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八十一章 一只瓷瓶引发的……
    “摆在这里?”

    “嗯,乾位再挪三寸,阵基面南,入地六尺三寸。”

    “找好了……

    呀——嘿!”

    酒玖出关三个月后,小琼峰丹房之外,三道身影正忙前忙后。

    李长寿指挥,灵娥助威;

    酒玖则一心数用,负责压制大阵灵气、控制各处阵势起伏、校验阵基方位,再将炼制好的阵基,用仙力包裹,缓缓埋入下方……

    这过程,不能出丝毫差错。

    放完这只阵基,酒玖长长地呼了口气,靠着树干一阵轻喘……

    “还、还有多少?”

    李长寿看了眼自己宝囊中,里面还有三分之一、近六十多只扩充阵法的阵基未曾安放。

    但……

    他要的只是‘酒师叔帮忙安放’的名义,以及酒玖对于这段帮忙的【深刻记忆】,也并非必须要她将所有阵基都布置完全……

    实际上,这次大部分已经安放的阵基,都需要他稍后再去微调。

    李长寿笑道:“还有三只了,辛苦师叔。”

    听到还有三只,酒玖的眼底顿时写满了‘劫后余生’……

    “总算,几个月了,快忙完了呀。”

    一旁,灵娥从李长寿的表情中看出了点什么,顿时若有所思状。

    ‘师兄已经可以不用小师叔帮忙,就能布置阵法了?’

    酒玖摸出了一只灵酒丹,嘎嘣几声,再次精神抖擞!

    “一鼓作气,拿下它们!”

    喊了句口号,酒玖再次跳了起来,赶往下一个埋阵基的地点。

    灵娥理了理发梢,在旁轻笑了声,提着竹篮连忙跟了上去。

    “小师叔,吃点水果歇息下吧。”

    “还是小灵娥体贴,你师兄呀,只会让人给他干活!”

    “师兄也是为了我们小琼峰的安稳着想,辛苦小师叔了,我给您捶捶肩……”

    “唉,左边点……

    咱俩都是苦命的人呀。”

    笑语声中,灵娥和酒玖在林间渐行渐远。

    李长寿漫步跟了上去,心底思忖着大阵运转之道,完善着连环阵的理论。

    又忙活了半日;

    日落时分,剩下的三座阵基也总算安置妥当;

    酒玖浑然间变了一个人,精神亢奋,拉着灵娥、招呼李长寿,要去草屋中决一死战——‘斗大神’!

    李长寿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此地阵法还要细细的修整一段时日,倒也不急于这一时。

    走出林间时,李长寿突然心血来潮。

    ‘这是……’

    看了眼前面一起蹦来跳去的师叔师妹,李长寿右手缩回袖子中,立刻掐指推算,心底很快就有了一丝明悟——

    自己送给酒乌师伯的那只瓷瓶,丹药被取出来了!

    那瓷瓶自然不是普通的瓷瓶,本身就是能够储存仙丹、保存药性的法器;

    而李长寿在其上做了些手脚,添加了两道禁制,放进去了一丝自己模拟出的灵识。

    只要里面丹药只要被取出来,心中就会生出一缕感应!

    这是,怎么回事……

    酒乌师伯遇到了危险,用了那枚【腐仙凌魂丹】?

    又或是,酒乌师伯将这枚丹药拿出来,给旁人展示?

    当然,也不能排除瓶子自己碎了的可能性……

    虽然师伯有时也有些不太靠谱,但在外行事一向谨慎;

    不然门内也不可能将‘三教大会筹备’这般,需小心谨慎不得罪人的活,交给酒乌师伯……

    大概率,是酒乌师伯那边出了问题。

    而中神州距离此地天高水远,自己也无法立刻做什么。

    李长寿心底思量,立刻有了主意……

    他向前喊了句:“酒师叔!”

    “嗯?怎么了?过来一起快活呀!嘻哈哈!”

    李长寿咳了声,面露正色,向前与酒玖说了几句话;

    听他说完,酒玖和灵娥的面色顿时有些……

    古怪……

    酒玖有些不敢置信地反问一句:“真的?”

    “自然是真的,”李长寿严肃地点点头。

    “这个,”酒玖禁不住眨眨眼,抬手捏了捏自己薄薄的耳垂,“你昨天做梦,梦到了我五师兄遇到了危险?

    他被七八个身材壮硕如熊的狠人,疯狂追杀?”

    “不错,”李长寿正色道,“今日我思前想后,总觉得有些放不下心。

    咱们炼气士冥冥中的感应,或许就有什么内涵。”

    酒玖顿时皱起小眉头,低声道:“可你这……

    要说五师兄那边遇到麻烦,做梦有感应,也该是我四师姐呀;

    不然,我如果做梦梦到……那也能解释过去,毕竟五师兄一直带我,如我兄父。

    你怎么……

    你这梦到我师兄,这算怎么回事!”

    “我与酒乌师伯也算是酒肉好友,互相引为知己,”李长寿苦笑道,“先不纠结这些细节;

    酒施师伯那边,应该有跟酒乌师伯联络的办法。

    师叔,你可愿信我一次?”

    “自然是信你的。”

    酒玖一本正经地道了句:“不然也不可能,你扔过来什么,咱都用嘴接着。”

    灵娥在旁扭过头去,知道师兄是在说正事,忍着没笑出声……

    “师叔,此事还请慎重对待,”李长寿道,“我极少做梦,有几次也十分灵验。”

    酒玖略微有些犹豫,低声道:“可因为你做梦,就去打扰四师姐闭关……

    那行吧,我去试试喊醒四师姐。”

    李长寿又道:“此事,还请师叔言说是你梦中所见。”

    “怎么?你还怕被骂不成?”

    “不是怕被骂,是容易被人误会什么……而且,我确实不想,再引起门内任何关注了。”

    酒玖嗤的一笑,笑骂道:“说的就跟大家稀罕盯着你看一样!

    我这就去喊四师姐,你们在这里等我!

    回来一起斗大神!”

    李长寿和灵娥同时答应,酒玖打了个哈欠,坐着大葫芦飞天而去……

    酒玖刚走,灵娥就背着手凑了过来,用自己纤细的肩膀,轻轻撞了一下李长寿。

    “师兄,真的假的?”

    “什么?”

    “做梦梦到酒乌师伯被几个大汉追杀呀。”

    “做梦自然是假的。”

    李长寿负手而立,眉目间流露着少许无奈,传声道:

    “但出事,有可能是真的。

    回去收拾下行囊,将自己有用的物件都随身携带。”

    灵娥也愣了下,“怎么啦师兄?”

    “以防万一,”李长寿双眼略微眯了下,眼底有神光闪烁,“凡事,总要提前做好几手准备。”

    蓝灵娥抿嘴眨眼,低头答应一声,匆匆跑去了自己草屋。

    ……

    李长寿扔下的这一颗石子,在度仙门激起了千层浪。

    酒玖回了破天峰,找酒施说了‘她梦到五师兄被一群壮汉追杀’之事。

    酒施虽被打扰了悟道,却并未有什么不悦,当着酒玖的面,拿出与酒乌一同炼制的‘万里一线牵’传信符……

    然后……

    没有半点回音。

    酒施先是一愣,随后便拿出了一面宝镜;

    这镜子名为【同心宝镜】,上有酒乌的心尖血,催法便可看到酒乌此时所见之事。

    ——实乃检查道侣、提防侣内关系插足之必备良品。

    但酒施连续催法几次,宝镜也是毫无反应;

    这时的酒施,已是有些慌了心神,连忙拉着酒玖去找自家师尊求助……

    不过半个时辰,破天峰上已是响起了急促的钟声!

    破天峰上突然出现了强悍的威压,一道包裹着青光的人影冲出护山大阵,朝西方激射而去!

    少顷,又有四道身影冲出护山大阵,面向四方站立;

    这三人中,有一人就是李长寿较熟的忘情上人。

    与此同时,各峰之上出现了一缕缕天仙的气息,门内众长老已是被惊动……

    刚才冲天而起、飞向中神州方向的,正是他们度仙门的……

    掌门。

    李长寿站在草屋前,仔细感应了一阵,感觉到了金仙长生境特有的玄妙道韵。

    度仙门果然有金仙!

    金仙,长生之仙,自身之道已得了天道认可,若无灾祸,可伴道而生、长生不死。

    但金仙境又是个十分模糊的境界,金仙与金仙之间,有着明显的不同,本领天差地别。

    道境,仅为基础,只是拿到了成为一名高手的‘船票’。

    神通、宝物,才是决定金仙境战力的主要因素;

    自家掌门的金仙之境,自是远远无法,与大名鼎鼎的阐教十二金仙相比。

    更何况,阐教十二金仙‘洪荒大舞台出道’,已是在半个元会之前,而且当时也只是统称为十二金仙。

    像广成子、赤精子这般,入圣人门下较早的,应该早已是大罗金仙境。

    ——大罗金仙也算金仙,大罗乃自身之道圆满之意,小劫不毁,大劫难逃。

    截教内外门八大弟子与随侍七仙,大多也应是大罗之境。

    心底快速泛过这些念头,李长寿也有些挂念酒乌师伯……

    酒乌师伯只是真仙境,在洪荒之中,连‘炮灰’二字都称不上。

    若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遭了什么祸事,当真不算稀奇……

    洪荒便是这般凶险。

    “师兄,酒乌师伯真的出事了?”

    灵娥忧心忡忡地问着。

    “嗯,”李长寿淡然道,“你也不必担心,若事关三教之事,人教也会有高手护持度仙门……”

    话音刚落,酒玖从破天峰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酒玖身形还没落地,就对草屋前站着的师兄妹急忙呼喊:

    “长寿灵娥!出事了!”

    李长寿眉头紧皱,忙问:“怎么回事?师叔你慢点说。”

    酒玖此时如何慢的下来?

    她急声道:

    “五师兄的传信符暂时联络不上,其他两位长老和两位执事的传信符,只有一个连通了!

    但听到的是斗法声!

    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掌门和几位太上长老,掌门已经出关去中神州,这边已联络到了金宫门那边,金宫门也答应派出大批高手搜查……”

    李长寿忙道:“既然如此,更不用着急了。

    师叔去里面坐下歇息,咱们离着太远,帮不上什么。”

    “这能不急吗,快要急死了。”

    酒玖跺跺脚,原地转了几圈,随后又看着李长寿,眸子中带着几分歉意,小声道:

    “我也不该对你着急。

    多谢你了长寿,若非你做梦梦到,恐怕事情会更糟。”

    李长寿叹道:“酒乌师伯与我交情深厚,此事不必对我道谢。

    但师叔你切记,后面还要是说师叔你做梦梦到。”

    “嗯,我知道……”

    酒玖注视着李长寿,吞吞吐吐地道了句:“其实,有件事还是想麻烦你。”

    “什么?”

    酒玖皱眉道:“能不能,你再睡一次,看能否再做个梦,梦一下那边怎么样了?

    我知道,这个有些强你所难,做梦这种事也是靠感觉,碰运气……

    但……”

    李长寿立刻点头道:“好,我这就试试能不能梦到。

    灵娥你先陪着师叔,让师叔不要太焦急。”

    “多谢你了,小寿寿……”

    酒玖低声道了句,面色因焦急而有些憔悴。

    李长寿应了声,低头朝着自己草屋而去;灵娥向前挽住酒玖的胳膊,轻声安慰。

    李长寿当然梦不到什么,他也只是回屋之后躺在床上,静心分析了一阵度仙门可能遇到的麻烦,以及此事稍后可能会有的发展。

    【担心】这种情绪,在李长寿眼中,其实是最无用的。

    还不如倒数第二第三的【上头】和【无能狂怒】。

    而这次,李长寿也没想到,他也算是暗中救了酒乌,和门内两位长老……

    在毒丹被动用之后,李长寿很快通知了酒玖;

    而酒玖和酒施发觉酒乌有可能出事,立刻通知了门内;

    门内验证与酒乌同行之人尽皆失去联络,便将此事禀告给了掌门……

    当下,度仙门掌门出关,迅速赶往中神州,又有太上长老联络在金宫门的相熟道友……

    金宫门派出去的高手,不过片刻,就在离着金宫门山门千里之外,找到了一处遮蔽探查的大阵,寻到了阵中被围攻的度仙门一行;

    几名高手直接冲上去,将围攻他们之人擒住,还特意留下了活口,然而那些人影,却在被擒拿的一瞬间,元神诡异的‘干瘪’了下去……

    而度仙门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此地的一行五人,两位天仙境长老尽皆负伤,酒乌也是重伤,另外两位真仙境执事……

    身死道消。

    三教各宗尽皆震怒!

    死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在扇他们三教仙宗的脸皮!

    人教几家道承的高手立刻站了出来,护住了酒乌几人,立誓严查度仙门一行被袭之事……

    李长寿得到酒玖送过来的这则消息时,酒乌与两位长老,已在被掌门和其他人教高手,护送回度仙门的路上。

    事情起因,偷袭者是谁,此时尚未查清。

    李长寿站在丹房门前,轻轻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些偶发奇思妙想的小物件,关键时刻真的能发挥作用,以后要多搞些才行。

    顺便……

    小琼峰下方的地脉逃生大阵,以及安全屋之事,确实该尽早提上日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