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答案不可能这么简单!
    金光闪过,头顶犄角、身穿锦袍的龙族少年,再次出现在了宝池旁,略微有些出神。

    长寿兄……

    不,教主哥哥,在交友方面,已是这般吓龙了吗?

    一想到刚才在师父洞府,自己因为太过震惊而数次失态,敖乙也是有些面红耳赤……

    些微海风吹来,带着淡淡的咸腥。

    敖乙轻轻摇头,心底不由浮现出,刚才远远所见,那位师叔的端庄秀美、典雅仪态。

    敖乙从小也是看美丽女子长大的,能被选入龙宫的海族女子,性格、内涵无所谓,必须都是化形外貌上佳之人。

    可就算如此,敖乙今日只是远远一见那位师叔,就颇感震撼……

    更奇妙的是!

    ‘教主哥哥,竟能被这位师叔挂念与关心!’

    不错,这次师父乌云大仙喊他过来,没别的大事,只是为了问自家海神教教主的……喜好。

    这自然不是师父问的,师父的第一本体就是这座大岛,第二本体在碧游宫侍奉,教主不来金鳌岛,师父不会与自己教主哥哥有交际;

    打听此事的是那位师叔,截教圣人老爷的八大弟子中,最为神秘、也最少露面的……

    三霄大姐,云霄仙子!

    ‘这是怎么勾、咳,勾连上的?’

    敖乙皱眉想着,注视着池面被海风扰动产生的细细波纹,久久不能回神。

    唉,教主不愧是教主!

    尚未成仙,便已被人教玄都大法师器重,如今又得三霄中最为神秘的云霄仙子之关心。

    根据师父所言,云霄师叔欠了教主一个人情,想送教主一份礼物,如此了断人情因果。

    这……

    真当他龙族一根筋、好忽悠吗?

    敖乙心底暗笑。

    当然,如果是几十年前的自己,可能真的好忽悠。

    现如今,他敖乙,已经跟着教主混了这么久,早就能看破许多事的表面意义,挖掘出深层含义!

    如果只是欠教主人情,随便给教主一件后天灵宝不就了结了吗?

    这位云霄仙子,还特意来金鳌岛上,问他这个‘龙宫二太子、截教小透明’,南海海神教教主喜好、性情,有没有比较喜爱的宝物……

    如此重视,岂能不让龙联想?

    然而,云霄师叔扔出来的这个问题,确实难住了敖乙。

    他确实不知教主喜好什么,且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

    美色?

    教主并不沾染;而且教主身边就有一位秀外慧中、青梅竹马的小师妹。

    如果教主喜好美色,现在教主身边,怎么会少的了龙女、海女?

    龙族之中那么多醉生梦死的酒囊饭袋,干啥啥不行,好色第一名,这方面早就积累了雄厚的‘资本’。

    功德?

    教主也不缺,教主可是人教大法师的功德代理人,能在南海神教拿到的香火功德,比他一个二教主肯定只多不少。

    宝物?

    这就有些玩笑了。

    人教缺宝物吗?

    拿那些他们龙族都瞧不上眼的灵宝、后天灵宝,去送给早已得人教大法师看重的教主哥哥,那岂不是自取其辱?

    所以,敖乙当时仔细斟酌,回答的,便是心底所想。

    除却大道誓言所束缚的内容,不能暴露教主哥哥是度仙门弟子李长寿,其他没有丝毫隐瞒,都是他敖乙的真心话……

    他说的是:

    【回禀师叔,我家教主儒雅随和、睿智多谋,弟子也并不知我家教主具体喜好。

    我家教主为人正直、急公好义,他善兵法之道,山谋划布局,对龙族已有数次大恩。

    其实,并不只师叔您想知道我家教主的喜好,弟子父王也曾问过,弟子母亲还想赠送各类珍宝、侍女洞府,都被弟子拦了下来。

    我海神教教主,高雅之士矣,如何能用这般俗物污浊?】

    敖乙看到……

    听了自己这般回答,师父乌云大仙扶须而笑,轻轻颔首;

    那位师叔云霄仙子也是面露微笑,似乎对他这个回答颇为满意。

    自家师父又问,教主哥哥有何擅长的神通、常用的法宝。

    敖乙斟酌一二,回答道:

    【教主修道年头并不算长,但年纪轻轻便得人教高人玄都大法师器重,委以重任。

    他擅阵法,曾用阵法困住了……比他修为境界高了不知多少阶的高手,在此道天分极高,十分厉害。

    又擅遁法,还曾指点弟子改善水遁、空遁之术,其见解之精妙,龙族众高手也不及矣!

    除此之外,我家教主善琴棋书画,尤其是作画功力十分惊人!】

    当时,听完自己说这些,师父顿时一阵轻笑,说他将教主吹上了天。

    怎么就是吹嘘了?

    这明明就是自己亲眼观察、亲眼所见!

    当然,敖乙也不能顶撞师父,不敢跟师父争辩,只能追加一句:

    【在弟子看来,我家教主应该是人族之中,最有才情、最有诗意的……男人。】

    然后,就被师父扔出了洞府,扔到了此地……

    这有夸大吗?

    明明都是实话实说!

    他龙族虽骄傲自负,但很少吹嘘,尤其是,教主哥哥还是人族出身。

    仔细想想,自己这些话,应该没暴露什么信息出去吧?

    沉吟几声,敖乙又想起一事,禁不住心底暗自嘀咕……

    再过半个月,他就会带思思去度仙门找教主玩耍,若是能知晓教主的喜好,为教主准备一份龙族拿得出手的礼物,岂非一件美事?

    教主喜欢什么?

    “可这,又不能直接去问。”

    敖乙略作思索,将此事记在心上,朝金鳌岛之外赶去,与几位龙族高手汇合,匆匆赶回东海龙宫。

    想给教主哥哥送点礼,真难。

    ……

    ‘唉,坑了龙族百箱宝材,怎么还是这么穷。’

    半个月后,小琼峰地下密室中。

    仙识看着在忙着翻修灵兽圈的几道身影,心底计算着下一步‘流浪小琼峰’计划需要耗费的宝材,李长寿心底轻轻一叹。

    缺口太大,太难弥补。

    而李长寿并不想因为自己的穷,降低对小琼峰大阵性能的要求;

    如今埋下去的阵基,也是为今后进一步打造做基础,马虎不得。

    这就如同修行,不可短视,要做好规划、长远了去算计。

    修行上急于求成,就如有琴玄雅渡天劫那般,若无鸟笼,早已葬身。

    顺道一提……

    李长寿前几日已开始要求灵娥压制道境,放缓突破的速度。

    原本李长寿催灵娥快些突破,是南海海神教尚未稳定时,李长寿担心自己可能会被西方教追杀,那样他就不得不离开度仙门。

    所以,那时的李长寿,想让灵娥提前得到度仙门重视,从而照顾好她自身与师父。

    现如今,虽然在这方面虽然还存在隐患,但已是相对稳定了许多,也就不必要求灵娥太过急躁突破。

    让灵娥稳扎稳打,巩固道基,将她的潜力开发到最大,才是最为要紧之事……

    如果灵娥渡劫前没有九瓣莲花的异象,李长寿会亲自出手,为她压制境界。

    师妹之大道,是李长寿一手塑造的,自知如何助她。

    除此之外,李长寿给灵娥准备的那份【渡劫大礼包】,也已完善了。

    有渡劫必备保命三套装——鸟笼、融仙丹、锁神丹。

    有渡劫前行为规范守则——点明自己是道门弟子,感谢天道老爷百忙之中抽空来劈,多谢天道老爷降下天罚、维护天地平稳。

    除此之外,还有渡劫专用十二类丹药、渡劫专用防御类法宝、渡劫前可修行的御雷之法,刚得到不久的两件守护元神、抵抗天劫之法宝,以及渡劫之后如果有飞升感悟,还要用到的微型阵法、增进感悟丹药……

    等等。

    灵娥现在对成仙劫,已经开始有些担心……

    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师兄已经把她渡劫成功率,稳定在了九成五。

    剩下的零点三成,全看她是不是努力修行。

    另外零点二成,老规矩,给天道老爷的随机抽风。

    可惜,自家师父是伤了道基,这些准备再多也无用,当时只有融仙丹可救师父性命。

    仇人都已经扬了,仇人道侣都改嫁了,仇人的几个弟子也另外拜师,而且自己仙识监察下,仙霖峰也并未针对他们小琼峰,师父当年之事,也就不必多提了……

    只等师祖找到师伯,了却师父心底的遗憾。

    后面……

    李长寿料想,等师父寿元耗尽,自己应该已经在天庭站稳脚跟,再在地府打通关系,安排师父转世重修。

    不错,莫说齐源老道的这一世,下辈子,也已经都被李长寿安排的差不多了……

    当然主要还是尊重师父的意见,他只是给师父多一些选项。

    李长寿叹了口气,继续为巨大的宝材缺口发愁。

    穷一点,还能活;

    安全系数上去了,幸福指数肯定直线飙升!

    花费了一阵功夫,李长寿做了一份接下来二十十年的厚财计划表,合理分配自己顿悟、感悟修行,与炼丹、炼宝的时间。

    做完这些,李长寿又拿出了大法师给的那两份神通之一——撒豆成兵。

    李长寿仔细观察着这圈玉简,玉简下方,还有一竖行篆体小字:

    逍遥仙宗道藏。

    应该是这神通太低端,大法师本身没修行过,也懒得再创一门,直接去找了现成的扔给他吧。

    轻轻一笑,李长寿将玉简用仙力推到了三丈之外;

    因为是大法师所赠、月老直接从梦中拿出来的,李长寿这次并未推出十丈,也只给自己做了最低的三层防护,缓缓打开玉简……

    稳,是一种修仙的态度。

    很快,李长寿确定玉简中并未有什么机关,这才拿到面前,细细读着。

    这撒豆成兵之法,与剪纸成人大致思路相同,看似是抓一把豆子随手撒出去,就能化作一队兵卫;

    实际上,这豆子本身就已算是法器,需复杂的工艺才能制作而出。

    比剪纸成人的‘纸’,还要更为复杂。

    李长寿仔细思索着这门神通的魔改价值,以及可操作的空间,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

    密室之外,日落月升。

    夜深人静时,李长寿刚有少许魔改的灵感,一道身影从破天峰悄悄飞来,左右看看、眼见无人,进了小琼峰外围的隔绝大阵。

    有毒师妹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李长寿放下玉简,启动了丹房中假装打坐的纸道人,起身去丹房前,暂时关掉了表层外围大阵。

    有琴玄雅很快发现了李长寿,抿起嘴唇,低头落了下来。

    李长寿刚要开口寒暄,心底忽而起了少许波澜,眉头一皱、掐指推算,一缕心神降临在了安水城的海神教大庙主神像上。

    他立刻就见到,一位浑身薄雾的女子,站在灯火通亮、越发富丽堂皇的庙内主殿中,饶有兴致地四处观摩周遭的壁画……

    这气息、道韵……

    呃,这位大佬怎么突然来海神教了?

    李长寿精神一震,连忙对有琴玄雅传声,让她来丹房内稍候,全神应对这位突然驾临的截教高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