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八十章 那般神秘
    而今日这其中一个是军队统帅,一个是皇子,另一个,听闻也是朝廷要臣,皇上跟前的红人,哪一个得罪得起?

    林含章不知何时走到这排人面前,他本就模样俊俏,稍微露出了点笑意,便已十分令人驰往,那些个小姑娘原本是低着头,见到这般如沐春风的人儿,个个都像是看不过瘾般,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沈怀瑾与苏子衿与林含章相处数日后,自然知晓他是个甚么脾性,不想今日林含章竟是无奈到动用了美色。

    林含章走到排首姑娘跟前,用折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来,语气颇为轻佻:“姑娘可有婚配?”

    那女子猝不及防被林含章调戏,虽心有懊恼,却仍旧沉迷于这种天人之姿无法自拔,听见林含章询问的乃是自己的人生大事,又是羞红了脸,“尚未婚配,官人问这个作甚?”

    林含章点了点头,又眯起了眸子,仍旧维持了方才的笑意,“姑娘可否回答下个问题?”

    那女子本就对年师师不知情,又见林含章举止这般轻佻,心中不由大喜,以为野鸡飞上枝头的机会到了,故作娇媚之态,答道:“官人请问。”

    林含章凑到她耳畔,悄声说了句话,那女子面上随即浮现出失望之色,可仍是按照林含章的要求,亦是轻声于他耳畔做出了回复。

    余下九位姑娘亦是如此。

    这是沈怀瑾与苏子衿头一回见到这样的他。

    林含章素来冰冷不易亲近,日里更是不苟言笑,可今日竟是活生生地瞧见他调戏姑娘,还笑得那般轻佻风流,无异于大白日见了鬼。

    沈怀瑾眸色复杂与苏子衿对视了一眼,两人相望,无语凝噎。

    待林含章问遍后,蓝蝶这才将一众姑娘遣散,虽个个心有不甘,可仍是眼巴巴地瞧着那等好风姿离去了。

    林含章随手将折扇扔到了用以放置废物的木盒中,又是拿帕子擦了擦手,眉目间嫌恶之色若隐若现,看得沈怀瑾却觉心中暗爽。

    “林大人不惜出卖色相,亦要查明实情,真真是辛苦了。”沈怀瑾不由得揶揄道。

    林含章对此事不予置评,只转眸看向蓝蝶,“蓝姑娘。”

    蓝蝶亦是清楚林含章乃是为了获得足够的消息才会出此下策,可见到他方才之举,胸口仍是有几分不太舒服,可这情绪亦只能置于心中,并不能显露在面上。

    她仍旧是恭恭敬敬地看向林含章,“林大人,甚么吩咐?”

    林含章盯着她看了一晌,“烦你去与眉心一点美人痣的那位姑娘说,我瞧她甚有眼缘,几个时辰后,请她来我房中用膳。”

    蓝蝶点了点头,“明白了。”

    林含章这才转身看向沈怀瑾,略一行礼,“王爷,如今此处已无多余的线索,日后,可以不必再来了。”

    沈怀瑾好奇道:“嗯?”

    与林含章并肩而行,苏子衿跟在他二人身后,健步如飞却也赶不上那两人看似优雅的大步流星。

    “夫人等我!”苏子衿唤了一声,沈怀瑾转身,见着一个娇小的身躯一路小跑朝着自己奔来,裙摆在空气中摇曳着,像是要绽出花来。

    林含章的脚步便是在此时顿住了,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道身影。

    沈怀瑾打量了他一眼,亦是顿住了脚步,见苏子衿气喘吁吁地在自己面前停下,这才打趣道:“这是怎么了?”

    苏子衿白了他一眼,“夫人走得这般急作甚?”

    她这才意识到林含章亦是走得急了些,只得话锋一转道:“罢了,若非我腿短了些,也不至如此。”

    林含章却是温声道:“怠慢苏姑娘了。”

    想到方才林含章出言挑逗女子的一幕,她仍是心有余悸,忙不迭地躲到沈怀瑾身后,讪讪道:“无心之言,还望林大人海涵。”

    见张采臣没有跟出来,沈怀瑾心知他是去寻蓝蝶了,便并未等他,三人乘上马车,林含章这才恢复了往日里的冰冷,眸色寡淡得几乎看不出颜色来,“王爷,浪子馆之所以不必再去,乃是因为有人已将那人行凶的痕迹全部抹除。如此之细心,也只能是女子。”

    沈怀瑾点了点头,“你今日究竟与那些姑娘说了甚么?闹得那般神秘。”

    林含章垂下眸子,沉默了一晌后,“依着浪子馆的规矩,每日十人分别负责清扫不同的屋子,那么这十人中,必有一人是负责清扫年姑娘的屋子。方才第一遍问时,无人问答,也很好地证明了一点,这其中必然有人心虚才会如此。”

    沈怀瑾道:“所以你与她们贴耳,问的那个问题又是甚么?”

    林含章道:“臣不才,但已经将浪子馆的房屋布局记在了脑中。我问她们那日都清扫了哪几间屋子,将她们的回复组合起来后,发现有人刻意将那间屋子回避了过去,既然房屋总数须得一样,自然其中有一间屋子,被重复说了两次。”

    沈怀瑾道:“那方才美人痣的姑娘,便是其中一人?”

    林含章点了点头,“之所以让她先过来,乃是因为臣觉得,她更加可疑一些。这姑娘相貌置于整个浪子馆中属于中上,可却屈就于清扫,王爷不觉得奇怪么?”

    苏子衿听到此,亦是不得不惊叹林含章察言观色之敏锐,“林大人好一双火眼金睛。”

    林含章听了这话,竟是转过头来,冲着苏子衿微微露出一点笑意,看得苏子衿后背冷汗连连,心道赞林含章一句,竟是给自己寻个不小的阴影,不由得在心中将自己痛斥了一番。

    沈怀瑾仍是对方才林含章出卖色相的一幕难以忘怀,又想起临行前林含章对蓝蝶的嘱咐,不由得勾出一抹笑意来,“那林大人的今夜之约,又有甚么打算?”

    林含章挑了挑眉毛,“自然是与美人花前月下,饮酒作乐了。”

    不想今日竟是再继瞧见林含章调戏女子,出卖色相之后,又听到他开起了玩笑。

    沈怀瑾与苏子衿俱是神情僵硬了一瞬,心照不宣地从对方的眸中看到了一丝生无可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