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十六章 惊妹之谜!【感谢新盟主‘覆盆子酸奶’支持!】
    什么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在有琴玄雅眼中,李长寿这次,就是这般了。

    长寿师兄费尽心力、千辛万苦、惊险十分,勉强逼赢了截教门人、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

    却十分谦逊,不求声名,悄然离开……

    然而;

    实际上……

    李长寿先是将敖乙亲手拉起来,言说自己多有得罪;

    ——这是消除潜在敌意,让截教几人和敖乙,降低对自己的恶感。

    随后李长寿便向殿前告罪,说自己胜之不武,只是用门内传授的遁法、符法取了个巧,有损门内道承威名,甘愿领受门内责罚;

    ——这是进一步降低恶感,并给仙门扬威,顺便暗示酒乌师伯,自己想回小琼峰了。

    而后李长寿又对金鳌岛一行做了个道揖,面露惭愧之色……

    简单几句话,两三个动作,李长寿不着痕迹间,给了各方足够的台阶。

    度仙门长老也有通情达理之人,看出李长寿不想与金鳌岛与龙宫结怨,故意板着脸训斥他几句,让他回小琼峰闭门思过……

    这长老其实也是做做样子,潜台词就是让李长寿回小琼峰,等待稍后领赏。

    但有琴玄雅在旁不断皱眉,如果不是被她师父一直摁着,绝对会站出来,为她的【挚友未满】的长寿师兄,争辩几句……

    注视着李长寿在星空下远去的背影,有琴玄雅轻轻一叹。

    【什么时候,我才能如师兄这般优秀。】

    李长寿驾着云离开破天峰后,心底也微微一叹。

    ‘总算应付了这一阵,当真有些麻烦。’

    可无论怎么处理,事实就是,小琼峰被门内上下关注到了。

    这次纸道人外出回来之后,自己就闷头继续炼制丹药,安稳十年八年,再继续厚财计划吧。

    不行,十年八年不够,最少安稳……

    二十年起步!

    ‘这小龙,看他眼神面色,稍后可能还会来我小琼峰赔礼。’

    李长寿想了想,将自己宝囊中的佳人媚都藏了起来,免得等会自己错手大意,拿出了这东西。

    而且佳人媚也不是他一个人能炼制,洪荒喜欢喝酒的炼气士多不胜数;

    仅凭这点,东海洗龙案,也查不到他身上。

    破天峰上此时十分热闹,各位天仙已经开始讲道论道,之前观战之人,也留在那听双方天仙讲道。

    只是,李长寿看金鳌岛一行刚才都憋着火,估计稍后,还是要与己方天仙碰一碰……

    这个跟自己无关,他只是圆满完成了门派给的任务。

    回了小琼峰,李长寿先在丹房周围逛了几圈;

    思考着,自己有哪里做的有疏漏,若有疏漏,怎么去补救。

    师父的仇敌,今日如果也在看着……

    对方,会有什么想法?

    如果能让这仇敌对自己出手,那就再好不过了,自己可以给这仇敌个机会,故意外出,找个地把他给扬了……

    动手前还可用声影球留个证明,是对方动手要迫害他这个弟子,还好他有万林筠长老赐下的毒药护身……

    事后就算按门规,罚他在小琼峰闭关几百年,完全不成问题,反正他本体哪里也不想去。

    李长寿轻笑了声,知道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一个返虚境七阶的准仙苗,毕竟也只是年轻弟子,对方应该还感觉不到什么威胁……

    且看后事吧。

    李长寿虽然也想问师父,当年仇敌到底是谁;

    但一来怕师父想起当年往事,二来顾念师父的面子。

    问其他人,后面那仇敌出事时,自己也有可能被人怀疑……

    此事还要精心设计才行。

    这次自己平白被‘曝光’了一波,并非是自己做的不够……

    这点倒是不必妄自菲薄,李长寿的各项自保工作,都已经尽力去做了。

    可,谁能想到……

    自己开开心心在临海镇逛街、买草药、卖丹,心神回本体睁眼一看,酒乌和敖乙这两个风牛马不相及之人,在自己丹房周围的困阵中乱转……

    这什么鬼?

    虽然此前有征兆——自己在临海镇偶遇了金鳌岛一行。

    但,自己确确实实料想不到,事情会有如此发展。

    ‘后面叮嘱师父,小琼峰就谢绝一切客人吧。’

    李长寿叹了口气,主动感应了下纸道人那边的元神之力,心神一瞬间切换过去,发现周遭安静没有什么威胁,又瞬间切换回了本体。

    那间‘客栈’,是临海剑派所设,一间小套间的租金就不便宜;

    但那里相对较为安全,附近就是临海剑派天仙高手常驻之地,巡逻仙兵重点关注。

    现在,只有等门内彻底安静下来,再说厚财之事了。

    李长寿还有些不放心,在山中逛了两圈,检查一下各处地下阵基的隐蔽度;

    忙碌了好一阵,仙识突然捕捉到,一道身影从丹鼎峰方向飞来,很快就落在湖边草屋处……

    李长寿连忙驾云回返,远远的,就看到湖边站着一道身影;

    灵娥在自己草屋中探了个头,也对李长寿指了指湖边,那里有个拄着铜皮拐杖的老人……

    长老,万林筠。

    ……

    “长老,您怎么在这?”

    李长寿连忙向前行礼。

    万林筠扭头看向李长寿,目中带着少许赞赏,嘴角微微一抖,露出了一丝无情的冷笑……

    “我用仙识,看你赢了那个龙子,却遭其他长老苛责,便想着过来看看。

    你这次……

    做的不错。

    遁法,也是你自己的本事,是你自己的本领,你不必太在意其他人看法。

    稍后如果门内有人责难你,你就给他们看这个。”

    言说中,万林筠长老那有些干瘪的手掌向前一推,用仙力送过来了一只黑色宝玉;

    李长寿双手捧过,低头瞧了眼,就见这宝玉之内蕴含着一缕气息,正中有一个龙飞凤舞的‘筠’字。

    “就说我说的,”万林筠长老‘凶巴巴’地道了句,“以后,你们小琼峰一脉,由我护着,不是谁都能训斥苛责!”

    李长寿心底一暖,连忙道谢。

    他知道,这位长老并非是在图谋什么,小穷峰也没什么好图的。

    万林筠长老,是真的自我封闭多年,不通人情世故。

    ——之前,李长寿跟几位长老在那给台阶、做样子的话,却被万林筠长老当做了,李长寿被门内苛责。

    遁法被门人瞧不起;

    毒也被门人瞧不起……

    李长寿心底琢磨,万林筠长老或许是想起了当年之事,才会如此‘激动’……

    万林筠长老的腿疾,是这位长老的师父亲手打伤的;因万林筠钻研毒经,被他师父骂做叛经离道、有辱丹道;

    而后数万年,万林筠长老苦钻毒道,就是想在师父面前证明,【毒,药性矣】——这句被写在了,万林筠长老所著每篇毒经最后的话。

    然而,当万林筠长老凭一手毒丹,万年前挽救度仙门于群妖之手,万林筠长老的师父却早已仙逝……

    李长寿握住这宝玉,深深做了个道揖。

    “弟子,谢长老关怀。”

    万林筠又露出那般僵硬的微笑,道:“你歇着吧,我回去还要炼丹。”

    “弟子改日再去峰上探望。”

    “嗯,随时来就好。”

    万林筠收起他那能给婴孩止啼的笑容,拐杖一点,平地生云,朝着丹鼎峰而去。

    这位老者来此地,就是为了勉励李长寿一番。

    别的长老不嘉奖李长寿,他嘉奖;

    别的门内前辈不护着李长寿,他护着;

    就这般简单……

    端着手中的玉佩,李长寿站在湖边,远远眺望了一阵,心底许久方才宁静。

    洪荒虽险恶,但洪荒之人,却也并非都是恶人。

    “师兄!”

    灵娥在窗口又探头出来,小声喊了句:“那边又来人了!”

    “我看到了。”

    李长寿收起玉佩,负手轻叹,今天还真是客多……

    “师妹,你今天倒是很乖嘛,”李长寿扭头夸赞了一句。

    趴在窗台上的灵娥做了个鬼脸,“还不是怕给你添乱又被你骂一顿!

    对了师兄,你刚才……认输了?”

    “打赢了,”李长寿传声道:“在自家山门,还是要在意这些的。

    对了,你稍后收拾下,来我屋中送些茶水。

    那个龙宫太子敖乙带了个女伴过来,咱们小琼峰也要派出个颜值担当才行。”

    灵娥眨眨眼,随后抿嘴偷笑了两声;

    她连忙开启自己房间外,最近刚被师兄改良过的隔绝阵法,动作麻利地开始换衣打扮……

    很快,敖乙、菡芷,以及在旁引路的酒乌师伯,驾云缓缓落下。

    李长寿向前迎接,与酒乌对视一眼,两人顿时心照不宣……

    此前李长寿就猜到了对方会来,也猜到了敖乙会赔礼,倒是没想到,这个小太子见面就是一揖到地。

    “二太子殿下不必多礼,快里面请,寒舍粗陋,让殿下见笑了。”

    当下,李长寿将敖乙和菡芷仙引入自家草屋。

    不等敖乙提今日之事,李长寿开口就是一句:“殿下可通丹青之道?”

    将话题引向了无关之事。

    敖乙和菡芷,很快就被李长寿带偏了注意力;

    而李长寿也拿出了许多自己收集来、闲暇时所作的画卷,给他们鉴赏一番。

    话题走向,完全被李长寿所掌控,敖乙和菡芷这一龙一人,在旁开始不断点头,还觉得分外有趣;

    酒乌本来还担心气氛会尴尬,但很快,这矮道人也被话题吸引,加入了品评鉴赏之列,也拿出了自己的私藏……

    半个时辰后,着重打扮了一番的灵娥端茶前来,让三位‘客人’也是眼前一亮。

    只见这位李长寿的小师妹——

    素罗裙,巧云鬓,玉钗斜,白珠坠。

    妙目琼鼻点粉唇,巧耳翘睫齿含蜜。

    眉若娟娟新月,玉颈秀欣生香。

    肌肤欺霜傲雪,纤腰钟妙绝伦。

    瞧第一眼,便觉她本该是那天上宫阙中伴琴而舞的仙子;

    再看第二眼,却又觉得,她就是那些美人图中走出的美人……

    灵娥的气质、颜值各方面,都对截教女仙菡芷形成了小幅度压制;

    而灵娥端坐在自己师兄身旁时,目清眸光闪的模样,让酒乌也不由思索……

    ‘小玖她,应该不是对长寿有意思吧?

    如果真有那点意思,长寿身边的这个师妹……

    倒是不得不提醒小玖。’

    ——过来人的敏锐危机感。

    一个丹青的话题,就从半夜聊到天明时分,敖乙和菡芷都觉得,李长寿是个‘雅不落俗’之人。

    主客尽欢,李长寿见他们还不想走,也只能把话题引向音律……

    但菡芷突得师父传声,在敖乙耳旁轻声说了几句;

    这龙族少年皱眉沉吟几声,面露遗憾,起身就与李长寿告辞。

    破天峰那边出了些变故,敖乙的两位便宜师兄,也要跟度仙门两位长老切磋斗法,他们要赶过去看看……

    李长寿送他们出了草屋,一直送到了湖边,方才‘依依惜别’。

    总算打发走了……

    这少年模样的龙族二太子笑道:“长寿兄若得了空,还请务必来金鳌岛玩耍,乙定扫榻相迎,咱们再促膝长谈。”

    “好说,好说。”

    敖乙与菡芷匆匆赶往破天峰,酒乌对李长寿悄悄竖了个大拇指,也从后驾云追了上去。

    李长寿抬手摆了摆,心底道了句:

    ‘有缘再会……

    当然,最好是没缘。’

    送走这麻烦,李长寿伸了个懒腰,仙识注视着破天峰那边。

    忘情上人又要出手了;

    虽然李长寿也很想去看看,但终究感觉今天麻烦事已经够多,故只是远观这次天仙‘切磋’。

    草屋中,心情不错的灵娥,已经开始勤快地收拾各处,收起杯盘,整理各处散落的画卷……

    她目光被一幅露了个头的画卷所吸引,歪着头看了眼,看到了抬头所写一句……

    【吾之钟爱】

    字迹是师兄的,师兄钟爱?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喜欢哪般女子。’

    灵娥偷偷瞧了眼李长寿在湖边站着的背影,将画卷抽出来,缓缓打开。

    这东西,其实是……退休秘宝;

    正是李长寿早年淘汰的,初版所制静心密宝……

    命名为《百美老了图》!

    因画工精致、作画水准高过自己平均水准,故被李长寿留下,作为应急备用秘宝。

    它被扔在了收纳成品画卷的宝囊中,已过数十年,此前又被李长寿误拿了出来,并未被展示。

    灵娥不断打开卷轴,很快就看到了那一位位【美人】,她小手开始不断颤抖,纤腿一软,跌坐在了书案旁。

    这……

    怎么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