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武破九霄 > 第四百二十九章找事
    她现在的心态很难重视一个弟子的死伤,这道藏院虽然不组织争斗但是不许杀人,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死个吧人早就已经成了习惯,只要不是一次死几十人就没有人会在乎。

    你也出去,李丽看到李铭还在优哉游哉的站在哪里,生气这个家伙总给自己找麻烦,想把李铭也赶出去,李铭点一下自己说道我吗,李铭没想到自己也要被赶出去。

    李丽有些冷的问李铭你以为那。

    李铭厚脸皮的笑这说道我还以为我不用出去那。

    李丽冷着脸看着她,在讲堂她是对李铭这个好好学习的学生有好感,但是也只是讲堂,李铭这家伙不仅打扰自己和猫咪的独处时间,还总给自己找麻烦,先是伤了刑天,现在有伤了一个,而且这家伙出手就没有轻重,一出手就像要人性命,李丽能对好脸色才怪。

    李铭知道李丽在等自己出去,只好给刑天和杨万剑一个放心的眼神,转过了身。

    李丽看他走的潇洒,心中很不爽,开口叫住李铭,说道,为这个人治疗的费用都有你出。

    李铭本来要走出去了,有听到李丽说的话,愕然的回过头,看看杨万剑。

    杨万剑知道李铭为什么看自己,因为李铭带这三个人钱出去的时候杨万剑,他们这些新人弟子半个月内受伤都是道藏院免费治疗,只有超过半个月,像杨万剑这样的流级的人治疗才需要费用,李铭把李丽引导过来李丽一直没说钱的事情,李铭以为李丽你这次不会要杨万剑治疗费用,却是不要杨万剑的,确要李铭伤的那个人的治疗费用,所以李铭才会看杨万剑。

    杨万剑自然是不知道李丽不爽李铭走的潇洒,打定主意要为难李铭,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在才进道藏院的新人,半个月内治疗是免费的,后面的话杨万剑也没有说,李丽毕竟是讲师,如果在说下去为什么这个弟子就要费用,就有责问李丽的意思,在这个很讲究尊卑的地方,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有理也是没理的,没有上位者会在乎你有没有理,只要你挑战默认的规则,就会被压制碾碎,杨万剑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他不说李丽也知道他的意思,她到底第一次做讲师,对学生不讲理还是第一次,被杨万剑问的话,脸色有些不好意思,恼羞的说道,就算是他不需要治疗费用,你那,治疗你总需要费用吧,本来本讲师看在你是人才的份上免费给你治疗,既然你出头,本讲师还不免费了,把钱拿来吧。

    李丽这样的表现,李铭杨万剑两个心眼都不少的人自然就知道李丽有些恼羞成怒了,怕她在生气不管杨万剑,李铭只好把怀中的钱拿了出来,看着杨万剑想要知道,给李丽多少。

    杨万剑才想开口,李丽一把就把李铭手中的钱抢了过来,说道就这么多吧,本讲师就不在乎这些钱的多少了,说的好像是放李铭一马。

    李铭和杨万剑只能互相看看苦笑一下,这可是李铭从刑天哪里拿到的所有钱,治疗杨万剑肯定用不了这么多,拿去多有,这哪里是方李铭一码分明是赶尽杀绝,只是谁有能和一个恼羞成怒的女人讲道理,你讲的道理人家根本就不听,甚至可能都不理你人就走了。

    虽然说新人有半个月的保护期,但李丽要真是不管他们,规则也就只是规则,遵守它它才有存在意义,不遵守它它就是个没意义的一句话而已,道藏院每次进入上万人,难道说这上万人里面,真的就半个月没有死亡吗,在这到处都是弱肉强食的道藏院,新人进来根本就是没什么经验的小白羊,想要没有伤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死个人最重的惩罚也只不过是取消讲师资格,有的讲师处理的好,只要不被侍剑道士知道,完全可以拖延半个月后上班学生的死亡,根本就不会受到惩罚,何况是一个恼羞成怒的女人,你永远不知道女人生气后会做什么,不想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的李铭只好默认了李丽的敲诈,给杨万剑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让刑天闹事就走了出去。

    走出住所,李铭就看到几个同住的人手中拿着木棍,在一脸笑的看着李铭走出来,一个人笑着对李铭说出来了,你终于敢出来了,我们哥几个可是等你好久了,何云伟一只手拿着一个棒子敲打这自己的另一只手,何云伟像看猎物一样看着李铭说道,李铭本来那,你这人不招惹我们,我们也知道你没有什么油水,也不愿意欺负你,不过这次你竟然敢对为刑天出头,那就不要怪我们哥几个了。说吧是你单挑我们哥几个,还是我们哥几个单挑你一个,奸笑这说道看在同住过的份上让你选。

    这么短时间这些人能够每人手中拿着一个木棒,可见这些人在道藏院这么多天的游荡也不是没有作用,最起码这些人不在是小白羊一样无害单纯,知道保护自己。

    李铭先蔑视的看看这些人,说道,看来你们这几天也没有白游荡,最起码还知道这道藏院不是象牙塔,不过终究不可能一下就变成,如果我是你们手中拿的就不可能只是一根根木棒,而是会拿一把尖刀,一把杀人的尖刀,拿一把杀人的尖刀你们敢吗,看这些人不说话,李铭更是瞧不起这些人,趁人生病没有爱护之心,自以为有仪仗,就要找一个病号逞威风,用天真不能在天真的语言挑拨我和刑天的关系,你们这些人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群只懂得欺负比你们弱,做事不动脑的孩童,你们这些人单挑我一个你们配吗。李铭蔑视的从这几个人脸上一个个的砍过去。。

    这些人终究只是道听途说的风雨,并没有真的面对过道藏院的风雨,内心中终究是才进道藏院的羊,内心中还有一丝羞愧之心,被李铭说的有些羞怒,却有不知道怎么办,所有人都怀疑的看向了那个出头之人。

    那出头之人,本以为自己这些人拿着木棒,把李铭一围,李铭就只有下跪求饶的事,谁知道李铭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