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名为生存的主线 > 第九十三章:铁笼中的人
    蜡烛,钥匙,飞速老化的小木桌,地面上血液干枯后留下的痕迹···这一切似乎都想要告诉墨渊什么事情,现在只待寻找到那血迹的源头就可以基本明了情况了。

    墨渊低着头,顺着血迹一路走去,只是越走眉头却是皱的越紧。

    那些污渍并不是直接一路通向远方的,在某些地方污渍显得杂乱无章,并且污渍的数量远远胜于正常的情况。

    这里发生过打斗或者什么意外吗?可是这就说不通了,叶青是在自己的注视下变成厉鬼的,不可能会有血液,那这些血迹的主人就只能是···叶青的弟弟,叶扬!

    墨渊不清楚叶扬是怎么受得伤,根据之后的情况来分析的话,叶扬都不应该受这么重的伤,而且如果说是打斗而产生的痕迹的话,那是谁在和叶扬打斗留下的?

    心中的疑惑更加浓郁了一些,墨渊满腹的疑惑继续朝着前方走去,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找到污渍的源头吧。

    墨渊在行走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蜡烛,蜡烛依旧燃烧发出血红色的光芒,可是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甚至就连蜡油都未曾看见多出半滴。

    要不是没有在蜡烛上看到插口一类的存在,墨渊都不禁想要伸出手去触摸一下那火焰是不是做工逼真的灯具一类的。

    其实墨渊在心中升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已经伸出了手了,只是在靠近那火焰的时候心中冒出极大的危机感。

    似乎,自己要是就这触摸了这火焰会发生什么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伸出的手这才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没有付之行动。

    从刚才开始这蜡烛的诡异触感就始终让墨渊有些介怀,墨渊觉得自己应该就在不久前还接触过类似触感的东西,可就是死活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生的事情。

    心中思绪万千,脚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顺着污渍一路走来墨渊终于发现除了地板和污渍以外的东西,只是这个东西让墨渊有些呆滞和恐惧。

    那是一个由纯金属打造的铁笼,每一根铁柱都有手臂粗细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文字,墨渊看不懂这些文字,只是感觉和慕天画着符纸上的那些图案有些相像。

    铁笼上缠绕着数根粗大的铁链,这些应该用来栓住猛兽铁链死死的缠绕在一个十分瘦弱的年轻人身上,看上去给人极大的违和感。

    而且还不止如此,这年轻人的身上还被密密麻麻的贴着一张张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符纸。

    当年轻人虚弱的抬起头看到墨渊时,整个人的情绪有些兴奋,动了动被死死拴住的手臂似乎是想要伸向墨渊。

    但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却引的身上贴着的符纸金光大盛,年轻人的身上不断的冒出淡淡的黑烟,嘴里同时吐出痛苦的闷哼声。

    在符纸金光大盛的同时,那些如同巨蟒般缠绕着年轻的铁链也迅速变的通红,就像是被烧红的烙铁一般,与年轻人接触的部分顿时传来兹兹的声音,听的墨渊一阵毛骨悚然。

    正当墨渊不忍心再看下去打算撇过脑袋时,目光的余光瞥过那烧红的铁链上时不由得一愣。

    原本通体漆黑除了粗大厚重之外没有任何特别的铁链,在这如同被烧红一般的状态下时,被烧的赤红的表面竟然浮现出一个个符文,看上去应该和外部的铁笼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叶青,为什么你会被关在这里。”

    墨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他早在第一眼看见叶青的时候就认出了这个青年,那些符文想来也是为了让铁链等能对已经成为厉鬼的叶青产生作用才存在的。

    只是墨渊还是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叶青会被关在这里,叶青不是被他弟弟用某种方式收入体力以供驱使么?

    驱使?等等!我觉得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墨渊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如果说那个猜测是真的的话,那一切都说的通了。

    叶青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听到墨渊的询问几次张了张口却硬是没有说出哪怕一个字。

    见叶青这幅模样,虽然墨渊有心想要帮一下他可却是对那赤红的铁链也束手无策,干脆不去管那正在惨叫的叶青,想来这种情况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倒不是出于什么叶扬不会对叶青做的太过分什么的理由,连百般爱护自己的亲哥哥都能下手杀害的人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而是看过之前慕天出手时墨渊深刻的明白符纸也好,符文也罢,这一类的东西性质应该差不多,也就是说,虽然此刻上面的符文显得威力巨大,可是能量总有耗尽的时候。

    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能量补充,那么等储存在内的能量用完的时候自然就会停止了,这么一来也解释的通为什么看上去完全无法触及到厉鬼的外部铁笼上也会密密麻麻的刻着符文了。

    那应该是在铁链等事物中蕴含的能量用完后,为了预防化为厉鬼的叶青乘机逃脱而刻上的。

    但是还有一点墨渊有些不理解,这里面的能量到底要怎么补充?由叶扬亲自过来补充还是有什么机关设置自动补充?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问题倒是不大,毕竟叶扬都已经死透了,自然不可能再出现补充能量。

    可如果是后者的话···墨渊的目光不断中铁笼四周扫视,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类似于这种机关的存在,也不知是掩藏的太深还是根本就没有这种机关。

    经历了长时间的摸索寻找,墨渊终于在铁笼的一处隐秘的角落处寻找到了一把锁,一种老式的挂锁。

    如果没有这把挂锁的存在,墨渊几乎都无法发现这看起来几乎是焊在一起的地方居然是这个铁笼的门。

    从身上摸出之前从那堆木屑中寻找到的那把钥匙,墨渊讲钥匙凑到挂锁的锁孔处对比了一下,发现就用看的来说的话,基本完全吻合。

    为什么这个铁笼的钥匙会被藏在那张小方桌里面?

    虽然现在情况已经逐渐明了,但是墨渊却总是感觉心中有些不安,似乎自己忽略了一丝很重要的事情一般。

    这种感觉让墨渊十分的不舒服,可是不管墨渊如何努力的回忆之前的经过都无法寻找到那被自己忽略掉的问题。

    “额,你是···”

    虚弱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让陷入沉思的墨渊吓了一跳,连忙寻着声音抬头看去,却是发现之前被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叶青此时正一脸虚弱的对他说话。

    原本散发着浓烈金光的符纸此时却是完全敛去了光华,此时看上去就像是平凡无奇的黄纸一般。

    炽热通红的铁链也恢复成了黝黑的外表,在烧红时浮现出来的符文都已经悄然消失,根本看不出之前存在过的痕迹。

    “你不认识我?”

    墨渊有些惊讶,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开口:“你是叶青吧?”

    叶青奇怪的看着墨渊点了点头。

    “你认识我?我们之前见过?”

    墨渊深深的凝视着叶青的眼睛,却只在叶青的眼中看到了虚弱和疑惑,并没有丝毫心虚的痕迹。

    “哎,看来情况还是和我想的有些出入啊。”

    墨渊轻声叹息,却是被叶青听的清清楚楚,也难怪,这里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在这种环境中待的时间久了自然会对声音极度的敏感。

    “什么叫和你想的有些出入?我们之前真的见过?”

    叶青对于墨渊表现出来的他们应该认识的态度有些耿耿于怀。

    “嗯,见过,我见过已经变成厉鬼的你,就在到这里来之前还看见过你死前所遭遇的一切。”

    墨渊认真的对着铁笼里的叶青说道。

    只是,和墨渊预料中的反应完全不同的是,在叶青听完墨渊所说的话语之后,整个人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中,整个人展现出来的气质也从虚弱变的绝望。

    “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让你感觉到难办吗?如果是这个铁笼的话···”

    墨渊刚想说他已经获得了钥匙可以帮助他打开铁笼,却见叶青惨笑着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也是他咎由自取,我就说怎么会有人来到这个地方,原来···哈哈哈,弟弟,你终究还是···”

    虽然不知道叶青是怎么得到叶扬已经死了这个结论的,但就从叶青的话语中不难推测出叶青已经得到了答案。

    见识过叶青死亡前遭遇的事情的墨渊丝毫也没有感觉叶青不应该笑,相反,墨渊觉得叶青在得知叶扬身死时,应该放肆的大笑才对。

    可叶青的笑容非没有半点大仇得报的欣喜和快感,反而有些悲伤和伤感已经一些莫名的情绪···

    “罢了,罢了,我在你身上没有感觉我弟弟的死亡气息,想必他应该不是死在你的手上吧,可是这又不对,如果是他不是死在你手上你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告诉我。”

    说到最后,叶青坚定的看着墨渊:“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