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七章 纵马
    蒲草缓缓地睁开眼睛,还不太习惯刺眼的亮光,闭眼再睁眼,反复几次,这才感觉好一些。疼,全身疼得像要散架一样,全身被包的像三多集街头捆好待售的糖食,皮肤痒得钻心,可手根本就抬不起来。疼可以忍,痒却忍不了,蒲草手指头动了又动,始终抬不起手来,本能地在小床上蹭着身子,像只蹦上河岸的大鱼。

    这就是娘亲说的地狱么?可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啊。奇怪,这地狱也有楼上楼下么?蒲草看着头顶的黑黑的楼板,暗暗心想。

    “醒了,醒了,金先生,这孩子醒了。”蒲草听见一个略显兴奋的声音。

    蒲草感觉自己对痒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恍惚间感觉一个白头发的老者两只手在身上按来按去。还好还好,应该没死。蒲草感觉自己胸口冰冰凉凉的,好舒服啊。

    “这个酸书袋子不是个好人,不把你砍成八瓣我就不姓纪。”蒲草觉得自己受这么大的苦,定是那个来借宿的酸书袋子害的。想我蒲草也是三多集上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也跟阿爹一样识人不明,白瞎了辛辛苦苦弄的一罐鲫鱼汤。

    柴刀,我柴刀呢?蒲草一惊,顾不上有人在身上摸来捏去,奋力想从床上爬起来,全身根本没有力气,一使猛劲又晕了过去。

    睦国,洛陵,蓑衣巷。

    “让开!让开!驾!驾!驾!”五六匹高头大马从巷子深处跑出来,巷子虽然不宽,可这几人马术极好,在有些转弯处骑士身子几乎擦着巷壁,却不影响马速,一手按着头上的皂帽,一手使劲鞭着身下马匹。骑士多是小厮打扮,看起来像钟鸣鼎食人家的仆役。巷头至巷尾无一人影,马匹一路奔行,毫无阻滞,待得马儿将出巷口之时,巷口附近摆摊的商家正好收拾完摊子,竟如提前演练过一样。

    纵马之人出巷急转,丢下几个钱袋子,驰上了求凰大街。

    钱袋子摔在地上裂开来,碎银子滚得到处都是。巷口两侧站满了人,集齐地上的散银以后,交由一名婆子拿着,挨家挨户点名分银子。

    “今儿都十二了,苏公子才醉两回,上个月初七的时候苏公子可就醉三回了。家里娃儿刚入蒙学,读书辛苦,还指着苏公子这个月多醉几回买点肉呢。”

    “是啊是啊,上旬我在石城大街上相中了一枚簪子,就等着苏公子醉呢。”

    “可不是嘛,我家那个不争气的男人,又借了利钱赌,天天喝醉找我要钱,不给就打我,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来钱,苏公子这个月只醉两回,可愁死我了。”

    几个妇人被人群裹挟着涌入巷中,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安慰着其中抹着眼泪的小娘子,原本死寂的巷子瞬间鲜活起来。

    洛陵,九朝古都,寸土寸金,这蓑衣巷又是闹中取静的好地段,如何会是荒巷?

    “求凰大街纵马笞二十,这是第二回,月底自己去衙门里领罚。”几名巡街兵士看见飞马而来,连忙放开卡口,冲着纵马骑士喊道。

    “好勒,吴头,改日去衙门里受完罚,请吴头喝酒。”骑士并不回头,稀稀拉拉的应着衙役,冲上三丈多宽的求凰大街,各奔东西而去。

    “那个,新来的,月底打鞭子先在空中甩两下,甩出声音即可,沾衣立撤,要是打重了别怪哥儿几个把你从巡防司赶出去。”吴头指挥手下的兵士将卡口合起来,对着一名新兵说道。

    “是是是,我回去多练练,吴头还请多指教。”新来的兵士点头哈腰地应着,待吴头走远了,拽着身边的老兵问:“王大哥,这些人什么来头,求凰大街临着宫城,这纵马朝道,就这么算啦?”

    “你懂个屁!”王姓军士恨铁不成钢,“我问你,这洛陵城小不小?”

    “不小。”

    “路宽不宽?”

    “这不废话吗,当然不宽,不然怎么让咱们在这设卡呢,我记得上回考职守的时候,说这求凰大道专供五品官以上的上早朝的道儿。”

    “动动你的猪脑子。”王姓军士用手戳着新来军士的脑袋,新来军士也不敢躲,脑袋随着手指头一摆一摆的,甚是滑稽。“这洛陵城在齐朝时就是都城,齐朝的时候除了宫城就是城墙,能住在这求凰大街,是不是非富即贵?”

    “那当然。”

    “咱们大睦定都洛陵,虽说扒了些房子,腾了一些地儿,可听那些去过其他国家的人说,洛陵还是挤了点。当今皇上把原来的宫墙扒了,向后缩了五里,这求凰大街,以前可是宫墙内的房子。”王姓军士边说还边朝宫城指了指。

    “咋啦?宫墙内的房子长得好看些?在求凰大街纵马就因为房子好看?”新来军士一头雾水。

    “我不想跟你聊天。你离我远点儿。”王姓军士一捂脸,持着枪走到树荫下站着。

    “别介,王哥,我的亲哥,我这不是才从外州调来么,您行行好,给我说道说道。”新来军士厚着脸皮,从内甲里摸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四下环顾,看其他军士离得有一段距离,强塞到王姓军士甲袋中。嬉皮笑脸的说道:“亲哥哎,这是大冶的水烟丝,这可是禁品,国内可买不着,我在边关打扫战场的时候在冶军身上搜的,孝敬您的。”

    “去去去,跟你说话费劲儿。”王姓军士佯装拉扯几下,也没过多推辞。“这求凰大道,原来是御道,当今皇后是冶国人,迎亲的时候走得就是这条大道,皇上为了表示诚意,专门将这条道改成求凰大道,所以这条街叫求凰大街。”

    “这条街上的宅子,都是皇上亲笔御赐,街上走的仆役、门房,都比京外的八品官儿有底气。”

    “咱们大睦国,承着齐朝的风气,崇文尚礼,肚子里有学问,才是最大的本事。”

    “我跟你说,你可别在外面巴拉嘴儿,大睦能在乱世中生存,全赖宰辅大人联纵之策,咱们当兵的才能少打仗,少死人。可别国凭什么让咱占着最好的、最中心的地儿啊。现在这个形势,谁都没本事单独吞了其他国家,所以跟咱们接壤的其他国家都不敢轻易挑事,把咱们打残了,自己也差不多被别国收拾了。”

    “道理贩夫走卒都明白,所以啊,谁知道以后这洛陵城还叫不叫洛陵。”王姓军士感叹。

    “王哥,说骑马的事儿,说骑马的事儿。”新来的军士见他兜来兜去没说正事,有点急眼了。

    “你急个卵!”王姓军士斥了一声,还是给这个新来的接着讲。“蓑衣巷里头那位苏公子,在京城可是顶顶的大才子,但他有个怪癖,只有喝醉了才做文章。”

    “京里头那些文人、公子、小姐,饮宴郊游时,哪个不是以拿到苏公子的最新的诗文而觉得高人一等。”

    “听说皇上几次邀请苏公子出仕,可苏公子从不答应,皇上爱才,也由得他去,据说宰辅大人读过苏公子的诗文,高兴得捻断好几根胡子呢。”

    “苏公子长相又俊朗,每逢出街,小姐们扔的绣帕都够你在京城买栋宅子。苏公子但凡有了新作,那些公子小姐必定是卯着劲儿争到手。京城公子哥要想讨好中意的小姐,送苏公子的诗文准是最好的礼物。”

    “蓑衣巷里,官宦家的小厮们,每日都等在风雨楼下等着苏公子醉呢。苏公子醉后,随写随扔。以前小厮们经常打架,咱们巡防司不得已,上官们想了个主意,求着苏公子的侍婢将那些诗文收集起来,统一从风雨楼二楼往下丢,谁抢到就归谁,但不可以有身体接触,谁要是违了规矩,下次就别再想进巷子。”

    “上官们对纵马小厮都睁一眼闭一眼,你说你要是认真打,你吃罪得起吗?”

    “今天苏公子醉了一回,不知道那些没拿到诗文的小姐们,要哭湿几条枕头呢。”

    “你呀,麻溜点儿,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形,拉卡要快,放卡要缓,别伤了那些小厮们,到月底的时候,还指望他们请咱喝酒呢。”

    新来军士连连抱拳,“受教了受教了,我这糙军汉,要是真打,一鞭子下去还不得皮开肉绽啊。多谢王哥提点,多谢王哥提点,改日我多跟您学学怎么打鞭子,您可不能藏私。”

    蓑衣巷,风雨楼二楼。

    竹制的露台伸出窗口二尺来长,一根青竹竿支起雕花的窗户,一个散发的年轻人趴在沿巷的露台上,身着花袍,看不清面相,手里拎着一壶酒,睡得正酣。

    身后一名侍婢,十五六岁年纪,盘着芷兰髻,环佩玎珰,眉眼清秀,对襟的小红袄尤显腰身,下着湖蓝阔裤,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小丫头。

    小姑娘噘着嘴,手心手背都沾着点点黑墨,皱着好看的鼻子,捏着小粉拳,作势虚捶自家的公子。

    “哼,喝醉也不晓得回房间睡,自己喝醉以后多重自己不知道么,红棉要是没拉得住把您磕着了,那我可是全洛陵金枝玉叶大小姐们的头号仇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