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名为生存的主线 > 第九十六章:怪物的身份
    这完全就是人体皮肤的触感,只不过比起正常人显得冰冷了许多,怪不得自己一直有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并不是自己想不起来,而是根本就没朝那方面去想。

    等等,这些好像不是关键,那个怪物刚才说什么?这蜡烛是用什么做的?

    墨渊有些僵硬的转过脑袋,看着自己手上紧紧握住的蜡烛,原本细腻的触感在此刻竟然让他有些不寒而栗,连带着握住蜡烛的手都产生了轻微的颤抖。

    要不是墨渊这段时间经历过太多事情,只怕下意识的就会将手上这蜡烛给甩飞出去,在这里如果连唯一的光源都失去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似乎是诧异于墨渊还算冷静的表情,怪物微微停顿了一下,等墨渊带着冷汗的拿稳了手中的蜡烛之后才接着说下去。

    “随着象征着光明与希望的蜡烛离开桌子,那张代表着兄弟间童年美好的小方桌迅速的老化破碎一地,那代表了在叶扬心中开始生出了黑暗之后,希望与温馨在时间的流逝中被心中的黑暗所取代。”

    对于面前怪物所说的话语,墨渊结合自己先前所见所闻,完全能够理解。

    童年纯真的亲情与友情,在岁月的长河中被红尘一点点的染上了瑕疵,嫉妒,不甘,怨恨充斥了往昔阳光的少年的内心。

    经年累月的沉寂之后,随着不知是何的导火线一引燃,就发生了墨渊先前看见的人间惨剧。

    内心情绪有些复杂,墨渊自己也说不清现在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原本困扰着自己谜团一个个的被揭开,可他却丝毫没有谜题得到破解时的激动与兴奋。

    恰恰相反,在压抑的内心中升起了相比于先前更大的疑问和不安。

    “那些血液形成的污渍是你留下的吧?”

    墨渊目光紧紧盯着怪物脚下黝黑中泛着紫意的地面,原本他一眼扫过也未曾注意,还以为那里的地面原本就是这种深沉紫黑色。

    现在细看之下才发现,这颜色和自己一路寻来的那地面上有血液干枯后形成的污渍颜色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除了来时的那一路的污渍之外并没有再从怪物脚下的那滩污渍中再延伸出别的污渍,所以墨渊几乎可以肯定眼前的怪物就是自己一路寻来要找的那个污渍的主人。

    只是,墨渊还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是,自己在这片诡异的黑暗中只看见了先前那个被囚困在铁笼中的叶青和眼前的这个怪物。

    那么那些打斗的痕迹难道是这两个人弄出来的?

    墨渊细细回忆之前遇见叶青时的情景,虽然叶青被那些符文弄的奄奄一息,可是身边却是并没有任何因为打斗而产生的伤口或者痕迹。

    或许这一点可以用叶青是厉鬼没有血肉之躯来解释,可这也说不通,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墨渊也不会认为眼前的这个怪物会是一个活人。

    那么,居然大家都是厉鬼,怎么可能只有其中一个因为争斗而受伤流血,另一个却是丝毫无损呢?

    “与你争斗的是谁?为什么我在之前看到过的几处污渍有着明显的打斗的痕迹。”

    被铁链锁住的怪物听到墨渊询问的问题后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并没有直接去回答墨渊的问题,沙哑的嗓音夹杂着沉重的喘息声缓缓叙述。

    “谁又能想到,一个死人在这由内心的黑暗所编制的世界中居然再次品尝了死亡的滋味。”

    “这是什么意思?”

    墨渊对于怪物所说的话表示不理解,一个死人要在什么样的情况才能再死一次?

    “我原以为他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后就会满足,就能找回自己所迷失的心。”

    怪物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中,再也听不进去墨渊的询问,只是在紧紧得述说着他想表达的话语。

    “但是,我错了!被魔鬼所诱惑的人是不可能因为得到满足而挣脱魔鬼的控制的!相反,他们只会在魔鬼的诱惑下越行越远。”

    丝毫和墨渊问的问题没有一丝关联的话语不断的从眼前的怪物口中吐出,墨渊看着对方越来越赤红的双眼,感受着话语愈发显得激动的情绪以及那开始微微震颤的铁链。

    不安的情绪开始逐渐涌上心头,正当墨渊已经开始思考是逃是留的问题时,铁链的抖动声突然诡异的瞬间停止了,没有任何的预兆,极其违反常理的就这么停止了。

    怎么回事?

    墨渊微微偏过目光落在原来铁链的位置上想看看是什么个情况,下一秒,墨渊瞳孔紧缩,他感觉自己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快速跳动声。

    那原本应该有着森然铁链的位置此时却是空无一物,狰狞可怖的怪物此刻正低垂着双手和脑袋站在墨渊的面前。

    身上再也不复方才的那种冷静平淡的感觉,浑身都充斥着暴戾疯狂和怨恨。

    “他···回来了,在我刚说服自己放弃报仇的时候,他回来了!我放下了仇恨,但他没有!”

    墨渊感觉眼前的怪物已经陷入了疯狂,自己每在这里停留多一秒就多一秒的危险。

    可虽然知道危险,墨渊却是不敢动弹一下,现在这怪物明显陷入了疯狂的情绪中,要是自己轻举妄动触动了他原本就在崩溃边缘的神经。

    那到时候自己估计是会被这疯狂的怪物瞬间给撕成碎片的吧。

    一个陷入自我的情绪中,一个心有顾忌不敢动弹,两道身影倒是保持了一种诡异的平衡,只是任谁都看的出来,这种诡异的平衡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一触即碎。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恨我,难道嫉妒带来的怨恨真的会掩盖过往昔一点一滴积累的亲情吗?”

    语气中已经明显的带上了暴虐的杀意,怪物缓缓抬起低垂着的头,赤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墨渊,眼眶旁滑落两行血泪。

    “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几乎是嘶吼着喊出来的话语,让墨渊竟然对于眼前这个狰狞的随时会至自己于死地的怪物生出了一丝怜悯。

    墨渊甚至连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怪物到底是谁都不清楚,方才这一番话说的墨渊云里雾里的,自己都还尚且处于疑惑中更不要提去为他解惑了。

    可是看着面前面目愈发狰狞的怪物,墨渊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

    “能不能告诉我是谁伤害了你,以及···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谁···”

    怪物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和一丝伤感,喃喃自语的反复念叨这三个字。

    身上的伤口悄然崩裂,鲜血不断的顺着身体滑落,平坦的地面上缓缓积攒出一个由血液构成的水洼。

    鲜血似乎随着怪物的情绪而是沸腾了一般,咕咚咕咚的冒着气泡,一只只血手猛地从地面的水洼中出现朝着离得近的墨渊抓去,似乎是想要将其给拖入其中化为血液的一部分一般。

    墨渊一直死死的盯着怪物的一举一动,见到血手出现的瞬间,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后跳去,血手险险的从他的眼前抓过带起一阵腥风,墨渊都能闻到那近在咫尺的血腥味。

    感觉自己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遍,由于躲避的太过仓促导致重心不稳,墨渊直接摔到在地。

    看着眼前不断舞动的血手,墨渊哪里还敢继续在这里待下去,顺势护住蜡烛就地一滚,让自己远离怪物之后站起身就踉跄着想要逃离。

    “我···叫···叶···青···”

    怪物嘶哑的声音带着巨大的痛苦和怨恨从背后传来,如同怪物的嘶吼一般让人几乎听不清楚,可是就是这短短的四个字,让墨渊抬起的脚步僵硬在了原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