

    水神,如今玉帝王母不在天庭,道门高手或许不会干涉巫妖之争。

    若水神需帮手相助,还请及时与贫道相商!”

    李长寿点头答应一声,与白泽做了个道揖,道一声“先回去安排北洲战事”,驾云离了黑池。

    心神回归天庭,李长寿让敖乙卞庄先放下此前那点小事,整备天河水军、填充仙豆等资源。

    卞庄差点喜极而泣。

    而后,李长寿心神之力推到了最大,心底出现了一个个窗口,北洲巫族聚集之地、北洲边界妖族汇聚之地,尽在他纸道人仙识网络的笼罩中。

    正如李长寿所说,巫族早已躲入了避难之地;此前巫族有部分战巫去骚扰妖族,也是他授意。

    东海海眼的悲剧,李长寿自是要避免再次上演。

    但那些妖族之地……

    好安静。

    各处高手、妖兵毫无调动的痕迹。

    不过,白泽给了示警,且攻打北部巫族,对妖族来说也是一步好棋,此事发生概率极高。

    李长寿静静等待着,结果一连几日,妖族丝毫没有什么反应。

    李长寿心下纳闷,还是留下了大半心神监察妖族之地,小半心神用在处理各处日常的事务。

    心神之力不够,只是办事效率降低,李长寿凡事稳着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然而李长寿也没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就是足足半年!

    半年中,灵珠子与水神府天将打过几次照面,但每次都因灵珠子太过腼腆,除去切磋斗法,就只是看天将在那玩闹,根本融入不进。

    此事确实不能操之过急,当徐徐图之。

    天庭也做好了足够的应战准备,数十万精锐天兵带着百万仙豆,随时可支援北洲。

    当李长寿开始怀疑,白泽对灾祸的定义是不是有些问题,一缕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了妖族之地。

    文净!

    李长寿仙识如网,立刻循着这股气息探查,很快就看到了三道有些模糊的身影,在地下进入了几层妖族布置的大阵。

    文净会主动显露这一缕气息,其实是他们之前定下的一种‘暗号’。

    为了保护己方卧底,此时文净道人与他尚不能直接联系,而这缕气息就足以证明,文净道人立场并未发生变化。

    这三道身影,文净道人居左,一名有着银白色长发、提着一把长剑的少女居右,居中的,却是一名带着斗篷的高瘦身影。

    李长寿掐指推算,确定自己并未见过这名道者。

    西方那边又要搞事了?

    呃,该不会是,西方来找陆压献策、提供帮助,给陆压道人和妖族指点一条明路——进攻巫族,逼天兵天将下凡开战?

    若真如此,那……

    白泽这‘趋吉避凶’的神通,简直过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