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护妻仙夫 > 第152章 我看好你13
    实在是神经病吗?天打雷劈的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药可以治得了了,就算是有药,也没有医生敢靠近,危险性太大了,可能就是一不留神,没有把病人给治好了,自己就和这个世界说拜拜。

    真正的神经病其实并不可怕,因为知道那是一个神经病,在心里面都会有提防的,最可怕的就是正常的神经病,这种的人要是遇到了,谁懂的会去提防呢?

    刘德云的话,这是越说越没谱了,都能够扯到天涯海角去了,什么破玩意的话都能够说的出来,两夫妻两个人的事情,居然也能够硬生生的给扯出来了,吓得司徒军树,仿佛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受尽欺负的小姑娘,这还得了,赶紧的直摇头。

    应该是挺得意的,此时此刻的司徒军被气的快要死去了,要不是有要当爹的这个执念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吐血倒在地上了。

    超级地想揍他一顿,如果揍他真的能够解决问题的话,早就已经动上手来了,把他打死掉了,那就太严重了,打成白痴的话,那是害了别人的,不过要是打成猪头的话,这种的程度刚好适合,可惜了,根本就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见到了司徒军站在门口直摇头,脸上的表情变幻的相当的精彩丰富,刘德云又接着说:“我算是重新认识了你,瞧你的怂样,你在摇什么头?除了摇头,你还能够干什么?

    脑子里面有大便啊!是牛的大便还是猪的大便,还是蠢驴的呢?又或者是正宗的屎壳郎的便便,又或说是什么都不是的?根本就是没有养分的黄泥巴。

    那可就要在你的脑子里面藏好,可不能够掉在裤裆里面去了,要是那样的话,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你可不能够给我们提供笑料,多才多艺,也不能够多到这种程度来。”

    主动权没有了,被反客为主了,好像这句话是有毛病的,这是人家的地盘,应该是人家做主的,似乎并没有什么错的,司徒军树被怼开始怀疑人生了。

    可不能够就这样的,司徒军树达到了怒火中烧的程度,还好,有过这方面的训练,比较有足够强的忍耐力,没有怒火攻心,要不然就是不值得的亏大了,忍下来了。

    世界很美好,阳光很温暖,做人要心平气和,司徒军树瞬间就想通了问题,就恢复了过来,于是就悠悠地开口说:“你丫丫个呸,别给我整这些没有用的破事情,凭你的脑袋,凭你的水平,我给你个面子,还是算了吧?

    我可不是在打击你,你根本就是不够档次的,不够瞧的,我要是出招的话,……!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的了,在你的面前,我觉得我的文化程度也不够用,根本就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

    还是有事情说事情,没事情的话就别再唧唧歪歪的浪费时间了,大家就散了吧?江湖暗号已变,大家最好不要在见面了。

    给你两分钟的时间,时间过了之后发生什么屁的事情都不关我的事了,你是想要抹脖子爽,还是切腹比较舒服,随便你选择,这是你个人的事情,别人无法来干预的,爱咋地就咋地。”

    刘德云再一次笑了,这一次笑得是非常的奸.诈,毫无隐藏的就挂在脸上,就好像是阴谋得成似的,就差一点在脑袋上刻字了,至于要刻上啥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个才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脸上挂着笑容,却是没有笑出声音来,他要是能够笑出声音来的话,那么,这也是和一般人没有什么不同的,这才是最可怕的。

    或许是觉得,这个差不多也是够了,刘德云就从床.上坐起来,也把‘勇气’剑从脖子上拿下来,用剑指着司徒军树说:“既然不说废话了,那我们两个就以实际的行动来表现吧?

    床.上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去厕所吧?虽然说地方是小了一点,不过场所重要吗?能搞事的就可以了,你不用太担心,时间花的太多了,很快的,一会儿就行了,你是很轻松的,又不让你花力气,只要我动着就可以,你就接着就行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去厕所、去厕所、去厕所,你的耳朵应该是没有问题吧?不会是年纪还没有到耳朵就聋掉了吧?未老先衰,这种事情应该是不会体现在你的身上,我说的话是够标准的吧?吐字应该是相当的清晰。”

    稍微停顿一会儿,刘德云又是极端地认真观赏一下手中的‘勇气’剑,而后又接着说:“这把剑确实是不错的,刚好可以派上用场,我们俩赶紧的,可别再磨叽了,我先去厕所,你后面跟着。

    别在你等着吧!等着、等着,就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就不要再伪装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的这种面孔,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心中有欲.望,还要压下去,累不累啊?”

    话一说完,转身拿着‘勇气’剑就走,还真的是往厕所里面去了,司徒军树的三观俱毁了,而且是俱毁相当的彻底,这是来真的了。

    真的是无底线的了,小心肝再一次颤抖起来,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脑子里面都想象不出的画面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想再问候他家在雌性人形动物了,实在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一天都已经问候了好几次,都是男人惹的错,和她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有关系,也不过是几毛钱的关系,都不到一块钱的来,太过分了不好,就不能够问候的太多了,所人要有底线,那就问候他家的雄性动物。

    就在司徒军树胡思乱想的时候,厕所里面却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时的还有砖头和泥巴往外面奔出来,眼睛是没有问题的,砖头是新断的,泥巴也是新鲜的刚挖出来的。

    ‘咣当’的一声,这个时候又是一声巨响传来,不得了了,简直就是天崩地裂,司徒军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得不再爆一句粗口:尼玛的。

    原来是一个马桶,从厕所里面被抛飞了出来,砸在地面上,立马就浑身碎骨了,碎得一塌糊涂,太残暴了,太可怜了,太不懂得的爱惜了。

    “我.操,他大爷的,这是在搞什么东东?果然是神经病的,不能够以常人的思维去思考问题,要不然就会犯惯性的错误。”

    见到了这这种的破情况,司徒军树就像是一个纯情的小姑娘,在小巷里面走着,刚一拐弯过去,就见到一个变.态的人在光着屁.股似的,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在那里光天化日之下打.飞机。

    大声尖叫了一声,而后就意识到,不行啊!可不能够逃走,要不然谁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的,还得去看一看,瞧一瞧,这个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玩意?

    要是真的是出现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交代了,比如说在厕所里面两眼通红的,现一只疯了的狗似的,在挖坑吃大便这种惊世骇俗的形为,要是不够去阻止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

    实在是可恶的家伙,都想不通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他,就算是骂他,那也是浪费口水,他爹当初为什么就不把他射在墙上呢?嘿!虽然说是弄脏了一面墙,但总比害人好啊!

    这个可恶的家伙,这种事情非得搞出这种惊天动地的动作来,这不是要给人惊喜,而是要给人惊吓,还好,心脏是挺不错的没有问题,今天都已经被他锻炼了好几次了,要不然说不定就会被吓死掉。

    再也不能够顾忌什么,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忌个屁的东西,有什么好顾忌的,都找不到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只要人没有事情,特别是在精神上没有毛病,就是谢天谢地的去他大爷的了。

    一边在心里面吐槽着,双脚却不敢再做停留了,赶紧的就往厕所跑去,跑到了厕所一看,见到了里面的情况,司徒军树大声的骂了一声:“狗绿的,狗都不日你的了,而是要绿你了。

    你有病吗?有病可不要祸害我,想坑我也不能够在厕所里面坑啊!最起码要找也要找一个上档次的地方来,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吗?

    我们可是人啊!是有思维的情感的,可不是没有智慧的动物,你这可是野兽的行为,你要是想有这种惊天动地的行为,那你也得回到家里面去才行啊!

    在你的亲朋好友面前,去展现这种行为,然后得意地对他们说:这是非主流的行为,也算是一种艺术的表现。

    可是在我面前,我又不关心你,你整这玩意干什么呢?你娘的,在厕所里面的这个地方来,算是什么的破玩意的来,对你我可真的是服气了。

    话又说回来了,你的思想能不能给我纯洁一点?都是顶级世家里面出来的家伙,难道是精英教育,把你给教育烦透了,是不是生命在于尝试?正常的味道腻了,口味不起劲,想要换一种新鲜的口味,要走不寻常的路了,可以不能够这样作贱啊!”

    原来,当司徒军树来到厕所的时候,就见到刘德云双手捧着一堆黑乎乎的东西,认真地用鼻子仔细地闻了一闻,脸上就露出了无比陶醉的表情,似乎是得到了相当的满足说:“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