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四十一章 想法
    席雪城,赵氏祖宅。

    密道周围早已被清空,黄翊先是以真气仔仔细细的探查一番,见无异常后拎着一个人进了密道。

    密道内温暖如春,黄翊轻车熟路的走到最里面一间屋子门前,整了整衣服。

    “父神,翊儿求见。”

    “进来吧。”

    黄翊每次见到赵岚琇都没来由的紧张,这种紧张自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也记不清了。

    黄翊脑子里经常泛起七八岁时的一幕。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黄翊拿着自己捏的雪面小人去向母亲炫耀,在母亲房中遇到往日慈祥可亲的赵岚琇,赵岚琇正在撕扯母亲的衣服,小小年纪的他前去阻拦,被赵岚琇差点一脚踢死。

    黄翊眼里高贵的黄家主母,跪在地上乞求赵岚琇放过幼小的自己,赵岚琇用真气将黄翊束在墙上,当着他的面......

    恶魔。

    也正从那一天起,黄翊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拼命的修炼,努力让自己更优秀,就为了能掌握更强的力量,将这个恶魔彻底的毁灭。

    赵岚琇明明白白地告诉黄翊的母亲,他随时都可以杀掉黄翊,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提供黄家消息的棋子,却不需要棋子的衍生物。黄翊谨记着母亲的话,活下来,才有复仇的希望。他卑微地学会压抑着愤怒、耻辱和仇恨,费心讨好这个从不将自己当成儿子的父亲。

    当赵岚琇发现黄翊是黄家妇人的软肋后,很快调整了思路,暗地里杀死了黄翊名义上的父亲,接着黄翊的嫡子身份,扶持黄翊的母亲上位,将间接影响变成直接操控。无数个赵岚琇从黄家离开后的深夜,母子二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担惊受怕。

    赵岚琇不会想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可以伪装得这么好,每次看见他眼神里的激动和期盼就如久别重逢渴望父爱的孩子一般,只要赵岚琇随口吩咐的事情,黄翊都会做到最好。做到无可挑剔,赵岚琇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黄翊渐渐从黄家脱颖而出,依旧不折不扣地执行着赵岚琇的每一项命令,赵岚琇的筹谋甚大,需要一个无条件服从又不让人生疑的帮手,一个努力想被父亲认可的私生子,怎么看都是最佳人选。

    在赵岚琇的帮助下,黄翊当上黄家的家主,又成为雪神教最年轻的长老,这些年,黄翊确实帮赵岚琇做了不少事情,很多事情黄翊去做更方便更理所当然,变成赵岚琇谋划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黄翊清楚,对他这个私生子,赵岚琇根本不会完全信任,除了赵岚琇自己,这个恶魔不会信任任何人。

    “人带来了吗?”赵岚琇背对着黄翊,铜镜里干瘦的老人,一点一点的将头上的黑发染白。

    “回父神,带来了,就在外面。”黄翊生怕复仇的念头从眼睛里跳出来,化成一柄雪马刀,将这个恶魔切碎捣烂。

    他赶忙低下头去,“雪鹰城的那个假货怎么办。”

    “让那个假丰国皇子永远消失。他在眠月阁声色犬马挥金如土,花的可都是我的钱,你觉得我会不会心疼?”

    “是,父神,我会让他消失的。只是丁扬已经找过他问话,突然消失会不会引起丁扬的疑心?”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已经安排人去创造无懈可击的机会了,你只需要办好我交代你的事情就行。”

    果然这个恶魔不会让自己知道他的全部计划,黄翊心中冷哼,“父神,大冶王的那批粮食虽然藏得很深,但毕竟数量太大,我担心会被他们找到。”

    “阿修罗和卓远哲很快就会动手,到时候大雪山的主要精力都会放在那边,再过上一两个月,大雪山既无粮可食,圣子们又都不明不白的死亡,他们顾不上雪鹰城。”

    赵岚琇染好头发,又问道,“你来帮我看看,我头顶的头发都染白了没有。”

    黄翊小心翼翼的上前看了看,结果赵岚琇手里的染色剂,“父神,还有一点点没有染到,请允许我来为您效劳。”

    “嗯。”赵岚琇轻哼一声,闭上眼睛,任黄翊手中的刷子轻轻拂过自己头顶的发根。

    黄翊以极大的毅力克制住用真气震碎赵岚琇天灵盖的冲动,他不知道是不是赵岚琇的又一次试探,这些年赵岚琇对他试探过无数次,他不敢去尝试,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只会白白送命。

    黄翊将染色剂匀称地抹过赵岚琇黑色的发根,阿修罗的延寿丹真的很神奇,竟然八十多岁的赵岚琇生出了黑发,皮肤也丰盈了许多。

    “父神,看到您重新变得年轻,翊儿是真心为父神感到高兴。”黄翊染好头发,将铜镜拿起来,让赵岚琇可以看见头顶。

    “难得你一片孝心,我会记住的。”赵岚琇很满意,上上下下的照了几遍镜子,又把目光从镜子移到黄翊的脸上,“今年迎雪节的一应事宜是你在操办,你留在席雪城的理由很充分,这个丰国真皇子由你亲自看管,不容有失。”

    “是,父神。”

    “你说曹家和邱家要是被查来勾结外乡人图谋不轨,会不会很有趣?”

    黄翊不敢接声,他不知道赵岚琇的下一步计划,只会多说多错。

    赵岚琇接着自言自语,“算算时间,那些来迎雪节观礼的外使也该来了,到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曹长老、邱长老一干人的累累恶迹公之于众,你说丁逸会是保他们还是不保他们。”

    “父神算无遗策,翊儿不敢妄加揣测,翊儿只知道尽心办好父神交代的事。不过依丁逸的性子,自然是要秉公处置的。”

    “我也是那么想的,你需提前做好准备,吃下他们的势力,你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在教内没什么派系纠葛,丁逸应该对你很放心。要争取把护教军牢牢掌握在手里,我到时候有大用。”

    “遵命,父神。”

    “雪鹰城那边的后手安排的怎么样了?”

    “请父神放心,一场大戏马上就要上场了,保证不会让父神失望。”

    “若此事办好,我记你头功。”赵岚琇很满意黄翊的表现,“将那个丰国真皇子带进来,你先出去守着。”

    黄翊躬身退了出去,将晕过去的真郁臻带了进去,又去密道口守着。

    一起死吧!黄翊感觉离复仇成功越来越近了。

    大草甸上,一支数百人的队伍蜿蜒而行,从高空向下看,如渝地传说的祖龙穿行在高低起伏的草海之上。

    说到渝地,此时还真有八名渝人在队伍之中,他们是渝王派来参加迎雪节的使团。正使是名胖胖的老者,其余七人俱是赤着上身修为不俗的高手。

    渝人敬祖,且有纹面的习俗,他们会将先祖的光荣战绩或者伟大成就纹在身上,按照祖先成就的大小由脸一直纹下来,纹得越多越密,说明这个家族的传承越久威名赫赫。大雪山这么冷,渝国的武者依然赤着上身露出密密麻麻的纹迹,就是为了彰显家族先祖的伟大。

    “苏子仲,这些渝国人看起来有些让人害怕呀。”蒲草与苏子仲等人前日从刘家堡出发,护着五国的使团前往雪鹰城。虽说各国之间混战不断,但必要的外交来往还是畅通了,盟友和敌人的角色随时转换,就如睦国跟冶国打了几十年,突然就停战掉转枪头和隆国开战一样。

    “人家纹面是传统,少见多怪。”苏子仲不以为然。

    “我倒不怕,我不是想着丰国的凌子公主也在队伍里,每日吃饭喝水各个使团都在一起,我怕吓着凌子公主,回头到了雪鹰城说我们考虑不足。”

    “内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看凌子公主有半点害怕的样子吗?人家懂得比你多见识比你广,你真是干操心。”

    雪山六堡作为大雪山的天然盟友,与外国交往过甚毕竟容易惹人误解,苏朗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不得不出面应付,但为了避嫌,派苏子朗等小一辈护送使团也说得过去,至少面子上做到了与各使团保持距离。

    这个情况蒲草是知道的,凌子公主是几国使臣中地位最高,因此丰国使者的座驾在队伍的正中。苏子仲却要在最前面领路,与丰国的车驾隔着老长的距离,蒲草没什么理由去接近凌子公主的座驾,只能趁着歇息、露宿的时候抓紧时间多看两眼。

    “蒲草”,越往大雪山方向天气越冷,众人都已罩上口鼻,苏子仲将皮口罩往上扯了扯,突然想起什么。

    “放!”蒲草生长在东南的璟国,适应这个气候还需要一个过程,骑在马上身子有点蜷缩。

    “你是不是对丰国使团有什么想法?”苏子仲猛的一问,吓得蒲草一激灵。

    不会吧,苏子仲怎么发现我对凌子公主有好感的?我没告诉他啊,难道看出来了?

    “我…我能有什么想法!你说我有什么想法,八竿子打不到一处的。真是!”说着说着蒲草就理直气壮起来,是啊,他对丰国使团有什么想法,他是对凌子公主有想法好不好。

    “有想法也可以理解。你上次说,你的绞酋是从丰国秦将军那借来的,是不是凌英侠当了皇帝,你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的,对过去给秦家封侯的丰皇有些同情,所以看凌子公主他们有些不爽?”

    “哇,你果然是才子,我隐藏得这么好都被你猜出来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聪明?”蒲草表情夸张,仿佛被苏子仲说中心事一样。

    “蒲草,出身这东西没法选择的。凌子公主来草甸的时候只是避祸的大将军之女,要不是凌英侠年轻时跟大草甸有那么一份不深不浅的交情,雪山六堡根本就不会有她的容身之处。还没待上个把月,摇身一变成了丰国公主,真是造化弄人呐。”苏子仲想想这个话让别人听了不合适,靠近蒲草,“听净秋私下说,凌子公主很好相处的,一个大男人,为把刀跟女人较劲,犯不上。”

    “苏子仲,经你这么一说,豁然开朗啊!是我太小肚鸡肠了,我很惭愧啊,作为你的兄弟,竟然这么不大气,你看这么滴,我是不是应该知错就改去她的车队边贴身保护才能显示我悔改的诚意?”

    “人家使团有高手,安全的事情轮不到你操心,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能对付谁?再说了,雪山六堡的未来堡主们都在此处,大草甸上有毛的危险。”

    “毛的危险也是危险啊,万一掉进眼睛鼻子嘴巴呢。何况…”蒲草顿了一下,“还要分哪里的毛…”

    “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