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刚刚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慕司寒听到伊梵这句话,握着手机的大掌不自觉的收紧,力度大到几乎要将手机捏碎。

    方才心中那股不太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紧绷着棱角分明的俊脸,嗓音低哑艰涩的吐出两个字,“你说。”

    “我刚刚收到消息,从都城飞往帝都的航班,3014在途中突然失去了联系,现在失联的位置还没有查到。”

    慕司寒漆黑的瞳眸一阵剧烈收缩,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周身凛凛寒气流泻而出。

    小楷坐在慕司寒对面,不知道他和谁通电话。但看到他的表情,他疑惑的皱了皱小眉毛,“爹地,你怎么了?”

    慕司寒意识小楷还在身边,他森冷阴沉的表情微微缓和,跟伊梵交待了两句话后,他将电话挂断。

    “爹地,不会是美栀栀出什么事了吧?”小楷黑亮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水雾。

    慕司寒长臂一伸,将小楷捞进怀里,“不是,你放心,你妈咪不会出任何事的。”

    虽然这样安慰小楷,但心中却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惶恐感。

    夜擎就是飞机出的事

    如果南栀慕司寒不敢想象。

    “小鬼,你去君渊那里,爹地等下有工作要忙,没时间陪你了。”

    小楷乖巧的点了点头,“可是美栀栀手机打不通。”

    “爹地刚跟你薄叔叔通了电话,他说已经接到你妈咪了,让我们放心。”慕司寒摸了摸小楷的小脑袋,嗓音低沉,“她去陪婳婳阿姨,我们就不要总给她打电话了。”

    “有爹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楷白嫩的手臂抱住慕司寒脖子,在他雕刻般英挺的脸上亲了一下,“爹地,我去找君渊叔叔了。”

    “去吧!”

    小楷离开后没多久,伊梵匆匆赶了过来。

    慕司寒站在阳台上,身侧双手紧攥成拳头,力度大到指关节泛白。

    “少爷,已经查清楚了,南小姐坐的就是那趟飞机。”

    慕司寒高大冷峻的身子晃了晃,他一拳头砸到栏杆上,手背上立即鲜血直流。

    伊梵惊呼,“少爷,你的手”

    慕司寒英挺的轮廓冷硬又凌厉,“去机场。”

    去往机场途中,伊梵频频回头看向坐在后排的男人。

    他戴着黑色墨镜,高挺鼻梁下性感的薄唇紧抿一条直线。

    没有包扎还在流着血丝的手指,一下接一下在膝盖上颤打。

    他敲打得越快,表示他内心越不安和紊乱。

    伊梵默默叹了口气。

    其实他并不看好少爷和南小姐的感情,夜家那边,没有了三少爷夜擎,这些年一直想让四少爷回去。

    但四少爷曾被他们放弃,他坚持走自己的路。

    可是这个世上,再有钱的人,也敌不过权势滔天的人。

    夜家如果哪天使出雷霆手段,即便是少爷,也可能会妥协,更何况,他如今有了软肋。

    南小姐和小楷少爷,就是他的软肋。

    这次南小姐出事,伊梵不知道少爷能不能挺得过来

    “让司机加快速度!”慕司寒冷冷开口,体内的狂躁症快要遏制不住。

    原本到机场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司机在慕司寒凌厉而强势的气场下,只花了半个小时。

    慕司寒刚下车,就听到一道慌乱的熟悉声,“慕先生,我看到新闻,3014那架飞机失联了?栀栀去机场途中,她和我通过电话,她说的航班号就是这个”

    急匆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安凤看到慕司寒,她神情沉重的走到他跟前。

    很想听到,他回答不是,她的栀栀不是坐的3014。

    慕司寒神色庄重而冷凝,“她坐的是3014。”

    安凤唇瓣抖了抖,身子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伊梵将安凤扶住,“夫人,这件事我们少爷会查清楚,您”

    伊梵话没说完,安凤就晕了过去。伊梵赶紧让司机送安凤去医院。

    机场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飞机失联乘客的家属。

    不少妇孺在撕心裂肺的哭泣,四周,悲怆而沉重。

    乱轰轰一片中,慕司寒心中的惶恐也跟着放大了无数倍。

    慕司寒让伊梵去咨询台询问最新进展情况。

    几分钟后,伊梵回来告诉他,“现在飞机还在失联中,没有传回来任何信号,航空公司还在紧急联系中。”

    飞机失联,大部分情况下,代表着飞机出了事故。

    慕司寒剑眉越蹙越深,英挺的脸上,带着冷到极致的寒芒,“她不会出事,一定会回来。”

    四周围家属们的撕心裂肺,以及慕司寒隐忍沉重的表情,让伊梵红了眼眶。

    南小姐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一定是吉人天相,平安度过这一劫的!

    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机场工作人员通知,登机人员信息表已经出来了。

    大屏幕上开始滚动机组人员,乘客名单。

    慕司寒看不到,他站在伊梵身边,骨节分明的大掌用力握住他手臂,“仔细看,说不定她不在飞机上。”

    伊梵睁大眼睛,一个名字一个名字仔细的看。

    当他看到,南栀,女,后面护照信息时,大脑有片刻的空白。

    “少、少爷,乘客名单上,有南小姐。”

    慕司寒高大的身子晃了晃,握在伊梵手臂上的大掌猛地加重力度,伊梵疼得脸色发白,却不敢吭一声。

    慕司寒在机场里站了一夜,任伊梵怎么劝,他都如同一尊雕塑般一动不动。

    飞机失联已经16个小时了。

    这种情况下,机组人员,存活的机率,几乎为零。

    帝都那边的夏嫣然,颜婳,薄衍得知飞机失联的事,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几人在机场看到慕司寒的时候,都吓了一跳。

    慕司寒漆黑狭长的黑眸,蒙着一层猩红血丝,双手紧握成拳头,有鲜红的血,一滴滴往下落。

    夏嫣然和颜婳都苍白着脸,不敢问慕司寒,两人将伊梵拉到一边,“不会是真的吧?栀栀没有在那架飞机上吧!”

    从她们看到慕司寒的一瞬,就知道,南栀真的出事了。

    因为她们从未在慕司寒脸上见过那种表情,好像凝聚了全世界的绝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