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送师伯…上路
    东海水晶宫中;

    几头儒雅随和的老龙,已是被海神庙中的这段对话,气到口吐芬芳,不断破口大骂!

    而东海龙王静静坐在那,龙目之中罕见露出了锐利的眼神。

    龙王爷也是动了三分火气。

    不过,让这些老龙们如此暴躁的始作俑者金蝉子,并不知此时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更妙的是,只要此时收看这场‘现场直播’的龙族重臣中,没有西方教安插的棋子,西方教到后面也不会知晓此事……

    神不知鬼不觉,金蝉子就将龙族彻底推向了天庭。

    ——已经被渗透了大半的西海龙宫不算在此列。

    海神庙中,李长寿一扫拂尘,说完那句‘请回吧’,就自行转身走向了后殿,给了金蝉子一个潇洒而去的背影。

    金蝉子怔了下,下意识攥拳,目光宛若两把利刃,仿佛要将李长寿的化身刺穿……

    这是,几个意思?

    拿着他当傻子耍了一顿吗?

    【你只要证明自己是西方教之人,我就与你商谈。】

    他立誓了。

    【很好,你成功证明了自己是西方教之人,但此事没得谈。】

    人教这都是些什么野路子!

    “海神!还请留步!”

    金蝉子咬牙喊了一句。

    “回去吧,年轻人。”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身周多了一层层云雾,身形就在这云雾中消失不见。

    虽然看起来挺玄乎,实际不过是一点简单的造雾法术,与土遁的结合应用。

    待云雾消散,李长寿的气息已是完全消失不见;

    有些晃神的金蝉子,也只能大概捕捉到,海神的这具化身是去了安水城海神大庙。

    年轻人?

    “哼!告辞!”

    金蝉子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走的时候面色阴沉如水。

    若非副教主告诫过,这个南海海神是人教第三号人物,动了就是落太清圣人的面皮,必然会惹来人教的怒火……

    他今日非砸了这破庙!

    离开这处偏僻的海神庙时,金蝉子总觉得自己中了这个海神的计谋……

    但一时半会,又说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李长寿的神念依附于自己的神像上,注视着金蝉子极快消失在天边的背影,心底笑了几声。

    ‘这位金蝉子,是个西方教大兴必备的人才。’

    刚才这场戏,他的套路其实只是发挥了一丢丢的功效。

    之所以呈现出的效果如此优秀,完全是因金蝉子目中无人,打心眼里看轻了龙族。

    并非是咱套路深,实乃敌人葬友军!

    李长寿一早就明白这般道理……

    龙族再怎么说,也曾是远古霸主,占据过洪荒无尽大地漫长的岁月,以此得了雄厚的积累。

    龙族跟凤族、麒麟族死磕到底,到今天上古已过,龙龙们依然能在五部洲之地有一席之地,这就是他们本身实力的证明。

    都说龙族落寞了,但龙族缺的只是功德、气运;

    转念来想,龙族在背负业障、缺少气运的前提下,如今依然是洪荒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不更能证明龙族的强横?

    这次‘现场直播西方阴谋’,就是龙族高手出手,骗过金蝉子的耳目。

    此事也必须引以为戒,小瞧对手终究是要为此付出代价。

    分龙而食……

    东西南北各取其二……

    这种话都直接当口号喊,估计龙族那边,应该快气炸了。

    但对李长寿而言,这金蝉子简直就是在神助攻!

    龙族上天之事,瞬间向前完成了一大步。

    天庭海神府,敖乙再次赶来主屋,这小龙也是面色铁青,被气到几乎咬碎了牙关。

    “教主哥哥!”

    “嗯?”

    李长寿静静地看着敖乙,后者想说些什么,却几次都顿住,最后只是颓然一叹。

    敖乙道:“那边有圣人,始终为刀俎。”

    言罢,敖乙慢慢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中,很快就闭目长叹,少年面容上写满了无奈。

    “让龙族尽快与天庭加深联系吧,”李长寿如此道了句,敖乙点头答应了一声,随后一龙一人并未再开口多说。

    敖乙现在需要人鼓励、安慰,并不需要被灌输什么大道理。

    李长寿心底也只能轻叹。

    世上难得两全法,不负腰子不负……咳,不负玉帝不负乙!

    半日后,敖乙自通明殿告请,以【代海神去东海巡查】的名义,离开天庭,回了东海龙宫。

    又半日过后,敖乙与李长寿用神念交流,言说了龙族在此事上的反应。

    愤怒肯定是很愤怒;

    但愤怒却做不了什么,只能是无能狂怒。

    西方教有两位圣人老爷坐镇,他们龙族除非是想被灭族了,发疯攻打灵山,才能出这一口恶气。

    ——被圣人算计时稍微挣扎,与主动打上门落圣人面皮,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到如今,李长寿最担心的‘圣人下场’还未发生,事情就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哥哥,我父王倒是很平静。

    几位长老能看出有些气急,拉着我反复叮嘱,让我一定要与哥哥修好关系。”

    “敖乙,现在龙族正是艰难时期,你不如就带着弟妹,回龙宫长住一段时日,平日里多去拜见你父王和母后。”

    李长寿叮嘱道:“凡事多听、多看,勿要多言。

    你父王只要不开口,你就不必多管任何事。”

    敖乙沉吟几声,面色有些为难,低声道:

    “哥哥,母后托我问询,我们龙族该如何做,才能在天庭得一些神位……”

    “此事需玉帝陛下点头,”李长寿早知龙族会有如此一问,便道,“我这几日找机会去拜见玉帝陛下,试着问询此事。

    若是玉帝陛下答应了,只需赐下一些低阶神位,龙族的境况也能缓解许多。”

    敖乙闻言顿时一喜,忙道:“多谢哥哥!”

    “嗯,去歇息吧,不用过多牵挂,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

    李长寿温声叮嘱几句,敖乙做了个道揖,匆匆告辞而去。

    本来,李长寿还想喃喃几句,自己近来炼阵的宝材又不够用了……

    但考虑到此时敖乙的心情,也没好意思打这般秋风。

    做人怎么也要讲点良心!

    李长寿也没多耽误,在天庭的化身立刻赶去了凌霄宝殿。

    待天将通传、玉帝召见,李长寿低头入内,与玉帝陛下呈上了早就定好的奏表,为龙族请下了一批低阶神位。

    天庭能影响到天道运转的,只是那数百个正神神位。

    像李长寿这次所请的这些低阶神位,虽不能说要多少有多少,但玉帝随手一挥,便批了数十个……

    李长寿想了想,又谏言玉帝不能一次给太多。

    于是,玉帝批下了十六名巡海护法之神职,从属于海神神位,由李长寿自行安排分配。

    这旨意稍后会进入通明殿中,按流程还要凝聚大概十年左右。

    届时李长寿要去龙宫亲自挑选,选出十六位天庭小神……

    如此,龙族之事,大局已定!

    接下来只需按计划一步步走,最后将四海龙王也封入天庭,就可大功告成……

    “长庚爱卿。”

    白衣玉帝坐在那高台上,笑道:“此事又有这般喜人的进展,可是又出现了什么转机?”

    “臣不敢欺瞒陛下。”

    李长寿便将海神庙中那一幕,详细说给了玉帝听。

    稳妥起见,李长寿并未提及‘金蝉’姓名,避免牵扯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因果中……

    玉帝听罢抚掌大笑。

    “哈哈哈!长庚,你这路数,也未免太……太出人意料!”

    李长寿眯眼笑着,温声道:“臣这只是一些登不得台面的小术,外加不要面皮罢了。”

    这位白衣青年站起身来,自高台之上缓缓走下,笑道:

    “让吾好好想想,这次该如何封赏爱卿!”

    李长寿忙道:

    “陛下,赏赐不如留待此事告一段落,如今还需一步步慢慢推进。

    待臣尽了全功,再来请陛下赏赐也不迟。”

    “善,”玉帝含笑点头,站在玉案之前,看着这空旷的凌霄宝殿。

    “长庚啊,吾要等何时,此地才能神将仙官汇聚一堂……”

    “陛下,此事急不得。”

    “确实急不得,”玉帝轻笑了声,“有长庚你来相助,吾不愁矣。”

    李长寿:……

    抱歉,臣只想当个功德混子。

    这话自然不能说出口,不仅如此,李长寿还要做出【有小小的心境波动、但努力保持淡定】的模样。

    李长寿斟酌言语,笑道:

    “臣只是按陛下之想法,秉陛下之命令,去行对天庭有益之事,不敢居功,也不敢自视太高。”

    玉帝不由一乐,“你呀……对了长庚,有一事,吾还要问你一声。”

    “臣听着。”

    “那个在兜率宫附近种豆的天将,似乎名为卞庄,可是近来得了大法师赏赐?”

    玉帝皱眉道:“这些时日,吾之化身,倒是几次听人言说过此事。”

    李长寿笑道:“这个,也算确有此事。”

    “哦?”

    玉帝眼前一亮,笑道:“既是大法师觉得不错的俊才,吾当善用之。”

    李长寿解释道:“此事由陛下您来决断,臣不敢多言。

    那日只是卞庄的锄头坏了,大法师让童子给了他一把钉耙,并没什么大事。”

    玉帝缓缓点头,却是已有了打算。

    无论那卞庄,是走运得了一件法宝,还是真的被大法师看好,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玉帝要用此事做文章,做出自己的表示,借此表达对兜率宫老君的敬重。

    没办法,玉帝现在,也需要抱太清圣人的大腿。

    李长寿对此也是心知肚明,话点到即止,不多管,也不拆台。

    卞庄这个未来的‘二师兄’,应当很快就迎来一波晋升。

    这天蓬元帅一职,说不得,就是因那钉耙而来。

    ……

    李长寿很快告辞离了凌霄殿,这具纸道人回转自己仙府之中,依然保持着随时听宣的状态。

    龙族之事,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虽然后面大概率还是会出现什么变数,但此时可将大部分精力抽出来,着重准备自己的金仙劫。

    忘情上人这一渡劫,李长寿多多少少,心也有些躁了……

    那些自老君处得来的丹方中,李长寿为万林筠长老选好了一种‘开悟明心丹’;

    但这丹药,需要等自己渡过金仙劫,成就长生道果,才有能力去炼制。

    只要保证五品的品阶,就有希望帮万林筠长老突破瓶颈;能否抵达金仙劫前,就看老爷子自身的造化了。

    投桃报李、饮水思源。

    万长老当年传下毒经,自己如今帮万长老突破境界,本就是偿还因果,应该的。

    而且,一位精擅毒道的长老晋升金仙……

    想想就特别带感!

    接下来,李长寿开始筹措灵药,化身走遍东胜神州,不惜重金收购。

    ——他准备再多炼制两种,自己渡劫时可能会用上的灵丹。

    事关小命,容不得半分差错。

    李长寿这次炼丹,也是难得全神贯注,生怕浪费了这些价值昂贵的稀有仙草。

    顺带一提,忘情上人渡劫成就长生道果后,就带着江林儿师祖一同闭关,估计是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

    除了巩固境界,忘情上人也有为江林儿增进修为的想法。

    一人长生、一人还要计算着自己的寿元大限,这是道侣关系中最为无奈,也较为尴尬之事。

    江林儿临闭关之前,还特意来找李长寿与灵娥,将那小树灵投胎转世之事,委托给了李长寿。

    李长寿斟酌着答应了下来……

    地府现在也算有了熟人,过去走走后门应当不难。

    嗯,巫族喜血食,自己小琼峰灵兽圈,以及湖水灵鱼养殖场,这次估计又能立功了。

    这个小树灵,前后在小琼峰上逍遥了十多年,比它的寿元预期,活的稍微长了一些。

    待李长寿准备好了各类渡劫时要用的灵丹,以及备份灵丹和备份的备份,这小树灵挑好了时间,奄奄一息,在小树灵中……

    去了。

    其时,李长寿、灵娥、熊伶俐、酒玖,在一旁静静等着。

    待树灵灵体消散,李长寿出手,用一只特制的摄魂法器,将树灵本就有些残缺的魂魄收起。

    还好,这十多年在小琼峰中娇生惯养、大鱼大肉,真灵已恢复圆满,可以直接转世投胎了。

    李长寿并未耽误,当下就要去地府一行。

    而这次,酒玖自告奋勇跟了上来,李长寿劝她在山内修行,外面太危险;

    但酒玖自持真仙境巅峰的修为,又使出了必杀技——泫然而泣。

    李长寿只能败下阵来,让纸道人多带了一些应急的准备,增加了几倍备用纸人的数量,又动用了几个小底牌库……

    半日后,坐着师叔的大葫芦,两人一同赶往东海天柱。

    因酒师叔的执意前往,预计抵达地府的时间,还要迟个一两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