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二十五章 枕头
    街两边是整齐划一的建筑,各种各样的招牌,天气这么热,街上依然挤满了人,酒楼茶肆、客栈食铺、香料制衣、古玩奇珍,以蒲草的见识和需求,这条街上只有蒲草想不到的,估计没有他买不到的。

    洛陵果然是数朝古都,气象万千,珠华璀璨。

    蒲草一边感叹一边漫无目的在人潮里瞎走,原本只想着找个地方住下来,现在可挑选的客栈太多了,都没拿好主意住哪家。

    “哈哈,王兄,我等你半天了,你还站在这找啥呢。”蒲草见一个长得好看的少年书生拍自己的肩膀对自己嬉笑道。

    “你认错人了。”蒲草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哎呀,王兄,我不就是迟到一会儿嘛,你还是这脾气,一生气就喜欢跟我开玩笑。”少年搂住蒲草的肩膀,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袖袍从几个女孩子的手中抽出,对几个女子说道:“不好意思,各位小姐,今日的确是有约了,我有正事和王兄要谈,有机会咱们再煮酒论诗。告辞、告辞。”挥手作别,少年赶紧转头,“兄弟帮在下脱身,在下请你喝个痛快。”

    不由分说拉着蒲草进了路旁的一间小酒馆寻了位置,点了两份冰镇青梅酒,又叫了几个下酒小菜,这才吁气抱拳对蒲草说:“多谢兄弟仗义,在下苏子仲,未请教兄弟尊姓大名。”

    “纪谦达。”蒲草对不认识的人始终有点戒心,用了霍先生给自己取的名字,话说回来,这还是蒲草第一次正式地向别人介绍这个名字呢。

    只见酒馆里陆陆续续进来许多妙龄少女,每一个进门之后都含情脉脉地对着少年行个福礼,自去附近找个位置座下,双手捧腮注视着少年,看着蒲草鸡皮疙瘩起一身。

    还有些后来的跋扈些的女子,见蒲草座位附近的桌子有食客,丢上几锭银子,食客们眉开眼笑的揣着银子把位置让出来,那些女子也不嫌弃桌子油腻,拿个香帕垫了,大大方方的围观姓苏的少年。

    什么情况这是......洛陵的女子脑袋都有点问题?

    苏姓少年没在意蒲草的沉默,“今天失算了,以为天热这些千金小姐们都在家消暑饮冰,没翻墙就直接从大门出来买酒。哎,公子我可怜呐,几个丫头是越来越不听话了,现在都不待见我不给我买酒了。”呷了一口青梅酒,赞叹道:“这冰镇青梅酒,还是这家最正宗。”

    见蒲草木刻般坐着不动,苏子仲打趣:“放心吃放心喝,说了这顿我请,不用担心被人讹,一看你就知道是南方来的,第一次来洛陵吧。”

    苏子仲朝着柜台丢一个小袋子,“老刘,多的攒着,下次我来喝酒直接扣。”

    蒲草心下好奇,问这个好看的少年郎,“你怎么知道我是外地的,还是从南方来的?”

    苏子仲撩了一下头发,甩甩头,酒馆里的女孩子们尖叫起来,看着苏子仲满眼都是小星星。

    “你背着行囊,不是出门就是归来,停留了好几处摊边,只问价不买东西,说明你自己也没想好买什么。我喊你的时候你正在东张西望,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平时应该很少见,天气炎热,洛陵本地人出来采买肯定先在家想好不会这么犹豫。”

    苏子仲又指指蒲草的脸和手背,“你外露的皮肤被晒得很黑,是深黑中带紫红的那种,这种颜色只有长期在水边晒太阳的人才会有,要么你吃水路饭,要么你就是坐了很长时间的船被熏烤的。”

    “吃水路饭的人胳臂肌肉发达,手掌茧多粗糙,经常上货下货拉纤扯帆后背会显得佝偻,后颈也会磨出印子,而你没有。”

    “你腰间插的柴刀刃薄背厚向内收弧,适合砍南方的灌木、矮柴,而北方雨水少树木干燥些,柴刀偏直利于发力,这又是我判断的依据之一。”

    “北履南屐,你看你的鞋子,再看酒馆其他人的鞋子。”

    蒲草看了一下周围,果然店里的客人都穿着轻履,就连那些女子也穿着绣着图案的布鞋。

    “最重要的是,我在你的身上没有看到洛陵人的那种自以为是的骄傲以及市侩。他们总是以为自己比别的地方人高贵,嗤……”

    “所以,我才会喊你,不然你以为我苏子仲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见个人就要请喝酒么。”苏子仲举杯酒壶倾了几下,没倒出酒来,应该是没了,一把将蒲草面前的酒壶拿了过去。

    “我帮你解围,那是你请我喝的,要是不舍得就不用装大方。”看见少年人的聪慧和风韵,蒲草感觉都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呢,见少年把酒拿走,不禁起了好胜之心,把酒壶从苏子仲的手里抢了过来。

    “这个不用装,我是真大方……你不是没喝嘛,这个酒冰化了就不好喝了,大方不代表可以浪费。”苏子仲再次夺过酒壶,侧头半眯着眼嘴角略扬,年纪不大喝起酒来倒是有几分酒中仙人的味道。

    真想给这张好看的脸一拳头啊,蒲草夹几口菜,滋味真不错,算了,看在美食的份上,在心里少打他几拳头。

    一个喝酒,一个吃菜,各得其乐,互不干扰。

    “苏子仲,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么?”一个女子满头香汗的跑进来,毫无不生分地坐在苏子仲身边,这女子分肖髻中间的发线有点弯曲,头上斜斜地插一根玉簪,黛眉大眼琼鼻樱嘴,穿件绛色的裙子,或许是因为跑来的缘故,裙摆有一丝褶皱。

    “章姐姐,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要不是您,我早就横死在明月堤,要不是您,就根本没有现在的美好生活。我的章大小姐,我每天早晨醒来立刻会告诉自己,我爹娘生我养我,而你,给我了第二次生命。这难道还不诚恳?”

    “哼,你少贫嘴,既然我这么重要,你为什么躲着我。我及笄礼你不来,我写信给你你不回,每次我去找你你家的四个丫头都拦着我说你不在,我让我爹喊你过府饮酒你居然说身体有恙出不得门喝不得酒,你,你,你欺负人……”话没说完眼泪就掉下来。

    苏子仲最见不得女子哭,连忙轻声哄着,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这位小姐哄得破涕为笑。一转身,周围的少女们都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苏子仲已经预感到接下来酒馆将变成一个大型泪战现场。

    四周的少女们走到苏子仲身边,这个喊苏公子,那个叫子仲,也不说其他话,就抹眼泪,好似苏子仲干了什么又不认账一般。

    苏子仲给这个赔礼道歉,给那个点头哈腰,无意间看见蒲草仍自顾自吃菜,伸出一只脚在桌下猛踢蒲草,不断张着嘴唇做着“救命”的口型。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何况我还算不上什么君子呢。蒲草当没看见,更损的是,把筷子往胳臂里一夹,一手端起桌上一盘菜跑去旁边的空桌,走之前还好心地对站着的少女们说,“来来来,这边坐,天热挤在一起容易中暑,我给你们挪挪位置。”

    酒馆老板老刘和自家沽酒的二小子搬个条凳,抓了点咸豆和酱姜,边摇蒲扇边评头论足。

    “爹,我要是苏公子该多少。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哭着喊着要往怀里钻,我睡着都会笑醒。”

    “兔崽子,擦擦你的哈喇子,你这怂样哪家的姑娘能看上你,你以为你是苏公子啊。好好学着做生意,等你再大一点爹给你定一门好亲事。你瞧瞧苏公子,喜欢自己的女人多了,哪里有幸福?只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做人呐,要像你爹看齐,有铺子有宅子有银子有一个听话的婆娘还有两个崽儿,爹就是洛陵成功男人的典范。”

    “爹,你说的成功就是被娘罚跪酒坛子么?那我争取跟我哥商量让您二老绝后…….”

    “混小子找打。”

    老刘提起蒲扇就朝自家二小子的头上敲过去,二小子机灵,嗖的一下躲开,老刘坐得有些靠长凳的一头,儿子跑走以后,长凳猛的翘起,差点把老刘摔死。

    苏子仲被少女们围着,他觉得自己现在不能开口,只要和一个说话,必然会得罪另外一群。实在是逼不过,双手一句,嘴里大喊.“停停停,都是我苏子仲的错,辜负的各位小姐的厚爱,只是我即将回到大雪山,此生可能都不会回到中陆,我怕耽误了诸位小姐。”

    苏子仲太不了解洛陵少女的心了,以为说回大雪山就能断了他们的念想。实际上,这句话喊完,少女们哭的更狠了,一个个指天指地要和苏子仲不离不弃。别说去大雪山,只要苏子仲同意,现在跳洛水殉情眼睛都不带眨的。

    蒲草一听这哥们要回大雪山,好啊,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个忙我得帮啊。

    蒲草想了一招,估计能把这位从莺莺燕燕中暂且拉出来,于是清清嗓子,又用指关节敲敲桌子,准备吸引一下大家的注意力。

    “嘚嘚”第一次敲,没回应。

    “嘚嘚嘚”第二次加了点力道,手指有点疼了,众少女还是围着苏子仲。

    “啪”蒲草用力一掌拍向桌子。

    “嘶”蒲草咧嘴,这酒馆老板真是实在,桌子用这么厚的实木,一巴掌桌子纹丝不动,就是手心好疼。

    这一巴掌终于有了效果,整个酒馆的人都看着蒲草。

    “苏子仲,我看错你了,我们这次谈的可是事关大雪山的大事,你居然与一帮女人纠缠不清,在此白白误我的时间,我要与你绝交。”蒲草的嗓子可不小,他原本想着先吸引注意力,把苏子仲拖出来再一起脱身。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去大雪山就主动有人送上门,蒲草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苏子仲只以为蒲草是要救他,哪里知道其他的小九九,喊着“纪兄万万不可如此,都是子仲的错,子仲这就随你找个清静地方,各位小姐今日恕子仲不能多陪,下次一定登门赔罪。”眨巴这眼睛朝蒲草扑过来,抱住蒲草的肩膀悄悄说,“好兄弟,够意思。”

    蒲草面对着一众少女,脸上保持着愤怒的表情,用牙齿挤出一句只有苏子仲听到的话。“也不看看我是谁。”

    原本一切都按照设想的步骤发展,谁知道蒲草嘴又欠了一句,可捅马蜂窝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