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金手指 > 第五零九章 加入天下会?(大章求订)
    这内力来得看似突兀,其实并不奇怪,修习内功本就是如此,一切水到渠成,内力自然而生,如果练功者太过偏执,反倒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而这便是混元功的神奇之处,由内而外,内劲自生,虽然慢,却没有风险。

    就在刚才,黄崇练习十段锦的时候,一股热气自然而然地由丹田处产生,而后这股热气随着黄崇的招数在体内游动,按照何惕守的记忆,这就是内力,也可以称之为内劲。

    当然现在这股内力还非常微弱,没过多久,这股内力就消失了,并未回流到丹田之中,并非是出了什么意外,只是因为这一股内力实在太微弱,还不足以在黄崇的体内运行一周。

    但是只要迈出这一步,日后只需黄崇继续苦练,便可以慢慢积累内力,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力也会变得越来越深厚。

    兴奋之下,黄崇再次打起了这套十段锦,虽然招数还是此前一样,但是比起之前,十段锦这门普通的招数在黄崇手中却多了一份异常巧思,进退趋避,灵便异常,宛如新生。

    整套十段锦打下来,黄崇只觉得神清气爽,喜悦之色更是溢于言表,没想到今天竟然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惊喜。

    此前黄崇以为,就算是运气好,怎么说也得有个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练出内劲,要是运气不好,半年可能都不一定能成功,没想到仅过了三日,就让自己练出了内力,实在是意外之喜,这也给自己的计划多添了几分成功的概率。

    或许是因为最近黄崇在谋划逃离此地,给他带来了不少压力,在这股压力之下,黄崇得以更快突破吧。

    总之,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件好事。

    黄崇没有再练拳,而是欣喜地返回房中,他要结合何惕守的记忆和日后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再仔细筹划一番。

    黄崇要尽可能趁鲁彦不在的这段时间,逃离此地,虽然鲁成还在,但是鲁成在武功、阵法方面的造诣与鲁彦根本没得比,鲁彦不在,黄崇逃跑成功的几率肯定能增加许多。

    ……

    欣喜的黄崇却没有发现,也想不到,他最后一次练十段锦的情况,竟然被鲁彦无意中看到了。

    按照袁天罡的要求,鲁彦今天早上要离开洪州前往长安,在离开之前,他突然想再见见黄崇,和黄崇谈谈心,当他靠近黄崇院子的时候,黄崇正因为高兴,再打了一次十段锦,而这一幕恰好就被鲁彦看在眼中。

    以两人的差距,鲁彦有意隐藏,黄崇就根本没有发现的可能。

    “形神合体,内外合一,天地浑然。”鲁彦看着走入房中的黄崇,脸上阴晴不定,口中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竟然就凭着一套残缺的十段锦,练出了内功?”

    “呵呵……”随即鲁彦自嘲地笑了笑,摇摇头:“怎么可能,他应该是将十段锦练到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等天赋,看来此番北上要和主人再好生谋划一番了,或许……”

    盯着黄崇的房间看了一会,鲁彦才转身离开,路上,他思虑了一番之后就给扬州的虺文忠发去一封飞鸽传书。

    信中让虺文忠抽空到洪州走一趟,观察一下黄崇的情况,另外可以酌情传授黄崇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施于一些恩惠。

    鲁彦在信中没有提到他看到的情形,一来鲁彦是谨慎之人,他不想因为自己说太多而扰乱虺文忠的判断,而且虺文忠的武学造诣不在他之下,他能看出来的事情,虺文忠自然也能看出来。

    二来,现在虺文忠还算不上是袁天罡的真正心腹,这也算是对虺文忠的一次考验,而关于对于黄崇之后的安排,他还需要和袁天罡商量过后再做打算。

    ……

    这次鲁彦带着五位心腹一切北上,这五个人各有精通,都是某一两个行业的顶尖人士,此番北上,袁天罡应该是有大计划。

    一行六人朝长安而去,但在河南境内的一处驿站,鲁彦竟然遇到了南下的袁天罡。

    袁天罡也不是一人独行,他身边跟着十来个仆役打扮的小厮,以鲁彦的见识,一眼就看出这十来个小厮不是普通人,乃是军中健儿,这一点从他们的身形和行为举止上可以看出,鲁彦猜测可能是内卫,袁天罡应该是奉了武后的命令去做某些事情。

    总之,两波就这样人马擦肩而过,就像两队陌生人马一样,没有任何的交集,但是实际上袁天罡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暗中给鲁彦做了一个手势。

    ……

    夜里,鲁彦独自一人赶回今日遇到袁天罡的驿站,他由驿站开始,数着脚步朝前走,最后停在一棵大树前,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之后,伸手在树干上摸索了一会,这棵树的其中一截树皮竟然能取下,在树皮内,藏着一封信。

    第二天,鲁彦一行人转道前往洛阳。

    ……

    在鲁彦离开洪州的第十天,东都洛阳发生了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

    洛阳城中有一条河流过,此河名为“洛水”,相传洛水之中居住着洛神。

    这天正午时分,洛水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漩涡,这个场景虽然奇异,但还不至于引起天下震动,真正诡异的是,在这个大漩涡的正中心,屹立着一块大石碑。

    石碑两面都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而真正令人惊诧的是文字的内容,文字中称武则天乃是弥勒转世、天降圣人、圣母临人、永昌帝业等话语。

    简单的概括起来就是——武代李兴,告诉世人,武则天顺应天意,应该登基称帝。

    这块石碑立于河面竟然长达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整个洛阳的人也差不多跪拜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吸引了大量的人前来观第一一零章武则天和肖清芳

    上阳宫。

    “肖清芳那逆贼找到了吗?”

    “属下无能。”

    “连个肖清芳都找不到,确实无能。”武则天怒斥道。

    自从黄崇于向武则天透露袁天罡还有个女徒弟,而且极有可能在朝中身居高位的消息后,武则天就将目光锁定在内卫府大阁领肖清芳和上官婉儿两人身上,毕竟符合这点的女人并不多,经过大半年的暗查,武则天得到实证,肖清芳是袁天罡的部下。

    气急的武则天立刻下令缉拿肖清芳,生死不论。

    令武则天没想到的是,肖清芳竟然早一步得知消息,不仅提前溜了,还在临走之前给武则天送了一份大礼,她将一部分内卫名单公开。

    大多数内卫成员都是执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肖清芳公开的这份名单主要和朝中大臣有关,内卫隐藏在大臣家中做仆役,暗中监视大臣这很正常,然而真正引起动荡的是,有些大臣的贴身管家是内卫,连妻妾乃至于孩子竟然也是内卫。

    相关消息一经传出,朝堂就爆炸了,尤其是当这些消息陆陆续续得到证实之后,整个朝廷机器就崩溃了,当天早朝,有五分之一的大臣没有上朝,要么生病,要么受伤……

    这还只是公开的名单,那没公开的呢?

    天知道自己身边的某个人是不是内卫成员,想想连孩子、妻妾这些本来最亲近的人都会变成内卫,还有什么不可能。

    谁没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现在突然发现这些秘密可能被武则天知悉了,那还玩个毛啊!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

    面对这种问题,即便是武则天这种政治老手,也慌了神,无从下手,幸亏有狄仁杰、张柬之等一干重臣出面安抚群僚,靠着个人的威望,才勉强稳定局势,武则天也很果断,立刻宣布削减国库对内卫的拨款,这才算是和群臣达成了一致,朝堂慢慢地稳定下来。

    虽说皇帝富有四海,但是国库的钱并不是皇帝想花就能花的,这属于是公家的,原则上需要通过审批和接受监督。

    内卫府的开支就是从国库中下拨,但是在武则天的干预下,对于这部分资金的去处和用途,朝臣没有权利过问,这也是朝臣对内卫不放心的原因之一,这次危机就是由内卫而起,朝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为了稳定朝堂,武则天只能退让。

    虽然妥协之后,朝臣依旧没有过问的权利,但削减了拨款,这就意味着内卫有很多事情无法展开,毕竟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钱,经费减少,内卫自然要裁撤一部分。

    所谓政治,就是妥协的艺术。

    等朝堂的局势稳定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肖清芳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毕竟在内卫府大阁领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几年的时间,她比谁都清楚内卫的运作方式,加上掌握着蛇灵组织,想要躲避内卫的追捕,对她来说,是在太简单。

    武则天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此事也不能完全怪你,下去之后继续查找肖清芳的行踪,不可懈怠,知道吗?”

    “是。”

    “下去吧。”

    ……

    “凤凰,你立刻前往扬州,扬州的内卫全部由你统领,全力协助逍遥王,一切听他指挥。”

    “臣遵旨。”

    肖清芳之后,武则天又提拔了一位内卫女阁领,就是眼前这位凤凰,和肖清芳不同,凤凰是周建白的徒弟,甚至可以说是武则天看着长大的,深得武则天信任。

    “你这次要多看多听少想,明白吗?”

    “是。”

    ……

    “哼哼,黄胜彦这个酒囊饭袋,他怎么也想不到我就在洛阳,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大姐,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千金之躯坐不垂堂,大姐是蛇灵的灵魂,万万不能有失,还是早些离开洛阳为妙。”

    “显儿放心,我自有打算,动灵那边传来消息,狄仁杰的侄女狄如燕不久之后就会进入狄府,这可是我们整个计划最关键的一环,你准备得如何?”

    “大姐放心,万事俱备,只要狄如燕一出发,我们就立刻展开行动。”当初锦州城外,苏显儿被无头厉鬼吓得不轻,好在不久之后滴血雄鹰案告破,无头厉鬼的把戏也被戳穿,这才令变灵苏显儿慢慢走出阴影,重新恢复往日变灵的风采。

    “嗯,下去好好准备。”

    “是。”

    “大姐。”苏显儿离开之后,一个蛇灵下属急急忙忙走进来。

    “什么事?”

    “大姐,血灵传来消息,已经潜伏了下来了,只要时机一成熟,就立即展开行动,闪灵也已经就位。”

    “很好,命令下去,江南堂口全部听血灵指挥,这次一定不能出现纰漏,只要抓住黄公衡,我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三分之一。”

    “大姐,这次闪灵和血灵同时出手,一定万无一失。”

    “不错,这点我绝对相信。”肖清芳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大姐,按照名单联系的兄弟们已经全部都回来了,一旦我们这边行动起来,他们就立刻响应。”

    幽州案时,刘金身上的那份名单被龚全拷贝了,这次肖清芳准备利用这份名单再搞些事情。

    “好,这次我要给武则天来个遍地开花。”

    “大姐,那我们是不是该离开洛阳了?”

    “嗯,让兄弟们收拾收拾,从明天开始,分批撤离洛阳,记住绝不能给内卫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一定要小心。”

    “大姐放心。”

    “嗯。”肖清芳看着皇宫方向,脸上带着自信地笑容,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是。”

    ……

    铁手团。

    “一个小丫鬟是何来路,竟然有人出两百万两。”看着手中的画像,元齐问道,两百万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电视剧日后的邗沟案中,扬州官府的三大巨头冒那么大的风险,每年每人获利的数额也就一百万两左右。

    “宗主,对方没有说,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小丫鬟确实不一般,我们甚至查不到她的来历,而且身负上乘武功。”

    “身负上乘武功,很好,告诉他,这个单子我们铁手团接下了,我倒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是谁,能值两百万两。”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