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四十七章 宝贝
    蒲草对楼子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无论是三多集姐儿站一排搔首弄姿鱼龙混杂的下等娼院,还是这处恍如仙境的眠月阁。

    蒲草还在安澜的时候,有次与霍先生闲聊,不知怎么就聊到男女之事,霍先生告诉蒲草,这世上有两种感情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亲情和爱情。

    哪怕山下连年战乱卖儿卖女易子而食,又或者父母双亲年迈不拖累子女自寻短见,无非是为了有机会活下去的人更好的活着,如果条件许可,谁肯骨肉分离。

    霍先生还说,男女之情,掺了金银就变了味道,为了银钱在一起,多半只是依附关系,直面生死时难免各自分飞。世人之所以羡慕相濡以沫、携手赴死的爱情,还不是因为难能才显得可贵。

    当年止戈楼的后山,霍定之用真气罩着蒲草的小竹床,免得蚊叮虫咬。

    “蒲草,人这一生,须轰轰烈烈的爱上一回。”霍定之似啧一口酒,长吁一声,“别学我,一事无成。”

    “霍先生这么厉害,怎么回一事无成?”在蒲草心中,霍先生是顶顶厉害的人物。

    “睡吧,傻小子,长大了你自然就懂了。”

    蒲草越长越大,懂的也越来越多,每每想起霍先生的话,愈加觉得有道理。

    万里之遥,不知安澜可好。

    蒲草把头扎进温泉池子,这样苏子仲就不会看见自己的眼泪。

    待全身泡得通红,蒲草绾起长发,用小刀刮了胡子,穿上眠月阁准备好的内陆长衫。

    苏子仲用食指指指蒲草,小拇指朝下点了点,大拇指尖朝向自己的胸口,得意且挑衅的眼神明明白白传递“你的比我小”这一不争的事实。

    “你怎么不跟雪木比?”蒲草最见不得苏子仲自恋,可长相确实不比人家,连男人的武器规模都比不了,这就有点尴尬了。

    “你见过谁用雪木洞房的。”苏子仲理直气壮。

    “朱幼植说过木雕的故事。”

    “蒲草,你变了。”

    “......”

    眠月阁的环境真心不错,蒲草这个土包子要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想象在大雪山还有这等好地方。

    要是不考虑有些院子里偶传的几声靡靡之音和如流水一般花出去的银钱,蒲草觉得长居于此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朱幼植之前打过招呼,亮着两盏红灯笼的院子代表有人住,除了不进这些地方,眠月阁的客人哪里都可以去得。

    只要有银子,到六娘房里谈人生谈理想也未尝不可。

    蒲草当然没那么重的口味,只是打算随便走走。

    一路上的丫鬟小厮见到蒲草都很识礼,或抱拳,或福上一福,没人拦着他。

    蒲草正东张西望,一个小丫头小步快走,边走边做贼似的偷吃点心,手中捏着一方包着东西的布帕,嘴里塞得满满的,被蒲草看了个正着。

    小丫头瞬间满脸通红,飞也似的跑开,蒲草只以为是眠月阁的丫鬟没吃饱,偷偷拿了客人院子里的点心躲起来偷吃,自然不以为意。

    为免得小丫鬟尴尬,蒲草特地绕开那条走廊,转去别的地方看了。

    丫鬟正是莺儿。

    莺儿见六娘让自己送给乞丐的点心保存得还好,忍不住偷偷尝了一块,味道真不错,从舌头甜进心里。

    莺儿想着这么好的点心,与其便宜那帮乞丐,还不如自己偷偷吃了,再去乞丐窝那里转上一圈,回来就说把点心送给乞丐,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发现的。

    点心有些干,莺儿使劲把嘴里的点心咽了下去,寻思着等会回来要喝上一大杯水才行。

    乞丐窝在眠月阁的东面,离着两条街,那里净是些无家可归又不肯做活儿的懒汉,又或是得了病无人问津之人,也就在雪鹰城,皇上好心建了个收容的地方,每日差人派食施药,要是在别的地方,早就冻死饿死了。

    一想起乞丐窝脏兮兮的模样,还有那些恨不得把自己剥光的眼神,莺儿就打个寒颤。

    平日里见钱眼开的六娘,现在肯施舍点心给那些乞丐,难不成是转了性子?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还是赶紧把点心吃完才是正事,莺儿边走边想,脚步没停,出了眠月阁上了街道。

    外面寒风呼啸,莺儿紧了紧身上的雪羊皮袄子,趁手套还没带上,赶紧从帕子里拿一块点心丢进嘴里。

    嚼着嚼着莺儿就捂着脸痛呼起来,腮帮子眼见着肿了起来,吐出来的脏物混着血,还带着莺儿的半颗牙齿。

    莺儿气恼不已,一脚踢在污物上,大雪山人讲究断掉的牙齿不可乱扔,需得找回来装在盒子里,等死的时候一起下葬。

    莺儿寻了根雪木枝,顾不得寒冷,在污物里面拨弄找自己断掉的牙齿。

    没成想,一个小小的圆铁管从污物中被拨了出来。

    见没人注意,莺儿连忙用脚尖把小铁管在干雪上划拉几下,搓干净了捡起来。

    铁管封得完整,莺儿在耳边摇了摇,里面有轻微的晃动感。

    完了,一定是六娘有什么消息要传出去,故意塞在点心里,这下可好,牙崩了不说,要是被六娘发现,皮都得掉一层。

    恰在前面有一家点心铺,莺儿顾不得许多,自己掏了银子买了几块点心,小心翼翼的把圆铁管塞进其中一块点心里,硬着头皮捂着脸朝乞丐窝走去。

    “谢谢你家主子可怜我们这些没家的人。”莺儿把点心送到乞丐窝,一名看起来不太像乞丐的乞丐头子千恩万谢的接过莺儿递出去的点心。

    之所以说不太像乞丐,是因为这个叫花子身姿挺拔,虽穿得破破烂烂,头发也打结成一团,却没有莺儿平时遇到乞丐身上的那种奴性,丢一块吃食就能像狗一样往前撵。

    这次莺儿来,那些脏兮兮的乞丐也不敢围上来,似乎很惧怕这个乞丐头子,看着莺儿的眼神更多的是畏惧,没有以前的色欲。

    乞丐头子打开布帕,见不是约定的雪米糕,而是莺儿后买的雪米饼,很客气问莺儿,“这位小姐,你家主人可还有什么要赏给我们这些穷乞丐的,您看这里这么多人,这么几块饼咱们也不够分啊。”

    “爱吃不吃,就这么多。”莺儿气不打一处来,谈几口吃的,还把牙崩了,真是亏大了。

    “是是是,是我们贪心了,替我谢谢你家主人。”乞丐头子连连道歉,“还有件事想拜托小姐,前几日我们寻了件闪闪亮亮的石头,我们倒是想卖,您也知道我们这里就没有一个有点眼力劲的,万一真是个宝贝,搞不好被人低价骗了去。小姐您在阁里好东西见得多,要真是宝贝,少不得还想麻烦您帮们寻个门路。”

    莺儿本不愿意在此多呆,就是来了也只是远远站在门口,唤里面的乞丐出来说话,现在乞丐头子让自己进去,自己可没那个胆子,万一被这群乞丐围上来动手动脚,想想就能恶心死。

    乞丐头子似乎看出莺儿的心事,“小姐莫怕,我们这些乞丐又不是坏人,小姐要是嫌他们脏,我让他们滚远远的便是。”

    当下朝那些乞丐大喝一声,“都滚开,莫要碍着这位姑娘的眼睛。”

    乞丐一窝蜂的散了。

    “宝贝就藏在雪神像后面。”乞丐朝里一指,莺儿见一尊雪神像供在屋内破旧的案上,只几步路。

    乞丐们都离得老远,莺儿心想,收容的屋子这么大,光天化日倒也不用太害怕,雪鹰城毕竟是隆国京城,谅这些乞丐也不敢太过分。

    就看一眼,万一真是雪玉,就想办法从这些乞丐手里骗过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