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暖君 > 第99章 嫁不出去怎么办
    夜幕垂落,曹茗进了二门,径直往太婆吴老夫人的正院过去。

    吴老夫人见曹茗进来,忙让人送热帕子,送茶送汤水,再送些点心,看着曹茗喝了碗汤,又吃了块点心,才抬手屏退众人。

    曹茗挪过去,坐到吴老夫人旁边,脸上带着丝丝隐隐的惊惧,“说是忠勇伯已经自杀殉母了。”

    “嗯。”吴老夫人低低叹了口气。

    她一直让人远远看着忠勇伯府,忠勇伯自杀这事,她已经知道了。

    “已经下了旨意,革了孙大庆忠勇伯世子,由孙二庆袭为忠勇伯,拿掉了世袭两个字,好象,是太子的意思。”曹茗接着道。

    吴老夫人呆了一瞬,长叹了口气,“孙家没有了这个世袭爵位,子孙又是那样,往后就艰难了。唉,你接着说。”

    “嗯,听谢将军和太子爷说,原本忠勇伯夫人陶氏是跟在孙老夫人身边的,说是孙老夫人说,中午想吃碗陶夫人亲手擀的干菜面,陶夫人就回去做干菜面去了,所以事发时,陶夫人没在大相国寺。”

    吴老夫人嗯了一声,再次叹气。

    她知道当时陶夫人不在,也想到了陶夫人应该是被孙老夫人支走了。

    孙老夫人和陶夫人这对婆媳,亲如母女,孙老夫人这是把陶夫人摘了出去。

    唉。

    “太子爷脾气很大,点着李三郎的鼻子大骂,都说粗话了。

    李三郎说,他当时没敢多说,一是人都接回来了,孙伯爷一直说老爷子可怜,二来,是想着要教化万民什么的。

    太子爷啐了他一脸,说拿这个教化万民,是要教那些人渣多多奸银拐偏良家妇人,以便有机会做老太爷吗?”

    “唉,是这个理儿。”吴老夫人不停的叹着气,示意曹茗接着说。

    “当时就罚跪了,三公子替他求情,也罚了跪,我回来的时候,都还跪着呢,说是,先跪一天一夜再说。”

    “那就没什么事儿,也就是跪一跪,不过就是跪一跪,跪过也就过去了。

    还听说其它什么话没有?陈老夫人和张夫人呢?”

    吴老夫人看着曹茗问道。

    曹茗摇头,“之后就没再提起过这事儿,太子爷一整天都阴沉着脸,脾气大极了,还砸过一回杯子,从来没有过的事儿。

    我一直在景华殿,出来就赶紧回来了。”

    “嗯,太婆当时在最里面,借着年老脚步慢,拖了一会儿。

    孙老夫人服毒的时候,张夫人把那个……”

    吴老夫人顿了顿,“人渣子!杀了,我最后一眼,就看到一腔血喷起来。”

    “啊?哎!”曹茗舒了口气,“杀的好。忠勇伯既然殉了母,陈老夫人和张夫人肯定不会有事儿。”

    曹茗的话里带着几分宽慰之意。

    “嗯。”

    吴老夫人拍了拍曹茗的手。

    “太子爷让李家三哥儿传那句话,也有让李家三哥儿教导解说的意思,李家三哥儿有点儿憨厚的过了,现在酿成大错,不过罚他跪上一天两天的,这必定是看在了陈老夫人和张夫人的面子上。”

    吴老夫人的话顿住,露出笑意。

    “还有件事,张夫人砍人的那把剑,是李家那位四姐儿,拨了谢将军的剑,扔给张夫人的。”

    “啊?”曹茗听傻了,“李家四娘子功夫这么好?”

    吴老夫人被曹茗这句话说的呃了一声,随即失笑。

    “什么功夫这么好,她一个娇弱小娘子,哪儿来的功夫?

    她扑过去想夺孙老夫人手里的刀,摔在台子上,谢将军就着急了,只怕更心疼了。哎!”

    吴老夫人一边笑,一边在一脸呆怔,还没反应过来的曹茗肩膀上,用力拍了几下。

    “太婆竟然一点儿也没想到,从大相国寺回来,我仔仔细细,一点一点的想这件事,理这件事,想了这半天了,这蛛丝马脚,不是没有,太婆就是没想到,实在是没敢往谢将军身上想过。

    这可真是,谁能想到呢?谢将军那样的人,那样的人品,真是没敢想。”

    吴老夫人感慨不已。

    “太婆,您这话,什么意思?您是说,李家四娘子和谢将军?谢将军?就是,谢将军?”

    他太婆的话,曹茗每一个字都听懂了,可这话里的意思更是听明白了,可他还是不敢相信,这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那可是谢将军啊!

    “这事儿,只怕都差不多了,安老夫人必定是知道的。

    当初她给我回话的时候,必定就已经知道了,也是知道了,所以才给了我回话,当时那话回的,就是毫无余地四个字。

    我当时还纳闷来着,四姐儿还没定下人家,她怎么就敢说得那般全无余地?

    现在想想,那时候,她必定已经知道了,就是说不得。

    还有,这一阵子,我瞧着谢夫人,还有谢家那位老夫人,可是爱笑多了,气色也好,我想了有一阵子了,怎么也没想不出,能有什么事儿,让这娘儿俩一起高兴成那样儿。

    真是让人想不到,我什么都想了,就是没敢往谢将军身上想,往这件事上头想。”

    吴老夫人一边说一边感慨。曹茗听的不停的眨眼睛。

    “还有件事儿。

    前儿你四妹妹跟我说,说是阿沛说,她太婆这一阵子忙得很,忙着挑人,说要挑很多人,这话,我当时往耳朵边上挂了挂,没怎么留意。

    这会儿再想想,又是我大意了。

    阿沛嫁人这陪嫁,必定是早多少年前就定下来的,从小挑人侍候她的时候,就在挑陪嫁了,用不着现挑,再说,就算现挑,阿沛能陪嫁几个人?让阿沛自己挑就够了,用得着她太婆一忙就是好一阵子?

    这是给那座将军府挑人呢。

    那座将军府里,现如今就是座空府,也就有些小厮长随什么的,听说连厨房里,都是一群男人。那位姑娘,又是光杆一个。

    可不是要好好挑人,要挑好些人?

    看这样子,好事儿不远了,也是,再过一个年,谢将军都三十了。”

    “二十九。”曹茗听的简直眼花缭乱,下意识的补充了句。

    “说起来,咱们曹家还是有些福份的,你更有福份。”

    吴老夫人一脸笑。

    “没想到谢将军还能成个家,相中的又是那位姑娘,这谢家,不过两三年,你瞧着吧,只怕比王家还要显赫。

    那位姑娘又是个有大福报的,往后这子孙上头,必定差不了。唉,到底是百年大家,真是让人羡慕啊。

    阿沛是个有福份的,跟那位姑娘投了缘,你四妹妹说,那位姑娘很疼阿沛呢。

    阿沛跟王家六姐儿亲如姐妹,王家六姐儿跟那位姑娘是知已。

    你瞧瞧,这多好!

    三哥儿,这是你的福份,这是咱们曹家的福份。”

    吴老夫人越想越满意,越说越高兴。

    “何至于。”曹茗失笑。

    “至于!”

    吴老夫人一脸严肃。

    “太子真正的雄才大略,皇上也算雄才大略,等这事儿挑明了,这亲事定下来,谢将军只怕能得一个王爵。”

    曹茗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那位姑娘的身份儿在那儿呢,嫁的又是谢将军,太子当兄长看待,皇上当儿子疼的人。

    唉,我当初,也盘算过那位姑娘这身份的好处。

    不过,现在这样,比她嫁进咱们曹家,对曹家更好。

    那位姑娘过于出色,命大福大,咱们曹家有些担不起,现在这样最好。

    这人哪,不能贪心,凡事要一步一步往前往上走。

    阿沛出身谢家,又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个好孩子,往后,必定能生出好儿好女。

    现在这样,最好不过!”

    “是。”曹茗专心听着吴老夫人的话。

    吴老夫人又感慨了一会儿,正要叫人进来,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当值的大丫头隔着帘子禀报:“老夫人,二姑奶奶来了,很急。”

    “让她进来。”

    曹茗忙站起来,迎到门口。

    二奶奶曹氏急冲进屋。

    “你去歇着吧,我跟你二姐姐说说话儿。”

    吴老夫人先笑着和曹茗说了句,再看着曹氏笑道:“怎么急成这样了?哪有什么事儿。”

    “太婆也知道,我从小就不经事儿,这大半天,我这心……看到太婆就好多了。

    太婆都知道了吧?我们家出大事儿了,简直……”

    曹氏拍着胸口,她这会儿确实好多了,特别是看到她太婆这一脸笑。

    “别急,先坐下,给你们二姑奶奶端碗汤来,晚饭吃了没有?去看看羊肉酥饼还有没有,你们二姑奶奶最爱吃。”

    吴老夫人一边拍着曹氏安慰她,一边连说带笑的吩咐下去。

    曹氏长长呼了两口气,侧身坐到榻沿上,这回是真的缓和下来了。

    “太婆都知道了,你们夫人和老夫人都回去了?歇下了没有?气色怎么样?”

    吴老夫人看着曹氏喝了碗汤,又吃了块酥饼,才笑问道。

    “半个时辰前才回去,我们夫人和老夫人都是一身血衣,外头披了件不知道哪儿来的长褂子。

    夫人说,她们是把孙老夫人火化了,把骨灰撒到河里,才回来的。

    太婆,我们夫人杀了人,孙家那位老太爷,是我们夫人杀的!

    您说……”

    “我知道,老夫人怎么样?气色好不好?”吴老夫人轻轻拍着曹氏的手。

    “看着不怎么好,脸色难看的很。我们夫人说老夫人没事,让我别担心。”

    曹氏再吐了口气,拍了拍胸口。

    “我又着急了。我们夫人和老夫人沐浴过,都吃了些东西,虽说不多。老夫人说要给孙老夫人念一夜经,夫人说要陪着,让我回去歇着,说没事儿了。

    对了,三爷还没回去,也没打发个小厮回去说一声,二郎说老三没事,让我别担心。”

    吴老夫人凝神听着,温声道:“你们夫人和老夫人没事儿,半点事儿都没有。

    一会儿你回去,这一夜别歇下了,精心看着汤水茶饭,明儿一早,记着请个太医过府,给你们夫人和老夫人请个脉。

    三郎的事儿,刚才三哥儿说了:孙家这事儿,先前三郎替太子传过话,让孙伯爷好好想想什么是孝道。

    这会儿,闹出这样的事儿,这话他传到了,可是没点到,这是大过错。

    这会儿,三郎在景华殿罚跪呢,霍家三哥儿跟他难兄难弟,也陪着跪着呢。

    别担心,跪过就没事儿了。

    四娘子回去没有?”

    “回去了,晚饭前就到家了。二门的婆子说她半裙子都是血。她今天也在大相国寺!太婆,您说……”

    曹氏大睁着双眼,难道这位四姐儿也冲上去杀人了?

    “嗯,那就没事儿了,你赶紧回去吧,好好辛苦这一夜,你们老夫人和夫人,翠微居,三郎那头,还有你们三姐儿,各处都要用心。

    回去吧。你们府上要有事,那也都是好事儿,回去吧。”

    吴老夫人笑着往外赶曹氏。

    曹氏站起来,“太婆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了,太婆放心,我走了。”

    曹氏脚步轻快的出了上房,径直回去了。

    ……………………

    隔天午后,皇上对着拿着只长卷轴进来的谢泽,眯着眼一脸笑。

    “这是这两天,臣和枢密院、户部议出来的运粮线路和几处储备粮草的地点……”

    谢泽见了礼,双手托上卷轴。

    “先放这儿,这个得静下心,仔仔细细的看,粮草可是大事,打仗打的就是辎重粮草,先放这儿,等朕一会儿静下心,好好看看。”

    皇上打断了谢泽的话,伸手接过卷轴放到长案上。

    “有件事吧,就几句话,这个,实在有点儿急,不能不说说。

    鲁国公,老杨,这个人你知道的,别的不说,眼光好这一条,那是没话说。

    前一阵子,有一阵子了,老杨跟朕说,他看中了李家那个小妮子。

    朕觉得吧,挺好,你说是不是?跟他家二小子,多好的一对儿啊!

    本来好好儿的,你说你昨天,大庭广众的,你那么……”

    皇上胳膊一圈。

    “就这么……唉,你说人家好好的小娘子,这名声,这清白,对吧,你说这老杨还怎么给他儿子求娶?”

    “鲁国公真想求娶,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

    谢泽眼皮都没抬。

    “嗯,这话,也是,这名声不名声的,老杨那样的,确实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也就是抱一抱,这清白也是还在。

    可你那么往上一冲,人家鲁国公府是真不敢求娶了,谁知道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对吧?万一你真看上人家小娘子了呢?

    你看上了,被鲁国公府娶走了,这不是把你得罪死了?这可是夺妻之恨哪,哪家犯得着?你说是不是?”

    皇上眉头拧成一团,一脸的这可怎么办。

    “阿泽啊,朕真没有别的意思,朕就是替那小妮子多想了一点,你说,你昨天那一冲一抱,往后,谁还敢上门求娶那小妮子?

    朕知道,你是个讲理的,肯定不会计较,可你家太子,到时候,可不一定讲理啊,这事儿,连朕都担心成这样了,你说,还有哪家敢上门求亲?那小妮子,岂不是要嫁不出去了?

    唉,你说说,这可怎么办?”

    皇上一脸痛心疾首,两只手拍的啪啪响。

    “您觉得该怎么办?”谢泽看着皇上。

    “阿泽啊,朕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替那小妮子发愁,那小妮子可不小了。

    原本,鲁国公府多好,是吧?现在,你看看,你昨天那一冲,只怕除了你,没人敢娶了,你看看……”

    “嗯,我去问问她,她要是肯嫁,我就娶她。”

    谢泽神情和声音都淡然无波。

    皇上呆了好一会儿,猛的呃了一声,往前几步,仔细看了看谢泽,带着十二分的不确信,挥着手。

    “那你,你现在就去,朕这儿没事了,你家太子那儿肯定也没事,你赶紧去,你去忙你的,快去!”

    “是。”谢泽躬身告退。

    皇上看着谢泽出了延福殿,呆站了好一会儿,抬手拍着额头,原地转着圈。

    这太顺当了,这事儿,怎么可能顺当成这样?根本不可能啊!

    这中间,必有缘故,必有变故,必有波折!

    阿泽这小子可鬼得厉害,他指定有什么后手!

    嗯,他得稳住,得好好想想下一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