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六章 密谋
    金先生听完霍定之所述,拢起双手,慢慢踱到窗前,随手拨弄着窗台前养的金线梅。

    金线梅是璟国的特产,其形如扇,上阔下窄,株不过二尺,花似铜钱,蕊若金线,故名金线梅,其香味清淡,有凝神静心之效,深受高人雅士的喜爱。金线梅蕊芯越高,品像越是难得,这一株金线梅蕊长二寸,是珍品中的珍品。

    “看来,我们一开始的想法就错了。”金先生一头白发自然垂至腰部,在后颈位置用一根黑色缀着金点的发带束住,从面相上看六十左右,实际年龄却有八十好几。嘴里说着话,手里可没停,拿着药锄给金线梅松土。

    “车马行的人送来时语焉不详,我们原本以为,这孩子有此症状是因为贪功冒进,不顾身体承受能力强行冲脉所致,或与人结仇,被高手以阴毒手段毁坏根基,就像石杵捣木,也许木头看起来没有变化,但木头里面的纹路却发生挤压变形。夫子们的判定大致分为这两种思路。”

    “但说不通的是,如果自行强行冲脉,体内的真气为何在昏迷后仍自然运转,日益增强。另外,从此子身体各部位皮肉筋骨以及受力反应看,这孩子并不像练武多年的样子。”

    “若是受了暗手,经脉绝不会变宽变大,刚才给你也举了例子,石杵捣木,木头里面的纹路应该是呈断裂扭曲之象,简单来讲究是经脉尽断,偏移原位,与此子的情况也不相同。”

    “最奇怪之处在于真气。要练成火属性的真气,一般都修炼阳性功法,辅以大阳之物修炼,经年累月汲天火,饮炎露,烈泉洗髓,三多集普通少年哪里来这么多修炼资源?另外,有吞噬属性真气的人,莫不是大奸大恶之辈,这类人修行邪法,以武者为炉鼎,炼化他人内力,但掠夺所得的真气,并不能马上与自身真气相容,需徐徐图之,假以时日慢慢转化,最后十不存五,还时刻有反噬之险。我等以真气探查,被噬后立时与其本来真气融为一体,实在是闻所未闻。”

    “夫子们很感兴趣,但看了以后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商量着把这孩子送来让老夫瞧瞧,这两日老夫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们暂时只能采取最笨的办法,以银针刺穴,将此子体内的热气以银针导出体外发散,以免烧坏体内脏器。又以墨玉镇住心脉,保住心脉不损,但这些并非长久之计。依老夫看来,这真气自行运转壮大,不断的侵占生机,若无对症之法,此子难保性命。”

    “治病先问因,听你一说,老夫觉得,也许这孩子根本没有病,而是体质的原因。”

    “有一种体质,只流传在上古医典中,也许这孩子真的是那种体质也说不定。”金先生斟酌了许久,将信将疑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生而脉通,其宽如指,其气如阳。狼餐虎噬,似跋似霸,游转如意,是为九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位夫子本能地诵出一段话,却马上又摇头否定。

    “詹夫子,我们未曾见过的东西,不代表不会有。”金先生伺候好金线梅,净手以后,带上麻布手套,从书架最顶端搬出一个匣子放在桌子上,挪开桌上的物事,小心翼翼地将匣内盛放的卷轴平铺在桌面上。以兽皮制成的卷轴共有六卷,破损处较多,有些记载早已模糊不清,其中两卷还有过火的痕迹。

    “定之,你看,詹夫子刚刚说的就是这句话”。金先生带着手套,却不接触卷轴,手指悬停在一段奇怪的文字上。这册卷轴有些地方兽皮都已经腐坏,霍定之应召上前,见卷轴上的墨色早已褪色润开,模糊可见歪歪扭扭的几行字,应是上古的甲文。

    “如果真是九阳之体,先生们可有解救之法?”霍定之首先想的是能不能将蒲草救活过来。

    “九阳之体是天生的武道之体,需自幼时起开始培养,依序而修,对功法、饮食、修炼辅材要求都很严格,方可窥见武学最高境界-御境,但这孩子身体亏空已久,修炼锻身决以后,真气一日壮于一日,如山洪倾泻,小马拉大车,晕倒已经是最理想的结果了。”金先生耐心地给霍定之解释。“是否为九阳之体,我与诸夫子还要小心求证,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尽全力保住这孩子的性命,最不济用化气的法子将此子内力化去,只是可惜了这上天赋予的武道之基了。”

    “医者仁心,我代蒲草谢过众位先生。”霍定之再次深揖一礼。

    “好了,你刚从外面回来,先回去歇息,这里的事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有什么消息我们及时通知你。夫子们这几天都在无病楼耗着,医部的课程想来也拉下不少,该忙的都去忙吧。没有课业的先生留下,一起尝试验证是否因体质而致。课业之余,我们在前厅会商。”金先生做了决定,霍定之当然遵从。

    此时,渝国,落雁谷最幽深的雁鸣瀑里,陆陆续续来了六个身披黑袍,面带覆具的怪人。

    渝国西南地区多高山,传说中渝国人的先祖得罪了神仙,神仙一怒之下动用大神通,搬来八万大山,让渝人先祖不通言、不通行,也没办法种植粮食,只能靠山中的野植、走兽为生。追溯到齐朝以及更远的朝代,那些罪不至死却又不可赦免之囚,皆放逐至渝地,让其自生自灭。往往看起来隔着不远的两座山,但走起来却以日计。恶劣的环境中,一代又一代渝人优胜劣汰,渝地妇孺稚子经常入山徒手搏兽,男人们更是彪悍异常。在渝地,男性成年礼需在一旬之内,独自入山捕杀一只成年的大型野兽,将猎物带回来敬献给资历最老的猎人。若是空手而归或畏惧不往,整个家族都会被周围的人耻笑,也不会有人将女子嫁入其家中。渝人不服教化,只敬鬼神,历史上不是没有野心膨胀的帝王,想要将这八万大山攮入彀中,无一例外折戟沉沙,大败而回。因此,历来能够征服渝地,都是一个大一统王朝的象征,大多对渝人以安抚为主,封爵授印,以渝治渝。齐朝亡了以后,大渝王联合渝地部落,自立为国,在六国之中,虽然兵力最少,但九千渝罴卫,同等人数战力首屈一指。

    落雁谷位于八万大山最深处,四面环山,空谷幽深,淙淙溪涧流入雁鸣潭,雁鸣潭背靠高山,千丈垂瀑像摔碎的珠子般落入潭中,潭底有曲折的地下河,曲曲绕绕流向不可知之地。落雁谷平时都在黑暗的笼罩之下,每日只有日上中天之时,才能照进一个时辰,谷内多聚集夜行兽类,从无人迹。落雁谷亮时,谷内奇花异草竞相开放,斑斑点点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如给谷内镀上一层金箔,美不胜收,只可惜了此般美景无人欣赏。

    “既然都来了,说明大家都准备好了。”带着夜叉覆面的男人声音嘶哑,听不出年纪。

    六人均披宽大地黑袍,带着头巾,看不出身形,但脸上的覆具分别是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呼罗迦造型。

    “准备好了,请夜叉王吩咐。”其余众人异口同声,单膝抱拳跪下。

    “桀桀桀桀桀桀......是时候尝尝鲜血的味道了。”夜叉覆具的男人面对跪着的五人,高举双手,仰天而笑,阴森的声音让落雁谷更显惊怖。

    瀑布落潭的声音太大,不在附近根本听不见六人说了什么。太阳渐渐从正中偏斜至西,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落雁谷之时,六道身影飞身而起,攀山如猿,刹时便消失在茫茫群山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