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四十二章 断线
    戚庄韦带着一群黑袍白罩散发着刀剑出鞘一般戾气的人,蹲在眠月阁甲等四号院的地上,愁眉不展地看着憨子的尸体。

    戚庄韦是影灭十二名地灭之一,此次负责协助丁扬调查曹馗之死一案。

    丁扬在明,戚庄韦在暗,相互配合。

    丁扬回大雪山之前,再三叮嘱戚庄韦看紧憨子。

    许多已经查出来的线索都连在憨子身上,现在憨子死了,线索断了。

    憨子浑身上下毫无伤痕,赤裸裸的躺在四号院内室的床上,半透明的琉璃杯侧翻在枕边,还残留着少许猩红的酒液,从死状上看,似乎死前并没有任何痛苦和挣扎。

    酒是眠月阁有名的“醉梦”,开坛的泥封被拍碎散落在墙角,戚庄韦用各种方法验了不下十次,酒没有任何问题,憨子的喉管、食道包括肠胃也没有检查出毒素存在。

    影灭中最擅长勘验尸体的人就在此处,一寸一寸地探索过憨子的尸体,最终对戚庄韦摇摇头,“戚大人,死者没有丁点外力或者真气所伤的痕迹,从目前的情况看,死于连日不休纵欲过度。”

    戚庄韦没办法接受这个结果,大雪山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憨子是丁扬出山以来寻到的第一个突破口,现在憨子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死亡,才是最诡异之处。

    “丁使离开的两天,憨子接触过哪些人?”戚庄韦问道。

    “回禀戚大人,这两天我就在内室里,憨子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除了眠月阁的姑娘,没有任何人。”一名从脸到脚画着与墙壁同样纹路和花色的影灭回答道。

    四号院内室的墙上,有着与此人身形一致的凹陷,可想而知,这个影灭就把自己贴进凹陷里伪装成墙壁,院内人竟然毫无所知。

    影灭果然厉害。

    “那些姑娘呢?”戚庄韦接着问。

    “全都集中起来了,就在院内等着审问。”

    “保护好现场,不得允许任何人入内。厉影,你先带人去审她们,我只要撬开她们的嘴,是死是活我不关心。魅影,你跟我来,将你看到的情况详细说与我听。”

    内室中两名影灭领命。

    伪装之人的代号是魅影,跟在戚庄韦的后面出了院子。

    院子里一大堆姑娘,花枝招展香气扑鼻,戚庄韦很不习惯这种脂粉香,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大人,大人,还请大人给个准话,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做生意啊,这些姑娘可都是阁里的花魁,在这耗一天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没了呀大人。”老鸨也在院子里,看见戚庄韦出来,连忙跟在戚庄韦的后面问道。

    “影灭在大雪山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不问而诛,我看你是想试试影灭的刀快不快吧。没查清之前,任何一只虫子爬出阁,我灭你全阁。”戚庄韦很生气,看着老鸨满心满眼只有钱,气更盛了。

    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憨子的死到底代表着什么,还在胡搅蛮缠,戚庄韦没空搭理她。

    老鸨瘫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哭,一会儿骂憨子不得好死害了眠月阁,一会儿又骂到底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事儿,啰里啰嗦骂个没完。

    内室里出来一名影灭朝老鸨走来,半途抽出腰刀,老鸨马上用手捂住嘴安静下来。

    这名影灭并没有真将老鸨杀了,一个开楼子的老鸨,杀了只会脏影灭的刀。这个影灭只是虚虚做了个闭嘴的动作,老鸨点头如雪鸡啄食,连滚带爬的钻进一堆姑娘之中。

    “戚大人想听哪方面的细节。”魅影难得幽默了下,试图将戚庄韦从沮丧的情绪中拉出来。

    “你小子还贫嘴,说憨子怎么死的。”戚庄韦拍了一下魅影的后脑。

    两人也没什么上下之分,皆是坐在院外的石阶上。

    魅影将这几天埋伏在四号院的情况一一向戚庄韦做了汇报。

    两日来,共有十九名眠月阁的姑娘加侍女来到憨子的房间,憨子死前两个时辰,连续听曲赏舞玩姑娘的憨子似乎有些疲惫,让一个名叫着春嫣的女子陪着,还与春嫣约定,没喂一口醉梦就赏十两银子。春嫣喂了十来口,憨子就开始撕春嫣的衣服,然后折腾许久,憨子就死了。

    “期间可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和动作。”戚庄韦问了一句。

    “内陆人真会玩,许多姿势都让人大开眼界,这算不算异样。”

    “信不信我把你废了,让你监视憨子你就给这么老子监视的?”

    “戚大人息怒,卑职这张臭嘴,呸呸。”魅影看起来并不是很害怕戚庄韦,笑着认错。“大人,我想起来了,憨子死前中间停了一会儿,从春嫣身上爬起来过,像是在侧耳听着什么,还自顾自点头。”

    “难道是有人传音?当时周围可曾查过有人接近?”戚庄韦又问了一句。

    “我的修为也只是刚刚突破念境,真气无法散出那么远。而且当时四号院内歌舞伎师很多,憨子毫不顾羞耻就和春嫣在内室厮混,卑职既要监视院内,又要看住内室,想知道院外的情况确实有些为难。”

    “查,查外围监视的具体情况,凡是那段时间接近四号院的,全部查一遍。”

    “戚大人,如果是修为高深的大宗师,可以从很远传音,咱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大海捞针了。”

    “别说捞针,就是一粒沙子,咱们也得仔仔细细捞一遍。何大人信任咱们这支寂影,咱们可不能辜负何大人的期望。”

    “是,卑职这就去办。”

    大草甸上,蒲草已经骑马走了好几天了。

    “苏子仲,这茫茫草海,还得走多久?”蒲草这节日被冷风吹得整个人都干了不少,唯一让蒲草有些高兴的事,越往大雪山走,身体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如烈日下的一捧清泉迎头浇下般畅快。

    “快了快了,再走上一天就达到雪瀚城了,到了雪瀚城速度就得慢下来,我们按计划在雪瀚城歇息一天,快的话要走四天才能到雪鹰城,从雪鹰城到席雪城又要三天,预计会在迎雪节前两天达到,不会耽误使团观礼。”

    “你们怎么知道迎雪节是哪一天的,初雪可说不准什么时候啊,老天爷万一不想下雪呢?”睦国使团里一个十五六岁的章姓随团四等使臣,这几日总喜欢脱离睦国使团跟在苏子仲和蒲草屁股后面问长问短。

    一听这个声音,蒲草就知道又是这个娘娘腔小子,要不是一脸早熟的连鬓络腮胡,蒲草和苏子仲都会怀疑这姓章的小子不是太监就是女人。

    “在大雪山,每年的初雪都会在内陆入秋的这一天飘落,几千年来都是如此,从未变过。”苏子仲其实也挺烦这小子,睦国和隆国大军正在对峙,前不久还与蒲草宰了睦国两百多人的斥骑,但使团毕竟是使团,只要不违反大雪山的规矩,苏子仲还得耐着性子以礼相待。

    但这姓章的娘娘腔有点过分,一路上问题多,破事多,苏子仲真是烦不胜烦,连带着蒲草也遭殃。

    比如说,凌子本来就很少出车撵,蒲草难得寻个机会正欣赏凌子,娘娘腔跑来找苏子仲,苏子仲不得不找蒲草打掩护,被娘娘腔一搅和,又泡汤了。

    朱幼植说是要确保使团安全,早带着刘友志他们到队伍的最后面去了。苏子仲若是换到后队,娘娘腔立马就能找过去。

    “要不要寻个机会把这个娘娘腔给咔嚓了。”好不容易打发了娘娘腔,苏子仲悄悄问蒲草。

    “我看这个办法可以。”蒲草深以为然。

    “那就今晚?”

    “你杀人,我望风。”

    “一言为定!”

    第二天,娘娘腔老远就喊“苏公子,等一等,我有件事想请教你。”

    说是要宰了这个娘娘腔的苏子仲和蒲草一脸苦涩,难不成还真将使者宰了不成。

    “来,苏公子,你爹说了,对使者要客气,别哭丧个脸,会破坏你英俊形象的。”蒲草给苏子仲打气,自己却拍马提速与苏子仲拉开一段距离。

    “章使请讲,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我这兄弟是从内陆来的,对草甸不熟悉,我怕会带错路,不如章使与我一起追上蒲草兄弟,边走边聊。”苏子仲勒了下马缰,“章使请。”

    “苏公子请。”

    说好要同甘共苦,你却一个人先走,我苏子仲绝不是那种不懂得分享的人......

    大雪山,丁逸居住的冰楼。

    二层的冰楼在清冷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丁逸、丁扬和何巍峰在二楼西侧的一间静室,丁逸常常在此处处理教务。

    三人修为深厚,大雪山的寒冷根本无法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俱是单衣坐在冰凳上,何巍峰托着一壶雪水,正用真气煮茶。

    此番丁扬去雪鹰城的一切之前都与丁逸、何巍峰说了,片刻之前,何巍峰收到影灭的密报,说憨子死了,赶紧拉上丁扬来找丁逸。

    水壶在何巍峰的掌中汩汩沸腾,白色的水汽散开又凝成冰雾,让这间冰屋平添几分仙气。

    “大哥,我在雪鹰城呆在眠月阁吸引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目光,戚庄韦在暗处查到不少有用的信息,钟家、曹家、邱家、严家都在雪鹰城鬼鬼祟祟的,这一查倒是与你们之前说的许多事情相互吻合,看样子大哥之前对他们太宽容了,这些人只顾着养肥自己,干的都是损伤雪神教的事情啊。哎...”丁扬脸色阴晴不定,似乎不敢相信教内的这些长老及其背后的势力,怎么会贪婪至此。

    “扬哥,大哥不是不知道这些,这些年影灭也掌握了一些证据,只是时机未到,就怕屠毒不尽遭反咬,他们的势力加在一起也不可小觑啊。”丁扬平时在山巅守护圣花,许多情况没有何巍峰了解得透彻。

    丁扬比何巍峰大上一岁,丁逸又是何巍峰的结拜兄弟,因而随着丁逸喊丁扬扬哥。

    “我们现在至少知道谁是干净的,起码赵长老、黄长老都还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韵儿,怕他们对韵儿下手,因此一直很迟疑,等明年韵儿和子仲成亲以后,韵儿去了苏家堡远离大雪山这个是非之地,到时候我就放开手脚好好清清这帮雪神教的蛀虫了。”丁逸看起来已经有了仔细的盘算。

    “二弟,你即日多增派人手,随扬弟再去雪鹰城,将之前发现的那些线索全部翻出来,大张旗鼓的查,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诡计。”

    雪鹰城,一场声势浩大的抓捕行动,即将展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