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 第31章 偷首饰的丫鬟
    “军法”二字一出,当场给头脑发热的将士们泼去了一盆冷水。

    众人赶忙放弃银锭,又将注意力放回了华兴身上。

    但此时,华兴已利用短暂的空档冲过了这道“人墙”,再想将他拦下绝非易事。

    众人只能如之前一般,调头朝华兴追去。

    见重犯第二次从自己手中逃走,胡队是又急又气。

    来到宫门附近,就见他忽然弃剑于地,并从一旁武器架上取下一把长弓,对众人喝道:

    “都给我换弓!射死那狗杂种!”说完,引弓瞄准,嗖的一声放出了一支箭矢。

    在胡队的要求下,众将也纷纷换上了长弓,不过几息功夫,十多支羽箭便朝华兴背心飞去。

    正在跑路的华兴察觉到箭雨来袭,下意识切换了行进路线,改为了传说中的“蛇皮走位”,以“S”形向前奔去,因此躲过了不少箭矢。

    但即便如此,他也自知不可能一直这么毫无掩护的跑下去。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于是,当他看到路边一庭院大门未锁时,他想都没想便推门而入,躲入了院中。

    如此以来,胡队等人便失去了目标,无法再射击了。

    “他娘的!又给他跑了?你们这帮没用的家伙,半天一箭都没射中?”胡队将长弓往地上一摔,脸上怒气十足。

    “队、对长,小的好像……射中了一箭。”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年兵士仰着头道。

    “真的?我怎么没看到?黑灯瞎火的,你可别骗我啊!”胡队有些不信。

    “末将不敢!那一箭我本来射偏了,可没想到他正好转头推门,就、就挨了一下。”

    “哦?这么说他真受伤了?那就好办了!”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见胡队即刻指着组内成员道:

    “王大石,你速去张将军那请求支援。李浩、刘谷,你俩守在西门,不得让任何人通行。杜瘦子,你去牵狗。其他人跟我来,今天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

    推门入院,为了不惊动院内之人,华兴径直溜入柴房,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待心跳放缓,他才扭头望向自己的左肩。

    正如那兵士所讲,此刻华兴的肩头确有一箭矢插入,鲜血已浸湿衣衫。

    对这类外伤,华兴很清楚该如何应对。

    在找到一处安全之所前,他绝不敢随意拔出此箭。倒不是他怕疼,而是担心拔出后失血过多导致晕厥。

    为了不影响行动,暂时无法处理伤情的华兴只能忍痛将箭矢折断,将箭头留在了体内,并用布条做了一个简单的止血包扎。

    直到听到有追兵入院,他才匆匆离开柴房,从小院的后门溜了出去。

    既然对方已确认自己就是逃犯,那接下来他们定会对这片区域展开地毯式搜查。

    若不想被发现,华兴必须尽快远离此地。

    带着如是念头,向皇宫深处奔袭了十分钟后,华兴忽然停在了一所大院门前。

    该院他之前就有来过,正是董卓的府邸。

    此刻,院门两侧已挂上了写有“奠”字的白色灯笼。

    都这么晚了,可院内仍未熄灯,多半是有人在守夜。

    人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稍加思索,华兴便有了主意,迈步向院中走去……

    作为当今朝堂第一人,董卓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这不,都凌晨两三点了,可他院中仍是人头涌动,客流不断。

    有人在叹息低语,有人在灵堂哭泣,景象宛如白昼。

    见到一身军装的华兴入院,站在门口的下人都以为他是来给董卓上香的,点了点头就放他进去了。

    华兴用背包遮掩了血迹,看不出受过箭伤。

    刚一入院,他便如众人一般,快步来到了摆有董卓灵堂的门厅。

    此时,厅内的亲属正与几位大臣们叙话,并未注意到他这个小卒。

    华兴便自顾自的点了三炷香,插在了董卓的灵堂前。并深深鞠了一躬,也算是表达了一番他真挚的歉意。

    之后,便低着脑袋离开了门厅,悄没声息的向后院走去。

    此时,院中大多数房间都还亮着灯,说明有人在内。

    华兴转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间漆黑的屋子,趁人不备便溜了进去。

    此屋面积不小,装饰考究,分成里外两屋。

    外室摆了若干桌椅,像是间门厅。桌上放着几盘做工精致的点心和酒水,似乎有人刚用过餐。

    内室则摆了张白色木床,靠墙还竖着块硕大的铜镜,貌似是一间女子的闺房。

    确认屋内无人,华兴先捡了几块点心塞入口中。从中午到现在他是滴米未进,肚子早就饿了。

    填饱肚子后,他从屋里又找来了一个针线包,提着桌上的酒壶,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准备处理肩伤。

    可当他拆下布条试了两下才发现,伤口的位置有些偏后,仅靠自己很难缝合。想要搞定此事,他还需要一位助手!

    这下可把华兴给难住,身陷敌营的他,又该去哪找助手呢?

    正当华兴发愁之际,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为了不被人发现,华兴赶忙躲入内室的床下,两眼紧盯大门,短匕也握在了手中。

    就听“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进屋的是一位年轻女子。

    此女个头不高,上身穿了件白色衣衫,下身是一条紫色长裙,长发披肩,未戴头饰。

    虽看不清样貌,但这身打扮华兴认得,跟外面的侍女一模一样。

    有意思的是,此女进屋后也未点灯,而是急匆匆走进卧室,摸着黑打开了铜镜下面的木柜,并将柜中的珠宝首饰,一股脑的装进了她手中的布袋。

    见到此景,躲在床下的华兴不禁嘴角上扬。

    心说,原来是个偷首饰的丫鬟啊!

    哎?那我是不是刚好可以借她一用呢?

    想到这儿,华兴立刻从床底下爬了出来,义正言辞的指着那女子低声喝道:

    “大胆贼子,竟敢入室偷窃!快快住手!”

    那女子压根儿没想到屋内有人,突然听到人声,真是吓了一跳!浑身一颤,布袋也掉在了地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