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四十八章 消息
    莺儿终是迈出了脚,待她一跨过门槛,大门就自动关了起来。

    莺儿眼前一花,带路的乞丐头子像凭空消失一样,此时莺儿被一只脏手从后面捂住了嘴,耳中只听见乞丐头子阴差一般的声音,“说,谁派你的来!”

    莺儿害怕极了,拼命挣扎,奈何这手的主人像铁箍一样勒住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力道稍稍松了些,莺儿大口的喘息,“六娘,是六娘让我来的。”

    “路上可见过什么人,点心被谁动过?你都知道些什么事?”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贪吃,不小心崩了牙齿,发现点心里有东西,这才去街边买了点心重新把东西塞进来,并无人动过。你快放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六娘见我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肯定知道被你们扣下了。我是眠月阁的人,眠月阁是什么地方雪鹰城谁都知道,快把我放了,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哼,见了雪神,再去懊悔自己的嘴太馋吧。”

    乞丐头子在莺儿身上一点,莺儿张着嘴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乞丐头子把莺儿往远远躲在一边的乞丐堆里一扔,“便宜你们了,她不死,你们就要死”

    一群乞丐拥了上来。

    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刚黑,几个乞丐拖着一个用破布扎得紧紧的人形物事,出城丢到雪坑里面。

    守城门的兵卒看都不看一眼,这群叫花子每次有同伴死了都这么处理,皇上啊就是太仁慈,浪费粮食让自己叫花子活命,这些人死个干净才好。

    六娘在阁门口转了好几圈了,莺儿去了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六娘看起来像是在笑脸迎客,眉间的一丝焦急只需仔细瞧瞧都能发现一丝端倪。

    只是来来往往的客人,都不太注意这个涂着厚粉半老徐娘的老鸨而已。

    “哟,这不是许大官人么。”六娘见一个身材高大披着雪狐裘的汉子进阁,焦急之色一扫而空,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洋溢着招牌式的微笑,连忙迎了。

    “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阁里。你怎敢亲自前来。”六娘低声对着许大官人说道。

    这个许大官人,竟然是乞丐窝里的乞丐头子,只是此刻再看,哪里有一点点乞丐的样子。

    “你也知道有人盯着阁里,那个丫头贪嘴,要不是我及时处理了,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事。”

    “那位亲自在阁里,暗线我不敢动啊,只好出此下策了。”

    六娘边将乞丐头子引到丙等院区,边与其交头接耳。

    “雪山六堡的一群崽子来了,我无法不冒险前来,上面有交代,想办法弄死他们其中的一两个,要是全部能弄死,那最好了。”

    “春嫣已经暴露了,只是他们没什么证据,但对付憨子那一招不能再用了。”

    “人在你这,你自己想法子,主人只要结果。留意,凡事要做得干干净净,别留尾巴。行了,找个院子装装样子就得了,你莫不是真要帮我找个姑娘。”乞丐头子低声说完这句,又粗着嗓子说道,“多谢六娘盛情,还请留步。”

    “那许大官人您好好歇息,要是看上哪个姑娘,可得千万告诉我,我保准让她将您伺候得好好的。”六娘掩嘴娇笑,对着乞丐头子抛了个媚眼。

    六娘与乞丐头子擦身而过,偷偷掐了一把,趁着嘴掩着别人看不见,“死鬼,你要是敢玩别的女人,以后就不要爬到老娘的床上来。”

    乞丐头子看着转身离开一步三扭的六娘,一股邪火涌了上来,还是这个娘们够味。

    那些嫩的掐出水的姑娘,哪经得起自己的征伐。

    苏子仲与蒲草就住在乙等八号院。

    阁中高台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乙等八号院几人正襟危坐。

    院子里没有清倌人,甚至酒都没人去动,就连本该出现在高台附近的朱幼植此时都在院中。

    几个堡二代来之前,苏子仲就驱散了院内的乐师歌姬和仆侍,又和蒲草仔仔细细地把院子检查了一遍。

    “叫你们来,是因为今天下午我去丁扬叔叔的院子,连门都不步去,被丁扬叔叔的真气拦住了,”苏子仲见众人聚齐,面色有些沉重,“丁扬叔叔用真气给我传音,让我们注意安全。”

    高扁头性格最烈。“还有人敢对我们雪山六堡的未来堡主下手?”

    朱幼植也有些不以为然,“我十三岁开始,哪一年不在眠月阁呆上个四五个月,有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

    刘友志稳重些,“别吵吵,先听子仲说。”

    苏子仲把下午去见丁扬的情形说了一遍。

    下午苏子仲泡好澡,去甲等五号院拜见丁扬,走到院口还未推门,便感觉到一阵强大的真气堵在前面。

    苏子仲大喊:“丁扬叔叔,我是苏子仲,我来看您啦。”

    耳中传来丁扬的真气传音,“我知道你来了,叔叔看到你很高兴,但我不能让你进来,让你进来是害了你。”

    苏子仲聪明无比,知道丁扬不放自己进去肯定有原因,只是朝着院子抱拳施了一礼,“既然丁扬叔叔不愿意见我,那子仲先告辞了。”

    苏子仲感觉有高手用真气推着自己转身朝回走,耳中继续传来丁扬的声音。“长话短说,现在我们查到曹馗的死有大阴谋,牵涉到许多势力和大人物,你岳父现在动手的时机未到,现在只能等待。眠月阁现在就是风暴的中心,你们来了这里,肯定就会有人想拿你们做文章。”

    “雪山六堡与雪神教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又是我兄长的未来女婿,目前的线索与你们六堡还没有瓜葛,万一你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雪山就真要乱上加乱。”

    “我会私下照应着你们,但有些事防不胜防,你们要切切留心。你在睦国遭遇刺杀的事情我已知晓,明日你们去老猎手皮货铺,找一个叫戚庄韦的地灭,他会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另外,对韵儿好一些,别看我那个侄女儿对你凶巴巴的,其实心里喜欢的紧,做叔叔的看的出来。”

    苏子仲双手一摊,“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也糊里糊涂的,但我觉得还是听丁扬叔叔的比较好,特别是你朱幼植,管好你自己的家伙,今晚大家就在这喝酒,明日我们就去老猎手皮货铺。”

    院内几人的修为都不算太高,苏子仲恐隔墙有耳,示意众人不要声张,众人皆是领会。

    朱幼植虽然好女色,但小命当然更重要,当下也不回院子,出院子唤来小厮让拿了十几坛酒,每坛都排开泥封倒出一杯。

    朱幼植告诉小厮,只要每一杯酒都尝尝看有什么区别,就赏小厮十两银子。

    小厮照做,喝了十几杯,对朱幼植说没什么区别啊。

    能有什么区别?

    朱幼植其实是想试试看酒里有没有人下毒,故意让小厮先喝,见小厮并无异样,于是放下心来,给了小厮银票让小厮滚蛋。

    众人有心思,酒喝得也不痛快,蒲草酒喝得最少,主动替大家守夜。

    “你又没修行,你守有个屁用,再说了,丁扬叔叔在阁里,面对念境上境的大宗师,那些想刺杀我们的把戏玩不了。你睡吧,还是我来守。”苏子仲就是这习惯,一件事想不透彻,睡觉都睡不安稳。

    隆国使馆,凌子公主住的房间。

    左帆正在外面敲门,“公主,是我。”

    凌子还没有歇息,整整衣裳后开了门,“左师,打听得怎么样?”

    “找了咱们在雪鹰城的暗桩,只听说死在眠月阁,尸首被雪神教的影灭看守。”

    听闻这个消息,凌子开门的双手猛地一缩,跌坐于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