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九天素灵劫!
    金鳌岛喜宴过后数日。

    “教主哥哥现如今,远非咱们能及了,唉。”

    东海龙宫,二太子宫殿中,那张几十丈的大床角落,两道身影正相拥着。

    听闻敖乙有这般感慨,姜思儿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靠着自己夫君更紧些,轻声说着:

    “夫君为何会这般叹气?

    教主对咱们已是极为关照,对龙族更是尽心尽力。

    此前不是还有长老言说,夫君你入天庭时,龙族气运明显回升了一些,而那十六位巡海小神归位后,龙族气运又涨了一截。

    这些,都是教主给咱们的好处呢。”

    “这个叫笑叹,我是替教主哥哥开心,”敖乙笑道,“如今教主哥哥已是能与天地间的顶尖大能同桌而饮,想当初,教主哥哥不过……”

    “夫君。”

    姜思儿突然打断了敖乙的话语,低声道:“你叮嘱过,莫要提有关教主哥哥跟脚之事,对我也是不能。”

    敖乙顿时警醒,立刻检查了下大殿外的诸多阵法,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多谢思儿你提醒。”

    姜思儿柔声道:“教主因龙族之事被强敌嫉恨,咱们万不能有这般差错。”

    敖乙将自己夫人搂的更紧了些,柔声说着一些体己话。

    “启禀二殿下,西海敖事太子已到了宫内,龙母请二殿下前去相见,说是有事相商。”

    突听殿外有海女禀告,姜思儿‘嘤’的一声躲去了薄被中。

    敖乙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夫君,”姜思儿以被窝中露出脑袋,小声道:“万事记得跟教主商量,最近四海虽无大事,但思儿心底总归是有些不安。”

    “好,”敖乙给了姜思儿一个放心的眼神,迅速穿戴整齐,朝殿外而去。

    半个时辰后,敖乙皱眉而回,已梳妆打扮好的姜思儿快步迎了上去。

    “夫君,怎么了?”

    “与咱们倒是没什么关系,”敖乙道,“敖事表兄邀咱们兄长,前去西海龙宫赴宴,这次是四海龙宫大太子齐聚。

    大抵是寻欢作乐,并非是什么正事。”

    “那夫君为何愁眉不展?”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敖乙沉吟几声,回想着自己此前所见,“今日不只是敖事表兄来了,还有南海的敖谋表兄。

    敖谋表兄的性子你可能不知,他不太喜欢规矩拘束,有些放浪形骸,而且平日里对自身颇为放纵,经常与侍女厮混……”

    姜思儿眨眨眼:“龙族倒也有不少这般子弟呢。”

    “啧,”敖乙低声道,“上次见敖谋表兄,就在两年前,他精神萎靡、阳气亏空、龙源不稳、气息虚浮。

    但今日所见敖谋表兄,双目蕴神光、气息沉且稳,面色红润、龙源深厚,完全像是换了个人。”

    “你呀,”姜思儿嗔道,“人还不能改了性子,或是吃了什么丹药补品?”

    “有问题,”敖乙摇摇头,起身在床边不断踱步,细细思量着,“只是这般发现,也不能去吵扰教主哥哥。”

    姜思儿忙道:“夫君切莫动涉险之念,教主曾言,事无巨细都对教主言说。”

    “放心,”敖乙仔细想了想。

    【假如我是教主哥哥,此事该如何应对?】

    很快,敖乙心底有了主意。

    先,稳一手。

    “我去找几位长老商议一下此事,看能否请动几位高手,暗中跟去西海看看。”

    言罢,敖乙又匆匆朝着殿外而去。

    姜思儿有些欲言又止,但也未多说什么。

    ……

    小琼峰,后山棋牌室。

    刚进行到了一半的牌局摆在桌上,刚开始修行不久的少女雨诗在隔壁房中打坐修行;

    两道倩影与一具铁塔般的身形,聚在阁楼楼梯处,关切地看着上方。

    不多时,酒玖轻手轻脚地在楼梯上走了下来,用仙力打了一层结界,这才松了口气。

    有琴玄雅问:“灵娥师妹可修行了?”

    “没,直接睡着了,”酒玖皱眉叹了口气,“太吓人了这也!”

    江林儿忙问:“怎么了这是?刚才看她驾云回来,整个人精疲力尽像是丢了魂魄。”

    “我也不知,”酒玖眉头紧皱,一本正经地说着:“我就听她嘀咕着什么,师兄要她……五千四百遍……什么的。”

    有琴玄雅有些不明所以,“五千四百遍?”

    “噗!”

    江林儿差点笑喷出来,“玄雅你别乱想,小玖开玩笑呢。”

    有琴玄雅头一歪,陷入了更深的疑惑。

    “嘿嘻嘻,”酒玖两步跳了下来,麻衣短衫的丝线一时告急。

    酒玖笑道:“是抄写经文抄了五千四百遍,师娘你想多了哟,灵娥她还被自己师兄嫌弃道基不稳呢。”

    提到渡劫,江林儿身为灵娥的师祖,也不由露出几分正色。

    “灵娥渡劫在即,若真是道基不稳,却也该受些磨难。

    只是,抄写经文如何能巩固道基?”

    “若是长寿师兄让灵娥师妹做的,那自然是对灵娥有增益之事,”有琴玄雅在旁道,“相信长寿师兄就是了。”

    一旁的熊伶俐各种点头,“我表兄老厉害了!”

    “问题是,灵娥道基怎么不稳了?”

    酒玖鼓了鼓嘴角,道了句:“我此前见过几次灵娥有所感悟时,自身散出的道基之相,那道基青莲都已是八瓣有余。

    这般道基,比我当年都要稳固几分呢。”

    “诶,”江林儿突然打断了酒玖的话语,指着天花板,“看!”

    几人仰头看去,却见天花板上,有一朵两寸直径的青色莲花缓缓飘落。

    青色淡淡,九瓣含光,宛若有一缕清香,在各处弥漫开来。

    酒玖杏眼一瞪,惊呼:“九瓣了!”

    “不对,”江林儿双目中绽放神光,看到了此时灵娥的情形。

    二楼静室中,原本侧躺在床榻上的灵娥已被灵光包裹,悬空盘坐,身周回绕着一只只模糊的字体。

    这些字体正朝灵娥身后汇聚,那里隐隐有一本书册之影,即将成型。

    “快!”

    江林儿顿时开始招呼:“灵娥马上要渡劫了!快!快!”

    酒玖急道:“快干什么呀师娘!”

    有琴玄雅则是一言不发,立刻就要朝楼上赶去。

    “各位不必着急,她此时是在成仙前的悟道。”

    正此时,一缕微风从门外吹来,李长寿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这么快就悟了?

    李长寿也是稍微有些惊讶,还以为灵娥要休息半个月才能有所突破……

    不对。

    李长寿注视着二楼处的灵娥,目光落在了灵娥身后那本书册的虚影上,隐隐地,在上面看到了一个‘稳’字。

    呃,由《稳字经》入道?

    李长寿嘴角抽搐了几下,也略微有些凌乱。

    还好,他仔细观察了一阵,发现自家师妹确实在《无为经》的基础上,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此道并无差错,未来也可期许。

    “师祖,”李长寿道,“劳烦你对门内说一声,稍后灵娥要去山门外渡劫。

    还请门内门人弟子勿要靠近打扰,以免被天劫误伤。”

    江林儿道:“行,我这就去百凡殿,就说是我家富贵儿说的!”

    有琴玄雅在旁问道:“师兄,可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渡劫乃自身之事,”李长寿笑道,“放心,灵娥的准备已经十分充分,稍后我也会为她护法。”

    酒玖主动请缨:“我去给灵娥擂鼓助威!”

    熊伶俐小声问:“我能帮忙吗?”

    “好!”酒玖小手一挥,“你当鼓!”

    熊伶俐顿时苦兮兮的答应一声,阁楼内也多了几声笑语。

    不同于师父齐源老道的天劫那般扭扭捏捏;

    也不同于李长寿的天劫那反反复复、返场重来;

    灵娥的天劫,来的十分轻柔。

    成仙前最后一次悟道结束后,灵娥缓缓睁开双眼,眸子中满是璀璨灵光,整个人被淡淡云雾包裹,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

    李长寿传声一句:“天劫到了,可准备好了?”

    “嗯,”灵娥轻轻颔首,自是已有感应。

    她本以为自己会有些担心害怕,但听到师兄的嗓音,心底一瞬便安宁了。

    便是天劫,又能如何?

    度过天劫,自己便有更多寿元,能在峰上与师兄为伴……

    轻轻吸了口气,灵娥快速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几只储物法宝,看着其中分门别类放好的各类‘渡劫专用’宝囊,信心更增。

    换上一身特制的法宝纱裙,其外再套罗裙,长发披散而下,又简单束起。

    提一把短剑,握一杆玉笛,下楼与师兄相视而笑,推开门来,其外已是百里阴云。

    无边灵气滚滚而来,阴云之上云雾翻腾。

    山门各处尽被惊动,道道仙识汇聚此处。

    李长寿袍袖挥舞,一朵白云托起自己与灵娥,驾云朝山门赶去。

    李长寿问:“各处可检查好了?”

    “嗯,”灵娥轻轻颔首,“师兄放心就好,都已准备好了。”

    “把这个含在口中,”李长寿拿出一颗被仙力包裹的金色丹药。

    灵娥想也没想,并未问这是什么,将丹药捏起,放在口中,嘴角顿时鼓了起来。

    李长寿叮嘱道:“可莫要将这丹药直接吞了,这是以防万一最后的底牌,给你保命用的,一颗很贵的。”

    “呲到了……缩话都不清粗了……”

    “别说话了。”

    “哦。”

    灵娥乖巧地答应一声,抬头看看漫天乌云,道心却是一片安宁。

    山门处,十多道身影等待着这对师兄妹前来。

    师祖江林儿、师父齐源老道、小师叔酒雨诗,师伯酒乌、酒施,以及其他四位酒字仙人,还有雁儿师姐、奇奇师弟……

    灵娥向前做了个道揖。

    江林儿笑道:“度过天劫,我让你忘情师伯祖出手,把你师兄敲晕了扔你房间!”

    灵娥顿时俏脸泛红,想点头又不敢,只能弱弱地看了眼师兄。

    李长寿在旁含笑而立。

    齐源却是不放心地叮嘱道:“渡劫这种事,为师有经验,若是不能硬抗,就不硬抗,长寿你那丹药,可给你师妹备下了?”

    “备了另一种,”李长寿忙道,“师父放心,当时师父渡劫时,弟子修为不足、本领不够,师妹渡劫之事,已准备稳妥。”

    “那就好,那就好,”齐源老道满目感慨。

    当下,江林儿与齐源一左一右让开,李长寿带灵娥驾云过山门。

    周遭顿时传来鼓励的话语声,灵娥挨个行礼,此刻却是说不得话。

    出得山门,渡劫之地就在前方荒山之上。

    齐源等人驾云跟随,停在十里之外;

    李长寿多向前送了五里,对灵娥说明渡劫之处,道一句:“去吧。”

    “师兄……”

    “稳。”

    “嗯!”

    灵娥轻轻颔首,左手向前为引,身形飘然而起,裙摆飘摇、长发舞动,宛若画壁上飞天而去的仙子,自行飞抵这处满是渡劫痕迹的荒山。

    轰隆隆!

    头顶雷声响动,灵娥抬头看去,却见漫天黑云已开始旋转。

    ‘对了,小师叔呢?’

    正此时,侧旁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响动,灵娥扭头看去,却见几里之外一朵云上,酒玖穿着短衫、系着头绳,挥动鼓槌用力擂鼓。

    熊伶俐站在一旁,拿着铜锣不断敲打。

    两人齐声呼喊:

    “灵、娥、必、胜!”

    “渡、劫、成、仙!”

    有琴玄雅站在两人身后,右腿蜷起、左脚脚尖遥遥指着大地,身着火红长裙,美的不可方物。

    她那双柔荑并着秀气的剑指,驭使着十六只旗杆。

    那些大旗上赫然也写着‘灵娥必胜’、‘渡劫成仙’等话语……

    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莫名感觉有些……小羞耻。

    “莫要分心。”

    李长寿传声赶来。

    灵娥顿时打起精神,在宝囊中拿出了一件件法宝、法器,推到了自己身周百丈之外,用法力包裹,随时取用。

    法爷鸟笼等小琼峰特产渡劫法器:三类,总共九件。

    较为罕见的、可渡劫时用以守护元神的法宝:六件,半数为上品仙宝。

    用以快速聚拢灵气、恢复自身法力的法宝:四件。

    防备被偷袭、自触发式微型阵基:十二座……

    增加雷劫抵抗的二品灵丹,两瓶;

    药性持续散发、可不断治愈自身伤势的四品灵丹,六瓶;

    持续散发药力、加速仙力恢复的三品灵丹,三瓶;

    修复元神创伤类丹药,一瓶;

    快速修复道基创伤类丹药,三颗……

    等等。

    十里之外,山门方向,目睹这一幕的度仙门众仙,此时目光颇为复杂。

    江林儿低声嘀咕:

    “咱们小琼峰什么时候这么富裕了?

    这阵仗,别说成仙劫,说是渡金仙劫也有人信!”

    齐源老道一阵轻笑,目中满是安慰。

    “咳,咳咳,”几声咳嗽传来,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几人面前,淡定地负手而立。

    来的,自然是度仙门掌门季无忧。

    季无忧笑道:“这些,都是贫道赐下的,灵娥是咱们度仙门千年难得一遇的修道奇才,贫道对她多关照了些,情理之中嘛。”

    度仙门众仙顿时面露恍然。

    季无忧则是笑眯了眼。

    ‘看这阵仗,大法师前辈的儿媳身份是板上钉钉了。

    稍后若是渡劫时出事,贫道便是毁几件法宝,也要助她平稳过关才是。’

    正此时,已开始出现‘雷井旋涡’的劫云,突然一停。

    又是一股股灵气从四面八方开始汇聚,而原本已经定型的劫云,竟又开始增长!

    见此状,李长寿心底毫无异样。

    刚才出现的天劫,是灵娥原本资质应该承受的天劫;而此时天劫之力开始增加,是因灵娥如今的道基引动。

    李长寿心底快速推算,成功率还是九成……八……

    “嗯?”

    李长寿心生感应,抬头看去,却见一朵灰云突然自劫云中飞了出来,正正地停在了,他的头顶。

    为、为什么?

    ……

    度仙门东三千里,山林中躲躲藏藏、不断前行的那道身影,突然停了下来。

    那是一只黑豹,背上驮着一位妙龄少女。

    黑豹最近觉醒了前世的部分记忆,带着夫人赶去南赡部洲边缘一处山林,搜寻他上辈子被人称作‘元泽道长’时,曾埋藏下的部分珍宝。

    此刻,他看向东面,隐隐看到了一朵劫云,劫云之上宛若出现了一群仙子起舞的画面。

    “嘶————

    竟然是成仙劫中排名第六的九天素灵劫!”

    黑豹猛吸了口凉气。

    那少女忙道:“简单说,莫要长篇大论。”

    “度不过,这种大劫肯定度不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