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蒲草行 > 第四章 碎骨
    霍定之蹲在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蒲草磨着那把二尺来长弓背直刃的柴刀。想着再赶半日的路就能到达格曼镇,农院的夫子拜托他寻一个格曼镇的老农,据说一亩黍子比别人多打三四十斤。要是把这个老农请到安澜学院跑一趟,农园的夫子又得欠他二斤好酒了。回味着夫子们的好酒,面前这个黑小子磨刀都变得顺眼起来。

    缘聚缘散自有定数,晌时带着这个黑小子去三多集上吃顿好的,下午就该赶路了。

    “蒲草儿,天天磨刀,看样子还要找我们曹老大理论理论,哈哈哈,你的胆子有没有春风楼的窑姐儿胆子大啊”。一个粗野的嗓音传来,引来身边一群人的哄然大笑。

    五六个汉子走入霍定之的视线,一色灰黄的短打劲装,敞着胸口,为首一人嘴里叼着野草,露出一丛浓密的胸毛。来人右手小臂俱是纹着漆黑的船舵,背着小了几号的铁制船桨,桨头三面开锋,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蒲草停止磨刀,起身站立,脸皮紧绷,紧握柴刀,哑着嗓子冷冷得对着来人说道:“张老四,我去找曹瘸子之前,你千万求菩萨保佑雷瘸子无病无灾。”

    叫张老四的壮汉一把甩掉嘴里的野草,抽出背在身后的船桨,恶狠狠地对着蒲草做一个切喉的动作。“臭小子,雷老大只让你滚出三多集,看来你还没学会教训,今天我也不弄死你,先让你尝尝这张臭嘴被撕开的滋味”。

    一挥手,随行的汉子上来摁住蒲草,蒲草两条腿拼命挣扎,蹭起一层土灰。毕竟是力小,被几个汉子抓住,面朝张老四脸向后仰,张老四二话不说,拿起桨把就往蒲草的嘴上砸去。

    预想中血肉模糊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一只有力的手攥住张老四的手腕,向下一拧,只听清脆的骨折声和铁桨落地的沉闷声响起。再看张老四船舵纹身塌了一半,左手握住右手半悬的前小臂,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众汉连忙摘下铁桨,向霍定之攻来。

    三五下的光景,地上躺了一片。

    “现在我问你答,说错一句话掰掉你一只手指头”。霍定之踩住张老四的喉咙,连嚎叫都发不出,憋得翻白眼,也顾不上手痛,连连点头示意霍定之松开脚。

    “为什么对要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霍定之怒喝。

    “是曹老大,是曹老大让我们每天都来威胁这小子。曹老大占了他家的宅子,为了避免麻烦,让我们把这小子逼走。”张老四不敢隐瞒,一句一句掀开一个码头恶霸的发迹史。

    曹老大名叫曹征,原本是璟国的军士,后来触犯军规被赶出军营,流浪到三多集。见着三多集繁荣异常,就在码头找点生计。彼时蒲草的父亲纪诚是码头的大当家,管着百十来号水手、背夫,纪诚为人正直,处事公允,带着一群苦哈哈向这明滟江讨生活。靠水吃水,纪诚跟来往的海商都熟悉,但凡是想出海的、运货的、转船的事宜,找到纪诚基本都能解决,办事也让人放心。纪诚见曹征有武艺在身,行事豪爽利落,遂招致麾下负责海外的行商事宜。没几年的时间,在三多集水运线上,也闯出响当当的名声。蒲草出生那年,曹征信誓旦旦的打包票一切都安排妥当,劝纪诚亲自跑一趟南海。纪诚没经得住诱惑,把自己落在了波云诡谲的海线上,曹征回来的时候也变成了曹瘸子。

    张老四还交代,有次曹征醉酒后搂着几个弟兄,说这条瘸腿就是拜纪诚所赐。曹征想开辟一条倒卖南夷女子的航线,纪诚不允,在酒宴上当场动起手,争执之中割断了曹征的脚筋。曹征假意屈从,暗地里勾连南海的头人把一船人全部屠掉。回来以后,凭手段收拾码头上的几个刺头,成了码头的大当家,更加肆无忌惮的将夷人女子卖到中土为娼为仆。为了报复纪诚,硬是逼死了纪诚的娘子,占了纪诚的宅子,嘱一帮手下往死里折磨蒲草,从蒲草的苦难中获得扭曲的快感。

    霍定之也不至于跟一群破落户计较,问得差不多就让他们滚蛋。

    看着张老四一众人搀着拐着逃离草屋,霍定之心里很不是滋味。抬眼看着那个黑小子,轻叹一声,这个事儿不过是浮尘俗世里阴暗的一角,但管了开头又不闻不问,也不是霍定之的性格。

    “你可愿学得一身本事?”霍定之想着,反正蒲草是个练武胚子,不若引入安澜学院武部打熬几年,以后如何就看他的造化了,也算了了一锅鲫鱼汤的善缘。

    “杀了曹瘸子再说”。蒲草丝毫没有意识到摆在他面前是何等的机缘。

    “你独身一人,又无过人之术,凭什么能杀曹瘸子,说不定还没近身就被弄死了”。

    “这把柴刀,是曹瘸子当年随手砸我腿骨的家什,那年我才六岁,腿骨断了三根,我爬着在街上乞讨,也幸好我年纪小,集东头好心的郎中替我接了骨,好不容易活下来。七年了,我的腿骨被曹瘸子打断五次,那种痛,我一辈子都记得。不杀了曹瘸子,这辈子我都不甘心。我瞧见过,春风楼里每次新来了夷人姐儿,曹瘸子都会第一个占着,他总有落单的时候。哪怕这腿再断十次,只要我活着,总能找到机会。”

    “曹瘸子能放任你长大吗?说不定哪天你就抛尸街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不如学了本事再来算账。”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我多等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我一定要杀了他。”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我劝你还是先去别处安顿下来,活下来才有机会报仇。”

    “这个月下旬就有一艘船从南海过来,到时候我提前潜入春风楼,想方设法也要弄死他。”

    霍定之想了想,“我见你报仇心切,传你一套吐纳的心法,你每日晨起之时依法运气,能固本培元强身健体,练成以后寻常三五个汉子应不是你对手,痴儿,执念太重易移本心,希望你好自为之。”

    蒲草作了个深揖,“感谢先生垂怜”。

    霍定之想了想,将武部见习学员修行的“锻身决”传给了蒲草,蒲草悟性尚可,立时按照霍定之所授决法修行起来。

    这一个周天下来,可把霍定之吓得不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