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三十章 雷厉风行真天帝!
    玉帝陛下……

    该不会真带人去平了金乌宫吧?

    李长寿的纸道人回了海神府,心底一直泛着这般担心。

    此时天庭刚接手龙族,在将龙族转化为天庭助力之前,龙族会牵扯天庭大部分精力。

    这时候再去挑拨妖族神经,实为不智。

    稳妥起见,还是等龙族没了后顾之忧,天庭本体的硬实力增加几成,再以陆压之事为切入点,引动妖族对抗天庭,捉其话柄、使其失义,趁机清缴业障大妖,助天庭一飞冲天!

    嗯,一点点小算计罢了。

    以前天庭大兴不大兴,跟李长寿关系不大。

    但现在,李长寿定下了封神劫前重大发展路线,自己已经一定程度上,与天庭捆绑在了一起。

    ——当然,李长寿在主动将自己绑上天庭时,提前做了几手撤离的准备。

    “动妖族时机未到,最少也要在纳地府上天之后。”

    李长寿思量一二,将自己在蟠桃宴上写的奏表拿出来看了眼,又取了一张新奏表,细细思量。

    还未提笔,赵公明那边已是到了海神庙。

    李长寿只能将此事压下,想着耽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玉帝陛下也无法调集足够的兵将,故也就将此事暂且搁置下。

    先把赵大爷的事应付过去再说。

    海神庙前,赵公明驾云而来,口中哼着一些不成文的小调。

    李长寿的纸道人早已在空中等候,听着这般调子,心底不自觉加了些诗词……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顿时感觉赵大爷整个人都风浪了许多。

    “老弟呀老弟,我来也!”

    “老哥请,”李长寿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引着赵公明进了内堂。

    赵公明朝着前殿看了眼,不由问:“你这庙又在行土木?”

    “如今我已是水神,海神为四海龙王,”李长寿笑道,“稳妥起见,先在所有海神庙中立起四海龙王之雕像,稍后再传播些龙王救苦的故事,此事再过十几二十年也就成了。”

    赵公明笑道:“老弟你做事当真周全,每每都能思虑到旁人之前。”

    “老哥谬赞了,”李长寿自谦道,“只不过是我平日里忧患多了些,这般思虑不值一提。”

    赵公明看向角落,却见那已摆好了书桌笔墨,不由扶须轻笑,快步到了书桌之后,提笔斟酌……

    “这,该如何写为好?”

    李长寿笑道:“老哥你想对金光圣母说什么,便在此写什么。”

    赵公明想了想,顿时陷入了沉思。

    “这样,我给老哥整些氛围。”

    言说中,李长寿袖中飞出几只普通纸人,在一旁化作三男两女五名乐师,开始吹拉弹奏起了……

    安水城花楼中流传较广的一些轻快曲目。

    赵公明很快笑道:“莫说,多了点乐声,老哥思路也通透了些。”

    言说中,赵公明笔走龙蛇、挥毫泼墨,写下了‘金光师妹’四个大字。

    然后……

    赵公明提着笔,俯身站在桌前,片刻未曾下笔。

    【非静止画面】。

    “长庚老弟,这般具体该如何写?”

    “无妨,”李长寿淡定的一笑,收起拂尘,撩起衣袖,又在袖中摸索了一二,取出了几只画轴,摆在赵公明面前。

    李长寿笑道:“这里有几封男子书信模板,白色是无好感所用、浅粉色是好感境所用、橙色是升温、热浪境所用。”

    “那这个黄色的呢?”

    “自然是姻缘境之后才能用。”

    叮的一声,赵公明竖起大拇指,“老弟大才,那我选这个白、嗯……浅粉色吧。”

    当下,赵公明打开卷轴,见其内一行行小字罗列,细细读来,又觉得言语得体、恰好适宜,自己想说的不少话,在其中都能寻到。

    不多时,赵公明胸有成竹,开始奋笔疾书……

    当然,这里面也存在了一定借鉴的成分。

    李长寿将其他几个情书模板收了回来,含笑在旁等候,也不多看赵公明写了什么。

    顶多不小心看到几眼,琢磨琢磨赵大爷文采如何。

    突然间……

    “老弟,你怎么会准备这么多给女子写信的东西?”

    李长寿含笑答道:“那日与云霄仙子分离后,回去便准备了这几样事物……”

    防备截教仙人找上门来,问询如何追求心爱仙人。

    当然,这后半句是绝不能说出来的。

    赵公明笑道:“有心了,我再斟酌斟酌。”

    李长寿在旁也不多言,静静等着;赵公明逐字逐句细细品着,又觉得自己写的第一版不太满意,索性重新写了数百字。

    言谈之中,多是敬语;

    字里行间,只提大道。

    到此时,李长寿也确定了,赵大爷绝非是因为拉不下架子、抹不开脸面,而去拒绝金光圣母,纯粹是真的没动这方面心思。

    纵观全篇书信,就差一句‘你不是咱稀罕的类型’了。

    待书信写罢,赵公明轻吟一二,笑道:“此时竟感无事一身轻,道心通畅矣。”

    李长寿叮嘱道:“老哥,这封信最好还是亲手交到金灵圣母手中吧,免得让金灵圣母疑心是旁人给她。”

    “善!”

    赵公明挽起衣袖,拿起书信就暂且告辞,说是稍后还要回来与李长寿相谈。

    李长寿自是答应了下来,又差神使准备一桌酒宴,稍后与赵大爷一同喝酒取乐。

    仙识看了眼山门中,灵娥正在清点山中树木奇石,棋牌室中还未再次热闹。

    李长寿此前也想过,自己若带灵娥暗中离开度仙门,与小琼峰相交甚笃的酒玖师叔、有毒师妹该如何安置。

    解决方案却也十分简单,让灵娥也留一具老版纸道人在度仙门中就是了。

    且,按李长寿的规划,在封神大劫启动之前,与自己关系匪浅之人都会以各种形式送去天庭躲灾避难。

    念及于此,李长寿禁不住赋诗一首:

    ‘天庭避风港,早来早上岗。

    不仅躲灾祸,还有功德赏!’

    嗯,最近一不小心,自与陆压道人对诗之后,‘诗力’大退。

    封神大劫还有多久?

    李长寿也是真心不知,心底总归是有这份危机感环绕,只能等各处预兆显现。

    这具纸道人在堂中入座,李长寿另一具纸道人坐于【水神府】中,开始拟定今日要上奏的第二份奏表。

    行文刚启,龙吉公主跑来贺喜,并送来王母娘娘第二批赏赐。

    第一批赏赐还在角落堆着尚未开封,李长寿也就一并接下;仙识扫过,这都是些装点府邸用的美玉宝材,虽名贵,实用价值并不大。

    龙吉看李长寿放在书桌上的奏表,笑道:“您真是劳心劳力,蟠桃宴刚过,已是在起新奏了呢。”

    李长寿笑道:“在其位,自谋其事。”

    “那个……”

    龙吉咬了下嘴唇,忽而对李长寿作揖行了个大礼,“龙吉多谢水神此前相助!

    您虽不让龙吉称呼老师,但在龙吉心底,您便是龙吉此生之师!”

    “殿下快快请起,”李长寿抬手虚扶,又笑道,“陛下此前不愿在旁人面前提起殿下,其实也是为了保护殿下,殿下也当体谅陛下这般用心良苦才是。”

    “嗯,我会的……”

    龙吉小嘴一扁,眼圈有些泛红,又轻轻将这般委屈擦去,迅速恢复平日里的活泼欢快。

    “水神,您稍后还要出门吗?”

    李长寿道:“这段时日我应当不会外出,你也安心在瑶池修行,若有事外出且不凶险的,我自会差天兵去喊你一声。”

    “嘻嘻,多谢水神!那,我不打扰水神您忙正事了!”

    龙吉欠身行礼,而后迈着轻盈的步子离了水神府。

    李长寿目送龙吉离开,心底却突然泛起了一些荒唐的念头……

    金光圣母,如果李长寿没有记错,原本封神大劫的故事中,会成为天庭之电母,主掌打雷前闪电之事,提醒生灵天将有落雷。

    现在发生在金鳌岛上的事,岂不是可以理解为:

    【电母苦恋财神爷,财神爷对其只当妹,雷部一群光棍正神干瞪眼?】

    啧,也是颇为有趣。

    李长寿回了书房,继续凝神提笔,写有关妖族之事的劝谏奏表。

    这次行文过半,又有人来安水城海神庙打扰,且来人也非寻常,让李长寿不得不停下笔墨,心神大半归于海神庙后堂。

    来者何人?

    一身淡黄长袍、须发随风飘摇,身形修长、面容和蔼,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却又给人一种遍经世间沧桑之感。

    自是阐教有名的宽厚长者,封神被绑专业户,‘干啥啥不行、被带节奏第一名’的……

    黄龙真人。

    “多谢海神成全龙族!多谢海神成全龙族!”

    两人刚见面,黄龙真人就是连连做道揖,口中如此喊着。

    李长寿不敢直接受礼,也就不断做道揖回去。

    二老者在半空中好一阵对拜,把下面正嗑瓜子闲谈的几位神使都看乐了。

    待寒暄几句,入了内堂,黄龙真人见已摆好的酒席,不由惊了下。

    这海神,推算的本领,竟已到了这般地步,算准了他今日此时会来此地?这可当真!

    李长寿在旁微微一笑,也不点破这般误会,径直请黄龙真人入席,只是让人加了一幅碗筷酒具。

    这次黄龙真人来此,就是单纯来给李长寿道谢,话语中言说多亏李长寿提携云云。

    起码,从黄龙真人此时对自己的称呼来看,阐教一方得到的消息并不算全面,也不太准确。

    他现在已是天庭水神!

    虽然具体职位、神权宝器还未定下。

    “哈哈哈,海神你当真厉害,”黄龙真人赞叹道,“蟠桃宴上一力斗西方教六圣人弟子,堵的他们哑口无言,甚至引来老君亲临为你坐镇!

    这事玉虚宫中人人都在说,我阐教众门人弟子,对你当真佩服的很呐!”

    李长寿忙道:“前辈言重了,那如何是斗,只不过是按天庭规矩,有一些小小的盘问罢了。

    我对西方两位圣人老爷,以及众圣人弟子,也是十二分的钦佩!”

    黄龙真人顿时笑眯了眼。

    “懂,懂,都懂。”

    言说中,这位真人叹了口气,叹道:“这次蟠桃盛宴定龙族之事,贫道未能前往观礼,当真是生平憾事。”

    李长寿:……

    感情是来怪自己没去邀请他上天入席。

    李长寿笑道:“前辈有所不知,这次天庭之事,我本不想让三教高人前往,如此会给龙族太大压力,也会让玉帝陛下觉得,天庭之威不足以令龙族归顺。

    故,未给前辈送去请柬。

    公明前辈是因有其他事务去天庭,刚好趁蟠桃宴之机前去,如此方便行事。”

    黄龙真人不由笑问:“哦?公明师弟去天庭作甚?”

    “寻月老处理一些私事。”

    “月老?”

    黄龙真人眼前一亮,与李长寿目光交流少许,而后恍然大悟状。

    这边话音刚落,赵公明的身影已是出现在数百里外,驾云朝安水城赶来。

    看赵大爷眉角含笑,胡须轻颤,李长寿便知,赵公明应是将信给了金光圣母就直接折返。

    待赵大爷来了此地,李长寿问询一二,倒也不出他所料。

    赵公明寻到金光圣母,笑着道了句‘师妹给你’,扔下书信扭头就跑,施展神通直接挪移归来。

    若是不论那书信的内容,这一幕像极了爱情。

    “来!”

    赵公明意气风发,“此事已了,刚好黄龙师兄也在!今当痛饮三百杯,明朝何须再多情!”

    当下,李长寿与黄龙真人提杯相对,推杯换盏,其乐融融。

    ……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赵公明与黄龙真人聊的火热,李长寿也就分了些心神,继续伏案写奏表。

    莫名的,他有些担心玉帝陛下行动太过迅速,抢先一步将这份奏表拟好。

    而后检查一遍用词、斟酌一遍语句、润色少许边角,这才吹干墨迹,将两份奏表提好,朝凌霄宝殿而去。

    到了殿前,不必通禀、不多问询,开启普通权臣光环,一路畅通无阻,直达玉帝驾前。

    “陛下……陛下?”

    “嗯?”

    正单手撑着额头,似是审阅奏表太累而暂时小憩的白衣玉帝,顿时回过神来。

    李长寿暗道要遭!

    这般情形,像极了他全心御使纸道人时被人打扰!

    玉帝笑道:“长庚爱卿,可是有何急事?”

    “陛下,”李长寿忙将第二份奏表先拿出来,“有关妖族之事,小神仔细思量,觉得其中有不甚稳妥之处,故拟了一份奏表,请陛下过目!”

    当下,李长寿仙力推送,这奏表落在书案上。

    玉帝拿起仔细过目,初看时不断点头,看到后面已是眉头紧皱,喃喃道:“若如此考量,这妖庭余孽此时当真杀不得……快!”

    “嗯?”李长寿故意露出几分迷糊状。

    “无事,无事,爱卿稍候。”

    玉帝赶紧闭上双眼,心神放归旁处。

    只差一点,他的化身就带着一批兵将,与他布置的后手,偷偷登上了太阳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