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墨衣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解释等于掩饰(求订阅)
    黑衣男子抬起头,只见他深邃的眼睛中带这些不屑的神色,看着青凤挥出一招苍龙二式,手中的长剑直指飞向自己的那两条龙。

    “破”黑衣男子淡然的说道。

    只见青凤以最后的全力一击竟就这样被那黑衣男子给破了。青凤施展完这一招便瘫坐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而一旁的琴癫看着那名黑衣男子的招式,竟然完全不知道这名男子究竟是何人。

    “小子,苍海刀在你手上简直就是浪费了,还不如给我呢。”黑衣男子将手中的长剑狠狠的插在地上,望着瘫坐在地上的青凤笑道。

    青凤没有力气再去争辩,只能任凭那名阿黑衣人嘲笑。青凤虽然没有了力气,但是一旁的琴癫可听不下去了,再怎么说青凤也是自己孙女的心上人啊。

    “他有没有能力不关你的事。”琴癫望着黑衣人怒道。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斗嘴了。我现在要带他走。”说完,黑衣人扶起莫修染便准备离开此地。

    但这一次,漫汐没有制止。经过她仔细思考,她发现就算今日自己能杀了莫修染,那自己的师父和青凤必定会被那黑衣人重伤,与其这样冒险,倒不如等他们伤好,再去幽冥教找莫修染报仇。

    黑衣人转过身,抓住莫修染的胳膊便施展起轻功,离开了绝音谷。

    看到黑衣人走后,琴癫终于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突然一口鲜血喷出,琴癫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漫汐担忧的扶住琴癫便往房内走去,丝毫不管瘫坐在地上的青凤。

    “师父,你怎么伤这么重?”漫汐将琴癫扶到床边,让其躺下。

    “先前我将我一大半的功力都传给你了,再加上先前那个阵法让我消耗了过多的内力。哎,看来我是老了啊。”琴癫躺在床上,紧紧抓住漫汐的手说道。

    “师父,你不会有事的,我来给您疗伤。”说完,漫汐就想扶起琴癫,自己为他疗伤,但是任凭自己怎么弄,琴癫始终就是不愿意。

    “不必了,这点伤没什么大碍,你去看看那小子吧。他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琴癫想起还在外面的青凤,便想让漫汐去将青凤带回来。

    “我不想见他。”漫汐冷哼一声,琴癫很清楚的看到漫汐有些生气。

    “怎么了?为何不想见他?当初不是哭着喊着要见吗?”琴癫拍了拍漫汐的趣道。

    “哼。他刚刚跟师傅您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刚刚被我劈成两半的那个死士,就是他的情人。当初还说什么等我,怎么?等我等到都快跟别人成亲了?”漫汐抽回琴癫抓住的手,交叉放在胸前,怒道。

    “漫汐,我......”而这时,青凤在门外听到了漫汐的所有话,一时之间愧疚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哼。”漫汐回头望了一眼青凤,冷哼一声,便走在一旁背对着青凤。

    琴癫在床上看着这两个年轻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的朝着漫汐说道:“漫汐,青凤现在受了伤,你要罚他也要等他伤好了再罚吧。”

    青凤诧异的望向琴癫,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心肠如此歹毒。但琴癫所说的话也并不是瞎话,漫汐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趴在地上的青凤,嘴角不由的往上一撅,说道:“这次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饶你一次。等你伤好了,我再好好罚你。听见没有?”

    青凤听到漫汐的话,赶紧点头,随后自己就被漫汐扶了起来,望着另一间房间走去。房内只剩下琴癫一人,躺在床上,眼角流下了泪水。

    另一边噬魂岭上,佳华的两只胳膊,已经被李天航伤的鲜血直流,但是佳华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还是举起手中的霸刀朝着李天航跑来。

    李天航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施展出七渊决。但是这一次的七渊决乃是七渊剑人认主后的第一次施展,只是第四式,佳华便被打翻在地上,而佳华手中的霸刀,也被这一击打的离开了佳华的右手。虽然说霸刀离开了佳华,但是佳华却依旧没有醒来,趴在地上朝着霸刀爬去。李天航哪能给佳华这种机会,直接一脚将霸刀踢到了山下。

    看到霸刀被眼前的李天航给踢了下去,入魔的佳华就像疯了一样,朝着悬崖跑了过去,跃到空中。李天航被佳华的举动吓到了,但是自己还是晚了一步,佳华已经到了下面。但毕竟这是个凡人,也是血肉组成,从那么高的山崖跳下没有死也是很难得的。当李天航在山下找到佳华的时候,只见他紧紧握住霸刀,但是四肢骨头全都断裂,全身经脉也全断。李天航忧愁的望着躺在地上的佳华,无奈的摇了摇头。

    绝音谷内,漫汐扶着青凤走到了另一间房间,将青凤扶到床边后,漫汐便准备离开房间,但却被青凤叫住:“漫汐,对不起。”

    漫汐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站在原地,背对着青凤没有说话。但眼角却早就留下了眼泪,毕竟四年多没有见面了,一见面就发生这些事,心里也是不好过。

    “漫汐,我知道那件事是我做的不对,但是你能听我解释吗?真的不是想的那样,我当时一心为了佳华。”青凤解释道。

    “别说了,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漫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漫汐心里很清楚青凤想说什么,但是毕竟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已经没有必要再为了一个已死之人再纠结。但是虽然漫汐可以不追究青凤的过错,但是也不能当做没发生。

    “你先好好的休息吧。我去师父那看看他。”漫汐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房间,朝着琴癫的房内走去。

    “师父,我还是为您疗伤吧。”漫汐走到琴癫的床前,说道。

    “不必了。你现在的内功还没有稳固,不能太过用度。为师的伤我自有分寸,那小子安顿好了?”琴癫甩甩手让漫汐别在为自己担心,毕竟他也是身经百战的人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