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带着南栀和慕司寒几人朝深山里走去。

    四周十分静谧,就只有枝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以及虫鸣鸟叫。

    南栀走在妇人身边,从妇人口中,得知一个多月前有外来者进入村落,想要将高人带走。

    有几个保护高人的村民为此还受了伤。

    “若不是灵儿姑娘救的那个人身手厉害,恐怕高人就要被带出我们村落了。”妇人感叹了一声,“自从高人和灵儿姑娘来了我们村落,我们村落就风调雨顺,事事如意,他们是我们村民最敬重的人!”

    南栀听了妇人的解释,也能理解他们为何那般排斥外来者了。

    “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来求助高人的。”

    妇人点了头,“姑娘,你长得貌美如花,和灵儿姑娘有得一比,灵儿姑娘心地善良,我想你们长得好看的人,都是善良的。”

    妇人每句话中都不离灵儿姑娘,南栀突然也很想见见那位貌美又心善的姑娘了。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几人视线中,出现了一座用木头建造的两层楼小屋。

    院子四周用削尖的竹子围了起来,空气中花香扑鼻。

    妇人走到院子门口,朝里面看了一眼,“阿笙,我带了几位客人过来,他们都是好人。”

    南栀听到阿笙两个字,心脏狠狠一跳。

    清丽的小脸,神情几度发生变化。

    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的蜷缩了起来。

    阿笙?

    再听到这两个字,她恍若隔世。

    慕司寒站在离南栀不远的地方,妇人叫到阿笙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朝她看去。

    看到她陡然发生变化的小脸,深沉的狭眸陡地变得墨黑一片,那种黑,像是无尽的黑洞,仿若要将人吞噬,撕碎……

    只是听到阿笙两个字,就这么大反应,看来顾笙还一直活在她心中!

    慕司寒强行压制着体内的情绪,只能不停安慰自己。顾笙已经死了,他没必要跟个死人计较。

    妇人又和院子里的人说了两句,她转过身,朝南栀一行招了招手,“阿笙让你们进去。”

    南栀点了点头,“今晚谢谢你了。”

    “你们救了我小孙女儿,不用客气的,你们找高人什么事,进去跟阿笙说,我就先回去了。”

    “好。”

    妇人离开后,伊梵走到最前面,推开院子的门。

    南栀跟在伊梵身后,她抬起眼眸,朝妇人口中的阿笙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坐在院子一角劈柴。

    淡白的月光洒在他颀长玉立的身子上,那般温润,也那般熟悉。

    南栀的脚步,陡地停了下来。

    走在她身后的白夜差点撞到她身上,见她怔怔愣愣的,一脸莫名,“怎么了怎么了,难不成高人布了什么奇门遁甲术将你定住了?”

    南栀没有理会白夜,那双清澈明亮的杏眸,紧凝着那道颀长身影。

    走在最后的慕司寒,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南栀觉得眼熟的那道身影,他也觉得眼熟。

    但他觉得不会这么巧!

    南栀停下脚步的同时,慕司寒也停下了脚步。

    白夜见两人这副症状,他越发觉得可能是高人对他们施什么法术。

    白夜走到伊梵跟前,“伊管家,怎么我们俩没事?”

    他话音刚落,发现伊管家也狠狠一怔。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劈柴的人。

    白夜觉得诡异又邪门。

    他猛地往后弹跳了几步,生怕自己也中招。

    三个被定住的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南栀。

    她迈开仿若灌了铅般沉重的双腿,朝那抹颀长身影走去。

    “顾笙哥哥?”她声音发颤的喊道。

    一年多前,他躺在竹伐上,顺着水流离开的一幕,又重新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哭得那般伤心,她大声呼喊着他,可是他却越飘越远。

    她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了。

    是你吗?顾笙哥哥,你没有死,还活得好好的是不是?

    “顾笙哥哥!”南栀哽咽着,又喊了他一声。

    劈着柴的男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没有立即转头,只是细细看去,他削瘦的肩膀,也在微微颤抖。

    “顾笙哥哥,你转过来,我是小花儿!”

    男人从凳子上站起来,慢慢转过了身。

    南栀盈满了水雾的杏眸,落到了他的脸上。

    已经不再是当初他离开时的满面褶皱,苍老得不像话的样子,他又恢复了原本的面貌,年轻,温润,俊逸,看着她的那双眼眸,如温玉般清润,如春风般和煦。

    南栀捂着嘴巴,不敢置信的往后退了一步。

    但很快,她就激动欣喜扑进了男人怀里。

    “顾笙哥哥,你还活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一定是这里的高人救了他吧!

    ……

    白夜看到南栀扑进那个长相俊美如玉的男人怀中,他眨了眨眼,一度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

    “这…他们是认识的?”白夜回头,朝慕司寒看去。这一看,不得了了,慕司寒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英挺的轮廓,蒙上了一层寒霜,那凌厉刚毅的线条,每一根,都像是要化为利刃般的冰刀,一刀刀射向那对抱在一起的男女。

    白夜又懵又乱。

    这乔家的小外甥女桃花怎么这么旺啊,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都能遇到老相好?

    应该是老相好吧,不然,他身后这位四殿下,怎么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

    慕司寒满眼阴鸷的看着这一幕,虽然能猜想到,顾笙可能被高人所救,恢复了正常。但是这个情敌,一直让他不爽。

    慕司寒看着激动欣喜,显然忘了他还站在这里的女人,黑眸内盛满了阴鸷,整个人像是被冰霜封住了一般,“南栀,你男人还没死呢,这么快就急着投进别的男人的怀抱!”

    白夜站在离慕司寒较近的地方,看着他阴翳密布的脸,他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

    四殿下这个醋桶,看到他和南栀有说有笑都受不了,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情形——

    南栀听到慕司寒阴嗖嗖的声音,连忙松开顾笙,回头,看到站在院子门口的男人的脸色,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