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南栀抬起长睫,看着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下的男人。

    慕司寒。

    她没想到他也过来了。

    今晚的他,穿着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同色系的衬衣上系了条领带。看清领带的款式和颜色,南栀微微睁大眼眸。

    居然是她送他的那条酒红色领带。

    灯光在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投下一片剪影,越发衬得他五官立体,轮廓深邃。

    南栀澄亮的杏眸从他领带上挪开,在她抬头朝他看去的一瞬,他也低下了头。

    两人的视线几乎平齐,呼吸,也交织在了一起。

    他眸色,幽深、深沉,覆含了许多情愫。

    林宛月助理和安小林已经走了过来,看到墙角里站着的身影,两人不禁有些讶然。

    男人双手撑在女人头顶,微微低着头,二人看不清男人的样子,更加看不清女人的样子。

    从她们的角度,两人好像正在亲吻,做着亲密的事。

    安小林撇了撇嘴,“真是世风日下啊!”说话间,推开林宛月的门,恰好看到杜希文的手从林宛月裙子底下伸出来。

    ……

    林宛月助理和安小林进到休息室后,南栀用力推开慕司寒,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她往左边走,他往右边走。

    真的如同两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南栀上完洗手间回到休息室,夏熙不知道去了哪里,南栀坐在椅子上补了个妆。

    ……

    休息室外面。

    林宛月和杜希文站在那里,“杜老师,我已经让人支走了夏熙,又安排人在空调通风口放了迷药,南栀进去后要不了多久身体就会发软,到时你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杜希文摸了摸林宛月精致美丽的脸,要笑不笑,“如果我今晚能尝到鲜,保证你能拿到最后的大奖。”

    “那么,我先谢谢杜老师了。”

    看着杜希文推门进去,林宛月眯起了散发着寒意的眼睛。

    南栀,你不要怪我对你太狠,谁让你得罪了南瑶,身世又没有南瑶的好呢?南瑶如今是公爵的外孙女,她想要毁掉你,你就只有被毁掉的份了!

    ……

    南栀补完妆,想要起身,忽然身体一阵发软。

    她抚了抚额头,心中腾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难道林宛月和杜希文这么快就对她下手了?

    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南栀猛地抬起头。

    透过化妆镜,她看到了不知何时走进门,站在不远处紧盯着她看个不停的杜希文。

    杜希文见南栀朝他看来,他唇角勾起一抹自认为绅士而迷人的笑,“小南,我是这次金话筒大奖的评委杜希文,想必你也听过我的名字。”

    南栀怎么可能没听过呢?杜希文是主持界的泰斗,无数主持人心中的榜样。

    她万万没想到,私下里的杜希文,竟是这样卑鄙龌龊。

    南栀用力撑着身子从椅子上站起来,但很快,又因无力而重新跌坐到椅子上。

    杜希文见她浑身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他几个大步走到她身后。

    南栀压根来不及闪躲,杜希文就将她肩膀搂住,将她拥进了怀里。

    南栀心里一惊,连忙挣扎。

    “南栀,圈子里的潜规则你难道不清楚?我听说你之前也是被人包养的。既然已经被潜过,又何必装模作样?若是你乖乖听话,我可以让你拿到最佳主持人奖。”

    杜希文一边说着,一边朝南栀亲去。

    南栀眸光中一片清冷,在杜希文快要亲到她时,她拿起台子上的花瓶,用力朝他额头上一砸。

    感觉到痛楚,杜希文松开了南栀。

    南栀吃力的站起来,跌跌撞撞朝门口跑去。但只跑了几步,茶色的长卷发就被人用力扯住。

    她头皮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包掉到了地上。

    杜希文抹了把受伤的额头,一脚将南栀踹到地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扫到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眼中闪过浓重的慾望,“表子还想立牌坊呢,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xx电视台的高珍,xx电视台的何雅,一开始也死都不从,后来我将她们上了,她们还不是乖乖成了我的情妇?”

    “跟了我,我能将你捧红,成为主持界的一姐。你要是再敢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南栀脸上已经覆满了寒霜。

    她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杜希文却不再给她机会,像头恶狼般朝她扑来。

    手掌粗鲁撕拽着她身上的礼服,指腹碰到她细腻的肌肤,他眼里闪着猩红的光,“生了孩子皮肤还这么滑,就是不知道下面是松还是紧——”

    杜希文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手臂一痛。

    南栀捡起了花瓶碎裂的瓷片,拼了全力朝他手臂上一滑。同时她手心也被割出一条伤口。

    杜希文低咒一声,捂着手臂,不得不松开南栀。

    南栀趁机爬起来,两腿打颤的跑到门口。

    只是刚一拉开门,就被咔擦咔擦的镁光灯闪花了眼睛。

    安小林带着一批记者堵在了门口。

    “快看,南栀为了获奖,居然勾引金话筒奖的评委主席杜希文老师。”安小林指了指休息室内看到一群记者冲过来同样惊怔住的杜希文。

    杜希文虽然潜规则过一些女主持人,但从没有了被媒体曝光过,所以他才能如此肆无忌惮。

    杜希文记得,方才说话的年轻女孩是林宛月同个栏目组的。

    难道是林宛月让她找来的记者?

    林宛月那个贱人!

    记者哪里会放过如此劲爆的新闻,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般兴奋。

    “南小姐,勾引评委换荣誉,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做,以后主持界岂不大乱?”

    “南小姐,你最近负面新闻不断,你这样的人品,怎么能当好一个主持?”

    “今晚南小姐还来了不少粉丝,你就是这样当偶像的?”

    “勾引评委想上位,这种人简直就是主持界的耻辱和毒瘤!”

    ……

    ……

    记者言辞犀利,恨不能将南栀钉死在耻辱的十字架上。

    杜希文趁机发话,“没错,是她想要上位,勾引的我。我不愿意,她就拿花瓶砸我,逼我就范,这样的人,以后应该退出主持界,永久封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