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教 主 迷 惑 行 为
    ‘灵娥三只、师父三只、有琴三只……’

    李长寿大概算了下蟠桃的使用量,发现自己如果不去试试用蟠桃炼丹浪费一些,带回山门的蟠桃根本用不尽。

    稳妥起见,掌门那边不可直接送蟠桃,毕竟掌门他……

    知道的太多了!

    甚至,李长寿隐隐觉得,掌门还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以至于他每次预测掌门的反应时,总会有细微偏差。

    若是能炼制出‘蟠桃’药效的丹药,李长寿自会献给掌门和门内一些,帮一些即将抵达大限的真仙境长老增加少许寿元。

    除此之外,做多错多。

    【斗米养恩,石米养仇】的道理,李长寿上辈子就已深刻体会过。

    一番送桃下来,李长寿赫然发现,竟是有毒师妹那边最省心,都不必多解释什么;

    李长寿拿桃、她抬手立誓,吃了就开始闭关。

    这让李长寿也隐隐有些担心,担心有毒她又会走上了成仙前的老路——只顾闷头修行、不懂如何巩固道基,从而导致道果有些虚浮。

    有琴玄雅此时距离金仙劫还远的很,倒是不必太过担心;

    等他在度仙门的处境更安稳一些,再暗中指点她修行也不迟。

    算来算去,除却‘纸道人的交际圈’,李长寿在洪荒中,就这几个信得过的法宝、咳,好友了……

    金仙境后,李长寿越发体会到了‘友’的重要性;

    每次一想到,数万年、十万年后,小琼峰上只有他独自一人,哪怕修为再高、安全系数再强,也总归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不好热闹,却想让热闹在自己的视界内,当心底有些疲乏时,远远的看几眼,就会觉得自己也在热闹之中了。】

    故,与小琼峰结下善缘者,只要不结因果,李长寿能帮自会去帮。

    又比如此时,他正驾云飞在不高不低的高度,朝丹鼎峰飘去,给万长老……送桃子。

    手腕上挎着一只锦盒,锦盒中装着三只蟠桃、几只小菜、一点增寿酒。

    今日,李长寿会以‘心火烧’仙识毒丹作引,以此时自己所掌握的太清丹道,暗中指点万林筠长老;

    待万长老反应过来,自己就以偶然得人教高人指点遮掩过去,再顺势将‘感悟灵丹’与蟠桃拿出。

    若是什么都不解释,只是送丹送蟠桃,万长老大概率也不会追问,但很容易在老爷子心底留下一个疙瘩……

    李长寿细细思量了许久,才决定由自己承担少许风险,主动对万林筠长老吐露一些讯息,打消老爷子心底的疑虑。

    入了丹鼎峰,见到了万长老,李长寿作揖行礼,老青相视一笑。

    虽然万长老的慈祥笑意,还是令人毛骨悚然……

    李长寿笑道:“长老,近来可安康?”

    万林筠长老含笑点头,招呼李长寿入座。

    摆上几碟小菜,拿出一壶好酒,取来二三丹经毒文,一二个时辰便这般过去了。

    李长寿的计划,进行的还算顺利。

    万林筠长老很快就发现,李长寿今日所表露出的丹道造诣,已是在他可理解的范畴之外。

    李长寿顺势拿出了心火烧,与万林筠长老分享了这枚仙识毒丹,炼制以及几次改良的过程……

    “长寿,”万林筠长老满是感慨,又‘冷冷’的一笑,叹道:“你在丹道上的造诣,已非我所能及,当真令我颇感欣慰。

    我就知道,你有这般悟性,有这般资质。

    不过……你这也未免太快了些。”

    “这个,弟子得了一些际遇。”

    李长寿看了眼窗外,嗓音也故意放低了些,低声道:“长老莫要对外言说,弟子得咱们人教高人传授丹道三篇。

    近日,弟子炼制了一些,可助炼气士增进感悟、突破瓶颈的灵丹,特来献给长老!”

    言说中,李长寿在怀中取出几只瓷瓶,放在万林筠长老面前。

    万林筠长老目光在缓缓变化,从欣慰到震动又到欣慰。

    “好,好……我知长寿你能在丹道上前程似锦,告慰余生足以。”

    老爷子摆摆手,又道:

    “这般丹药何其珍贵,仙路漫漫,你当自用,便是给了我,我也很难再向前踏一步。

    修行如攀山,我的山,只有这般高罢了。”

    李长寿却是紧皱眉头,对万林筠长老深深地做了个道揖,沉声道:

    “长老,道无止境,心有壁垒。

    若为壁垒所困,自是寸步难行,还请长老收下这几枚丹药,倘若长老有心再向前踏出一步,或许这丹药便可助长老一臂之力!”

    万林筠长老轻轻皱眉,目中依然是那般安然,言道:“好了,莫要……”

    “长老!”

    李长寿将头埋的更深了些,朗声道:“于丹道之上,若没有长老领弟子进门,哪来弟子如今之风光!

    还请长老收下弟子这般心意!”

    万林筠长老略微皱眉,开口道:“起来吧,再这般以情相迫,下次便不必过来了。”

    “弟子不敢!”

    李长寿顿时抬起头来,对万林筠长老笑了笑。

    万林筠长老已是在把玩那几颗灵丹,颇有些爱不释手,显然是对炼丹之法更为看重。

    见此状,李长寿拿出了三颗蟠桃,很自然的,递给了万长老一颗。

    “长老,您尝尝。”

    “嗯,”万长老随手将蟠桃接了过去,目光没有离开瓷瓶,张口一咬,整个人顿在那,如石塑般……

    李长寿笑道:“长老,这桃怎么样?

    您吃都吃了,可不能翻脸赶弟子走人!”

    万林筠长老皱眉瞪了眼李长寿,“你这桃子又是哪里来的?”

    “高人所赠,高人所赠,总之不是坑蒙拐骗而来,长老放心就是。”

    李长寿笑道:“长老您今日吃了就开始闭关吧,这三颗桃子外加一枚灵丹,足可让长老突破一二境界,金仙可期矣。

    您要是能早日突破金仙境,于咱们度仙门那是顶好的大事,余生无穷无尽、与天地同寿同眠,任您钻研丹、毒之道,岂不美哉?”

    万长老缓缓点头,又咬了口蟠桃,‘冷’然道:“你还有哪般准备,都拿出来吧。”

    “还有一点,有关这几枚灵丹的药效说明。”

    李长寿袍袖挥舞,一摞几十卷竹简,堆在了万林筠长老面前。

    李长寿正色道:“您用丹药之前看一遍,若弟子哪里领悟的不对,也能及时指正。”

    万林筠长老:……

    “长老,此事万不可对旁人言说,弟子想安心修行,不想为……嗯?”

    李长寿话语一顿,万林筠长老已是面色复杂地点点头。

    而这时,李长寿眉头微皱,又道:“长老,弟子有些感悟,先在您这打坐一阵!”

    “善!”

    万林筠长老抬手对李长寿一点,一圈浅绿色的结界将李长寿包裹。

    若是换在旁处,李长寿突然这般心血来潮,通常都是不动声色、一心多用,暗中搜查心血来潮之源头。

    但在万长老这,倒是不用如此麻烦。

    心神下沉到本体,李长寿眼前似有蒙蒙光亮,细细体会心底出现的灵觉,一时却是毫无所得。

    只有一种……曾被人窥视之感。

    李长寿很快就捕捉到,自己元神周遭蒙上了一层玄妙的道韵,这道韵源自于塔爷口中的图老大。

    有人窥探自己,反被太极图阻隔?

    不,不对……

    太极图已被人看破了!不然自己不会生出如此强烈的感应。

    怎么回事?

    西方教的两位圣人出手了?自己跟脚就这般暴露了?

    不太对,若是西方圣人寻到了他,他应感觉到极度的危险,不应是这般仅仅‘有事发生’的程度。

    不多时,李长寿心底再无半点痕迹残留,宛若之前的感应只是错觉。

    这……

    寿惊然。

    赶紧辞别万长老,立刻赶去破天峰上。

    这次他顾不得请外务长老许可,径直到了圣人画像下,在袖中拿出常备手侧的三柱高香,认认真真三叩首。

    圣人画像轻轻晃动,一角略微飘起,一抹道韵未惊扰到任何人,在李长寿心底凝成了两个大字:

    【无】【事】。

    李长寿的心神顿时安稳了大半。

    显然,刚才‘太极图警告’被破,圣人老爷已是知晓。

    无事二字,又蕴含了多少信息……

    李长寿在画像前拜了半个时辰,心底细细思量。

    此时他只能做出两个简单的推测。

    其一,有圣人窥探他跟脚,破了太极图的遮掩,却被自家圣人老爷及时阻止,自家圣人老爷才说无事。

    其二,有圣人窥破了他的跟脚,但自家圣人老爷觉得无事,故说‘无事’。

    后续很可能出现问题的,就是第二个选项,前一个选项已没有讨论的必要。

    莫非,刚才看他李长寿一眼的,是玉虚宫或碧游宫的老爷?

    大胆一点,还有可能是……紫霄宫的老老爷?

    看他为何?

    又为何看他?

    李长寿心底凝出了一条条选项,又不断思量、不断做排除法,最后留下了十六个最可能的情况,且大半都与封神大劫有关……

    正当李长寿刚觉得有些眉目,心底又泛起了少许潮涌。

    这次给他的讯息倒是颇为清晰,这般潮涌也是十分熟悉——

    海神庙中来了贵客。

    李长寿不敢耽误,神念落在安水城海神大庙中,看了眼在前院、后院修行巫族战法的神使们,左右搜查,却毫无异样。

    今日之怪事,怎得一件接一件……

    忽听神像侧旁,传来了刻意压低的嗓音:

    “长庚……长庚?能听到吗?长庚?能听到你给个回音,你这神像就蹦一蹦!”

    李长寿:……

    那也要他神像蹦的动才行!

    他神念看向嗓音传来之处,那里有一道浅浅的黑影,这黑影的形状……有点微胖;

    这嗓音李长寿也记得,自是属于截教大师兄,多宝道人。

    但,这般大佬,来找自己何必如此鬼鬼祟祟?

    事有反常,八成有诈。

    李长寿神像一动不动,一具天仙境的老版纸道人从地下而来,准备好了随时自扬。

    然而,李长寿的纸道人刚露头,一只大手凭空出现,抓住他纸道人胳膊,不由分说将他拉入了一处熟悉的……土洞。

    以洞识人,眼前这位微胖的白净道人,还真是多宝道人。

    毕竟,独门神通,虚空洞主。

    “长庚!”

    多宝道人拉着李长寿的纸道人蹲了下来,还不放心地各处看了看,又对着李长寿当面传声:

    “你麻烦大了!”

    李长寿屏气凝神,却并未慌乱,犹自镇定自若,问道:“前辈,怎么了?”

    “怎么了,还能怎么了,”多宝道人急道,“实话告诉你,我这是刚出碧游宫,立刻就赶过来了。

    你可知,云霄师妹去碧游宫找师尊去了!”

    李长寿顿时满头雾水,这跟自己有什么关联?

    “这个,弟子不知……仙子可是有什么急事?”

    多宝道人眨眨眼,又嘿嘿一笑:

    “你这小家伙,喊我就是前辈,喊云霄师妹就是仙子。

    不行!不行!

    今日起,你就喊贫道……嗯……仙男也不太好听……”

    李长寿见多宝还有心开玩笑,心底也松了口气,拱手道:“仙长?”

    “可以,可以,就是听着有些生分,以后直接改口喊我师兄就是了。”

    多宝道人咳了声,不给李长寿反驳的机会,立刻讲起了前因后果。

    “之前,师尊跟我正在宫中吃桃听曲……咳,师尊正教导我如何努力修行,云霄师妹就这般突然来了,吓得我桃核都咽下去了!

    云霄师妹她说心有疑惑,想请师尊为她解惑。

    师尊也不敢大意,云霄师妹极少问道,但每次的问题,都能让师尊解答许久,还容易被师妹反驳……

    果不其然,今日云霄师妹拿出来的问题,让师尊也无法回答。”

    李长寿笑道:“仙子竟这般厉害,将圣人老爷都难住了。”

    “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多宝双手揣在袖子中,与李长寿蹲在土洞角落,嘀咕道:“难住圣人老爷的不是师妹的问题,而是你啊,长庚。”

    李长寿笑意顿时凝固,该不会……

    多宝叹道:“云霄师妹问的是,她似是入了情劫,心底总有念想不定,时刻总是想起一人,大道之中也可见此人踪影。

    按理说,她修行无数岁月,不该、不应、不会有这般悸动,担心自己是遭了算计,想请师尊出手帮她查证。”

    “然后?”李长寿不由追问。

    多宝道人笑了声,“师尊出手推算,为太极图所阻,又亲手引来戮仙剑,趁太极图一不留神划破了太极图的威能,看到了……

    你。”

    李长寿:……

    破案了!

    自己此前的心血来潮,竟是因通天教主用戮仙剑,远远的戳了自己一下!

    洪荒当真,太过凶险!

    “嘿嘿,怕了吧?”

    多宝道人用肩头撞了下李长寿,“别担心,师尊说的是,大师伯执意相护,将他推算再次隔绝。

    但师尊还说,他只是看了你一眼,就知你今后必非寻常人物,与我们截教也颇有缘法。

    且,大师伯断然不会用这般事算计道门弟子,让师妹不必多担心。

    看到没,师尊这是在替你说话!”

    李长寿不由有些摸不着头脑。

    通天教主老爷为何……

    多宝笑道:

    “不过,云霄师妹当真不好糊弄,又连问师尊几个有关情劫的疑难,把师尊问的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想,师尊贵为教主老爷,怎么也不能在师妹面前丢了面皮,所以就玄乎其玄地说了几句……

    接下来,师妹定会来寻你,问你五个问题。

    你需按我说的答案作答,要与师尊推算的情形一模一样,如此,既可让你跟云霄师妹的关系更加稳固,也可顾全我家师尊的面皮。

    懂了吗?”

    李长寿皱眉沉吟,小声问:“前辈,弟子若说不懂……”

    多宝道人眼一瞪,直接站起身来,左手对着虚空高举,口中大喊:

    “诛仙阵图何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